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敗犬的哀嚎,小智懶得去理會,他知道這幫傢伙的心思,無非是捉到了固拉多,就認為自己的組織天下無敵了。

可惜這幫蠢貨根本不清楚,無論是蓋歐卡還是固拉多,都不是省油的燈,火箭隊連一隻超夢都控制不住,這兩個三流組織怎麼可能有本事抓住一級神獸。

一級神獸都擁有毀滅一個地區的能力,看上去它們行事毫無理性,實際上並不是因為它們頭腦不好,而是沒有那個必要。

反正小智是不相信固拉多和蓋歐卡會被捉住,但他也不會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其中必定另有內幕。.. 解決完火岩隊的事情后,小智三人在梅茲博士的帶領下,來到了位於山頂的古辰遺迹。

這遺迹原本是座廟宇,現如今早已損壞,到處都是斷垣殘壁,只有一間石室保留了下來,入口的石門造型獨特,一看便知有什麼秘密藏在裡面。

「小智,我現在就打開了哦。」

「恩,拜託你了,梅茲博士。」

梅茲博士曾經挖掘出一塊石板並且翻譯了出來,按照上面記載的方法,他將四塊寶石依次放入石門表面的四個洞里。

「轟隆隆~」

大地突然顫動起來,門上的寶石也發出亮光,緊接著石門開始向後移動,露出一條黑乎乎的通道。

小遙小心地朝裡面望了望,神情不安地道:「小智,真的要進去嗎?總覺得有些不妥啊。」

瑟蕾娜雖然沒說話,但心裡也是同樣的想法,生怕裡面會有機關之類的危險東西。

「放心,我用波導探查過了,什麼都沒有。」

說著,小智拿出手電筒,率先走了進去,梅茲博士緊隨其後,而瑟蕾娜和小遙對望一眼,見對方沒有退縮的意思,只得硬著頭皮跟上了。

不過到了裡面,環境卻是一下子亮了起來,那些石壁也不知是何種材料,居然散發著微弱的亮光,令人嘖嘖稱奇。

而石壁上刻畫的內容,更是讓梅茲博士眼睛發亮,上面畫著好幾種精靈,比如化石翼龍、菊石獸、鐮刀盔,這些無一例外都是已經滅絕的。

「太棒了,這是描寫古代人和古代精靈生活的壁畫,這可是重大發現啊!」

就在梅茲博士興奮之際,小智冷不丁地來了一句:「不對,你完全搞錯了。」

「啊?我搞錯什麼了?」

小智看著壁畫上的文字,解釋道:「這描寫的並不是雙方在一起生活,而是在說這個國家的成人禮。」

「成人禮?」梅茲博士不明所以,腦子一下子沒轉過彎來,好端端地怎麼扯到這上面來了。

「恩。」小智稍稍猶豫了一下,「你確定想聽么,這可能會對你造成一些打擊。」

梅茲博士毫不遲疑地道:「當然要了!我的工作就是發掘出古代文明的情況,請你務必告訴我。」

見他如此堅持,小智也不再多勸,說道:「好吧,其實很簡單,所謂的成人禮就是要求單獨獵殺一隻精靈,而且獵物越強大,就越會受到人們尊敬。」

「什麼!」梅茲博士大吃一驚,「獵殺精靈?這、這怎麼可能啊!」

「為什麼不可能?不然你以為精靈是怎麼滅絕的?」小智反問了一句。

梅茲博士辯解道:「這些精靈的滅絕原因還是未知數吧,而且學界普遍認為是氣候因素。」

「可惜並不是。」小智搖搖頭,「在精靈球出現之前的時代,那些性格凶暴的精靈對人類有著很大的威脅,即使花大力氣去馴服,多半也會派上戰場,久而久之自然就滅絕了。」

梅茲博士張了張嘴,他想要反駁,卻發現自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好像有根魚骨頭卡在了喉嚨里。

