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意望小憐打坐的方向,孤凝道:“奇怪……即便沒有契約,鎖魂鏈也不可能攻擊她,哪裏不對呢。”

馨馨問:“你的意思小憐有問題?”

頂流她恃美行兇 “她看鐘毓的眼神不是作假,還是找機會和她契約把。你要是出事她也活不了。”

馨馨明顯聽出不信任感。

兩人沉默,看花園打坐的小憐,這時,手機短信聲響了。

馨馨現在拿手機都覺得,如履薄冰,不知道手機短信裏會發什麼來,有內心恐懼症了。

寒意瞧見:“把你手機拿來,我翻翻看。”

馨馨從兜裏掏出手機給他。

他打開手機。

馨馨手機國產的,外擴聲音很大,手機裏傳來噼噼啪啪的燒火聲音,還伴着女生十分悽慘的尖叫聲。

聲音熟悉,好像在哪裏聽過一樣。 “啊,救命啊,救救我……”

“救命啊,來人啊……”

除了火燒的聲音,還有嘭嘭嘭拼命砸門聲。

她叫過幾聲之後,馨馨聽出來了,是寧寧的聲音,是她沒錯。

馨馨把手機搶過來,看手機視頻裏的畫面。

在一個白色房間裏,全身被燒灼的女生,穿着一件白色連帽衛衣,那款的衛衣寧寧也有一件。

看周圍的環境,是在醫院病房裏。

馨馨驚駭道:“被燒的是寧寧?”

那個幕後主使者,因爲馨馨的事怒火中燒,把寧寧當成馨馨復仇? 總統少爺,跪地求婚! 那人不依不饒的,不殺死她,誓不罷休。

侯門毒妃 太可怕了。

馨馨臉色慘白的坐到沙發上。

看着視頻裏的寧寧慘叫,倒地,翻滾,最後聲音被噼啪火燒聲吞沒,冒出滾滾濃煙。

很多醫生護士在外面拍門,尖叫,就是進不來病房。

最後,還是保安把門砸壞,衝進去,好幾個滅火器對準寧寧就是一頓狂噴。

可,她已經被燒成一屍體,躺在地板上不動。

馨馨背後滲一層層的冷汗,僵硬的坐在沙發上,半宿,沒發出聲音。

手,摸自己心臟位置,還好,自己還活着。

接二連三的打擊下,能多活一天,已是非常不易了。

寒意將手機奪過來,把視頻關掉,見馨馨嚇成這樣,笑:“瞧你,嚇成這樣,寧寧現在在你租的房子裏,有陳鋒小席小趙三人看着,這個是紙人。”

馨馨猛地擡頭:“你是說?”

“寧寧當天晚上沒有送去醫院,而是一個私人診所,半路真人和紙人掉了包,不行我給你打個電話給陳鋒。”

說完,寒意直接用馨馨的手機撥了過去。

嘟嘟嘟……幾聲之後,電話接通了。

寒意單刀直入問:“寧寧怎麼樣?看見短信了嗎?”

“看見了,我讓小席安慰了,情況穩定了一些。現在,在房間小趙在安慰她。”

“傷勢怎麼樣?”

“還行,就是手腕脫節了,受了內傷,估計要養半個月不能去上課,對了剛纔她問我,馨馨是不是走了,在也不會回來,說她昨天晚上動刀子殺馨馨,後悔了。看了馨馨被火燒的視頻,說她也是個受害者,知道的那會,情緒很不穩定,在哭呢……”

寒意看了馨馨一眼。

馨馨說了句:“告訴她,我不恨她。”

寒意把這句原封不動的給陳鋒,陳鋒道:“行,一會我給她說。”

掛了電話,寒意坐到沙發對面。

馨馨擰眉問:“寒意啊,如果那個人知道就連寧寧也是僞裝的,上當受騙了,會怎麼樣?”

寒意想了想,說:“大概會有兩個極端,要麼,更憤怒的報復,殺死學校裏其他的學生泄憤,要麼,整死你們兩個,居然敢騙他。我覺得,後面的可能性比較大。”

“不過馨馨你放心,這裏倒是安全,鍾毓佈置了很多陣法,他進不來。”

馨馨低頭,沉思。

總覺得,背後的人會去租房哪裏,尋到寧寧報復,心理忐忑不安。

算了,都到這份上,走步一步算一步把。

晚飯,隨便吃了點東西。洗漱好後,早早的入睡。

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總覺得,心理不太踏實。

小憐還在柳樹下打坐,沒回來。

寒意說出去一趟,試試清風劍的威力。

房子裏,除了兩位老人,安靜可怕。

熬到午夜凌晨十二點,牆上掛鐘滴答,滴答,滴答……催魂一樣,轉動。

馨馨熬不住了,終進了夢鄉。

一入睡之後,身邊總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縹緲悠遠,虛幻又真實,一聲聲的不停的喊。

“馨馨,快起來。”

“馨啊,爸爸媽媽來看你了。”

“馨馨啊,爸爸媽媽好久沒看見你了。”

是爸媽的聲音,是他們……

十幾年了,天人相隔一分別十幾年未見,日思夜想。

他們卻突然的出現在夢中。

馨馨躺在牀上,眉頭緊皺,漆白臉上全是汗,在喊:“爸爸,媽媽……你們,你們在哪裏,馨馨好想你們。”

“媽媽,我好累……好累。”

“爸爸,是不是我快死了,爲什麼會聽見你們的聲音。”

死了,她快死了?

