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的雙肩膀被一點一點的送出體外,女醫生慢慢的向外拉著,當孩子的雙腳出來后,女醫生立即抓住寶寶的雙腳倒立著,然後輕輕拍著他的背部。

混濁的羊水開始從寶寶的嘴中流了出來,緊跟著一聲振奮人心的洪亮哭聲傳到大家的耳中!

「呱!呱!呱!」

女醫生看到寶寶哭了,連忙開始將寶寶放在柔軟的小床上,開始清洗著他的身體。

金清石先是讓沈雅喝了一小瓶龍涎液,然後拿著金針扎在了她的身體上,雙手運氣真氣開始修復著撕裂的傷口。

兩個三十歲左右的女醫生和三個護士,拿著針線好奇的看著這個年輕的男人在為沈雅治療著。

二十分鐘后,金清石慢慢收回雙手,然後將扎在沈雅身上的五支金針拔了出來,轉身向著正圍著他的護士和醫生微笑著道:「麻煩你們幫我姐姐清理一下身體!傷口我已經處理好了!」

「好的!好的!」五個人連忙點著頭道。

當兩名醫生親自將沈雅的身體清洗乾淨,看著已經癒合的傷口,兩個人一臉震驚的看著金清石。

而此刻金清石正將雙手放在寶寶的身體上,開始清除著寶寶身體里的羊水積液,同時用真氣慢慢的寶寶身體里的奇經八脈全部梳理了一遍。

寶寶閉著眼睛美美的沉睡著,半個小時后,金清石鬆開放在寶寶身上的雙手,然後輕輕的將寶寶放在沈雅的身邊,然後苦笑著道:「寶寶怎麼跟他舅舅長得一模一樣呢?」

「呵!呵!呵!外甥像舅舅!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我弟弟可是一個帥哥!」沈雅笑著道。

「長得像就算了!如果性格也像那就麻煩了!」金清石鬱悶的道。

「他在基地為難你了嗎?」沈雅急著道。

「如果不是我還有兩小子,早被那個臭小子玩死了!」

「那他現在怎麼樣了?」

「現在就像鵪鶉一樣老實!天天認真的在訓練呢!」

「那就好!那就好!我還怕他給你添什麼麻煩呢!」沈雅鬆了一口氣道。

「我是用鐵拳把他打服了!以後他再不敢跟我大聲的說話了!」金清石得意的道。

「那只是三個月!他一定是口服心不服!」

「不服也得服!要不然他就會遭到報應!」金清石得意的道。

「哦?遭什麼報應?快跟我說說!」沈雅急著道。

金清石將在基地的事情簡單的跟沈雅說了一遍,沈雅聽完開心的大笑著道:「好!他如果能聽你的話,將來管教他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爸一定會很開心的!」

