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個傢伙他並不想手下留情,直接用最暴力的方式捅他個透心涼就完事了。

勞資的迅捷劍曾經可是能捅破防護服的,你這個憨憨皮能有多厚?

腳步聲越來越近,瓦倫丁握住迅捷劍的手也越來越用力。他的嘴角慢慢咧開,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恐怖,心跳也越來越快——並不是因為緊張,而是因為興奮。

就好像那一天他聽著SevenNationArmy的感覺一樣,瓦倫丁從沒有如此的渴望看到劍刃穿過敵人身體時的血腥景象,那噴濺而出的鮮血和對方痛苦的哀嚎,將是對他這一劍最好的回應。

他右腳前踏,雙腿微彎,上半身彎成了弓形,手中的迅捷劍就是致命的箭矢,繃緊的上臂肌肉和手腕就是弓弦,等待著目標的出現將積攢的力量全部發泄出去送給對方一個死亡的驚喜。

鐵門被打開了,一個魁梧的身影進入了瓦倫丁的視界之中。巨猿看著空無一人的座椅,剛想衝進去看看發生了什麼,卻被一巨力離硬生生的阻擋住了身體。

伴隨著這股巨力而來的,是一聲極為尖銳的金屬撞擊聲。

瓦倫丁整個人伸直了手臂,將迅捷劍刺進巨猿的左胸。他的準頭、速度與力量無可挑剔,鋒利的劍刃命中的恰好就是對方的心臟位置,但是……

劍刃沒入了巨猿胸前的口袋,卻沒有刺進身體。

有個極為堅硬的東西阻擋住了迅捷劍的劍尖。

看著還處在懵逼狀態的瓦倫丁,巨猿首先反應過來一把抓住了他的腦袋,像是捉住一隻小雞一樣將瓦倫丁高高提起。頭頂傳來的劇烈痛楚讓瓦倫丁意識到了剛才的意外,就在他忍著痛苦揮舞起迅捷劍想揮向這個混蛋的脖頸時,巨猿左臂砂鍋大的拳頭狠狠地打在了瓦倫丁的小腹處,瓦倫丁整個人像是炮彈一樣飛了出去撞在牆上,滑落在一片紙箱中間。

數道電流在他的身體上一閃而過,瓦倫丁斷掉的肋骨和大出血的內臟瞬間恢復如初,緊接著就是如螞蟻蟄膚般細密微小的痛楚。

奇迹和魔法並不是免費的,代價就是軀體源石化。

瓦倫丁忍著痛苦晃悠著站起身,右手仍緊緊握住那把迅捷劍。看著重新站起來的瓦倫丁,巨猿緊握雙拳,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臉上的笑容愈發殘暴。

「巨猿!發生什麼事了!」

無常的聲音從外面傳進房間。

「我們的小老鼠逃離了鎖鏈,還試圖偷襲他的主人們……」巨猿壞笑著慢慢逼近瓦倫丁,手掌輕輕拍打著拳頭髮出啪啪的聲音。

「不過現在這隻老鼠很快就會為他的行為付出代價。」

「那就快點!還有,別打死!直接打死對他太仁慈了!」

「我明白。」

看著慢慢走過來的巨猿,瓦倫丁撓了撓臉頰,擦掉黏在嘴邊已經凝固的血液,舉起迅捷劍對著他,卻沒有發動攻擊。

「我想知道剛剛救你一命的是什麼東西,明天我也去買一個。」

巨猿停下腳步,抬手從左胸口袋拿出一個小型長方體。借著外面傳進來的光線瓦倫丁看清了那是個什麼玩意……

一部極為古老的手機。

這部手機有著極具懷舊氣息的九宮格按鈕,超小的顯示屏,四個圓潤的角落因為長久使用的原因變成了白色,整體看起來像是該出現在博物館里的古董。

「NOKIA,幾年前的老款。」巨猿把那部手機扔到瓦倫丁腳邊。

「你可以買一個。當然,是下輩子。」

看著一臉興奮慢慢逼近的巨猿,瓦倫丁嘆口氣。

果然神器到哪都是神器,就算是異世界產的NOKIA也能當板磚使。

雖然巨猿說是這部手機擋住了迅捷劍的劍尖,但是瓦倫丁可不信這一套。劍尖和手機相撞能撞出那麼清脆的響聲?騙鬼呢!

