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唐宋的力量,不南天也是知道的。之前他給小七做切除手術的時候,不南天就看出這小子的力量竟然不會損害他人身體。要知道,在混沌界可是從沒見過這等奇怪力量。

因為實力沒有完全恢復,唐宋也只能幫他們稍稍療傷,之後還得靠他們自己。他現在的精神力比較虛弱,今本上只能創在一半的創世之力,再多就不行了。

說來也是奇怪,按照他的神念創造出來的創世之力從哪裡來,他也不知道。而且這股創世之力,沒再對世界內的生物有壓製作用。

轉眼半天過去,外邊的雨已經停了,空氣溫度也沒那麼低。不南天三人都恢復了一些內力,身體已經能靈活走動,青雲更是能再次徹底幻化成人。

幾人從山洞出來,開始順著山林步行離開。難怪會這麼冷,是在一個雪山半山腰上,四周全都是山。

一邊走著,唐宋一邊問道:「他們一路追殺?」

「是的,我們前天就進了山,可他們一直窮追不捨,只能到這白涼山。」青雲擰著眉頭低聲道,「我想,他們現在在外邊搜尋,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找到這裡了。」

「看來有人走漏了消息,」不南天嘆息著,「他們知道我手中有叛軍所有要員的名單,也知道所有計劃都在我這,所以才不惜一切代價想要將我拿下。呵,你現在,倒是成了叛軍。」

唐宋哭笑不得,他也很無奈啊,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確實是成了叛軍。甚至有可能,叛軍也想殺他!

抬頭看了一眼前方,不南天沉聲道:「翻過白涼山應該是荒蕪雪原,之後才是獸族領地。青雲,你是蛇,受得了?」

青雲搖著頭:「不知道,盡量吧。」

唐宋這才想到,青雲是蛇,蛇遇到寒冷是會冬眠。雖然蛇族跟普通的蛇不一樣,可血液里流的還是蛇血,太冷一樣會冬眠。

「放心,到時候讓小七背著你走。」唐宋輕笑道。

小七頓時不滿的扭過熊頭:「想多,我可是熊,讓一條蛇在我身上,我還要不要臉? 如果愛情可以輪迴 自己走,不行就爬。」

青雲斜眼怒視了一下,輕柔道:「先生不必擔心,只要沒有強過我的內力,應該還是可以走的。」

冷不丁的,不南天又轉移話題:「你先前用的,真不是混沌獸?」

這老傢伙,怎麼一直惦記著這個?

唐宋暗嘆了口氣,將骷髏貓頭拿出來:「就是這個,一個是骷髏頭。至於是什麼,我不知道。」

看到貓頭,三人猛地停下腳步,包括青雲在內,紛紛變成本體,恭敬地單膝跪下。

唐宋愣了,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們:「什麼情況?」

「是混沌獸,」不南天低著頭低沉說道,「混沌獸乃是我獸族至高無上的聖獸,並非我等能抬頭的。」

唐宋一抽:「不就是個頭,而且已經死了……」

「混沌獸就沒有活的。」青雲接過話,「傳說,混沌獸都是死的,所以才會釋放威嚴。不是我們不想抬頭,而是,天生的血統壓制,根本動不了。」

哭瞎,還有這操作?

唐宋將貓頭收起來,三人這才站起來,再次幻化成人。小七還一副鬆了口氣的樣子,道:「有生之年,竟然真看到了混沌獸……不對,壓根就沒看到,只是感受到。」

不南天面色頗為凝重:「你竟然能掌控混沌獸,你究竟什麼來歷?傳說,能掌控混沌獸的只有獸神,那是高於獸皇的存在。可是千百年來,從未見過有獸神,獸皇倒是換了好幾代。」

「來歷不明,只是機緣巧合得到。」唐宋微微聳肩,「至於為什麼能控制,我也不知道。反正往裡邊一輸送內力,它就會自動發出力量。上次在王府,我就是靠這個把一個天神高手給吞了。之後給青雲換血,我也是靠這個。混沌獸,這名字聽起來就很吊。」

混沌獸,混沌樹,一聽就很了不起,畢竟這裡是混沌界……

不南天皺著眉頭,越看越不明白這人到底什麼來頭了。有一個空間,還能掌控混沌獸,而且力量還這麼特殊。他跟那個超級高手還不太一樣,那個超級高手雖然很強,卻沒給人這麼複雜的感覺。

