對於陳煜的話,白鴿還是很相信的,陳煜的實力白鴿也清楚,她知道,就算是李嵐親自過來,也絕不是陳煜的對手。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忽然陳煜的手機響了起來,陳煜疑惑的拿出手機,看着上面顯示的陌生的號碼,他也是微微發愣。

不過他還是快速接起了電話,接通電話之後,陳煜沒有立刻開口說話,而是等着對方先開口。

“是陳煜麼?我是荊柔的朋友,我現在已經趕往李嵐的家裏了,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我就能抓住李嵐,到時候我去哪裏找你?”

聽到對方的話,陳煜先是一愣,不過眨眼功夫陳煜就明白了,原來這個人就是荊柔幫自己找到的人。

將自己的住處告訴了那個人之後,陳煜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白鴿,你放心,我現在已經找人去抓李嵐了,你放心吧,這件事很快就結束了。”

放下電話之後,陳煜第一時間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白鴿。

白鴿聽着陳煜的話,微微點了點頭:“那你現在就去吧,不用擔心我,在你回來之前,我絕對不會有事的。”

“不是我,抓住李嵐的另有其人。”

聽到陳煜的話,白鴿也是吃了一驚,她原本以爲是陳煜自己出手抓李嵐,但是聽陳煜的意思,要李嵐的並不是他。

白鴿可是深切體會過李嵐實力的,對於李嵐的實力,她應該是最有話語權的,對於李嵐的恐怖,白鴿也是最清楚的。

“陳煜,你,你不親自去麼?李嵐的實力可是很恐怖的,毫不誇張的說,李嵐的實力甚至可能在我之上。”白鴿掙扎着坐了起來,焦急的開口和陳煜說道。

一旁的陳煜在聽到白鴿的話之後,反而是坐在了沙發上,一臉淡然的開口和白鴿說道:“關於這點,你可以放心了,如果是她的話,絕對不會犯這種錯誤的,現在我需要做的,就是等着就好,至於你,就安心的養傷吧。”

雖然白鴿不知道爲什麼陳煜會這麼篤定,可是陳煜身上那份自信好像會傳染一般,就連白鴿也覺得抓李嵐這件事一定沒問題。

既然陳煜都說的這麼自信了,白鴿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反正她現在也不過是個傷員,真要是有什麼問題,她也只能在旁邊看着。

兩個人誰都不說話,一個坐在沙發上,另一個則是躺在了牀上。

陳煜雖然嘴上和白鴿說的很自信,但是他的心裏多少還是有點沒底,畢竟荊柔找的人,陳煜他也沒看到,也不清楚他的實力。

就在陳煜忐忑的坐在沙發上等待的時候,房間門口出現了一陣淅淅索索的走路聲。

陳煜仔細聽了一下,喃喃自語道:“五個人,每一個實力都在那個男人之上,看來,這纔是李嵐真正的殺招。”

話音剛落,陳煜本人已經從房間之中衝了出去,他可不想讓那些人進到屋子裏面大砸一氣,這樣他的家也就算是毀了。

白鴿自然也察覺到了房間外面的那些人,但是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焦急的躺在牀上等着。

就在陳煜從房間出來之後,正巧看到那五六個人要開門進去。

“我說,你們的目標應該是我吧?”陳煜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根本沒把這幾個人放在眼裏。

這五個人在看到陳煜之後,也是微微一愣,不過很快,五人之中爲首的一人就開口和陳煜說道:“你是什麼人?我們要找的是個女人,不是你,識相點,就趕緊滾,不要浪費老子的時間。”

聽這個人的話, 陳煜更加確定,這五個人就是李嵐派來的。

陳煜也不廢話,直接猛的向着五個人衝了過去。

這五個人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陳煜衝到了身邊。

只見陳煜左一拳,右一腳,直接就將距離他最近的兩個人直接打飛了出去。

“砰砰”兩聲,被陳煜打中的兩個人凌空飛起,然後又重重的落下,躺在地上捂着被陳煜打中的地方,痛苦的**。

剩下的三個人在這一瞬間,全都愣了,傻傻的看着陳煜,這五個人可是經常在一起的,對於彼此的實力都很瞭解,他們全都沒想到,陳煜竟然能一瞬間就打倒了兩個人。

還是爲首的那個人第一個反應過來,直接和剩下的另外兩個人低聲說道:“這是個硬茬子,兄弟們,拿出全部的本事,爭取最短時間殺了他。”

另外兩個人聽到自己老大的話,點了點頭,直接不廢話,從懷中掏出兩把短刀,手持着短刀就向着陳煜衝了過去。

一眨眼的功夫,三個人直接飛速衝到了陳煜的面前,三把明晃晃的短刀就這麼向着陳煜身上砍了下去。

陳煜看着三個人的攻擊,冷笑了一聲,直接快速的後退了一步。,

就是這一步的距離,讓那三個人的攻擊全都落在了空處。


那三個人見狀,又一次揮舞手中的短刀,向着陳煜身上的要害砍了過去。

陳煜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的中招,再次後退一步,趁着這短短的空隙,陳煜猛的一踩地面,向着三個人反衝了過去。

