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小黑,她只能萬分抱歉,只能加倍的好。因爲有些東西,不管你怎麼彌補,都彌補不了。尤其是愛這種東西,真的很難。

而且最主要的是,小黑不嫌棄她懷了別人的孩子,並且還願意讓孩子跟着她姓。

試想一下,這個世上,有多少男人能做到這一點?就算是再好的男人,恐怕也不能容忍這一切吧。但是小黑沒有,他沒有介意自己任何的缺陷,包括這個孩子。從他出生以來,小黑就像是宮宇的親生父親一樣,無微不至的照顧。那種視如己出的認真,她明顯的感覺到了。

所以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在加倍的對這個男人好。即便不是那麼愛,但也要對他好,這樣也算是些許的報答吧。

只是在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似乎一切都開始發生了改變。

宮雪以爲自己能將這一切都忘掉的,至少當自己再看見這個男人的時候,可以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在乎。這麼多年過去了,她愛着的,應該是身邊這個照顧她,愛護她的男人。可是現在,她的心,開始不確定了起來。

“你,現在還好嗎?”看着這激動的女人,翟龍天開口,淡淡的問道。

其實他的心也是一樣不能平靜,可是,他不能激動。在這個女人的面前,他必須要做好才行。不過說真的,當他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他真的有一種衝動,那就是衝上去將這個女人抱在懷裏。他想她,一直很想她。可是他不能找她,畢竟那個時候,條件不允許。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可以,他回來了。

“主子。”小黑的一聲稱呼,讓所有人都傻了。不,確切的說,應該是我,宮宇的媽媽,還有宮宇,我們三個人。

主子?這宮宇的爸爸竟然叫那個男人爲主子。難道說,這宮宇的爸爸也是鬼嗎?那,那爲什麼所有人都能看得見他?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忽然覺得,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複雜了。還是說,宮宇根本就不應該來這裏。

若是不來的話,那麼接下來的一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

看着那樣的宮宇,我真的很心痛,卻是什麼也做不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竟然在那個男人的眼裏看到了疼惜和愛戀。我是看錯了嗎?他們之間,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纔是啊。宮宇的爸爸叫這個男人主子,那就足以說明他也是鬼。可爲什麼鬼和人在一起這麼多年卻從沒有被發現過呢?

那麼,這宮宇的爸爸,會不會另有其人呢?至於現在這個,無非就是冒名頂替的?

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在想什麼,反正就是腦子裏一片混亂就是了。我想,要是這些問題讓宮宇知道的話,他肯定會非常非常的難受。

宮宇也看到了,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他當然不會相信這其中有什麼,畢竟這其中的一個人是他的爸爸,另一個人是幫他救他的恩人。只是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他真的很難想象。

鬼和人,他的爸爸,竟然是鬼?他還是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一刻,事情似乎開始變得複雜了起來。 夏有喬木,雅望天堂2 事情變的複雜了,他要怎麼想,要怎麼去接受?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宮雪在害怕,非常的害怕,因爲她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解釋。有些事是祕密,她想一直瞞着,至少不要讓兒子知道。可是現在,這人都出現在了這裏,這讓她怎麼辦?

心裏,多少還是有些質疑。

想想剛纔,屋子裏並沒有他們在。可是現在,他們卻突然出現在了這裏。一時間,宮雪的心裏開始糾結了起來。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麼也就是說,這男人,不是人。或者說,他是鬼。

鬼嗎?這一刻,她只能這麼想了。而眼睛,則是直勾勾的看着那個男人。

這麼多年了,他還是一點兒都沒有改變,還是那麼帥氣迷人。這個男人,真的不是人嗎?她怕,怕知道事情的真相。

這一刻,即便是不說,翟龍天也知道。沒有做正面回答,只是點了點頭而已。

看着這,宮雪的心裏明白了。看來,她的猜測是真的了。若不是坐在沙發上的話,她想,她肯定會坐到地上去。

她能不相信嗎?她能將這一切當成是玩笑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宮宇終究還是忍不住的問了起來。他是在想,想媽媽和這個男人是什麼關係。朋友嗎?只是這就算是朋友,那眼神中流露出來的感情卻不像是朋友。那種感覺,倒像是相愛的兩個人分開了很久,現在突然見到了彼此。

