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德皇的到來,釋兵也可謂是給足了面子。親自來到港口迎接德皇。隨同釋兵一起來的人還有本應該位於義大利地區坐鎮的波林。既然再次要演戲,那麼成本自然是不能吝嗇的。

為了將戲演的逼真。所以釋兵急招波林從義大利方面歸來,而以此給於德皇一種「我們很重視你的感覺。」

……

「尊敬的德皇陛下,歡飲你來到柏林湖基地。」釋兵一開口就是一種極為祥和的語氣。特異惡補了的貴族禮節使得釋兵本人的舉止顯的極為的高雅。第一印象給德皇的感覺。釋兵此人根本就是一個披著黃-色皮膚的普魯士貴族。

但德皇自己也是知道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釋就是釋兵此人熟知普魯士貴族禮節。而他如此表現卻是為了表示出對自己的重視。

「想必這位就是歐抵十三軍軍長閣下釋兵,我代表普魯士皇室所有成員忠心感謝釋兵閣下於危難之間伸出援手。」不管之前對釋兵的印象怎樣,還有以後如何的對待釋兵此人。但是這個時候人家標準的禮節拋上來。那麼身為標準的貴族,德皇自然是不能在禮節上落了下風。德皇雖然是皇室成員。但是在普魯士普魯士皇室也算是最大的一個貴族家族了。貴為皇者的家族。(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身為同胞?同胞個屁!」德皇心中對於釋兵剛剛那表現出來的貴族氣質的好感這一刻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了。眾所周知的柏林湖基地是研究出來了喪屍病毒的抗體了的。對於這種抗體歐洲眾基地都一致要求釋兵交出製作方法,但是那個時候釋兵卻是沒有絲毫的顧忌什麼人類同胞。幾乎全部都是借口的推搡。總之就是不交就對了。沒有人真正的相信釋兵的話,認為哪種抗體無法大量生產。所有人都知道那是釋兵出於私心的關係所有才不叫出來的。所以這個時候說什麼同為人類同胞救援不需要誇耀的話怎麼能不叫德皇心中犯嘔呢?

就在這種貴族式的的噁心的交談中,德皇一行人以及普魯士皇室極其貴族等人全都登上了前往西岸基地的汽車。路上德皇終於是難得同釋兵分程了兩輛車而耳根清凈。

「媽的,該死的釋兵!」剛上車德皇就是忍不住憤罵出聲。而德皇身邊的護衛鮑勃對於德皇如此的憤罵沒有絲毫的表現,但實際上就在剛剛他也是被釋兵噁心了個夠嗆。

原本認為釋兵此人卻是一個極為冷酷不苟言笑的人,但是這一刻以往對於釋兵的種種設想德皇卻是不得不再做出全新的推測。

……

「軍長,你的話真的噁心透了!」於車上波林難得的開口。而釋兵對於波林的撩撥卻是表現的極為的不在意。

「不這麼來,怎麼能加深德皇這個傢伙的混亂思維呢?」以釋兵的性格根本就是不會說出那麼噁心的話,但只這次釋兵偏偏就是說了。一反常態的。說了。為什麼呢?自然是以自身性格與德皇以往得到的資料的不符而引起德皇對於以往他得到的基地所有人資料的迷惑。

希靈透露給德皇的消息本就不多,而這些消息卻是又同釋兵的表現有著很小程度上的偏差。

這種偏差雖然小。但是卻也足夠德皇在短期內無法理清柏林湖基地的內幕了。

釋兵給德皇設置了一個基地內部的假象,但是就即便是這個假象。釋兵都是要將他搞混,真真假假。假的偏偏還要做出披露,使得一小部分假被證實為假,但是一大部分假卻是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將會被人認為是真的。

釋兵向來不會做沒有目的的事情。釋兵如此布局卻是為了他接下來一個巨大的基地動作。

稱域還有封爵。

藉助德皇的威望,於稱域過程中得到德皇的支持將會事半功倍。而封爵卻是會更好的整合基地內的進化者力量使其一個個全都為基地賣命。

但是有在這個過程總有一個問題。爵位的設定是公侯伯子男的古老模式的,每個爵位都有相應大小的封地,也將會有相應數量的私軍,這將會是最為吸引普魯士貴族的地方,但是有一點。實際上普魯士皇室名為皇室。而封爵的過程中又是不可能將其封為皇爵。理所應當的普魯士皇室的爵位將會最高止步於公爵。如此降爵的行為卻是沒有一定的布置普魯士皇室以及鬼族都是不可能同意的。