這個傢伙身上估計穿著鐵質的防刺服,這麼魁梧的身材穿著一件鐵馬甲也不奇怪,畢竟大鮑勃大亞當這一對兄弟都把防爆服當常服穿。

沒辦法,人家有肌肉,有力氣,衣服重點輕點無所謂。

「你說的很對,確實是有人該在下一輩子買一部手機。」瓦倫丁再次舉起迅捷劍,擺好架勢。

「只不過那個人不是我,是你。」

話音剛落,瓦倫丁就驅動起自己體內的源石技藝直接沖向大腦。而他的目標,就是面前這個傢伙的心臟。

他瞪大了雙眼,緊盯著慢慢靠過來的巨猿,牙齒緊咬著嘴唇,甚至咬出了血。而巨猿卻把瓦倫丁這幅面孔當成了臨死前最後的掙扎,依舊在緩慢前行著,盡情享受對手臨死前的恐懼與無力掙扎給他帶來的快感。

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瓦倫丁的透視眼功能再一次開啟,他看到了巨猿體內所有的器官和血液循環系統。而他的目標,那顆心臟,仍在健康的跳動著。

瓦倫丁將注意力集中在那顆心臟之上,試圖去尋找剛剛在那片血紅大地上熟悉的感覺。在他的想象中,一隻只存在於他視角中的手穿過粗大的動脈和細密的肌肉出現在了那顆心臟旁邊,用力一捏。

那顆鮮活的心臟突然就停滯了下來,巨猿的身體也僵在了原地。他的眼睛失去了焦距,瞳孔擴散,整個人晃悠著仰面倒在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響。

瓦倫丁緊咬著牙,使勁搖了搖腦袋,強忍著眼球上如針刺的痛苦抬起迅捷劍刺向那個傢伙的喉嚨。

因為瓦倫丁剛領悟到這一招以及他的醫療法術不能殺人的緣故,巨猿的心臟很快就恢復了跳動,他的眼睛也有了焦距。但是當他恢復意識后看到的不是一臉憤怒靠在牆壁上的瓦倫丁,而是一截在燈光下閃爍著淡紅光亮的細長劍身。

以及從他喉嚨里噴涌而出在空中劃出一道靚麗血線的猩紅液體。

巨猿猛的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喉嚨試圖止血,布滿血絲形如銅鈴的眼睛死死盯著站在他身旁提著迅捷劍的瓦倫丁,嘴裡不停冒出血色的泡泡,喉嚨震顫發出粗啞低沉的吼聲。他踢踏著雙腿左手拍在地面上,試圖站起來離開這個地方向無常求救,四肢卻根本用不上力愈發的癱軟,動作也越來越緩慢,整個人好像被抽去了筋骨一般。

瓦倫丁沒有離開,而是蹲在他的腦袋旁邊,笑眯眯的看著他一步一步走向死亡的深淵,帶著笑意的臉頰和鮮紅的嘴角看起來像是惡魔。而那把置他於死地的迅捷劍仍被瓦倫丁拿在手裡,巨猿從劍身上淡紅的反光中看到了來迎接他徐徐打開的地獄大門。

他的生命力與血液一樣正在飛速的流逝,而外面的無常仍沒有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

對無常來說,瓦倫丁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巨猿這種猛男一隻手就能把他給打趴下。

「巨猿,別玩了!玩死了就沒意思了!」

沒有人回應。

無常將手中的煙頭扔到地上,正準備去房間里看看情況時,一個上衣沾滿血跡的男人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他的臉上有著被鮮血塗成的笑臉,血跡直到耳根。

「我跟你朋友玩得很高興,但是兩個人還是很沒意思。」

瓦倫丁舉起了手中的迅捷劍,對準了無常的臉。

「臉上來點笑吧,為了你剩下的時間。」 宋湖畔,梅花樁四周圍,各門各派的武者聚集,此時面面相覷,眼神難掩震撼之色。

十分鐘。

別說是十招,就算是二十招也有了,可楚塵的腳步如鬼魅般在梅花樁上行走,躲過了鄧傑虎一次又一次的攻勢,輕鬆自如。

要知道,鄧傑虎可是成名已久的北斗派宗師,相比之下,楚塵在武者界的名聲,只有在香山那一戰開始,才真正在武者界開始傳出,這樣的一個年輕武者,在旁人看來,在鄧傑虎的手中根本走不過十招,鄧傑虎光憑氣勢就能壓得楚塵喘不過氣來。