這兩個人之間到底有什麼?還有,他的爸爸爲什麼叫這個男人叫主子?爲什麼在這一刻,一切都變得混亂了起來。至少在他宮宇看來,是真的混亂了。而媽媽的表情,更讓他確認,兩人之間,肯定有什麼關係。

“媽,你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別再拿那些話來搪塞我,我要知道真相。”他很清楚,要想知道一切真相,就必須從媽媽那裏入手。只要她說出來,答案,就出來了。

但顯然,宮雪是不願意說出來的。

說嗎?她不敢,她害怕,怕說出來宮宇不能接受。她一直將這個當成祕密,不願說出來,就是怕宮宇承受不了。畢竟,這個祕密已經隱藏了這麼多年。要是現在讓宮宇知道了的話,這孩子肯定會承受不住。

但事實如此,不管這是承受的了還是承受不了,遲早都會被知道。只是在這個時候知道一切,他宮宇就是再堅強,也一樣承受不住。

“宇兒,媽媽不是有意要騙你的。只是,只是……”宮雪不知道現在要怎麼解釋了,反正這件事情到現在越解釋越麻煩。

這個時候,宮宇不得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兒子,就這麼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還是鬼。能不相信嗎?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不相信的理由了。

不知何時該,屋子裏只剩下了我們四個人,至於其他的兩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消失在房間裏。

“現在只有我們四個人在這裏了,有什麼就直接說出來吧。我希望你們不要騙我,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看着這皺眉的一男一女,宮宇繼續說道。現在,他可以更加的肯定,這兩個人之間,一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他隱隱覺得,這一定是一件不可告人的祕密。不然,他們爲什麼一直不敢說出來。尤其是媽媽那猶豫的樣子,一定是有問題。

“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說啊。”耐性心,他宮宇沒有。現在的着急,真的讓他抓狂了。他沒有心再去等,然後等到他們想說的時候再說,或者是直接遺忘閉口不談。

“孩子,我和你媽媽……”

“你到底是誰?別給我說你纔是我的親生父親。一個鬼,怎麼可能是我的爸爸。我知道你對我好,我很感激,因爲你幫了我很多忙。可是,這並不代表你能當我的爸爸。玩笑,要適可而止。”宮宇的嚴肅,宮宇的冷言,都表明了他現在的心。

我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宮宇,更不敢相信他會這樣。以前的他,就算是再生氣也不會這樣,但現在,卻生氣的連我都不敢相信。

我伸手試着去抓他的胳膊,但我沒想到成功了,我竟然真的抓住了他。我只是想試試,讓他不要動怒。不然,這屋裏的燈恐怕會直接壞掉。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當然,我這也有點點私心,因爲我害怕。

靈異事件,自從宮宇的葬禮上就已經開始。我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我能感受別人感受不到的。只是因爲這個男人,我的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或許是我真的起了作用吧,宮宇的怒氣在這一刻收斂了很多,並不像剛纔那樣,讓所有的燈忽明忽暗。

“沒錯,他是你的爸爸。但我並不知道他是鬼。對不起,這麼多年來我騙了你。我並不是要故意隱瞞的,因爲我不知道這個男人會什麼時候出現,又或者他一輩子都不會出現。可是誰知道,他竟然會在現在這個時候出現。 總裁不愛笨祕書:帶着寶寶出走 宇兒,媽媽不是故意要隱瞞你的,媽媽只是不想你知道這些難過。”看現在這樣子,要再想隱瞞下去的話,那根本就不可能。算了,既然不能再繼續隱瞞下去,那她就直接說出來好了。只是這些祕密說出來,她的心裏也好難受。

或許她知道爲什麼當初那個男人說兒子要跟着她一個姓了,原來是這樣。其實,他早就知道某人會回來,只是他一直不說罷了。

wωw★tt kan★¢〇

呵呵,原來自己一直都被矇在鼓裏。

她也很想質問,可是兒子現在在質問她。

不過想想也對,現在說出來也沒什麼,反正他們都見面了。

有些事情,這早知道也開始知道,晚知道也是知道,那還不如就現在知道算了。至少這現在知道,一切會好一些。若不然的話,以後知道了或許會更痛苦也說不準。

當聽完一切的時候,我和宮宇久久不能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真沒想到,這個一直在宮宇身邊的厲害角色竟然是他的爸爸,難怪一直以來都對他這麼好,原來是因爲這。只是,這宮宇的爸爸是鬼,還真讓人難以接受啊。想想這鬼和人一起生出來的孩子,宮宇這個男人……越想,我越是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身邊的傢伙。