釋兵向來不會做沒有目的的事情。釋兵如此布局卻是為了他接下來一個巨大的基地動作。

稱域還有封爵。

藉助德皇的威望,於稱域過程中得到德皇的支持將會事半功倍。而封爵卻是會更好的整合基地內的進化者力量使其一個個全都為基地賣命。

但是有在這個過程總有一個問題。爵位的設定是公侯伯子男的古老模式的,每個爵位都有相應大小的封地,也將會有相應數量的私軍,這將會是最為吸引普魯士貴族的地方,但是有一點。實際上普魯士皇室名為皇室。而封爵的過程中又是不可能將其封為皇爵,理所應當的普魯士皇室的爵位將會最高止步於公爵。如此降爵的行為卻是沒有一定的布置普魯士皇室以及鬼族都是不可能同意的。

如何能叫普魯士皇室最終同意稱域封爵的基地政策,同樣還不能繼續保持普魯士皇室的超然地位。釋兵還需要繼續的暗中安排籌劃。

……

沒有盛大的歡迎儀式,普魯士皇室成員還有普魯士的貴族們在進入了西岸基地之後就是被安排到了一處早就已經騰出來的獨立的小鎮之內安置。小鎮是末世前靠近西岸港口的一處小鎮。收復之後一直雖然翻新修復了,但是一直都是沒有安排住人。因為這座小鎮本就是釋兵為了安排可能併入基地之內的一些高層們家屬們的地方。

小鎮雖然經過翻新還有修繕,但是對於曾經的這些貴族們居住的豪宅們來說還是顯得極為的簡陋的,但是經過了末世這麼久的生活。如此的居住條件普魯士皇室成員以及貴族成員們也是可以接受的。

畢竟在他們的基地之內,他們能夠居住的地方也就大致是這個樣子了。 諸天文明記 末世勞力緊缺,原材料緊缺。有限的原材料還是要加固基地的圍牆呢?

在這種生死攸關的事情上面也沒有貴族會白痴到同主流貴族作對堅持要修建自己的豪宅。

對於居住場所這些貴族們並不挑,但是對於沒有隆重的歡迎儀式以及普魯士人民的夾道歡迎使得這些貴族們極其的布滿。對於柏林湖基地方面也是極為的有怨念。

這不。他們這些人才剛剛的在小鎮安穩下來就是有一些貴族前往德皇居住的地方申訴了。

「陛下。柏林湖基地方面對皇室的進入太過忽視了。想我堂堂普魯士皇室進入基地,居然連什麼正規點歡迎儀式都沒有。要知道這可是咱么普魯士帝國的領土。他們這些人理論上都應是陛下的臣民。臣不才。願陛下對柏林湖基地方面提出強烈抗議……」

「陛下,柏林湖基地釋兵目無王法。想我堂堂普魯士皇室極其貴族居然就安置在這種地方。這實在是對整個普魯士民眾的侮辱。柏林湖基地的現狀陛下你已經是看到了,他們不是沒有那種安置條件的。可是他們偏偏沒有那麼做,這種明顯的藐視行為還請陛下做主。

……

「陛下,您乃普魯士一國之君,乃國之正統。柏林湖基地釋兵等人組建的政府僅僅是偽政府而已,以前皇室無暇顧及他們也就算了,但是這次皇室已經進駐了柏林湖基地,還請陛下當機立斷,發動皇室禁衛軍,振皇權。清君側!……」

一名名抱怨的。訴苦的。甚至還有挑撥德皇武力逼宮的。德皇表面上全都一個個的親情接見了這些人,並表示一切自己自有主張。

而心裡卻是對於這些腐朽的皇室成員以及貴族成員們失望透頂了。

普魯士世襲貴族制度歷來已久。雖然後世的普魯士皇帝們全都有意識的減少了爵位的賜予,但是一代代的積累,到了如今普魯士內部貴族已經成為了一種獨特的人群。他們世襲爵位。世襲家族產業,甚至世襲國家職務。如此的一切的一切使得整個普魯士國家從高層起極度的腐朽