甩開思緒,不南天繼續道:「進了獸族,你盡量少用混沌獸,否則會引起很大轟動。關於混沌獸,我知道的也不多,等回去我給你打聽一些。傳說,混沌獸厲害無比,而且如果獸神足夠強大,能讓混沌獸復活。但具體是不是,我也不清楚。」

「我們蛇族倒是有傳說,混沌獸一出,天下大亂,獸族大亂。不過,獸神會帶領混沌獸鎮壓,讓獸族重歸平靜。我還曾聽我爺爺提過,混沌獸乃是混沌界內最厲害的,只是因為從未復活,所以沒人見過。」

「屁,我們熊族裡傳說的是,混沌獸以前就出現過,好像是三千多年前,混沌界大亂的時候,獸神帶領混沌獸平亂,然後挑選一個人當獸皇。可是混沌獸不樂意,差點咬死獸神,然後獸神就把它打死,不讓它再復活……」

聽著三人所說,唐宋頭都大。各種傳說,總結一點就是,對混沌獸的了解也僅限於傳說。

這東西確實很厲害,但為什麼會這麼厲害,是也不知道。而且唐宋搞不懂,自己又不是獸族,為何能掌控混沌獸?又或者說,現在自己並不能掌控,只不過是因為創世之力的特殊,僅限於能使用而已。

幾人一邊說一邊翻過山脈,不多會終於看到前方一大片雪山。白茫茫的,居然還在飄雪,不是一般的冷。

這地方真是怪,明明海拔也不是很高,也沒見有什麼高原反應,空氣濃度都一樣,卻有一大片雪山,而且一直在下雪。

正要繼續往前走,小七忽然嗅了嗅,沉聲道:「是白熊的氣息……」 最終,天羽閣這次的襲擊以失敗告終,當然術士界這邊也多多少少付出了一點代價,在戰鬥中犧牲了不少人。而且山莊裏郭文霍佈下的風水陣法也被破壞了,需要他回來親自補救,光憑郭正一個人是不可能修復成功的。

對着這次戰鬥的結果,大家都很開心,這也讓術士界的氣勢大振,對接下來我們對戰天羽閣的大戰有着很重要的作用,無疑是增加了大家的信心。不過天羽閣這次襲擊慘敗的原由,陳柏也都告訴了術士界的其他派別。

分析完之後,他們也都同意的陳柏的說法,認爲天羽閣的這次襲擊的確很有可能是來探探底的,接下來可能還會有襲擊,我們術士界必須要時刻保持着應戰的準備,沒有人敢大意。

安排我們住的屋子被毀了,我們只能換一個地方,住進了山莊中新的屋子裏。就這樣,我繼續着待在山莊裏,處於隨時被人保護的狀況。

陳柏他們每天都會出去開商討會,我則是留在屋子裏修煉,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沒有比修煉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天羽閣的目標就是我,爲了完全讓魔尊復活,他們必須得到我的肉體,而且也會爲了這件事來冒險。我心裏有預感,天羽閣的下一次襲擊不會太久。

雖然我現在隨時有術士界裏的高手在暗中保護着,但別人的保護是外在的,難免不會出現狀況。所以真正重要的還是我自身的實力如何,要是我實力過硬的話,也不用怕天羽閣的人找來。

我現在一邊修煉一邊觀察體內金蠶蠱的化繭情況,化繭的情況很穩定,到目前爲止還沒發生什麼狀況,楊立安也會是不是來詢問我情況,我體內的金蠶蠱,對於整個術士界來說也很重要。

三天之後,郭文霍從隴南縣回來了,當他回來時見到自己費盡心血佈下的陣法被破會成現在這個樣子,十分的氣憤,還把留下來掌管風水陣法的郭正罵了一通。

郭正對自己的父親郭文霍十分尊重,一句話也不敢說,虛心的聽着郭文霍的訓話。情況已經發生,多說無益,所以郭文霍帶着郭正和郭氏一脈的幾個風水高手,一起修復山莊的風水陣法。