“砰”陳煜又是擡手一拳,直接將其中一個人打飛了出去。

之前三個人的攻擊還能給陳煜一點壓力,現在只剩下兩個人了,陳煜已經沒有了任何壓力,以一種玩耍的心態和這兩個人開始過招。

那兩個人自然看的出來陳煜那玩笑的心態,心中也是大怒,下手的力度和速度都比之前更快。

不過很可惜,他們和陳煜的差距實在太大,就算他們已經有了必殺的想法,可是依然無法奈何陳煜分毫。


“你們就這點實力麼?沒想到李嵐找來的這些所謂的殺手,也不過如此。” 這兩個人聽着陳煜的嘲諷,心中的怒火更甚,情緒也更加激動,以至於他們的攻擊開始變得一點章法都沒有。

“哎呀,你們生氣了啊?生氣的話,你們的心可就亂了。”陳煜依然玩味的開口說道。

一邊說着話,陳煜手上的攻擊也沒停,每一拳的力度都比之前要大,速度也比之前要快。

這下那兩個人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一瞬間,就全都被陳煜治服打倒。

五個人已經全都被陳煜廢掉了,躺在地上,開始**。

“哎,真是沒意思。”陳煜無奈的開口說了一句,直接轉身開門走進了房間。

正在牀上躺着的白鴿忽然聽到了開門聲,心中也是一緊,她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情況,雖然她對陳煜很有信心,不過正所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說不定這次來的人有比陳煜更厲害的。

就在白鴿擔心的時候,陳煜也緩步走到了門口,看着滿臉焦急的白鴿,微微笑着開口說道:“你看起來很着急啊,怎麼,擔心我了?”

被陳煜這麼以調侃,白鴿也是小臉微微泛紅,她還真的是在擔心陳煜,可是被陳煜這麼一說,白鴿怎麼可能承認,急忙開口狡辯道:“誰擔心你,我是害怕你死了之後,沒人保護我了。”

聽到白鴿的話,陳煜也是無言的一笑,緩緩坐了下來。

“放心吧,以我陳煜的實力,整個華夏也不可能有人是我對手的,你不用擔心了,我能這樣保護你一輩子。”陳煜滿臉無所謂的開口說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雖然陳煜說這話的時候,沒有任何別的想法,但是這話落在白鴿的耳朵中,就不是這麼個意思了。

白鴿原本就通紅的小臉此時更加的紅潤,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你,你瞎說什麼,誰用你保護一輩子啊。”

白鴿說話的聲音很小,以至於陳煜都沒有聽清楚,疑惑的開口問了白鴿一句:“你說什麼?我沒聽清。”

自己的心裏話差點別人聽到,白鴿自然不可能告訴陳煜:“沒什麼,沒什麼。”

看着白鴿緊張的樣子,陳煜也是有點無奈,微微搖了搖頭,不在說話了。

過了一會,房間的門再一次打開,陳煜和白鴿都是一驚,因爲這次他們兩個都沒有注意到這個開門的人。

陳煜聽到開門聲,直接站了起來,快步來到了門口。

只見一個雙手雙腳都被捆住的女人正癱坐在門口。

看到這個女人,陳煜快步走出門口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一個已經遠去的背影。

陳煜默默的想了一下,立馬就想明白這個女人是誰了。

俯身低頭,陳煜將這個女人直接抱了起來,走進了臥室。

“白鴿,你看這個女人是不是就是李嵐?”將女人放下之後,陳煜開口問了白鴿一句。

聽到陳煜的話,白鴿擡頭看了一眼,果然,這個女人正是李嵐。

“沒錯,她就是李嵐,沒想到,你找來的人還真的把她抓來了。”白鴿看到李嵐之後,臉上也是微微露出一絲震驚。

李嵐看着坐在牀上的白鴿,一雙美目之中燃起憤怒的火焰,冷冷的開口說道:“這次是我李嵐技不如人,沒辦法幫我哥報仇,既然落到了你們手上,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說完之後,李嵐就直接閉上了眼睛,一副慷慨赴死的樣子。

陳煜見狀,也是有點鬱悶,他真的沒想殺李嵐,只是想和她把這件事說清楚而已,但是李嵐連話都沒說,就擺出了這副樣子,一時間陳煜也是無奈。

“額,李嵐,我想你誤會了,我這次請你過來,並不是要對付你,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談談罷了。”

聽到陳煜的話,李嵐這才睜開了眼睛,看了看陳煜,很不客氣的開口說道:“難道這就是你所謂的請我過來麼?”