縱然第一代成為貴族的一個貴族家族的祖先是個英明神武的人物,但是一代代世襲之後卻是不可能後代也如同先代那般的英明神武了。沒有壓力,沒有意外的繼承導致了貴族之內真正有才學的人卻是極為的稀少。他們多專精於享受,多專精於貴族禮節。所有的貴族事物整合到一起甚至於已經能夠單獨的成為一項學科了。而所有的貴族卻是無一例外的僅僅是對於這種學科精通。其他的一切東西卻是完全不行了。

「白痴,一群白痴!咔嚓!」所有人離開后德皇不禁勃然大怒!憤怒之下一口氣摔了十幾個杯子。德皇的年歲並不大。年僅二十五歲而已。年輕的面龐上以往多是身為皇者的威嚴氣度,但是那種氣度卻是在這個時候完全的被德皇心中的極度的憤怒給衝散了。

沒有宏大的歡迎儀式,沒有優厚的住宿條件,而釋兵親自的迎接在德皇心中看來卻十足是應該的。因為他是皇者。而釋兵等人卻是草根!

沒有這些他德皇何嘗不是心中極度的不滿,但是別人可以抱怨,他德皇不可以。他要考慮的是整個皇室的存亡。整個國家的何去何從。周圍眾敵環顧。他們那些愚昧的貴族們卻是根本認不清眼前的形式。自以為手裡有幾個進化者就天下無敵了嗎?自以為這裡距離釋兵等人的駐地極為接近就可以突襲逼宮了嗎?

愚蠢。別說釋兵以及柏林湖基地的高層自己本身就是至強者。就說是柏林湖基地敢於將他們這些皇室衛隊還有貴族的侍衛等人全都安排到了這個小鎮之內就說明人家根本就不怕你們搞事情。

「奪權。逼宮!我擦!」德皇忍不住這個時候大爆粗口。對於德皇的失態,鮑勃很明智的沒有任何的言語。也只有鮑勃這樣德皇身邊的近侍才能夠深切的體會到德皇本人每時每刻都承受著多大的精神壓力。皇室的延續以及國家的延續全都壓在德皇一人的身上。而德皇也是人,相較於大多數人而言德皇還十分的年輕。年僅二十五歲。而年僅二十五歲的德皇卻是要肩負著這麼多的東西。

一個全新的場合。一個逼宮的決定又豈是那麼輕易就能決定的。一個不慎,就可能導致整個皇室的覆滅。到時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這個時候明顯的就是德皇對於釋兵等人有利用價值。而德皇心中也是對於自己的皇室有了明確的定位,那就是短期內是不能夠明面上同釋兵等基地大佬對抗的。周旋於各個基地勢力之間是他們皇室的唯一出路。

稍微的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暴虐,德皇再度恢復了平靜。

小鎮的夜晚是寧靜的,在這種寧靜之下連日來備受喪屍屍海威脅的貴族們難道的睡上了一個好覺。縱然有萬般的不滿。但這柏林湖基地距離僅僅一湖之隔的柏林基地而言,卻可謂算是一個天堂之地了。

四周沒有任何喪屍活動的痕迹

。不說大的。就即便是小的也沒有。處於地主之誼釋兵派人給這些貴族送來了一些食物還有生活用品,當然了食物僅僅是原材料。包括各種的肉類以及菜類食材。還有諸多的調料。

對於肉類而言普魯士貴族們原本就是不缺的。因為有著諸多的進化者護衛的關係。所以他們若是想要吃肉的話卻是很輕鬆的就是可以的。反倒是末世之前不太之前的蔬菜如今卻成為了這些貴族們的最愛。

實際上進入末世二年四月之後。隨著氣溫的回升,這些蔬菜已經是能夠在末世之後的大地上面種植了。變異了的蔬菜雖然少部分口味上面較之沒有變異前有些不同,但是好在變化不大。而且味道上面人類方面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雖然一些蔬菜感覺上難吃了,但是也有令人覺得比以往好吃的了蔬菜。

變異后的蔬菜的體積明顯的增大了,這使得要是這個年頭當菜農的話將會很有前途。

一頓豐盛的晚餐,貴族們命令自己手下的廚子們作出了諸多可口的菜肴。吃著柏林湖基地的,拿著柏林湖基地的,但是卻是依舊有著大量的貴族成員跑到了德皇那裡卻告狀訴苦的。

從這種情況來看卻也不難理解釋兵為什麼不願意隨意施人恩惠了。因為世人卻是多是白眼狼的。

你對他們好,他們卻是認為這是應該的而根本不予以感恩戴德。相反越是對他們好,他們便是越發的想要喧賓奪主。

這種情況發生於這些貴族們的身上卻是可能性更大?原因呢,自然是他們身為貴族的資源。身為一個貴族對於別人的施捨是最難以接受的,雖然蔬菜的誘惑性使得他們無法拒絕,但是不改贈與的本質卻是叫這些高傲的貴族們發自內心的感覺窘困。而改變這種心境的辦法呢?

