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宇宙神都有大助益的虛界幻境秘寶僅僅只有一件,名叫『心魔權杖』,是一位已經隕落的虛界幻境宇宙神『心魔教主』死後所留,價格未知!需要和賣主商談。

其次。

就都是混沌境十層級數的虛界幻境秘寶了,一共有八件,標價從120億宇宙晶到200億宇宙晶不等。

「虛界幻境類的秘寶,數量可真少。」東伯雪鷹暗暗感慨,這可是六大古國以及一百多個國度所有在賣的了。不過因為需要虛界幻境十層級數的秘寶的也很少很少,東伯雪鷹倒也不擔心沒虛界幻境秘寶可買。

唯一問題是,買得起嗎?

和師傅借宇宙晶?南雲國主是很富有,對弟子也很捨得,可百億宇宙晶?東伯雪鷹自己都不敢這麼大開口!

******

在修行的歲月中,虛界幻境、虛空道路對『宇宙神境界』雖都有些模糊認知,可要跨出這一步,顯然很難。

「雪鷹,速來見我。」南雲國主召喚。

當即。

東伯雪鷹就帶著魔龍離開飛雪城,前往國都。

皇宮內,南雲國主靜修之地,他依舊盤膝坐在黑色草地上,身後深潭白霧縹緲,此刻一旁已經站著一名高瘦中年人。

「師傅。」

東伯雪鷹來到,恭敬道。

「秘傳兩式可練成了?」南雲國主開口道。

「練成了。」東伯雪鷹道。

「分身術呢?」

「也練成了。」

「好。」

南雲國主輕輕點頭,「我有一任務交給你,完成了,可算你兩萬功勞。」

東伯雪鷹仔細聆聽。

兩萬功勞?

很高了,在南雲聖宗內,虛空一脈的絕學典籍,親傳弟子是不需要功勞換取的。只要將一門絕學典籍修到混沌境極致。即可再選擇下一門。不完全掌握,不可貪多。

而非虛空一脈的絕學典籍就得去換取了,只需要十分之一的功勞即可換取,比如《三世法》對入門弟子需50萬功勞,而親傳弟子5萬功勞即可,其實像主修虛空道路的,也沒必要換其他絕學典籍。『功勞』還有一個用處,就是換取各種奇珍寶物,在師傅這換取,親傳弟子同樣只是十分之一價格。

2萬功勞,可以換取20億宇宙晶的奇珍異寶了。

差不多剛好能讓自己新練成的金衣分身,也將南雲聖體修鍊到十層圓滿。

「在火炤國,如今『天劍道』大肆傳播,打壓我南雲聖宗。」南雲國主說道,「黑魔四國一直都是我南雲聖宗傳播的最核心之地,天劍道在這的傳播一直很弱,可如今來勢洶洶,火炤國是黑魔四國最混亂的一國,怕也是天劍道選擇在火炤國先打開局面的原因,在那,缺少一個高手坐鎮,你且過去,幫助『曲明侯』。希望儘快將天劍道給打壓下來,在黑魔四國,容不得他們放肆。」

十大宗派。

其他八個,都是來自六大古國,在古國內部傳播就很厲害,對於一些小國,反而不是太重視。

也就『天劍道』和『南雲聖宗』,為了傳播,斗的極為厲害。

甚至南雲聖宗總體上都還頗為吃虧!因為天劍道背後隱隱有『眾界古國』『夏風古國』的支持。

可不管怎樣。

在黑魔四國……卻是南雲聖宗傳播的最根本之地,天劍道敢來傳播,南雲國主自然不能忍。

「前往火炤國?」東伯雪鷹瞭然。

**

繼續寫第三章。(未完待續。) 「師傅,天劍道不會派遣宇宙神吧?」東伯雪鷹問道。

「你放心。」南雲國主微笑道,「宗派爭鬥,也是爭的名聲,同樣的混沌境高手,我們南雲聖宗更強,自然讓無數修行者認為更適合拜入我南雲聖宗。像這種爭鬥,若是宇宙神欺負一位混沌境,便是贏了,也不能代表你宗派厲害。若是輸了,那就更丟臉。」

東伯雪鷹瞭然。

宗派傳播,名氣很重要,所以坐鎮高手極重要。

南雲聖宗高手雖然算多,除了本國的,也有許多其他國度的高手。可界心大陸太大!坐鎮各地,自然有所輕重。

「黑魔四國,一直主要是我們南雲聖宗傳播之地,天劍道之前雖然在這傳播,卻也沒什麼聲勢,也沒派遣太厲害高手。所以一直以來,我南雲聖宗高手主要是坐鎮外地,擴大南雲聖宗影響力。」南雲國主道,「哪想這次他們竟然大肆進入黑魔四國的火炤國!哼,既然他們敢來,一定要狠狠教訓他們。」

「能殺?」東伯雪鷹問道。

「你儘管動手。」南雲國主道,「不過你也小心,明面上他們來找你麻煩的,肯定是天劍道高手!但是暗地裡卻有可能會有眾界古國乃至夏風古國的一些高手,暗中對付你。當然……絕對不會有宇宙神出現,一旦出現,那便是壞了規矩,我便會直接出手。」

「是。」東伯雪鷹放心了。

師傅何等身份?