「我才不管他呢!現在最重要的是兒子!走!我們回病房!大家在外邊都等急了!」金清石撇著嘴道。

四個醫生推著病產床剛剛出了產房的大門,沈國放馬上走到床邊向著沈雅心疼的道:「小雅!感覺怎麼樣?你想吃什麼爸爸馬上派人給你買!」

「爸爸!我現在挺好的!你看寶寶長得像誰?」沈雅微笑著道。

「像你!跟你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沈國放看著熟睡的寶寶開心的笑著道。

「呵!呵!有人說他長得更像舅舅!」沈雅笑著道。

「都是姓沈的!長得一樣也很正常!」沈國放笑著道。

老廣和老謝他們聽到沈國放這麼說,馬上看向了金清石,金清石無可奈何的向著大家搖了搖頭。

沈雅回到了病房裡,301醫院的院長孫家福向著沈國放微笑著道:「恭喜首長喜得外孫!大人和小孩都很健康!」

「不是外孫!是孫子!出生證上要寫沈晨這個名字!」沈國放認真的道。

「啊?孫子好!孫子好!出生證我親自來寫!」孫家福連忙回答著道。

「我女兒什麼時候能出院?」沈國放點了點頭道。

「三天以後就可以出院了!十五天後我派專家再上門做一次複檢!」

「好!那就辛苦孫院長了!我會派人在這裡保護著,醫院也要做好安全工作!」

「是!我已經在這裡安排了站士二十四小時站崗!禁止一切閑雜人員來到這裡!」孫院長連忙回答著道。

老廣從包里拿出一張支票和一個大大的錦盒放在沈雅的身邊,然後微笑著道:「雅姐!這是我送給寶寶的支票和一個專門訂做的長命鎖!」

「還真給啊?長命鎖我留下!支票你就拿回去吧!大家都是一家人,真的沒有必要這麼做!」沈雅微笑著道。

「這是必須的!要不然我結婚的時候,怎麼好意思收雅姐的大紅包呢!」老廣笑著道。

「你想得美!我還要要贊錢養寶寶呢!」

「雅姐!男孩要窮養!他爹就是一個好榜樣!」

「老廣!按你的意思我們只要生男孩,就要把錢全給你嗎?」老謝瞪著眼睛道。

「你的錢我沒敢想過!因為一看你就是生女孩命!」老廣認真的的道。

「定寶在睡覺!今天我忍了!等晚上回家我們兄弟好好跟你談一談!」

「談什麼?不要以為你當了副廳長我怕你!我可是今年的全國人大代表!你跟本沒有權利來抓我!」老廣得意的道。

「老謝!你去廣南省了?國安還是公安?」金清石高興的道。

「剛過去報道!安全廳副廳長!」老謝笑著道。

「不錯嗎!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我呢?我們也好好慶祝一下!」

「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雅姐!我們的事情都是小事!」老謝笑著搖了搖頭道。 「你們幾個是什麼情況?也都升了嗎?」沈雅連忙向小志他們問道。

「我去了京城安全局!以後我會經常去蹭飯了!」小志笑著道。

「我和奎奎還沒有變!不過年後我可能要去龍江省了!」強子連忙回答著道。

「本來我要去黔南省的,可是依蓮的爺爺去了軍委,我只能留在部里了!」奎奎苦笑著道。

「你們現在都是副廳級了!將來做事可不能衝動了,去了新崗位一定要少說話!少做事!三十多歲的副廳雖然也有一些,不過畢竟不是很多!」沈雅認真的道。

「雅姐!為什麼要少做事呢?」小志好奇的問道。

「做得越多錯的也就會越多!你們現在剛剛過去,一定要先站穩腳跟才行!要關鍵的時候才出手!這樣才能體現你們的價值!」沈雅微笑著道。

「你們幾個臭小子!去了地方要夾著尾巴做人!不要以為自已身手不錯就拚命的往前沖!很多時候功勞會扣在別人的腦袋上!」沈國放嚴肅的道。

「是!」四個人連忙回答道。

「石頭!我先回去了!你明天就回基地吧!一定要抓緊訓練,軍委已經決定會派出一部分特警去利比亞、敘利亞、索馬利亞、阿富汗、伊拉克保護大使館的安全,同時還要派50人參加維和部隊去南蘇丹,他們的訓練成果,直接決定著任務的成敗!三個月後,我會帶人去訓練基地!你可不要給我掉鏈子!」沈國放嚴肅的道。

