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霽的臉變得猙獰起來,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陣居然如此的厲害,不過他之前有研究過這個陣法,如果他能直接擊碎了蘇晚這個南面重要的部份,便有成功的機率。

就在他的思索之間。

蘇晚的血玉劍已經飛快的刺了過來,他倏地起身,躍至半空,卻硬生生的被降魔鼎打了回來,他強忍著痛楚,倏地直掠過蘇晚肩頭的蓮狐……

然蓮狐早就發現了他這些小心思,倏地伸出利爪,直接撓向他。

他憤怒的雙手擊地,密室震了兩下。

東方煜的攻擊再次開始,他剛喘一口氣,卻又馬上應附了東方煜,明顯的有些招架不住。

幾個人輪番上陣,將寧霽搞得精疲力盡。

龍擎非常的清楚,自己身上有傷,而且他可能也堅持不了多久。思索之際,倏地化身了長龍的真身,將降魔鼎和龍丹一併吞入腹內,再擊向寧霽!

「嗷……」

一聲痛苦的低吼。

蘇晚幾乎還沒有看清楚。

龍擎居然以自己的全身之力,再融合降魔鼎,龍丹與寧霽死命一拼!他進入他的體內,再以掌碎他的肉體!

啪啪!

寧霽的肉體被嘣壞。

千瑜的靈魂湧出來,大笑出聲,「太天真,你以為毀了這個肉身,便能把我怎麼樣嗎?哈哈……」

然。

她完全的沒有料到。

寧霽倏地附身至鳳焚刀內與戰神合二為一,東方煜明白他的用意何在,與蘇晚刀劍合壁,秦雲以紫雲琴相輔……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

鳳焚刀穿過千瑜的身體,東方煜一掌擊散了她體內所有的魂魄,鳳焚刀一點一點的啃噬著她的靈魂,化作星光碎片。

東方煜知道這些碎片也可能死而復生,便以降魔鼎收起了所有的碎片,再以龍丹封印。

因為龍擎的身體進入過鳳焚刀,他雖不會亡,卻也只剩下零星的碎片,飄渺的出現在半空,「晚晚,阿煜,阿雲,你我的緣分到此結束,再見……」

蘇晚整個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不相信的看著龍擎,忽而想到那個夢境,心不由得生疼,「龍擎,沒有別的辦法了嗎?不要走,我們大家都不能離開你,不能!」

龍擎看著蘇晚一臉的悲傷,他想或許是值了。

再者守護大地本來就是他的職責所在,所以早應料到有今天的劫數。

或許這便是父親的用意所在。

寧霽因了她而起,他因了寧霽而亡,所有的一切都是息息相關。

龍擎卻是勾起嘴角一笑,「能結交到你們這一群朋友,此生便夠了……我活了幾千年,都沒有朋友,幸好有你們……再見!」

「龍擎……」

蘇晚倏地起身,企圖抓到最後的餘光,發現根本不能……

身體無力的跌坐在地上,一眼的痛楚。這種感覺好難受,好像失了三姐姐一般的難過。東方煜輕擁過她的身體,「他活了幾千年,或許他一早便想離開了。」

「阿煜,這一切因我而起,之前三姐姐沒了,多少無辜的百姓沒了。現在龍擎又沒了,我以為我可以做到事不關己,我可以自私的當什麼也沒有發生,原來不能……」

東方煜抱起她的身體走出妖宮,帶著她到了寒山頂,「晚晚,你看,現在所有的妖都回歸了妖界。天空中的黑霧也不在了,雖然龍擎不在了,可是他換來了這片平靜。 當國巫夫 。」

幸好龍擎的無私成全了蘇晚,並沒有讓她知道那一切,否則她又會給自己多重的負擔?

蘇晚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天已經微微亮起來,大好的河山還在,一切都如舊。只是身邊少了一些人而已,她伸出手,看著緩緩升起的日出,喃喃出聲,「你走了,我會替你守護好這片大地,讓它永遠的這麼美好。」

她的聲音回蕩在廣闊的山谷里,那麼的輕盈,那麼的飄渺。

她靠著東方煜,感受著他的溫度,他還在,孩子們也都在,一切都在。

———全文完。


(感謝親愛的們一路走來的相陪,文文到此結束。下面會發一些新文的試讀章節,是免費的哈。希望親一如既往的支持玥玥。)

新文書名《盛婚72小時:總裁千億寵妻》搜索筆名「年玥」即可哈……

簡介:

被賤男劈腿,轉身嫁給了全城最尊貴的男人。


她以為老公綿如羊,實則腹黑如狼!!

她說:「我脾氣很壞!」

他狡黠一笑:「沒關係,我更壞,正好。」

事後,她才真正領略到他所謂的壞!!

嫁暖大叔,踩渣男,虐渣姐,走到事業最巔峰。

看似光輝無限,實則夜夜告饒:「老公,歇一歇……」 這是一個很神奇的世界!