他熱愛古代文明,熱愛古代的那些精靈,他曾經無數次幻想過雙方和諧共處的場景,乍一接觸到這種衝擊性的事實,失態是在所難免的。

不過這也不能怪梅茲博士太天真,聯盟是在神獸的幫助下建立起來的,倡導人類與精靈和平共處,像這種有違和諧的歷史,自然不可能公諸於世。

小智能理解梅茲博士的心情,沒有去打擾他,自顧自地探查著這座房間,隨即便深深地皺起了眉頭。

瑟蕾娜注意到后,問道:「小智,你怎麼了?」

「唔嗯,我發現這裡還有一個秘密通道,但好像進不去。」

「秘密通道?」小遙環顧四周一圈,「在哪裡啊?是不是要觸發什麼機關才能打開?」

「有沒有機關我不清楚,但通道的位置就在這兒。」小智指了指石門的底下。

與其說是石門,不如說是一塊方形巨石更為恰當,小智的波導能探查出巨石裡面的結構非常特殊,不過具體怎樣卻是毫無頭緒。

這時,梅茲博士突然說道:「聽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石板上有提到過開門的方法有兩種,可惜另一種似乎記載在另外的石板上。」

「另一種方法啊……」

小智想起來,他翻譯的那些文獻里,似乎頻繁提到「光明」這類辭彙,或許裡面暗含了打開機關的方法。

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小智轉頭看向皮卡丘:「你站到門的前面,然後使出閃光術。」

「皮卡?」

雖然不知小智在搞什麼鬼,但皮卡丘還是依言照做,它跳下小智的肩膀,面對著巨石的正面,身上電流涌動,發出了一道刺眼的亮光。

緊接著,居然真的發生了異象,門上的寶石突然閃耀起來,白色的光芒順著巨石上的縫隙,一直蔓延到整個房間。

正當眾人驚訝之時,巨石再度往後退開一段距離,露出一條原本被擋在底下的階梯。

「走,我們進去看看。」

小智壓下心中的興奮,帶頭走了進去,其餘人連忙跟上,待走到最底部,卻發現裡面竟是別有洞天。

「這個地方竟然有地下水脈。」梅茲博士分析道,「聞起來有鹽的味道,看來這裡一定和大海相通。」

「小智,這裡就是你想找的地方吧?」瑟蕾娜問道。

「差不多吧。」小智笑了笑,接著閉上了眼睛。

沒過一會,只聽「噗通」一聲,一條灰色的大魚猛地躍出水面,落到了小智的跟前。

「啊!這個是……古代精靈,古空棘魚?!」梅茲博士難掩臉上的驚訝。

這種精靈極為罕見,偶爾在深海調查時有目擊報告,但具體情況還無人知曉,只有古書上的圖片記載。

想不到這次能親眼目睹,實在是大開眼界。

梅茲博士正想要上前仔細觀察一下,小智卻做出一件意想不到的舉動,他竟然將手伸.進了古空棘魚的嘴裡。.. 「小智,你這是在幹什麼啊!」梅茲博士下意識地想要上前阻止他,卻是被叫住了。

「你別著急,在那兒看著就是了。」小智一邊說著,整條右手臂已經伸進了古空棘魚的肚子里。

花了好一會時間,小智才從古空棘魚的肚子裡面掏出一樣東西,這正是他所想要尋找的石簡。

「辛苦你了,回自己的家去吧。」小智摸了摸古空棘魚的腦袋,接著把它重新推回水裡。

古空棘魚不輕易在人前現身,碰見其他精靈也會盡量遠離,它喜歡獨自在深海中生活,這也是它沒有滅絕的原因之一。

唯有身為海之王的小智才能使古空棘魚心生親近,他先是用波導確認石簡的方位,當發現東西在古空棘魚的肚子里后,他立刻將其呼喚了出來。

換做其他人,恐怕一生都無法發現這個秘密,連想象都想象不出來。

就好像梅茲博士,他現在就完全傻眼了:「小智,你、你是怎麼知道古空棘魚的肚子里有這東西的?」

「我就是知道。」小智隨口回了一句,拿出紙巾將石簡擦乾,放進腰包里。

見小智不願說,梅茲博士也不再強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這點道理他還是清楚的。

「行了,遺迹也參觀完了,我們回精靈中心吧。」

事情辦完,小智招呼瑟蕾娜和小遙離開,梅茲博士則是留下來繼續研究,三人回到精靈中心后,卻是遇見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咦,那個不是御龍燦嗎?怎麼會在這兒的。」瑟蕾娜一眼就認了出來。