天羽閣的人隨時可能又會來發動襲擊,所以他們不敢拖沓,沒日沒夜的在想辦法修復風水陣法,甚至還商討着看看有沒有辦法讓風水陣法比之前變得更加完善。

五天之後,山莊的風水陣法經過了他們的努力,終於是修復成功了,而且他們也在原來的基礎上有了許多加強。郭文霍對於他們這次的風水陣法似乎很滿意,心情變得很不錯,與剛回來的時候簡直就是天差地別的樣子。

在這期間,我聽說善妙他們也來到山莊這裏了,畢竟接下來天羽閣還是很有可能再繼續向這裏發動襲擊,所以向前沒來這裏的術士界派別都在這段事情陸陸續續往這裏趕來了。

山莊裏變得無比熱鬧,隨處都能看到術士界的人在走動,山莊不再像以前那樣幽靜。

時不時,術士界各派的人還會抽時間來切磋一下,我跟着冰窟窿去過一兩次,也切磋過幾次。經過這種方式的切磋,我見識到了術士界各派不少的術法功夫,受益良多,修爲也在不斷的提升。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玄德道長骨骸的緣故,我感覺在這短短的時間裏自己的修爲進度神速,就連陳柏他們都十分的意外。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我一直都在山莊裏待着再也沒有出去過。陳柏時不時會和醫仙那邊聯繫,詢問劉宇的傷勢情況。我每次問他情況怎麼樣,他都只是簡單的回答我說劉宇有所好轉,其他的什麼都不願意再多說,似乎不太想讓我知道些什麼。

時間過去了將近兩個月,期間天羽閣的人沒有再次來襲擊,外面也風平浪靜,天羽閣沒有任何的動作。

終於,也在這個時候,我體內化繭的金蠶蠱有了動靜,繭子上開始衝向裂縫。從繭子裏散發出很強的氣息,光是從這氣息中,我就能知道這次金蠶蠱要是破繭成功的話,金蠶蠱的實力將會有質的變化。

我把這個情況告訴了陳柏,很快得到陳柏告知的楊立安就火急火燎的趕來了,最近楊立安也經常來察看我的狀況,他體內的金蠶蠱也成長了不少。

目前,楊立安的金蠶蠱的確是比不上我體內的這隻,但是成長的速度也十分的快。

“沒錯,看來破繭的時間就會在這兩天。”楊立安一來,就察看了一下情況,然後點頭說道。

他說我體內的金蠶蠱,這次化繭的原因是因爲吞噬了火麒麟,蘊含的力量十分可怕,破繭的過程絕對是難以想象的困難和危險,所以不管是我還是他們都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千萬不能讓金蠶蠱破繭失敗。

果然,在兩天之後,金蠶蠱開始破繭了。除了楊立安和陳柏之外,術士界的不少前輩都來了,他們都是楊立安和陳柏請來幫忙的。要是一會金蠶蠱破繭期間出現狀況,這些術士界的前輩們都會出手幫忙。

那麼多術士界的前輩們因爲我一個人的修煉聚在了一起,我被他們這麼多雙眼睛盯着,心裏緊張得要命。楊立安一直在邊上提醒我,讓我保持平靜,心裏除了金蠶蠱破繭的事情,什麼都不要想。

很快,破繭開始了,有這麼多前輩的幫忙,金蠶蠱這一次的破繭可以說是有驚無險。在破繭成功的瞬間,我有些虛脫,昏迷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感應到了金蠶蠱力量的變化,連同着自己的修爲了也得到了很多提升。我現在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這還是沒有使用金蠶蠱力量的情況。這要是使用了金蠶蠱的力量,不知道會有怎樣驚人的效果。

而這時,我們得到消息,劉宇和李慕顏回來了。 唐宋警惕的盯著前方,眉頭緊鎖道:「白熊跟你們有仇?」

「白熊族跟我們獸族不同,他們不能幻化成人,也沒有內丹,但是天生就有很強的殺傷力。白涼山,就是他們的老巢。」不南天低沉道,「白熊族對我們這些獸族並不友好,他們也不會離開白涼山。我本以為要進入到荒蕪雪原中央才能看到,沒想到這才剛到邊緣就碰到了……來了。」

果然,遠處出現兩頭白熊,正慢悠悠的穿過飄雪,一步一步走來。

只是唐宋懵了,這哪是熊,根本就是白狗……

不對,是熊,只是個頭很小。除了鼻子和眼睛是黑色的,其他全都是白色,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仔細看之後,感覺還真特么可愛。

只是看到不南天三人都是神色緊繃,唐宋也不敢大意。搞不好,這兩頭白熊就能將他們生吃了。

好一會,兩頭白熊走到對面十米開外停下,一頭白熊直接坐在雪地上,樣子真的好萌。這要是在地球,肯定能成網紅熊。

另一頭熊則是抬頭看著唐宋他們,身子微微抖動,身體卻是快速膨脹。

握草,還能變身?!