“不,這不可能,你們絕對是在和我開玩笑的,這不是真的。”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宮宇說出來的第一句話便是這個。他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他的爸爸,他一直以來的爸爸竟然另有其人,而且還是個鬼。那麼,一直以來給他溫暖,疼他愛他的爸爸又是誰?“我的爸爸只有一個,只有那個男人。”否認,絕對的否認。

這怎麼可能呢?爸爸和媽媽那麼相愛,他的爸爸又怎麼會是另外一個人呢,而且這個人還是很強大的鬼,這就說不過去了。一般人,是絕對不能接受的,他也是一樣。要是乾爹什麼的,他還能接受,畢竟現在的他已經死了,認個厲害的鬼當乾爹也是可以的。但這說是親爹,那就不行了。人和鬼,鬼和人,這是什麼奇葩邏輯,奇葩愛情?

或許是一時的不敢相信,他宮宇在這一刻全然忘記了他和夏天。他們現在的相處方式,又何嘗不是一人一鬼。但是現在,這樣的事實,他根本就不能接受。大腦,更是一片混亂。

“你媽媽說的都是真的,我的確是你爸爸。這麼多年,我一直在你們的身邊,只是你們看不見我而已。我知道,這麼多年來委屈了你們,可是,我也是沒有辦法。直到幾個月前,我將一切都搞定的時候,我纔敢出現。只是,我的出現似乎還是晚了一步。宮宇,我幫你不是出於的朋友的幫忙,而是,你肩上的責任。以後,你要坐到我的位置上去。”這,應該也算是解釋了吧。很多事情,就算現在說了,他們也不一定能懂。所以,翟龍天也只是從簡來說。

說真的,這個時候,翟龍天的心裏也一樣的不好受。看着兒子這般痛苦,他也很心痛。這麼多天相處下來,他所看見的,是那個臉上總是掛滿笑容,和自己稱兄道弟的宮宇。可是現在,他卻看到了一個滿臉痛苦的宮宇。

這,不是他翟龍天想要的。可是對這個女人,還有這個孩子的感情,他真的不想再繼續隱藏下去了。這麼多年了,他無時無刻不在想着他們。壓抑了20多年的感情,他不想再繼續壓抑下去。

可是現在,哎,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了。其實他的心裏很清楚,要這個兒子現在就接受自己,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爸爸,他的爸爸,呵呵,多麼可笑的笑話啊,這個男人也說的出口。

我能感受的到宮宇此刻的心情,但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我也會和他一樣,不能接受。一個從未出現的男人突然有一天出現,說是自己的爸爸,打死她都不會接受,更別說宮宇了。一個男人的自尊心,永遠是最重的。而這個男人的出現,卻讓宮宇的自尊心受到了沉重的傷害。要他接受,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要接受,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別說這接受了,就是原諒,這都是不可能的了。這一刻,宮宇真的是連遺尿中都待不下去了。

俗話說,這鬼,就是來無影去無蹤。可不是,這還沒有反應過來呢,宮宇便消失在了原地。

沒辦法,現在的他是真的不想面對,也不想聽那些所謂的解釋。現在,還是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好好的想想。所以,這纔是他宮宇離開的最直接的原因。

就算這是事實又怎麼樣,他還是一樣不能接受。爸爸,他的爸爸是鬼,多麼可笑啊。還以爲他的爸爸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只是身份比較特殊而已,很能掙錢。卻從沒有想過,會有那麼一天,一個鬼突然出現,然後告訴自己,他就是自己的爸爸,只是這麼多年因爲某些事情沒有出現,沒有盡父親的責任。

這樣的藉口,他宮宇怎麼會相信,除非他是腦殘還差不多。

看着這消失不見的男人,我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這個傢伙,還真是衝動,竟然就這麼離開了。

要是我的話,這怎麼的也要聽這個男人把話說完啊。至少這樣,一切都能解釋清楚啊。結果倒好,這傢伙就直接這麼走了。

都說衝動是魔鬼,他宮宇,還真是個笨蛋。

“夏天,聽我們說完,好嗎?”本來我是準備走的,可這纔剛走了一步,便被叫住了。不過這叫住我的人,卻是讓我吃驚。宮宇的媽媽,沒想到她會在這個時候叫住我,還真是神奇啊。