李嵐擡了擡手,將手上的繩索給陳煜展示了一下。

“我之所以這麼做,只是害怕李嵐小姐會一時衝動,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陳煜坐在李嵐的旁邊不遠處,淡淡的開口說道。

這下白鴿懵了,如果陳煜真的不殺李嵐的話,爲什麼要這麼費力的把李嵐抓來的,而且,不殺了李嵐,這件事根本沒辦法解決啊,看李嵐剛纔的態度,白鴿就知道,李嵐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她的。

“這個傢伙,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啊。”白鴿看着陳煜,疑惑的想到。

李嵐此時也在看着陳煜,她和白鴿一樣,也在想着陳煜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這個女人殺了我哥,你覺得除了她死,還能有什麼解決辦法麼?”

就在李嵐說完之後,陳煜直接想都不想就開口說道:“如果我給你們李家一位玄階之上的上仙呢?李嵐小姐還是不能放過她麼?”

聽到陳煜的話,李嵐大吃了一驚,和白鴿不同,李嵐家中可是供養了上仙的,所以對於玄階上仙,李嵐可是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你以爲你隨便開口這麼一說,我就會相信麼?就我李家的地位,我父親居住的地方也只有兩位上仙,至於玄階之上的,更是隻有一位,難道你以爲玄階上仙這麼好找麼?”李嵐想了一下,就知道陳煜實在吹牛,於是李嵐毫不客氣的開口諷刺陳煜。

雖然白鴿不明白玄階上仙是怎樣的存在,但是上仙這個詞,白鴿可是一點都不陌生,當陳煜開口說要幫李家找一位上仙的時候,白鴿就滿眼震驚的看着陳煜。

“陳煜,你瘋了,你真的要給李家找一位上仙?如果李嵐到時候反悔,那你和我都要死,你明白不明白?”白鴿衝着陳煜大喊了一聲。

聽到白鴿的話,陳煜沒有回答她,而是看着李嵐開口說道:“李嵐小姐,一位玄階上仙能不能換她一條命,我想這個交換你不會不答應吧?至於我能不能找到玄階上仙,那就是我的事了,如果我真的找不到,到時候你再來殺我不是一樣?” 李嵐聽着陳煜的話,仔細的琢磨了半天,覺得陳煜說的也很對,於是李嵐淡淡的點了點頭,開口和陳煜說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好,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你,只要你能幫我李家找到一位玄階之上的上仙,我就放那個女人一次。”

雖然李嵐同意了,但是白鴿卻不打算讓陳煜這麼做:“喂,陳煜,你瘋啦?你這麼做會把你也牽扯進來的,你不用爲了我…”

白鴿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陳煜打斷了:“白鴿,我之前說過,不管怎麼樣,我都絕對不會讓你出事,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之後的事情以後在說吧。”

就在陳煜說完之後,李嵐忽然笑了起來,她笑着看了看白鴿,淡淡的開口說道:“沒想到,你還有一個很關心你的男人,竟然爲了你,連玄階上仙都捨得出來。”

此時白鴿早已經是一腦袋漿糊,哪有心情去理會李嵐的話。

而陳煜也不打算辯解這個事情,既然陳煜想要保護白鴿,正好利用李嵐的這個想法,讓她知道陳煜和白鴿是一起的,這樣李嵐想要對付白鴿,也是估計一下陳煜的存在。

既然李嵐已經答應了陳煜提出的交易,陳煜順手就將李嵐身上的繩子全都解開了。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李嵐在繩子解開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猛的向着白鴿衝了過去。

“李嵐,你竟然出爾反爾。”陳煜大喊了一聲,快速的向着白鴿的身邊衝了過去。

而白鴿也是被突然衝過來的李嵐嚇了一跳,本能的想要躲避,可因爲身上的傷勢,白鴿根本沒辦法動。

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依然被李嵐拿在手中,向着白鴿的胸口紮了過去。

眼看着匕首距離白鴿的胸口只有幾公分,陳煜也已經來不及救下白鴿,可是這匕首忽然停了下來。

看到李嵐的匕首停下來了,白鴿這才鬆了一口氣,方纔那種命懸一刻的時候,白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而陳煜見此情景,也是衝着李嵐大聲的喊道:“李嵐,你這個瘋女人,你到底想怎麼樣?”

“她殺了我哥哥,難道我嚇唬她一下都不行麼?放心,我李嵐說話算話,既然已經答應你放過她,那就絕對不會在對她動手,但是這個時間只有三天,如果三天之內我看不到玄階上仙,那我會展開更加兇狠的追殺和報復。”

說完話之後,李嵐就直接轉身離開了陳煜的房間。

剛要邁步走出去,李嵐忽然開口問了一句:“說了這麼長時間,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