這些習慣了從人民手中拿的貴族們卻是絕對不會認為自己種菜是蔬菜的重要來源。他們會憧憬普魯士皇室入主基地。隨之他們這些貴族成員也成為基地的諸多高層。如此卻是原本基地有的便是全都變成了他們。

雖然打下這柏林湖偌大基業的不是他們,但是這卻並不影響他們自認為自己是純正的普魯士貴族而在普魯士國家的領土上面理應的所有平民創造的都有他們的一分功勞。

貴族引領國家。國家的成就貴族們佔據了大部分引導功績。一個畸形的貴族式的的思想。

雖然這個世界的歐洲自由民眾的思想早就已經傳播開來了,但是同釋兵原來的世界不同的是。在這種自由民主的思想當中,皇室卻是依舊沒有被排除其外。貴族依舊佔據很大的一席之地。

畸形的認為有皇室還有貴族主導的自由民主才是真正的自由民主,而釋兵基地原本實行的東西實際上甚至是還要比他們由皇室統治的時候自由民族。但是民眾們卻是依舊不買你的仗。

原因無他。思想上的局限。即便是一個由皇室還有諸多貴族暗中把持的議會還有國會,所有的權利全都實際掌握早貴族還有皇室手中,但是民眾們還是天真的認為這才是真正的自由民主。而取締了議會還有國會存在的釋兵基地,卻是十足的成為了獨裁製的基地。

很多時候釋兵都是好險這些民眾們的無知。絕大多數人追求了一生的自由民主。不過是貴族還有皇室們肆意遊玩的把戲罷了。但是大多數人卻是被那少數的貴族玩弄於鼓掌之間。

他們認不清形式,或者是他們長久以來的思想促使著他們願意相信那就是所謂的自由民主。

……

小鎮是有著充足的電力供應的。所以小鎮的夜晚顯得燈火通明。所有的貴族在經過了一番肆意的慶祝之後,午夜時分卻是無一例外的全都睡去了。這段日子以來喪屍屍海對於基地的威脅似的他們沒有一天是睡過一個好覺的。柏林湖基地這邊雖然才開戰僅僅一天多的時間。但是實際上沒有永久的堅固工事。同時地圖上的地盤也是極為巨大的柏林基地早在前幾天就是第一線同喪屍屍海交戰上了。

所有的人全都疲憊的睡去了。即便是德皇也是不例外。這個點唯一可能沒有睡去的。恐怕就只有貴族們貼身的侍衛們了。

主子們睡了。但是他們這些人卻是不能輕易休息的。尤其是在這種不熟悉的環境之內。 奈何厲總看上我 鮑勃可是知道。基地之內的一方權利大佬可是有著好幾位是極力反對德皇進駐基地的。如此如今基地內部卻是想要德皇性命的人不一定沒有。

鮑勃的警惕實際上是十分正確的。也就是接著所有人全都無比疲憊的這個時候。一行數人黑衣人卻是巧妙的潛入了小鎮之內。憑藉著對著小鎮地形的熟悉。這些黑衣人輕鬆的躲過了外面皇室衛隊還有一些貴族衛隊的巡邏。潛進了德皇所居住的住所。

數人都是極為善於隱秘的刺客型人物。他們的氣息一個個都是壓得極低。黑衣蒙面,手持利刃,赫然是一副正規刺客的形態。

緩步無聲。連呼吸都是壓的極低。他們雙眼中閃動著森冷的流光,卻是一步步的朝著德皇住所接近。

「喝!有刺客!保護陛下!」

忽然一聲大喝,卻是本就繃緊了神經的鮑勃發現了最為接近德皇的一名刺客。一聲大喝同時也預示著潛殺的可能這一刻已經完全沒有了。刺客們眼中寒光一閃,五人之中有三人瞬間圍上了鮑勃,而其餘兩人則是企圖越過鮑勃直奔德皇住所擊殺德皇!