整個界心大陸梟雄中的傳奇,作為宗主,不可能隨便出手,否則太掉價了!畢竟一個混沌境欺上門來,就要宗主出手。讓無數修行者看了……只會認為南雲聖宗沒人,培養出的混沌境太弱。

反而宇宙神若是敢動手,南雲國主直接出手,卻是理直氣壯了。

「詳細事,曲明侯都會安排好。你需要做的,就是關鍵時刻動手。」南雲國主看向一旁的高瘦中年人,「曲明,其他一些瑣事,你和雪鷹路上再細說吧。」

「是。」曲明侯恭敬道。

「雪鷹,你分身既然練成,分身就暫居到國都來。整個南雲國最安全的就是這,不管誰動手,我都有把握保你性命。」南雲國主頗為自信,在其他地方,他面對樊祖等一些無敵存在只能逃命。可在他經營無盡歲月砸上無數寶物的國都,一對一,卻是誰都不懼。

「是。」東伯雪鷹點頭。

飛雪城安危,無需擔心。

因為飛雪城是大城,便是黑魔大澤血祭都不會進這等大城,因為這是南雲國主決不允許的,誰敢動手,南雲國主怕是一個分身直接就殺過去了!他雖然和黑魔大澤妥協,卻也僅僅只是小城,而且是漫長時間才有一次。

……

東伯雪鷹帶著僕從魔龍和曲明侯一同出發,他們先是靠破界傳送術,直接抵達火炤國國都外的荒野。

「火炤國雖然亂,雖然弱,但這裡終究是火炤國的國都,破界傳送術直接進去……火炤國一定會立即發現,會引起些麻煩。」曲明侯解釋。

東伯雪鷹點頭。

在法陣較弱的混沌虛空,自己當初的宗派『太虛天宮』都能查知破界傳送術的進出。更別說火炤國了。

二人一同飛行,僕從魔龍乖乖跟隨,一同朝城門處飛去。

「曲明侯,需要我做什麼,事先你都安排好。」東伯雪鷹說道,「對於傳播宗派,我也不太懂。」

「哈哈,放心,真需要飛雪兄做的,我自然提前定好。至於平常?一切都隨心,只要能大漲我南雲聖宗的名氣,便都是好的。甚至展露出讓無數修行者恐懼的手段和實力,也是好事。他們也會更樂意進入南雲聖宗。」曲明侯道。

東伯雪鷹恍然。

別丟南雲聖宗的臉,那就沒錯了。漲名氣,就更好。

倒也簡單。

二人並肩便進入了火炤國國都內。

「嗯?」東伯雪鷹一進來,以他的虛空感應,便感應到周圍殘留一些血腥殺戮氣息。

「火炤國,實際上最是軟弱,黑魔大澤的許多魔頭都居住在這。」曲明侯解釋道,「即便是國都,也經常發生些殺戮,只要逃的快,沒被軍隊立即發現,那就沒事。稍微有大來頭大背景的,殺了,軍隊發現了也不會追究。當然黑魔大澤魔頭們許多住在這,也不希望太混亂,自然也約束手下,整體還算好,在整個火炤國而言,算是最穩定的一座城池了。」

「可也正因為亂,這裡的無數修行者更渴望強大。」 重回七九撩軍夫 曲明侯微笑。

東伯雪鷹點頭。

就像自己體內有許多強者是血脈一樣,界心大陸強者如雲,無盡歲月繁衍,便是一些宇宙神的後裔,實力弱的都會成為平民。不斷的婚嫁傳播,導致無數平民體內都會有些厲害的血脈。只是都非常非常稀薄而已。

