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的!一定是專業的異能者或者職業殺手!

宋倩捂着手臂的傷口,嘗試性的打招呼道。

「那個,你好?」 雖然很害怕,但李安純還是把劇本給看完了。

等看到結尾,吃人狂魔韓睨消失在人海中,李安純徹底不淡定了。

「完了,今晚要失眠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啊,你腦子裏想的都是什麼。」李安純感嘆著:「沉默的羔羊,是不是意有所指啊?」

簡淵點點頭:「沉默的羔羊,其實是女主內心的弱點。韓睨雖然被困在籠子裏,但是可以通過心理引導的方式,完整剖析女主的內心。」

「這就是我覺得最可怕的地方,男主所謂吃人的設定,乍一看很可怕,但實際上是可以被看到的邪惡。但這種窺探其他人內心,甚至去操縱的感覺,是看不見的隱藏邪惡,因為是未知,所以覺得格外恐怖。」

簡淵笑了:「不錯嘛,這觀后感很好。」

李安純問道:「簡淵,你能做到這種程度嗎?」

簡淵故意嚇唬李安純:「沒試過,也許可以呢?」

「你別這樣啊!」李安純連連擺手。

「哈哈!」簡淵哈哈大笑,隨後想起什麼,說道:「上次在醫院,你好像對催眠很好奇,要不要試試?」

李安純擺擺手:「不了!」

「你不相信我啊?」簡淵笑道:「劇本里都是誇大,你不自己試試,怎麼知道呢?」

李安純有些遲疑。

其實簡淵早就看出來了,李安純最開始不是對自己感興趣,而是對自己的所學的東西感興趣。只不過因為不熟悉,李安純不信任自己。而李安純關注這些,一定是因為自己有這方面的問題。

現在,兩個人的關係終於近了些,李安純剛剛也說出了曾經被校園霸凌過的事情,簡淵覺得是時候了。

就當是為離開前最準備吧,未來的某一天簡淵真的離開了這個圈子,兩個人大概也就沒有什麼交集了。那麼為李安純解開一點心結,也算是給故事畫上一個句號。

人活着世上,不可能只考慮簡單的利弊。哪有完全扯平,不碰恩怨的人。簡淵又不是在修仙。

李安純思考了一下,如果在往常她肯定拒絕,但是現在李安純對簡淵的品性有了一些了解,雖然這個人很氣人,但是心不壞,所以……

「那就試一次吧。」李安純說道:「所以不管有什麼事,你會保密嗎?」

「這是職業操守。」簡淵笑了。

經過上次林暖兮的催眠之後,簡淵感覺到自己對夢境的操控居然有所增長。後來在醫院裏又一次催眠,結果繼續增長。隨着不斷的催眠練習,簡淵的能力也越來越強。所以現在他越來越有信心。

所以……想給李安純催眠的動機,也不是那麼純粹。簡淵也想找機會增強自己的能力,抵禦噩夢的侵襲。

這麼說是雙贏,而且還是簡淵贏的多一點,何樂不為呢?

不過這次給李安純的催眠,肯定會比之前要順利。因為催眠有幾個基礎的要求,首先就是要信任催眠者,其次是聽話,最後還要處在安全的地方。

相比較之前的催眠對象來說,李安純對簡淵還是很信任的。信任建立起來了,後面就好辦了。

「去你家吧。」簡淵說道。

李安純問道:「為什麼?」

「熟悉的地方能讓人放鬆,你的家裏,肯定是你覺得最安全的地方。」簡淵說道:「這次的催眠,希望你別在內心有所防備。有些回憶雖然不那麼美好,但確實我必須去知道的。但是你放心,我不會打探你的秘密。」

「我……信你。」李安純帶着簡淵到了隔壁自己家,又到了卧室。

李安純是真的很喜歡白色了,卧室里都是以純白色為主調,淡粉色和淺紫色為陪襯。

「天天住在這,不會得雪盲症嗎?」簡淵打趣道。

李安純微微一笑:「我喜歡純白色。」

「好了,躺下,就像平時入睡那樣,放鬆。」

李安純躺在床上,聽話的慢慢的閉上眼睛,慢慢放鬆。

「你要放鬆,但是不能失去意識的睡着。聽我的指引進入淺睡眠的狀態。」

簡淵把手機里的時鐘找出來,然後放大聲音,雖然是模擬出來的秒針聲音,但還是很重要,這可以讓李安純清楚的感受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

「李安純,現在你要信任我,聽我的話。接下來我每說一句話,你都會覺得更加放鬆。越來越放鬆,越來越安穩。然後,順着自己的回憶,一點點的往前。時間在倒流。」

李安純微微蹙眉。

這是下意識的抵觸,看來不是什麼好的回憶。

簡淵說道:「如果你現在還有自己的意識,也不要說話,手指頭微微顫抖一下,盡量不用任何力氣,本能的顫抖一下,讓我知道。」

李安純的手指頭微微顫抖。

「不用給自己壓力的暗示,不用執著於進入夢境。就像平時睡覺那樣,只不過今天的夢,被你掌控。」

簡淵淡淡說道:「催眠是跟潛意識對話的唯一機會,如果你真的沒做好準備,可以隨時結束,現在停止。但如果你想繼續,就不能抗拒。哪怕是你不想回憶的內容,也要去回憶。如果能接受,手指微微顫抖。」