那,既然人家這都開口了,我也只好留下了。

真沒想到,他們竟然能相愛。一人一鬼,這不是違背天意嘛。這樣的事情,他們竟然做的出來,而且還剩下了宮宇。不過話說回來,宮宇長得還真像他爸爸,也是那麼帥。這基因,還真是好的沒話說啊。想想,這要是自己有個這麼帥氣的爸爸就好了。不過,這也只是想想而已。

好吧,我知道了,原來他們這個時候還是深愛着彼此。但這樣的話,那麼宮宇原來的爸爸怎麼辦?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想想人家在這裏陪了他們二十多年,現在真愛回來了,他們就要將別人給踹開。這樣,難免有些不公平。

“那小子我手下專門留下來照顧他們母子的,只要我一句話,他變會離開。他在這裏,無非是替我照顧他們而已。”這話的意思很簡單,那男人就是個替代品而已。好吧,真難想象,一個男人也能這樣。這離開之際要人幫忙,現在回來了就直接將人趕走,自私啊。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那就不是這樣了。看啊,這人家相愛,不管是何時,人家的心裏都只有着對方。而你,就算一直在人家的身邊照顧着陪伴着,人家的心裏也不會有你。

這樣也好,省得人家的心裏也難受。

畢竟那句話,不愛就借過。反正也不愛,那就放過人家好了。這樣一來,也不會給人家造成傷害。

這鬼也是人變的,也一樣的會有感情。而他們在一起這麼多年,要說沒感情,那肯定是假的。哎,反正這也不關自己的事情,看看就好了。不過現在,我想,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你們好好的說說,我去找宮宇了。”說完,我直接離開了。我知道,現在的宮宇一定很難受,他需要發泄。只是這樣衝動的他,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呢?這一刻,我有點兒不敢想象。

這個世界有鬼,那麼捉鬼的人,一樣也會存在,就像電視裏演的那樣。只是他會不會那麼倒黴的就遇上了,這我就不知道了。

或許是曾經的我們相愛過吧,我竟然能感覺到他的存在。就是憑藉着這樣的感覺,我在一顆大樹下找到了他。

只是讓我奇怪的是,這周圍站了那麼多的“人”,卻都是離得遠遠的,就像是不敢靠近一樣。那陰冷的氣息,即便現在是烈日當頭,也一樣的能感覺到。這裏的空氣,真的不像別的地方那樣,炎熱,反而是冷的刺骨。

這個傢伙,現在又在生氣了嗎?

“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再怎麼生氣,也無濟於事啊。”看着這背影,我開口說道。我知道他現在很難過,可是,這已經是事實了。就算再怎麼難過,也還是一樣,根本就改變不了。

只是,這男人並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是這麼站着,完全不看我一眼。至於那陰冷的氣息,還是一樣沒有任何的減少。

看着這若隱若現的身影,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觸碰到他。但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

慢慢的向前,慢慢的靠近。站在宮宇的身後,我止住了腳步。本來我是想站在他的身邊的,可這還沒走過去,便看見了前面的深淵。沒辦法,誰叫我這有恐高症呢,點點的高度都會讓我覺得害怕。

伸手,想要去環住這個傢伙的腰。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成功,反正試試就知道了。

不過好在在我胳膊環上去的時候,是真的碰到了這個男人的身子,我也就這麼抱着他的腰,將我的臉貼在了他的背上。雖然很冷,但我還是忍住了。這個傢伙的溫度,現在還真的是低到了極點。

“傻瓜,有些事情,或許早就是註定好的知道嗎?即便我們不能接受,但我們也無法改變什麼。已經錯過了那麼多年,現在出現了,我們也可以讓他把這缺失的感情給彌補回來不是嗎?”安慰,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也是最想做的。當然,在出來之前,我確實是答應了他們會好好的勸勸宮宇,但主要,還是自己心裏的想法。

宮宇也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能找到他。尤其是在現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女人抱着他的時候,他也愣了。沒錯,他現在是以人身站在這裏。看着這深淵,其實他真的很想跳下去。反正都死了,那麼再死一次,應該也沒有什麼。反正死就死,正好什麼也可以不用管了。