他們血脈修行,虛空道路也可以,其他常見的道路,一般也能成。

這時候,就看宗派的吸引力了。

……

南雲聖宗,在火炤國國都的聖殿,是整個火炤國境內最龐大的。

畢竟國都也是最大的城池,人口最是多,占整個國的近乎一半。這一處聖殿佔地極廣,頗為霸氣,然而此刻——

「哈哈,南雲聖宗,你們就只會躲在裡面?」

「面對我天劍道,嚇得都不敢出來了。」

「可憐可憐。」

在南雲聖殿外,卻是有著一群十餘位修行者在叫罵,聲音浩蕩,回蕩周圍天地間。

而南雲聖殿卻是激發法陣,周圍重重法陣庇護,卻是死守著不出來。

「南雲聖殿怎麼關閉了,我還要進去請師傅指點修行呢。」一位年輕修行者遙遙看著有些發矇,周圍圍觀者極多,旁邊一位老者連道:「別去,只要是南雲聖宗的,要進去修行的。被這些天劍道的發現的,便直接處死。」

「什麼?直接處死?」這位年輕修行者吃驚。

「都死了好些了,剛開始有些弟子不知道,要進去修行,都被這些天劍道高手給殺了。」旁邊老者說道。

「難道南雲聖宗就這麼忍了?」

「能怎麼辦?沒看,整個聖殿都關閉了,法陣激發,完全死守么?」老者嗤笑。

「這也太窩囊了。」年輕人有些憋屈,「在黑魔四國都被天劍道欺負,南雲聖宗是不是不行了?我可是花了宇宙晶,才能在南雲聖宗內修行的。」

傳播遍布界心大陸,這些弟子們都是些外門弟子。

拜進來修行,直接溜了,去其他宗派,這都很正常。外門弟子……各大宗派只能主動吸引他們。

「天劍道高手很厲害,回頭去天劍道看看,說不定在那修行,以後實力能更強。」

各處議論紛紛。

火炤國,本就亂,弱肉強食。

看南雲聖宗被欺負,被打的關閉聖殿死守,自然認為你不夠強。

時間短還好,時間長了……影響就更惡劣了。

「嗯?」

遠處,東伯雪鷹帶著僕從魔龍以及曲明侯走了過來,他們看似隨意,實則卻極快,一步已經到了近處。

「他是?」

那群天劍道高手中,其他都是合一境,為首的一位卻是混沌境九層高手『昌蘇王』,他將天劍道秘傳的『天劍不滅身』修鍊到十層圓滿,方才膽敢帶人故意來叫罵!像叫罵這種事……九層高手出面就夠了,他背後的更強者不屑做這等瑣事。

「這白衣少年?」昌蘇王立即認出,「是那應山雪鷹?」

昌蘇王雖然一驚,倒也不懼。

天劍道能傳播如此廣,『天劍不滅身』可是極厲害的,修鍊到十層圓滿。宇宙神要斬殺都很難,更別說這個應山雪鷹了。

「可是南雲國主親傳弟子『應山雪鷹』?」昌蘇王朗聲道,那群天劍道合一境高手自然立即站在他身後。

「應山雪鷹?」

「南雲國主親傳弟子?」

「就是那個十五億年就成混沌境十層的應山雪鷹?力拚白雲魔主的應山雪鷹?」

遠處議論紛紛,應山雪鷹在黑魔四國的名氣還是很大的。

「你聽清了,這火炤國,你南雲聖宗最好乖乖退去,否則,可不是之前僅僅殺了些普通弟子而已了。」昌蘇王朗聲道,聲音浩蕩響徹周圍,「我們走。」

說完就立即走。

他很清楚,他可不是應山雪鷹對手,可離去卻是有把握的。

「走?」

東伯雪鷹一聲冷哼。

聲音卻是在昌蘇王腦海引起轟鳴,一時間便被幻境捲入其中。

他雖然是一位混沌境九層高手,可終究是利用天劍不滅體才勉強做到這步,他的靈魂在混沌虛空那邊也只是混沌境八層水準而已。面對東伯雪鷹施展的幻境,卻是一瞬間淪陷,在毫無抵抗之下,東伯雪鷹一個念頭便摧毀了昌蘇王的靈魂,令其斃命!

幻境手段,初現崢嶸!

當然也就面對這種藉助外力才有九層實力的高手才有此奇效,若是面對混沌境十層高手,自己的幻境手段就不夠了。

……

說來緩慢,時而剎那。

昌蘇王嘴上喊著:「我們走。」那一群天劍道合一境高手都準備好被帶走了。

跟著東伯雪鷹就是幻境鎮殺了昌蘇王,鎮殺的剎那,便是一揮手。

呼!

東伯雪鷹手掌都發出蒙蒙光亮,手掌猶如晶瑩白玉,只見前方虛空陡然被一劃拉,昌蘇王以及那十餘名手下一下子變得扁平了……只見前方那一片空間,一下子化作了一張畫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