「大膽!死!」來人的氣息極為的隱秘。似乎是專門為了暗殺而訓練的特殊進化者。縱然是鮑勃這等層次的強者卻也是等待此刻這般接近了才發現此刻的存在。

此刻有五人,所來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擊殺德皇。這點鮑勃一眼就是看了出來。

直接暴怒,敢於刺殺德皇的人在鮑勃眼中全都該死!

大喝一聲。鮑勃的身子立刻消失於原地。一陣殘影出現在五位此刻的眼中,距離鮑勃最近的一名刺客卻是一個不慎被鮑勃突襲給死死的抓住了脖子。

「咔~~~~~~~!」二十八級進化者的腕力何等的巨大。來人卻是並非是什麼技術高級的進化者。實力最強的也不過是二十二級的中將級別而已,最低的只有二十級。如此實力要不是極為善於潛行的話。根本連德皇的身邊都是靠近不了。

瞬間就被鮑勃扭斷了脖子,那名刺客瞬間身亡。

對於同伴的死其餘的四名刺客沒有絲毫的情緒表現。繼續三人纏住了鮑勃,而這次清楚了鮑勃本身是一名速度進化者之外,他們三人明顯的加了小心,使得鮑勃對他們三人的攻擊不是那麼的奏效了。

三人實力並不高強,但是相互之間配合得當,使得鮑勃一直無法對於一個方向的敵人使出全力。而且還有一名刺客對德皇虎視眈眈。使得鮑勃更是分心無比。

如此情形卻是導致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一個二十八級的進化者強者。卻是對於最高實力不過二十二級的幾名刺客產生了僵持局面。

雖然鮑勃如此卻是有些失了高階進化者的威名,但是這種情況對於身為刺客的四人而言卻是極為不利的。他們幾人的,最終目的是刺殺德皇,而不是同一個高階進化者僵持住了就可以的了。

四人合攻。分出一人。餘下三人的形式卻是頓時危機了。

「咔~~~!」很快鮑勃再度擊殺了一名刺客。乾淨利落的手段盡顯了鮑勃的強大。但是的強大的表象卻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的。一名刺客接近了德皇。

鮑勃的心如此卻是瞬間提了起來。德皇的實力只有二階。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德皇的實力已經是不錯的了,但是鮑勃卻是知道德皇的實力卻是生生的以變異獸的肉給提上來的。平日里多是主持國家政務。根本就沒有參與過實戰的德皇,本身根本就沒有多少戰鬥力。

而這些刺客。一個個訓練有素,下手又快又狠。面對死亡喟然不懼。手中匕首月光下顯示出了淡淡的綠光,顯然是淬過了劇毒的。如此狠角兒德皇一個不慎就是難逃死亡的命運。

想到德皇遇刺身亡后可能對整個皇室產生的巨大影響。鮑勃頭上的冷汗立時就是留了下來。

「喝!」大喝一聲。鮑勃的攻勢陡然又增加了數分凌厲與癲狂。(未完待續。。)

… 德皇遇刺了,這件事情發生的極為突然。刺客一行一共五人,最終被鮑勃斃掉三人,餘下的被聞訊趕來的皇室衛隊給殲滅。

沒有活口,所來之人全都是死士,寧可戰死也沒有選擇投降。來人的實力等級不高,這是鮑勃通過能量還有來人的氣勢感應出來的。但是其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卻是要遠遠的超過了同級的柏林基地的進化者。

如此情形說明了柏林湖基地的進化者整體實力上要強於柏林基地的進化者。在數量不佔優勢的情況下,個體質量上同樣不佔優勢,對比鮑勃越發的對於皇室在柏林湖的情形憂心。

刺殺行動發生的很突然,但是結束的也很快,以鮑勃以及皇室衛隊的實力。僅僅是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所來刺客就被全殲。

德皇並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雖然曾經有一名刺客接近了德皇,但是精明的德皇卻是沒有同那刺客硬碰硬。雖然德皇的戰鬥水平也許不行,但是平日里對於身法的運用還是下過大力度的。要知道鮑勃本身就是一個速度型進化者。 九十九度甜婚 配合著自己的天賦,再加上末世前鮑勃本就練過武的經歷,總結出一套迅捷的身法並非是十分艱難的。