只是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找來。也是在聽到她的聲音的時候,他纔沒有行動。其實在那個時候,他已經做好了再死一次的準備。他想,徹底的解脫,讓自己連鬼也做不成。結果倒好,在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的時候,他便放棄了一切。

是啊,損失現在就這麼死了的話,那她怎麼辦?自己若是不在了的話,那這個女人豈不是會越來越沒有王法,到時候豈不是想和誰結婚就和誰結婚了?到那個時候,自己,就什麼都做不了了。想想,這樣是死了的話,別的不說,就是想見到這個女人都是困難了。

“可是你知道嗎?他們竟然在一起了,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一個是人,一個是鬼,他們怎麼能在一起,怎麼能生下我。然後讓我叫別人叫了那麼多年的爸爸,現在又突然出現說那些話。他們有沒有想過我?不是說要隱瞞嗎?那爲什麼不直接隱瞞一輩子?這樣我就什麼都不會知道了。夏天,你知道我的心裏有多難受嗎?”只是這樣站着,只是享受着這一刻的溫暖,宮宇淡淡的說道。那語氣,怎是一個悲涼感覺能敘述完的。

不過這一刻,也只有他宮宇才清楚他這麼說的用意。

至於我,我只能想到是他心裏難過,想把心裏的難受給訴說出來。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們真的不能改變什麼不是嗎?傻瓜,你想啊,這樣你就有兩個爸爸了,不是更好嗎?”兩個爸爸,恐怕現在也只有我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了吧。不過,這也是事實,總不能讓他只認一個吧?那認誰?一個是親生爸爸,一個是照顧他養育他幾十年的爸爸,拋開誰都不行。“只是,阿姨和叔叔,是真心相愛的不是嗎?就算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只要彼此相愛不久可以了嗎?你啊,應該覺得慶幸,至少叔叔深愛着阿姨。”對啊,只要相愛就可以了,管他是什麼呢。尤其是他們互看彼此的眼神,那裏面的情義,還真不是一點點的深啊。

“真的嗎?你真的是這樣覺得的嗎?”宮宇抑制不住心裏的激動,但還是淡定的問道。他還在想,想這個女人的想法,然後自己是不是要再說點兒什麼。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什麼都不用說了,因爲這個女人已經把他想聽的話說了出來。看來,這個女人並不介意人和鬼相愛。要是這樣的話,他,就可以繼續了。

“真的。反正我覺得,只要相愛就可以了。”這個傢伙,看來還真的是介意這個啊,真是個笨蛋。

“那麼也就是說,只要我愛你,你愛我,我們就可以再一起了是嗎?夏天,我是真的愛你,那麼你呢?拋開我是鬼不說,你是愛我的,對嗎?”終於,宮宇轉過身來,只是看着,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

這話是什麼意思?他說這話的意思,分明就是順着我剛纔說的話來的。該死的,這個男人竟然這樣。

這一刻我才反應過來,我是自己挖坑往裏跳。 “你想都別想,我是不會和你在一起的。況且,我現在也不愛你了。”這個傢伙還真是可惡,竟然這樣套我話,現在還說的這麼大義稟然,真是可惡。

不過我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我和這個傢伙,是不可能的了。

“可你剛剛不是說了嗎?只要相愛就可以了啊。我們,不是深愛着彼此嗎?夏天,當我的老婆好不好?我們一輩子在一起,永遠都不分開?”即便眼前的女人在極力的否認着,但宮宇知道,這女人是在口是心非。

“不要介意我是鬼,就像媽媽和那個男人一樣,他們相愛,便能在一起,他們也生下了我不是嗎?若不是那場意外,我根本就不會變成鬼。”其實想想,這最惋惜的就在這兒了。不然的話,他們現在也不會是這個樣子。

只是這一刻,我的注意力並不在這個傢伙的身上。而是,這站在周圍的“人們”。

我能看到他們有些“人”中那躍躍谷欠試的眼神,他們的目標是我。只是他們爲什麼要這樣,我就不知道了。

還有些“人”臉上那害怕的表情,以宮宇爲中心點,他們都躲得遠遠的,就這麼看着。他們,是在害怕嗎?只是他們爲什麼要這樣?宮宇並沒有讓人害怕的地方啊,不懂了。

“那是兩碼事,我是我。宮宇,我有我的生活,我是人。你想,當我七老八十的時候,我都已經是個老太婆了。而你呢?或許永遠是這個樣子,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其實這個,纔是我想的。就像之前,那個聲稱自己是宮宇爸爸的男人。明明年齡就應該很大才是,可當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他們之間,根本就看不出這年齡的差距。不過這也是我找的一個藉口而已,希望能就此唐賽過去,讓他放棄。但想想那樣的畫面,帶感中又有些一種恐怖。額,還是不要想了。