這個世界由許許多多龐大星球漂浮在浩瀚的虛空中組成,這裡每一個星球上的人類,都盛行修鍊一種氣,名為:星蘊之氣。而修鍊這星蘊之氣的人便稱為:星士。

聖帝星,聖帝國。

一座直插天穹的山峰之頂,一位身穿白色長袍的乾瘦老者背負雙手站立在雲霧之間,他透過雲霧,睥睨大地,好似能把這大地看穿一般,喃喃自語道:「本聖已達到四階巔峰,是為這天地間第一人,母蘊劫,你是否該現身了?」

一句話畢,天地突然變色,風雲涌動,電閃雷鳴。

大地綻開道道裂縫,猶如溝壑,道道白光從無盡裂縫中迸發而出,直衝天際,齊齊於乾瘦老者身前匯聚一團。

「你確為這世間第一人,因為一到達你這境界之人都被我殺了,但是下一刻,你亦如是!」那團白光竟道出了人聲。

「哈哈,口氣不小,傳說這聚聖化蘊境四階巔峰母蘊劫無人可破,本聖今日就用本聖的方法試上一試!」

乾瘦老者大笑,突然一個轉身,向著天際,化作一道流光而去。

「呵呵,你認為這樣就能躲過我嗎?笑話!」那團白光也隨之追趕而上。

星球林立的無盡星空之中,一道白色人影宛如流星一般劃過,在其身後不遠處,一團白光緊追不捨。


乾瘦老者急速飛行中回首一望,微露一笑。隨即速度不減,雙臂向著兩邊展開,閉目掐訣。

再次雙眼一睜,徒然間雙臂猛然一揮,只見左右兩側星空,各有一顆無比龐大的廢棄星球向著他身後衝來!

眨眼間越來越近,兩顆龐大的廢棄星球帶著無比震撼的視覺衝擊飛速劃過星空,待得快要臨近身後之時,乾瘦老者雙眼精光散發,口中一聲大喝:「給我爆!」

「轟!!!」

兩聲驚天巨響同時乍起,一股龐大的能量瞬間激蕩開來,同時兩顆龐大的廢棄星球化作無數隕石劃破星空,奔向虛無縹緲的四面八方。

那團緊隨乾瘦老者的白光徒然一頓,化作一片白芒,好似一層防禦一般,阻擋著那因兩顆星球炸裂的龐大能量衝擊。

待得能量餘波散盡,白芒再次化作一團,只是乾瘦老者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呵呵,這點小把戲也想把我甩開?那你也太小看我了!」白光語氣中滿是不屑,隨即又把自身分化成道道白光,向著星空的四面八方追尋而去。

星空中的一處,乾瘦老者駐足於一片漆黑的空間面前,這漆黑的空間猶如是星球林立的星空中的一塊禁區,一塊黑幕。

其四面八方上千里範圍內皆沒有一絲其它物質存在,並且這片漆黑的空間正中心還有一個直徑近千米左右的黝黑空洞,一股凜冽深邃的氣息從裡面傳來。

「這是什麼?為什麼以前經過此地卻沒有發現有這般存在?」

繞是以乾瘦老者這般擁有無上修為的大能星士,同樣是沒有見過此物。

然而這時,乾瘦老者身後一道白光從遠處飄來,漸漸的從遠處飄來的白光越來越多,隨即又化作了一團。

乾瘦老者還在因為好奇而觀察那片漆黑的空間,白光冷笑一聲,乾瘦老者如夢驚醒,剛要繼續逃離,突然感覺自己腦海內有什麼東西鬆動,旋即只見一副奇異的圖畫從乾瘦老者額頭飄了出來。

「化蘊圖!!!」看清那幅圖畫之後,乾瘦老者一驚道:「化蘊圖無形無質只存於腦海,為什麼本聖的化蘊圖會現形而出?」

那團白光好似也被這不可思議的一幕驚呆了,沒有言語也沒有任何行動,原地的頓在那了。

「修為達到聚聖化蘊境才會生成化蘊圖,與本命相連,人在圖在,人亡圖亡,現在本聖的化蘊圖離體而出,那本聖……」

乾瘦老者不敢再想下去了,情急之下,乾瘦老者伸手抓向自己的化蘊圖。

然而,當手抓到化蘊圖的那一刻,化蘊圖就好似被什麼東西大力拉扯一般,連帶著乾瘦老者一起被吸入了那片漆黑空間中心的黝黑空洞中。

眨眼間,消失不見!

「太可怕了!」

這時,那團白光才反應過來,一溜煙的逃走了,深怕被吸進那黝黑空洞中的便是它自己一般。

… 這是一幅充滿蕭瑟與孤寂的畫面!

觸目所望,天地間一片金黃之色,紅霞滿天。天地接壤之處,還有半塊紅日尚未落下,幾片紅雲半遮半掩,好似一位羞澀的少女一般,不留餘力的用著她那美麗聖潔的光輝撒向大地。

她在笑,但那笑臉的深處卻透露出了一股莫名的孤獨!