「啊?時間也太緊了吧?現在他們剛剛開始打基礎啊!」金清石吃驚的道。

「這樣的才能顯示出你的本事!你以為少將是好么容易當的啊?」

「可是我兒子怎麼辦?」金清石急著道。

「他姓沈又不姓金!你管好你自已就行了!」沈國放說完轉身向著門外走去,十幾個穿著便衣的大漢立即將沈國圍在中間,向著電梯里走去。

「唉!你老爸也太過分了!這不是讓我們骨肉分離嗎!」金清石向著沈雅苦笑著道。

「我爸爸是在支持你的工作!如果這批人在國外能圓滿的完成任務,你這個總教官當然也有一份功勞在裡面!」沈雅微笑著道。

「可是三個月的時間真的太短了!我擔心他們完不成任務啊!」

「石頭!去保護大使館的人並不需要精銳,可是參加維和的人一定要精銳中的精銳,因為那可是跟多個國家一起維和,如果素質差了影響可是很壞的!」老謝擔心的道。

「要不然調一部份東陵島上的人去參加維和!這幫小子一定沒問題!」老廣笑著道。

「我離開十多天了!也不知道這幫傢伙怎麼樣了!」

「我在島上呆了幾天,訓練了一下他們的槍法,現在正在練狙擊和隱藏呢!如果不是汽車廠的事情太多,我倒是挺喜歡在島上生活的!」老廣笑著道。

「汽車怎麼樣了?下線了嗎?」老謝急著問道。

「已經生產出了500台!不過這些車都是組裝出來的,發動機的生產線也裝好了,不過大家的車我還沒有搞出來,因為石頭還沒有給我提供材料!」老廣微笑著道。

「師父!你能在這裡呆多久?」金清石向著正抱著寶寶的無塵微笑著問道。

「我過完年才走!現在寺里的武僧正加緊修鍊著,我提供的丹藥只能夠一個多月的!你想讓我幹什麼就直說吧!」無塵微笑著道。

「我們想請師父幫忙把一些金精鍊化了,然後造幾輛性能好一點的汽車!」金清石不好意思的道。

「可以啊!你先把精金運過去,等金精一到我就飛過去!」無塵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謝謝師父!」

「你小子也該努力了!三昧真火又不是很困難的事情!你怎麼就修鍊不出來呢?」

「師父!我現在那有時間來修鍊啊!兩個訓練基地都需要大量的中藥液,每天只能睡四五個小時!」金清石苦笑著道。

「唉!如果你脫離這些俗事就好了!突破到大乘期才是真正的高手!」無塵嘆了口氣道。

「師父!這次印度大覺寺會來多少人?他們的修為怎麼樣?」

「會來十個人左右,最差的也是先天高手,領隊是達摩院的主持詹尼柯,聽說他是先天後期的高手!」

「啊?那少林寺能對付得了嗎?」金清石急著道。

「應該可以吧?我一直在煉丹,很少去打聽這些事情!」無塵微笑著道。

「師父!如果打不過,你千萬別出手!寶寶還不會叫師爺呢!」金清石急著道。

「知道啦!我又不是什麼高人!如果少林高僧都不行,我上去也是白搭!」無塵微笑著道。

「那就好!那就好!」金清石鬆了一口氣道。

這個時候沈雅打開錦盒,從裡面拿出沉甸甸的長命鎖向著老廣苦笑著道:「小馮!這個鎖有多重啊?」

「不重!才666克!」老廣笑著道。

「靠!這個鎖還能帶嗎?成人戴著都費勁!你小子是炫富吧?」老謝瞪著眼睛道。

「這是我父母送的!是專門給寶寶用來壓驚的!孩子擺滿月酒的時候他們再過來!」老廣微笑著道。

「小馮!回去先替我謝謝你父母!這個禮物也太貴重了!」沈雅微笑著道。

「雅姐!這是我送給寶寶的!」阿依蓮一邊說一邊從包里拿出一個銀制的盒子遞給了沈雅。

沈雅打開盒子,裡面立即露出一件精美絕倫的銀質長命鎖,她馬上驚喜的道:「真是太漂亮了!」

「上面雕刻的花鳥魚蟲都是我們苗族吉祥物!希望寶寶能健健康康的長大!」阿依蓮開心的道。

「謝謝依蓮妹妹!我想信寶寶一定會喜歡的!」沈雅高興的道。

「老謝!強子!小志!你們三個的禮物呢?」金清石笑著道。

「我們買了一些寶寶的衣服和尿布!不過今天沒帶過來!」老謝不好意思的道。

「靠!這禮物也太輕了吧?」老廣笑著道。

「我們是禮輕情意重!送的禮物雖然輕可是情意跟你的666一樣重!」小志瞪了一眼老廣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等你們結婚生孩子的時候,我一定會送你們一份輕輕的禮物!」老廣恍然大悟的道。

「不行!」老謝、小志、強子、奎奎同時大叫著道。 金清石連夜用黑龍寶刀割下一大堆金精石交給了才廣后,第二天一早又急匆匆的告別了沈雅和師父回到了訓練基地。

訓練場上,有的教官正向著戰士大吼著「快!快!」有的教官親自為戰士們做著示範,教官的隊伍已經增加到了三十多人,新加入的教官看到金清石回來了,立即跑到金清石的身前,先是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大聲的道:「總教官好!」

「你們好!很高興在訓練場上見到你們!」金清石微笑著道。

「總教官!我是拆彈教官李強!不是我不想參加訓練,而是我一條腿長一條腿短,根本沒辦法啊!」一個四十歲左的教官苦笑著道。

「腿是被炸彈炸傷的吧?」金清石點了點的道。

「嗯!是一個遙控炸彈!」李強點了點頭道。

「唉!你這是舊傷,現在只能通過牽引來把短腿拉長,但是這個過程可能很痛苦!」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總教官!要手術嗎?」李強擔心的道。