李安純顫抖了一下。

「呼,吸。呼,吸。按照我的節奏,慢慢來。呼,吸……」

這種事不能着急,簡淵也安靜下來,不再多說什麼,而是讓自己的呼吸聲音變大,這樣潛移默化的影響李安純互相的節奏。

「除非經由記憶之路,人不能抵達縱深。夢境是記憶的鏡子,我要進入你腦海中的記憶之路,並且原路返回,逆流而上。從你的現在,回到你的過去。回到學生,回到幼年,回到初始的你。這是你的一生,而現在我會沿着你的記憶之路回溯,找到最初的原點,還有你心裏的一切。保持呼吸,緩慢!」

「接下來我會倒計時,隨着倒計時的開始,你都會感覺到無比的輕鬆,身體在下沉。記憶之路,在慢慢開啟。回到你的記憶力,讓我抵達你記憶之路的縱深。」

「一!」

李安純閉着眼睛,聽到簡淵的話,彷彿有魔力一般,這一刻頭皮發麻,但是又特別的舒服,好像是要人用小鎚子輕輕敲擊自己的大腦皮層,酥麻到極致,非常放鬆。

就像是按摩一樣,李安純真的感覺這輩子都沒有這麼舒服過。

「二!」

李安純感覺自己的身體失去力量。

「三!」

李安純感覺自己身體好像失去了感知。

「四!」

這一瞬間,李安純感覺自己失去了身體的掌控權,就像是小說裏面拿着元神出竅一樣,彷彿是解脫一般。

「五……你,是誰?」

沉默了一會,李安純才傳出近乎夢中囈語一樣的聲音。

「李秋楠……」

成功了!

不過……李秋楠?

簡淵忽然想起,李安純曾經說過,她本名不是李安純,這個名字是後來改的。所以看來李安純原本的名字,叫李秋楠。

這不是挺好聽的,為什麼改成李安純啊?

不過這時候不能猶豫,此時是李安純夢境構建的過程,簡淵小心翼翼,不敢託大。

「不……」

李安純的意識在反抗,她喃喃道:「是李安純,不要秋楠。」

這個名字,似乎對李安純有很重要的意義啊。

簡淵輕輕問道:「現在你在哪?」

「酒吧……」

簡淵問道:「要去做什麼?」

「不想去……」李安純的表情微微蹙眉,看樣子是在抵抗。

記憶之路在慢慢開啟,抵達縱深的第一站。可為什麼直接和事業無關,而是酒吧?什麼意思?

簡淵輕輕引導:「你在想什麼?」

「我…..好累,不想去……可是……」李安純斷斷續續:「我想變成明星……」

簡淵微微皺眉,李安純這種一個勁想當明星的想法,其實讓他有些反感。但夢境不是單面的,要去完整的看。既然這個回憶出現在李安純的夢境裏,那一定發生過什麼。

不會是潛規則吧?

雖然李安純平時接觸起來有些傲嬌,但其實本心不壞,簡淵也沒有在意過李安純的胡鬧。

但如果李安純真的是靠自甘墮落才有的今天……夢境結束,簡淵就會和李安純絕交。

倒是說不上多麼厭惡,只不過連底線都可以出賣的人,還是不適合做朋友。簡淵的觀念擺得很正,道不同不相為謀,就這樣。

很顯然李安純的過去,並沒有她自己說的那麼輕描淡寫。事實上,這肯定是李安純內心中的一道傷痕。

催眠如果遇見了這種不好的回憶,都是會進行安撫。

簡淵問道:「為什麼不離開呢?」

李安純:「機會被錯過了……」

簡淵想停止催眠了,但李安純卻繼續說道:「錯過就錯過吧……」

「咦?」

難道是自己是用太大的惡意去揣測李安純了嗎?簡淵說道:「繼續往前,慢慢的回憶吧。」

李安純緊閉着雙眼,表情有些悲涼。

夢境的回憶里,李安純正在酒吧門口,她憤恨的說着:「我只是來做兼職的,不是來陪酒的!」

一個油膩的禿頭老男人笑了:「裝什麼純潔,你要是陪好了,把你捧成明星都不是事!你別不識趣,別人想來,都來不了!好要是不來,可別後悔!」

李安純冷笑:「機會被錯過了,錯過就錯過吧。這樣的機會,我不稀罕!」

「你!」 江枝把悠悠約到外面,請她喝早茶,屈悠悠磨磨蹭蹭遲到了半個小時才到,江枝不介意這些細節,也就沒說什麼。

「以後最好還是不要約我出來了。丞州已經有些懷疑我們之間的關係了。」

屈悠悠高傲地抬着頭,江枝垂下眼眸,有些失望。

沒想到屈悠悠現在就想要過河拆橋,和自己撇清關係。

江枝不甘心地從口袋裏拿出那個優盤,「這是公司研製的那個搜尋引擎的補丁,你把這個拿去給莫丞州吧,這樣你和莫總的關係也能更進一步。」

「你確定嗎?」

屈悠悠不敢相信地拿起那個優盤,經過幾次合作,她對江枝已經不信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