一顆不知名需十數人環抱的參天古樹矗立在這個天地之間,好似它便是這天地間唯一的一物。

密密麻麻從軀幹上延伸出來的枝條展現出了它曾經的輝煌,只不過,此時它的那些枝條上,唯有稀稀散散掛著幾片枯黃的三角形葉子!

微風輕輕一吹,僅剩的幾片枯黃葉子也緩緩搖曳著身子,就像一個盪著鞦韆的孩童一般飄落了下來。

他在笑,但那笑臉的深處同樣透露出了一股莫名的孤獨!

在這參天大樹之下,片片枯黃的落葉把地面遮蓋的嚴嚴實實。一個直徑大約一米的白色圓形石桌卻極為醒目!

石桌之上,有三本古樸的書籍並排擺放。雖古樸,但在表面看起來卻沒有發現一絲歲月遺留下的痕迹,如同剛剛印刷出來的一般,一塵不染,與這幅蕭瑟孤寂的畫面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這些,就是從這幅畫面上能看到的所有事物,它們構造出了這一幅美麗中帶著蕭瑟與孤寂的畫面!

……

「龍有龍世界,虎守一方土,我是中華好兒孫,怎能無傲骨……」聲如雷震的鬧鈴聲突然傳來!

雲陽一個激靈便從睡夢中驚醒,直徑從床上坐了起來。

還未睜開朦朧的睡眼,便迫不及待的伸手到床邊,急急忙忙摸索著拔掉了手機與兩個大音響之間的那根黑線。

頓時,之前還如雷似虎般咆哮的鬧鈴聲,立即變得猶如蚊鳴。

「咚!咚!咚!」這狂暴的撞擊音,絕對是有人在砸門:「渾小子,你每天整倆低音炮喊你起床,瘋了嗎?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飽含憤怒的聲音傳來,這聲音的主人最近幾天這個點都會來雲陽的門外大吼大罵幾句,雲陽已經見怪不怪了!

打了個哈欠,雲陽慵懶的回道:「王阿姨,不要激動,我這可是為了上班才苦心研究出來的,你不是一樣也受益了嗎?有了我,以後你就不用擔心上班遲到了!」

「屁話,跟你小子說過多少次了,老娘早就換班了,現在這個點,應該是老娘睡的正香的時刻,你明白嗎?正香的時刻!!!」

「額,好像之前確實說過……」雲陽恍然道:「哦,那好吧,以後我睡覺前帶上耳機就是了,王阿姨對不住了,請回去繼續睡吧。」

「哼!」王阿姨冷哼一聲,這才慢悠悠的轉身離去,邊走還邊自語:「希望明天能把你小子震聾了,最好再震出個腦震蕩!」

王阿姨怨毒的賭咒雲陽自然沒有聽到了,此刻雲陽的思緒已經進入了之前夢見的那一幅充滿蕭瑟與孤寂的畫面中。

「從我懂事開始就常常夢見這幅畫面,如今都十八歲了,它到底代表著什麼呢?」思考了十多年了,始終沒有想明白。

雲陽使勁搖了搖頭,這麼多年也都習慣了,旋即不再去想那一幅奇怪的夢中畫面,看了一眼時間,不禁破罵一句:「卧槽,離上班打卡的時間就剩十分鐘了,都怪王阿姨吵吵鬧鬧的!」

雲陽連忙穿衣下床,把門一開,「砰」的一聲巨響。這是情急之下,用力過猛,門朝內開撞擊在床上了。

「卧槽,等老子有錢了,遲早會把你這五平方米的出租屋拋棄掉的!」慌慌忙忙,雲陽從床下拿出臉盆,帶著洗漱用具就直衝公用的洗手間去了。

「沒洗頭膏了?沐浴露也成!」

頭已經打濕,開弓沒有回頭箭,沐浴露也一樣冒泡,不管三七二十一,雲陽直接往頭上抹。

費了將近兩分鐘,雲陽搞定了洗漱之後就連忙關門上鎖,向著公司的方向拉開了步伐。

「奔跑吧,兄弟!」喊了口號,剛衝出兩步,雲陽徒然一頓:「卧槽,手機沒帶,那這班上的還有啥意思?」

回頭再來。連忙沖回出租屋,帶上幾百塊軟妹幣買的智能手機,雲陽又重新踏上了征途。

奔跑在人行道上,每遇見這樣的情況,雲陽甚至覺得自己的速度絕對能夠超越劉翔。不能為國家做出貢獻,真是太可悲了!

一路上所有景物飛速倒退,還有五分鐘,不然就要遲到了。

「咦?」忽然間,雲陽看見路邊躺著一個人。

這個人全身上下骨瘦如柴、邋裡邋遢、亂七八糟,看不清其面容,觀其身影,年齡大約七十歲左右,一動不動的躺在路邊。

雲陽停下步伐仔細一看,原來是個叫花子,並且還是個活的。

頓時心下莫名一松,再仔細看去,其身前還擺了一個破舊的鐵盆,往裡一看,收入簡直不堪入目,非常的不可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