「不需要!那種增高的手術雖然可以將你的短腿拉長,可是至少要幾個月的時間!而我用的牽引術,只要兩個星期就可以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這..這…這是真的嗎?」李強激動的道。

「我會拿這個跟你開玩笑嗎?如果你同意晚上我們就開始!」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同意!我同意!為了能重新回到崗位上,再苦也值得!」李強堅定的道。

「好樣的!軍人就應該有這樣的骨氣和勇氣!你們一定要嚴格監督他們的訓練!三個月後,軍委和總部的領導都會這來檢查訓練情況,這可是你們浴火重生好機會!」金清石認真的道。

「是!我們保證完成任務!」十幾個人激動的大聲回答道。

一個月後,十一個小隊長從東陵島回來后,每個人的臉上再也沒有露出過笑容,每個人帶著自已的小隊起早貪黑,瘋狂的訓練著。

金清石上午熬藥,下午親自指導大家的擒拿格鬥的訓練,轉眼間三個月過了,五百五十名戰士和四十名教官全副武裝武裝的站在訓練場上。

在臨時搭起的檢閱台上,沈國放、吳國志、胡德彬、陳成漢四個上將和葉政仁坐在主席台上,在他們身後坐著七個中將、十個少將和四個公安部的副部長。

穿著筆挺少將軍裝的金清石跑到主席台前大聲的喊道:「報司令員!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懷柔集訓隊列隊完畢!請您檢閱!」

胡德彬換了一個軍禮后,大聲的喊道:「開始!」

金清石立即轉身跑回到了隊伍前面,大聲的喊道:「分列式閱兵現在開始!第一方隊開始準備!」

「是!」一百人的方隊立即大聲吼道。

五支方隊雄糾糾氣昂昂走過主席台!

「同志們好!」胡德彬大喊著道。

「首長好!」

「同志們辛苦了!」

「為人民服務!」

「老沈!這幫小傢伙的精神面貌不錯啊!看來石頭的訓練是卓有成效啊!」吳國志點了點頭道。

「這些都是虛的!關鍵還是要看單兵素質!」沈國放微笑著道。

「我對石頭有信心!強將手下無弱兵嗎!」

「就是不錯你也不能當面表揚他!要不然他就會翹尾巴!」

「該表揚還是要表揚的!這是他應該得到的!」

當女兵和教官、警察組成的方隊從主席台前走過後,所有人開始從主席台上走了下來,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單兵素質考核。

官兵們徒手快速的向著訓練大樓上攀登著,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胡德彬緊張的向著金清石道:「金參謀長!戰士們怎麼沒系保護繩?萬一掉下來怎麼辦?」

「報告首長!他們已經習慣了!現在回宿舍全部都是徒手從窗戶爬進去!」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這也太危險了!這要是從六樓掉下來,必死無疑!」武警部隊副司令員包堅軍小聲的道。

「我聽說這裡這裡的口號是平時少流血,戰時不流血!訓練受傷已經成了家常便飯!不知道戰士們是怎麼堅持下來的!」武警部隊副政委付朝宇點了點道。

戰士們表演完攀登、障礙、營救人質、擒拿格鬥等科目后,開始彙集到了射擊場地上,一隻只蘋果大的氫氣球在空中被打爆后,胡德彬高興的大喊著道:「好槍法!」

「嗯!出槍的速度又快又准!個個身手不凡啊!」政委陳成漢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在三十個警察射擊完畢后,葉政仁帶著四個副部長來到隊伍前,高興的道:「你們的表現超出了我的想象!和以前相比完全就是脫胎換骨啊!等回去每人給你們一個三等功!」

「謝謝部長!」三十個人立即敬禮大聲的回答道。

「部長!我們可以把這三十個人單獨組建成一支鐵拳小隊!專門用來處理重大的刑事案件!」公安部常務副部長楊躍進微笑著道。

「嗯!楊部長這個建議很好!好剛就要用在刀刃上!」葉政仁點了點頭道。

「最好把這些人也招到部里去!這樣我們的壓力就沒有那麼大了!」公安副部長、紀委書記、督察長趙偉國微笑著道。

「老趙!只要他們願意來,我現在就給他們辦手續!不過胡司令一定會把我們趕出去!」政治部主任夏志德笑著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