唐宋驚呆了,那白熊從一條狗的大小漸漸變成了一頭足足有三米高的大熊,依舊是渾身雪白,只是爪子變得極為鋒利,給人的感覺是,兇猛無比!

小七往前一步,沖著對面吼了一聲,然後沉聲道:「冒昧打擾,只是因為被人族追殺,先借道前往獸族領地,還請閣下放行。」

說話的卻是坐在地上的小熊,而且還一副慵懶的樣子:「哪來哪去,我們白熊族不會讓你們過去。」

不南天皺著眉頭:「還請閣下回去稟報,就說天眼猴不南天想借道而行……」

不等說完,小熊打著哈欠:「我不管你是誰,我們白熊族的規矩你應該很清楚。不管是人族還是獸族,白涼山是我們的地盤,容不得你們踏入。繞道吧,要不然你們會死。」

真是一點情面都不給,唐宋遲疑了一下,拱手喊著:「就沒有商量的餘地嗎?後方人族追殺,我們是在無路可退,還望閣下稍微體諒一下。」

小白熊看了一樣,從地上爬起來,輕聲嘆道:「你是人族吧?雖然看不出你的實力,但你的氣息跟一般的人族不一樣,想來也比較特殊。可惜,這規矩不是我立的,不管是人族還是獸族,都無法穿過白涼山!進入,死!」

唐宋暗暗苦笑,側頭看著不南天,低聲道:「要不,我把混沌獸拿出來?」

不南天卻搖著頭:「混沌獸對他們未必有用,他們跟我們獸族不同。閣下真沒有可商量……」

話沒說完,大白熊猛地張嘴咆哮,冰冷的空氣順勢席捲,飄飛的雪花也紛紛飛射過來。唐宋暗暗吃驚,這白熊實力還真是彪悍,看不到有力量,卻還是能掌控冷氣。真要是打起來,很可能會被對方凍死。

幾人後退兩步,均是帶著苦笑。小白熊平靜的看著,並沒有再說話。

這下可是頭疼了,難道真要繞過去?可是白涼山那麼大,繞過這個雪原只怕沒那麼容易。

回頭看了眼後方,唐宋嘆道:「原路返回吧,興許他們沒追上來……額。」

話沒說完,遙遠的山峰上正好看到有人騎著馬眺望過來,唐宋嘴角不自抽搐。這臉打得可真是,疼!

特么人族這幫人也是,為毛非要追殺個不停。不南天現在也沒掌控叛軍,為什麼總盯著不南天,僅僅是因為他身上有叛軍名單?

不南天也回頭看了一眼,面色尤為凝重。沉了口氣,不南天又往前一步,沉聲道:「還請閣下回去通報,就說我們有混沌獸護體,只求穿過荒蕪雪原。」

「混沌獸?」小白熊又打了個哈欠,「就是傳說獸神的寵物?不好意思,我們白熊不信這個。千百年來,我們白熊族是什麼樣,你們最清楚不過了。沒什麼好商量的,要麼你們硬闖,要麼繞道。從這裡往東走,能繞過去。」

不南天沒話說了,這裡是人家的地盤,他們現在又受傷,自然不敢闖。就算不受傷,也不敢硬闖,白熊族的實力可不是吃素的。

想了想,唐宋喊著:「就沒有什麼辦法嗎,比如需要給你們什麼東西,或者你們開個條件。追兵馬上就到了,我們可打不過他們。」

「沒有!」小白熊悠然趴在柔軟的雪地上,「荒蕪雪原是我們白熊的地盤,人族與獸族都不能進入。除非,你不是人也是獸,而是樹族。可惜,樹族不可能到這。」

廢話,他能不是人嗎?