“那現在死吧,從這裏跳下去。這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然後你也不用擔心自己會變老了。你看,這樣你也不會變老了。”這個辦法,貌似還真的不錯。

什,什麼?這個傢伙竟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這是在找墊背的節奏麼?這個男人現在還真是……這一刻,我還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我真的是太不能接受了。這讓我死,我這要是死了的話,那現在我還至於站在這裏嗎?死,我纔不要呢。 寂寂如風夜雨默 “我都還沒有活夠呢,我還有大好的青春呢,怎麼可能現在去死。宮宇,你這是在開什麼國際玩笑。”怒瞪着着他,我有些生氣的說道。

想想,這還口口聲聲的說着愛呢,結果還想我死。是,我死了正好可以陪他了,這樣我們就都一樣了。但這怎麼可能,我會那麼傻的去死嗎?根本就不可能嘛。

“老婆,我這不是說說而已嘛,你何必當真呢。”看着這生氣的樣子,宮宇就樂了。這傢伙,還真是什麼都直接表現出來了。“傻瓜,我怎麼捨得你死掉呢。就算是現在這樣,我也願意。”想想,只要和這個女人在一起,只要在她的身邊,等多久他都願意。反正他不擔心,要是敢有人有想法的話,他一定會不廢餘地的將其解決掉。反正這是一早就說了的,這個女人,至能只他宮宇的。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蛇精病。”甩開宮宇的手,我依舊惱怒的說道。“既然你都想通了,那何必又這樣呢。宮宇,能找到你媽媽最愛的男人,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對了,你不是說要離開嗎?”說到最後,我纔想起來還有這麼一回事。這個傢伙明明就說了要離開的,結果現在又沒走,想不通啊。

走?他確實是要走,但是現在……“女人,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希望我離開嗎? 傀儡妻:總裁老公別太毒 還是說,我離開了,你好去找男人?”宮宇淡淡的說道。他當然知道這女人是怎麼想的,只要結婚了就能擺脫掉自己。算了,既然他想的話,那就讓她好好的玩玩吧。至於時間上,隨便吧,反正他不擔心就是了。

“狠心的女人,你要是這麼想我走的話,那我走好了。不過,在我走之前,還是先帶你離開吧。”宮宇一邊說着,一邊朝我靠近着。

看着這樣的他,我步步往後退。帶我離開,難道這個傢伙真的要讓我去死嗎?不行,“你不能這樣,你說了不會讓我死的,你現在不能帶我離開,不能。”心裏,開始害怕了起來。一個鬼要害人,那根本不用做太多,沒準一揮手就能要人命。我在想,這個傢伙現在會做什麼出來,直接讓我死掉。

“你別過來,別過來,啊……”看着他逼近,看着自己沒有了退路,我只能放聲尖叫。

這樣的反應,這樣的高分貝,讓宮宇很是無奈。但沒辦法,也只能忍着了。不過好在這速度夠快,瞬間就到了他們要去的地方。

“好了,睜開眼睛吧,我們到了。”看着這緊閉着雙眼的傻妞,宮宇溫柔的說道。

這聲音,我當然知道是誰的。只是現在這個時候,我是死了嗎?想想剛纔他的舉動,分明就是想我死掉。那麼現在,我,應該是死掉了。睜開眼,睜開眼睛幹嘛,看看自己是怎麼死的嗎?還有他說的到了,是到哪裏了?地府嗎?還是十八層地獄?