有了鮑勃傳授的身法,德皇雖然無法戰勝所來刺客,但是躲閃記下還是可以的,而時間稍微的拖延了一會,趕來的鮑勃還有皇室衛隊的人就擊斃的刺客。

……

被鮑勃斃掉的刺客並沒有什麼外傷,因為他們多半是脛骨被鮑勃直接這段,但是死於皇室衛隊手中的刺客死相卻是比較猙獰的了。皇室衛隊多是用劍高手。所以刺客死後也多是濺了一地的鮮血。

深夜原本是個寂靜的時刻,但是整個德皇所在的居所卻是全員戒備了起來。侍衛們將屍體拖走而後打掃了室內。

德皇面色陰冷端坐於沙發之上。身邊鮑勃垂首。而身前則是單膝跪地數位皇室衛隊的頭頭。

這些本身實力都是不低的進化者此刻卻是頭都不敢抬一下,頭上蹭蹭的冒著冷汗。呼吸急促,卻是忐忑的等待著德皇的責罰。

但預料中的德皇責罰卻是沒有到來。反倒是一個德皇的熟人的求見請求被侍衛傳了進來。

「陛下,彼得斯小姐求見。」

侍衛躬身報告道。

「請。」德皇面無表情的淡淡道。

侍衛再一躬身,退出了房間,不大一會的功夫,曾經同德皇有過愉快交談的希靈.彼得斯便是走進了德皇的寢室。

見到希靈到來,原本一臉陰翳的德皇的臉色立刻便是恢復了光輝,一股和煦瞬間替代了剛剛的陰翳。

「美麗的彼得斯小姐,歡迎你的到來。」德皇擺了擺手。示意那些跪著的侍衛們可以退去了,那些侍衛們見到德皇的手勢一個個如蒙大赦。深深一禮,便疾步退出了德皇的寢室。

「哎!我都聽說了。對此我表示遺憾,德皇陛下,您來到柏林湖基地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這種事情,對此我只能表示遺憾,這是我的失職。原本軍長是叫我安排人手保護德皇陛下的,但是考慮到可能貴部初來,若是我派人前來的話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所以這件事情我就暫時壓制了。只不過我沒想到,基地內的某些人這麼心急。」

希靈.彼得斯,一個氣質高潔的美麗女子,本身實力不弱。於柏林湖基地之內地位也絕對不低,但一上來就是急著道歉,這叫身為男子的德皇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希靈小姐不必自責。出了這樣的事情。我相信釋兵軍長也是極為遺憾的,只不過我有些疑惑。以我普魯士皇室的實力。即便是進駐了貴基地也是難以撼動貴基地極為首腦的權利統治,到底是處於什麼原因叫貴基地之內有人這麼希望我死呢?」

德皇已經見過了一次希靈.彼得斯了。相較於高傲的里歐。沉默的波林,以及叫人怎麼也看不透的釋兵。希靈.彼得斯卻是更加的叫德皇心聲好感。

於柏林湖基地這種虎狼之地。德皇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皇室勢力雖然也是不小,但是對於整個柏林湖基地而言卻也是難成大事。要知道柏林湖基地可是曾經頂住過臨近他的四個基地的聯手攻擊的,而這四個基地的聯手攻擊卻是不僅僅是面對普通軍隊,同樣樣還是需要面對西方的進化者隊伍。

僅僅是能夠在這樣的爭鬥中保持不敗,德皇就是知道柏林湖基地之內的進化者實力絕對不是他們柏林基地這種偏安一隅的基地能夠比擬的。所以戰略上的,德皇示弱了。

知道希靈.彼得斯是釋兵的人,德皇對希靈的示弱卻也實際上是對釋兵示弱了。那種意思分明就是說:「我是明白人!你懂得!」明白人不會做傻事。如此才能保證基地之內少有的支持德皇進駐的基地權利大佬依舊保持對普魯士皇室的庇護。

一個皇室已經混到了叫別人庇護的地步,這確實是挺窩囊的。但是德皇也是一個拿得起放的下的人。

以史為例,昔年普魯士沒有成立帝國而僅僅是城邦的時候卻是收到過周邊國家多少欺凌,即便是後來帝國初建,也是不得不屈膝周旋於各個古老強國之間。卧薪嘗膽。短暫的隱忍卻是為了他日帝國的復興。

這種道理他德皇不會不懂。

似乎是沒有想到德皇會問的這麼直接,希靈一時間反倒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希靈沉默,德皇也是不急著催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