唐宋端是鬱悶,回頭看著遠處正在穿過山林的追兵,腦仁不禁有點疼:「要不,先繞過去吧?」

「繞不過去。」不南天壓低聲音,「往東是東白山,那邊是無盡懸崖。往西是夕陽紅,更加過不去。可以說,只有白涼山這個地方是進入荒蕪雪原的。」

「而且,只要我們進入到荒蕪雪原,他們白熊族就能感應得到。」小七低沉的插過話,「他們白熊族雖然不能把幻化成人,卻都有特殊的本領,並不見得比我們熊族弱,只是他們無法離開荒蕪雪原而已。」

這可就蛋疼了,追兵馬上就要過來,前邊又不讓走,這是等死的節奏。

心頭一橫,唐宋咬著牙往前走。不南天三人想拉住已經來不及,唐宋直接跳入到雪地裡邊。

一股冷意順勢洶湧,唐宋不自主打了個寒顫,喊著:「商量一下,指不定我可以給你們需要的……握草!」

都還沒等說完,對面的大白熊忽然往前兩步,張嘴就是一頓咆哮。

強大的冷風順勢洶湧,唐宋左手抓著三叉擋在跟前,能量防護盾牢牢擋住冷風。只是,能量盾竟然被凍結了!

彪悍的實力,不是一般的誇張。要是沒有足夠的內力,很可能要被瞬間凍成冰棍!

小白熊慵懶的聲音再次傳來:「不要挑戰我的耐心,你要是再往前,你會死。」

唐宋站著不動,透過凝結的能量盾看著對面一大一小的白熊,力量快速洶湧到天眼上…… 隔著距離有點遠,再加上空氣極度冰冷,天眼居然沒辦法將他們看穿。不過,唐宋還是看到了那大白熊的體內有一股力量。

跟獸族不同,白熊族確實沒有內丹,力量是均勻分佈在身體裡邊,有點像是沒有學會修鍊的。可是,它們好像還是能調用這股力量。

怎麼感覺,這力量有點熟悉?

唐宋皺著眉頭看了一下,目光忽然又落到手裡冰冷的凝固能量盾,雙眼頓時閃過亮光。抿著微笑,唐宋輕聲道:「我有你們需要的東西,做個交易吧。」

將凍結的能量盾扔掉,收回三叉,右手抬起,多了一塊冰塊,正是之前在天靈大陸挖的那些能釋放空氣的冰塊。

「這東西,對你們白熊族應該有用吧?」唐宋歪著頭。

小白熊看了一眼,忽然站直身板,樣子更加萌了。大白熊心領神會的往前走,越走身體越小,到唐宋跟前的時候正好又變成一條狗的大小。

站直起來,兩個前爪抓住唐宋手中的冰塊看了一下,然後轉身走回去。

唐宋也不著急,耐心等著。兩頭小白熊湊在一塊嘀咕著什麼,好一會剛才那小白熊又說話了:「我可以讓你們進來,但能不能穿過,需要族長判定。還有,我需要更多的這個東西,雖然不知道你從哪裡得到。」

唐宋鬆了口氣,微笑點頭:「放心,我還有不少。」說話間,又扔了一塊過去,先前變大的小白熊立即騰飛起來,小小的身子居然飛起來有十米高,接住冰塊之後身體瞬間變大,嘭的砸在雪地上。

這熊,一點都不好惹!

唐宋暗暗翹舌,回頭沖著不南天三人示意,幾人便走進去。青雲似乎很怕冷,不得不釋放內力抵抗。

跟前邊一大一小兩頭熊保持距離,不南天按捺不住低聲道:「你怎麼會有雪精?」

唐宋反倒奇怪:「那是雪精?他們白熊好像對這個東西很敏感,我的天眼看到的是,這東西跟他們體內的歷練有些相似。」

「是的,雪精乃是荒蕪雪原內最珍貴的東西,釋放出來的力量可以讓白熊族任何一個人吸收。」不南天綳著神色,「這對他們來說可是寶貝,雖然吸收了這些力量很可能對後半生有所阻礙,卻是療傷續命最好的選擇。」