“到家了,睜開眼睛吧,你沒有死。”伸手拍拍這腦袋瓜,宮宇笑了。雖然那笑容並沒有被眼前的女人看到,但他的笑容,還是爲她綻放。

聽了這話,我想,這應該是真的。慢慢的睜開眼睛一看,這不是我們的家嗎?我竟然在這裏。只是剛纔的時候,我們不是還在外面嗎?只是幾秒鐘而已,我們便在家裏了。我真想問問他,這到底是驚悚還是玄幻。害怕和不敢相信,兩種情緒在我的心裏萌生,但我卻沒有問。算了,反正這個傢伙也是要離開的,我才懶得管那麼多呢。還是那句話,我要找個人把自己嫁了。

想想現在這都是什麼年代了,只有結婚纔是王道。不然呢,因爲一個鬼我不結婚,然後孤老終身?或者是,等他來娶我?算了吧,他是鬼,我是人,自古以來人鬼殊途。其實有時候我在想,是不是這個傢伙倩女幽魂看多了,把自己當成是聶小倩了。但就算是,人家聶小倩也是個漂亮的女鬼啊。當然,還有一個版本,那就是人家聶小倩是隻小狐狸。

“好了,你就好好的在家待一段時間吧,等我把一切弄完了之後我就回來好不好?乖乖等我,不要再去想別的男人了,他們不適合你。”說完,宮宇在我的額頭上淺淺的落下一吻,便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這空蕩蕩的房間,我苦笑了一下。

這個傢伙,到底懂不懂我的心呢?說他不懂吧,但有時候我心裏想什麼他似乎都知道一樣。可有的時候,他卻又像是不知道一樣,說着另外的話。

不過他現在離開了,對我來說也是件好事。只是,這心裏爲什麼會有種空牢牢的感覺呢?是因爲他嗎?

他,到底會在什麼時候回來,並沒有準確的答案。只是我想,在他回來之前,我一定要把自己給推銷出去,然後徹底的離開他。這樣想想,也算不錯,就這麼辦了。

出去,是不可能的了。藍楓,那更是不可能的了。跟他,我想,我們之間早就斷送在了他的逃婚上。不管他是因爲什麼,他就是逃婚了。而那個李泰,我想,現在也沒必要聯繫了吧。怎麼說,和他認識,只不過是一場意外而已,其實也沒什麼。

出門,算了吧,我是個宅女,不出門對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了。

至於這找人把自己嫁了,在網上找就是了。反正這網戀現在也很普遍了,搞不好還可以玩個閃婚呢。別說我心急,我也只是想把自己趕緊嫁出去而已。

聊天,看照片,相互瞭解,我還真找了不少男人。只是這左看右看的,就是沒有找到那個合適的,不是太老就是太小,看着我都累。

只是當我想要放棄的時候,那個合適的人才出現。

兩天,在聊了兩天之後,我們便見面了。

當我們如約在咖啡廳見面的時候,我的心抽了一下。這個男人的臉色看上去並不怎麼好,可以說是一種病態白。

“你身體不好嗎?”再聊了好一會兒之後,我纔開口問道。怎麼說這問題一直在腦子裏徘徊,問吧,又不好。要說這不問吧,自己又想知道答案,還真是要命。

但直覺告訴我,這個男人有病。

但顯然,男人並不介意。“我有心臟病,遺傳的。所以身體不怎麼好,更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所以,我想找個人結婚,不想去相親什麼的,怪麻煩的。”男人並沒有隱瞞,反倒是直接說了出來。對於他來說,坦誠點兒好,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算了,很簡單的問題。 大家都喜歡誠實的人,就像現在的我們一樣,互看對方順眼。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有機會往下試試。

這幾天相處下來真的很不錯,而且某個傢伙也沒有再出現。這樣下來,一切,似乎都變得順理成章了起來。既然這樣,那我想,我們可以加快速度,將事情給辦理了。這樣,我也就不用擔心了。

“我們,結婚吧,我們喜歡你。”看着眼前的女人,王友煒開口說道。

這個男人叫王友煒沒錯,也沒有顯赫的背景身世,但能過的去,也算不錯了。

我想,和這樣的男人一起生活,應該不會太累。若是換成之前的宮宇或者藍楓的話,要肩負多大的罪名和壓力,我都不知道我是否能承受的了。所以現在想來,和這樣一個普通的男人結婚,也是很不錯的。至少,以後的生活都不會太華麗。有時候,生活只要平平淡淡就好了。

本來我還在想着這個男人什麼時候開口,或者還是要等些時間的,畢竟這時間太短,人家根本不可能那麼衝動。閃婚,怕也只是我自己想想罷了。

“夏天,我們結婚吧。”再一次見面的時候,王友煒直接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但還是有些讓我措手不及。

結婚嗎?這麼快就要結婚了。算算時間,我們相處了纔不過十天而已,現在就說結婚了,真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