可是,並沒有。

楚塵應付得遊刃有餘。

「我沒有看錯吧,我也是從香山過來的,可前些天楚塵在香山的時候,明明才是先天武者。」

「據說前幾天香山武者代表隊伍闖入禪城,要擒拿楚塵的時候,楚塵在關鍵時刻突破至武道宗師的境界,隨後將香山武者代表隊伍擊潰。」

「可這才幾天?哪怕是剛突破到武道宗師的境界,也不可能與鄧前輩抗衡吧?剛才大廳內那幾個葯谷武道宗師,甚至根本不用鄧前輩出手,其他人聯手都能解決了。」

「北斗派龍虎雙俠,可不是鬧着玩的。」

「莫非……天機玄陣能夠創造出來的洞天福地級別,遠遠超乎了我們的想像?」

神州大地,自然形成的洞天福地有很大的區別。

武者界各大勢力的宗門選址之地,都以洞天福地為基礎。

可當今武者界,公認的最好的幾個洞天福地,來自九玄門、北斗派等幾個超級宗派,可宗派內的洞天福地,也不是時時刻刻都有,一個月能有一個星期產生洞天福地的效應,已經算是極佳。

至今沒有人找到任何一個地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洞天福地。

武者界將洞天福地劃分為上中下三品。

武者心中嚮往的每時每刻都是洞天福地的地方,是屬於超品,只存在於想像當中。

「假設一下,如果楚塵真的隨時能佈置天機玄陣,創造洞天福地,那豈不是意味着,他每天佈置一個天機玄陣的話,就相當於,楚塵能創造超品洞天福地。」

忽然間有人驚呼出聲。

呼吸一下子急促,目光更是變得熾熱起來。

超品洞天福地。

那意味着什麼?

每一天的修行,都安裝了加速器,連冷卻技能的時間都不用,每天都在放大招。

「難怪了。」

「數日前,楚塵還是先天武者,雖然是資質很高,也談不上太過驚艷,可現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居然能在鄧傑虎前輩的手下堅持這麼久不敗,那就離譜了!」

「如果是我,我也行。」

「鄧前輩說的對,創造洞天福地,乃天下共喜之事,楚塵自己私藏的話,那簡直太自私了。」

「更氣人的是,楚塵居然還拿鄧前輩的老婆來反擊,那能一樣嗎?」

「如果共享夫人能夠換取超品洞天福地,那我……」

議論聲音戛然而止,很多人紛紛側目看着這個語出驚人的傢伙。

高振龍皺着眉頭,看着梅花樁上兩道身影,沉聲地開口,「傑虎,拿出點真本事。」

堂堂北斗派龍虎雙俠之一的鄧傑虎,在眾目睽睽之下遲遲沒法拿下楚塵,在高振龍面前,這很掉面子。

鄧傑虎腳踩七星步,身影在梅花樁上穿梭,對方並不算寬闊,可楚塵卻偏偏每一次都躲過了他的攻擊,正當鄧傑虎想要施展更加強大的武術來對付楚塵的時候,卻突然發現,楚塵竟然在一次躲閃之後,選擇了反擊。

果然還是太年輕。

鄧傑虎暗中竊喜。

楚塵的身法太過神奇,要是一味地躲避的話,想要將他擊下梅花樁需要花費更多的心思,可楚塵如果反過來還想取勝,那無疑是將自己過多暴露在鄧傑虎的面前。

來得好!

鄧傑虎暗叫了一聲,星河拳轟出,力撼楚塵。

楚塵也想掂量一下自己如今的實力與強大的武道宗師相比如何,手握拳勁,宛若石崩般的力量轟擊而出,重重地與鄧傑虎撞擊於一起。

兩道身影同時後退,都沒有摔下,穩穩地落在了梅花樁上。

嘩然聲音四起,一個個武者的神色無比震撼。

楚塵能夠躲過鄧傑虎的攻擊,他們有心理準備,都知道楚塵身懷神奇身法,要想將楚塵擊倒並不容易,可萬萬沒想到,楚塵的硬實力,居然也不在鄧傑虎之下了。

「怎麼可能?」就連高振龍也脫口而出。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鄧傑虎的實力,如果武道宗師分為前、中、后以及巔峰期,那麼,鄧傑虎是妥妥的武道宗師後期,要知道,楚塵前幾天才剛剛踏入了武道宗師層次,怎麼可能短短几天內,就從武道宗師的前期衝到後期?

絕對不可能!

世間怎會有這般天驕?

如果真有,那武者界其餘人,豈不都是廢物!

「就算是超品洞天福地,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內,能令楚塵的實力有這麼翻天覆地的變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