原來如此,就好像是黑靈珠一樣,只不過效果可能要比黑靈珠好得多。

沒等唐宋他們走進去多遠,追兵就到了雪原邊緣,只是他們並不敢進來,因為大熊又跑過去了,沖著外邊就是一頓咆哮。

這荒蕪雪原其實挺漂亮,到處都還有樹,只是長得比較稀疏,樹木也沒有結冰,白雪掛在樹榦樹葉上。地上也是厚厚的積雪,踩下去很軟,就跟棉花一樣。

不過這裡是真冷,即便有力量保護,唐宋都能感覺到冷意。青雲更是一直哆嗦,不停的釋放內力抵抗,臉色都有些發白。倒是小七影響最小,可能是因為他也是熊吧。

翻過前邊一座山,小白熊忽然回頭道:「你可知道,雪精可以吃?」

唐宋點著頭:「我知道,這東西有一定的力量,我一開始也可以吸收。不過,現在對我沒什麼用。另外,它能釋放空氣。」

小白熊頗為驚訝:「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其實人族也可以吃雪精,只不過吃了之後,內力會變冷,而且後續提升會很麻煩。但是,對療傷很好。過來吧。」

唐宋四人走到小白熊跟前,看他那淡然的樣子,不由奇怪。剛要詢問,地面嘩啦一下忽然動起來,著實讓幾人嚇了一跳。

還真是聰明,居然是雪橇,自主往下滑行。速度越來越快,小白熊就坐在雪橇頭上,背對著前路看著唐宋他們,絲毫不擔心雪橇撞到樹木。

呼呼……

冰冷的寒風從耳邊吹過,唐宋頭皮有些發麻,不自主縮著腦袋。青雲則是直接蹲下,盡量減少被風吹。

小白熊把玩著雪精,總感覺是在笑,眼神帶著幾分戲謔。

還好,很快就到山谷下邊,雪橇停了下來。小白熊跳下去,慢悠悠繼續往前走,唐宋幾人依舊跟在後邊。

山谷很大,兩邊樹木也很大,從外邊幾乎看不到下邊。沒等走多遠,前邊又出現兩頭小白熊,當真是一模一樣。

唐宋還在想,他們是怎麼認出彼此的?

三頭小白熊在前邊嘀咕一會,然後繼續帶路。又走了好一會,可算是見到山谷里有房屋了,準確的說應該是,雪屋。

要不是上邊有煙囪,真的不知道是雪包還是房子。也不大,基本上都是一米多高,丑萌丑萌的。

「在這等著。」前邊小白熊說了一聲,拿著雪精走進村子,另外兩頭小白熊則是守著。

回頭看到青雲冷得直哆嗦,唐宋不由抓住她的手,給她輸送內力。青雲楞了一下,臉上不自主帶了幾分紅暈,也沒抗拒。

等了好一會,村子裡邊走出好幾頭小白熊。可是,完全認不出哪頭是哪頭,反正都一樣大,也一樣白!

還好,唐宋有天眼,開了天眼就能看到他們體內力量的不同。雖然幾乎都一樣,卻也都帶著一絲偏差。而且其實唐宋知道,他們並不是真的都長得一樣,只不過是毛髮遮掩了而已,真正本體是不一樣的,有大有小,還都有不同的印記。

一群小白熊走到跟前,領頭的一隻抬頭看著唐宋,發出蒼老的聲音:「你們要穿過荒蕪雪原?」

唐宋拱手道:「在下唐宋,見過族長。我們被追殺,想穿過雪原進入獸族領地,還請族長借個道。」

族長站直起來,上下打量著他:「你身上可還有雪精?」

「有。」唐宋點著頭,「不知道需要多少才能放我們過去?」

族長沒有回答,依舊是上下打量著他。好一會,身子忽然搖晃降下,然後開始變大。沒有剛才那頭那麼大,也就一米多高,而且明顯有鬍子,眼睛上邊也有兩道長長的眉毛。

「你既然知道雪精對我們白熊族的用處,那你有沒有辦法破除雪精的副作用?」族長直白的說道,「雪精雖然可以療傷可以延長壽命,可我們白熊族一旦吃了雪精,就不會再有實力。你若是能幫我解決這個問題,我送你們出去……」 “師父,真的是師兄和師姐要回來了?”我看着陳柏,心情激動,急忙問道。 狐妖適合家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