「御龍燦?……啊,就是那個小智在白銀大會半決賽的對手吧?」小遙同樣想了起來。

「別去管他,還是想想晚飯吃什麼吧,喬伊小姐說為了報答我們抓住了火岩隊,準備親自下廚給我們做大餐。」

小智可不打算理會御龍家的二少爺,就這麼裝作沒看見從對方的身邊走了過去,可惜那位少爺似乎不想就這麼放過他。

「喂,小鬼,見到我不打聲招呼么?」

「你誰啊你。」小智回過頭,一臉嫌棄的樣子,「沒事別和我說話,省得別人誤以為我和你很熟。」

御龍燦撇撇嘴,不滿地道:「切,你以為我想找你?還不是工作上的事。」

「不好意思,我可不記得我和你有工作上的往來。」

「我指的是火岩隊!」御龍燦說著,居然咬牙切齒起來,「每次碰到你這小鬼都沒好事,那些火岩隊的傢伙都是你抓起來的吧!」

小智瞥了他一眼,揶揄道:「是又如何?怎麼,難道那些人裡面有你的朋友?或者是你的親戚?」

「你小子別打岔!你知不知道我的人跟蹤了他們多久,就是想弄清他們的目的,這下全被你搞砸了!」

「呵呵,怪我咯?」

本來小智還有點奇怪,火岩隊的膽子怎麼那麼大,連精靈中心都敢挾持,搞了半天原來是這幫搜查官在玩引蛇出洞的把戲。

御龍燦很生氣,小智反而開心了,笑呵呵地道:「誰叫你不早點通知我呢?你要是告訴我的話……我照樣壞你好事。」

聞言,御龍燦的腦門子上青筋直暴,忍不住想罵人,可惜技不如人,他在比賽中輸給小智,連帶著說話的音量都低了幾分。

「懶得和你廢話。」御龍燦啐了一口,「我來就是想告訴你,你以後別參與進這種事,碰到那些人離遠點,否則會有麻煩的。」

「笑話,我還怕他們?」小智不以為然。

「是是是,你天下無敵,你當然不怕。」御龍燦毫無誠意地附和了幾句,隨即話鋒一轉。

「但有一點你要清楚,依你的情況,會給你帶來麻煩的不是那些地下組織,而是……」

說到這兒,御龍燦欲言又止,朝著一旁的瑟蕾娜和小遙看了看。

「行了,你有什麼就直說吧,不要遮遮掩掩的。」 千面魔妃:十世輪迴 小智自然能夠會意,但卻是沒當回事。

「咳,你還是自個兒想吧。」

「……沒想到你這人還真墨跡。」

小智有些無語,但也只能順著他的意思,對著兩個女孩子說道:「瑟蕾娜,小遙,你們先去點東西吃吧,我一會就過來。」

兩人應了一聲,雙雙離開,一直到她們走遠確定聽不見,御龍燦才壓低聲音,緩緩吐露出一句話。

「芳緣聯盟方面對你很不滿,你最好小心點。」

「那又如何,他們還想派人對付我不成?」

早在當初和波妮發生矛盾的時候,小智就猜到了這點,但他並不在乎,不管對方出什麼招數,接著便是,他有這個自信。

「我勸你還是留點心眼。」御龍燦皺起眉頭,「我知道你的心思,無非是覺得四天王愛惜羽毛,不可能放下身段來對付你,而其他訓練家又不是你的對手,所以你才如此有恃無恐。」

「難道不是?」小智沒有說破,就順著他的意思。

御龍燦點點頭,接著又搖搖頭:「大體上沒錯,但你要知道,凡事都有例外,四天王中也有著特立獨行的傢伙。」

其實他這話說的算客氣了,天才們多多少少有些怪癖,而四天王作為頂尖訓練家的代表,怪胎自然不在少數。

就好比小智曾經遇到過的希巴,整天光著上身就罷了,去外面修行還吃霸王餐,寧願靠劈柴來還債也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

小智摸了摸下巴,問道:「照你的意思,芳緣某個不要臉的怪胎天王,打算親自來教訓我了?」

「呃,差不多吧。」

「那不是很好嗎,我等著他來找我。」小智嘿嘿笑了起來,眼神中有著無限期待,看得御龍燦嘴角直抽搐。

這小鬼還好意思說別人怪胎,明明自己才是最怪的那個。

「好了,話已經說過了,聽不聽由你,我有事先走了。」

「咦?」小智倍感意外,「你想說的只有這些,沒有其他的了?」

御龍燦白了他一眼,反問:「不然呢,你以為還有什麼?」

小智沉默片刻,他遲疑了一下,突然開口道:「你不是在調查火岩隊么,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在找一件名為紅色寶珠的物品。」.. 「紅色寶珠?那是什麼東西?」御龍燦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小智回答:「是古代人製造出的一種道具,火岩隊認為這個東西可以用來控制固拉多。」

御龍燦微微皺眉,問道:「真的假的,能控制固拉多?」

「不能啊。」

「你!」御龍燦不禁氣結,「你能不能說點人話,這前後矛盾的,誰聽得懂。」

「聽不懂是你的智商問題,不能怪我。」小智笑了笑,可能是御龍燦給他的第一印象太差,只要有機會他都會不自覺地去擠兌對方。

「行了,別耍嘴皮子,要說就說明白點。」

不過御龍燦可沒心思和小智鬥嘴,他和芳緣的兩大地下組織鬥了多年,也算是知根知底,可現在卻是聽到了聞所未聞的消息,又怎能不心急。

小智也不和他多鬧,回道:「也就是說,是有些誰讓火岩隊誤以為紅色寶珠能控制固拉多,實際上是不行的。」

御龍燦急忙問:「那個人是誰?」

「我沒說是人哦。」小智搖了搖頭,「而且具體如何,我也不敢打包票,這些都是我根據現有的情報推測出來的,要是錯的我可不負責。」

「那你還說那麼多!統統都是廢話!」

「你說什麼?!」

本來見御龍燦先放出善意,小智這才想著投桃報李,沒想到這傢伙居然狗咬呂洞賓,早知道就不理他了。

「隨便吧,懶得理你。」小智嘖了一聲,直接轉身離開。

先是火岩隊,后是御龍燦,今天還真是遇人不淑啊。

御龍燦目送小智離開,暗嘆一口氣,他其實是想說聲謝謝的,但話到嘴邊實在是說不出口。

向那個討厭的小鬼道謝,還不如去死。

不過,小智的話他已經記在了心裡,無論是真是假,都值得引起重視,更何況……

雖然不想承認,但御龍燦也明白,小智對於神獸的了解遠超任何人,至少比聯盟聘請來的顧問靠譜多了。

……

離開古辰鎮后,小智一行人繼續向著卡那茲市前進,然而還沒走幾步路,落在隊伍最後面的小遙就叫了起來。

「喂,你們等我一下啊。」

小智本來在看石簡,聞言回過頭來:「怎麼了嗎?」

「還能怎麼。」瑟蕾娜雙手插腰,有些生氣地道,「小遙,不是剛剛才休息過嘛。」

「可人家真的累了。」

說著,小遙直接坐在了地上。

「什麼啊,真沒用,平時你別只知道吃,也要注意多鍛煉一下啊。」

瑟蕾娜說這話還是很有底氣的,她當初和小智旅行的時候,趕路很少拖後腿,這主要歸功於從小就進行的騎手練習。

小遙鼓著臉瞪了瑟蕾娜一眼,接著看向小智,開啟撒嬌模式:「小智,你背我一會嘛。」

還沒等小智說話,瑟蕾娜立刻斥責道:「你在說什麼呢,又不是三歲小孩子,居然還要人背。」

「哼,我又沒要你背。」小遙轉過頭,不去看瑟蕾娜,「更何況,小智又不是沒背過我。」

「什麼!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啊!」

「跟你有關係嗎?」

「當然有!你這麼重,萬一把小智壓壞了怎麼辦。」

「哈?!」

……又來了。

小智捂著臉,感到頭疼,這兩個女孩子吵架幾乎變成日常了,托她們的福,小智覺得自己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差了。

「行了,都閉嘴,這附近有個精靈中心,小遙再堅持一下,到了那兒再休息。」小智無奈地充當起和事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