馨馨突然想到什麼,握緊被子的雙手猛地用力,指甲戳進手心,睜開眼,強迫自己醒過來。

黑,好黑,無盡的黑吞噬了她。

四處陰冷灰濛濛的,什麼都看不見。

伸手,摸了摸房間頭頂的檯燈,摸到的確是一手的灰塵。

牀頭習慣的位置,拿出手機,打開背景燈,環視一圈,愕然發現,這是……

她的老家別墅的房子,這是她的房間。

房間多年沒有打掃,濃郁的灰塵味,嗆得人難受。

她怎麼會在這裏。

是夢嗎?

馨馨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疼的,不是夢,也不是夢遊,她被人神不知鬼不覺,躲過鍾毓的陣法,轉移到這裏來了。

老家距離京城上萬公里,平時飛機都要兩個小時,她睡一覺瞬息之間,居然落到這。

下牀,穿上拖鞋,背景光中照亮門口的位置,打開門,是一條走廊。

走廊佈滿蜘蛛網,走廊兩邊的壁畫掉落下來,上面厚重的灰塵,將畫上的人物覆蓋。

咳咳……

媽媽的聲音從樓下傳來,聲音還是如記憶裏的溫柔:“馨馨啊,快下來吃飯了,一會兒,你該上學了。”

爸爸似乎在抱怨:“天還沒亮呢,讓孩子多睡一會,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她練長跑的,要起早點,一會還要跑步,下個星期市裏中學生運動會你忘了。”

“對,瞧我這記性,馨馨啊,快下來吃飯,你媽媽都把飯菜做好了。”

馨馨捂着嘴,不敢回答。

如果這是夢,她喜歡不要那麼快清醒。

如果這不是夢,她希望爸媽不是那個人所幻化。

往睡裙口袋一抹,鎖魂鏈還躺在口袋裏,還好,還好……

可是爸媽要害她,她該怎麼辦?

拿手機沿着記憶走廊的方向,走到樓梯口。

樓梯好幾層臺階已毀壞,上面鋪着的毯子,好幾個地方被老鼠咬成偌大的洞,下面,黑漆漆的沒有燈光,不知那個角落漏風,嗚嗚的吹進來。 爸媽還在下面因爲馨馨學習的事情而爭論不休。

黑漆漆的光線下,並沒有開燈,不用想,爸爸媽媽現在是個什麼狀態。

很想見到父母,將連日來所受的委屈和恐懼找個人傾述一翻。

但是,一想到他們是鬼,馨馨又膽怯了。

她站在樓梯口,想下去,卻又不敢下。

想往回走,媽媽卻在下面叫:“馨馨啊,快下來,你還在上面磨蹭什麼呢?一會還要的晨跑呢。”

“現在學習任務多重,孩子想多睡一會,你別打擾她。”

“不行,快六點了,她在不下來,都沒時間跑步了,七點早自習,你忘了?”

接着,是一陣腳步,從大廳裏啪踏啪踏的走到樓梯下面。

馨馨的房間的三樓,樓梯是直的,三樓到一樓的大廳,也有十幾米高。

馨馨就站在樓梯口。

樓梯下,黑漆漆的地方,聽見媽媽聲音,就跟多年前的早晨一樣:“馨馨,還不下來?媽媽已經幫你把早餐做好了。”

是媽媽,真的是媽媽!

對方抓住她的心裏,聲音竟跟媽媽是一樣的。

“快點下樓洗漱,在晚一點就來不及了。”

馨馨伸出腳,在踩下去的一瞬間,聽見飄渺悠遠的聲音狂喊:“馨馨,不要動,就站在哪裏,別動,誰喊你都不要答應……”

那聲音是誰,越來越遠,伴着風聲嗚嗚嗚的大肆刮,最後消失了。

她收回腳。

下面,黑漆漆的地方,不止是媽媽的聲音傳來,還有爸爸的。

“好了,既然醒了,先下樓吃早餐。”

見馨馨還站在哪沒動,爸爸催促:“快下樓啊,一會你弟弟起來看見荷包蛋,搶光了。”

“磨蹭什麼,快點下來。”

不,不能下去,下面不是她的爸媽,就算是,也幻化成鬼。

剛纔那聲提醒,一定是寒意的。

他和她的距離一定很遠。

現在怎麼辦?這裏是那兒? 千金重生之名門影后 她要如何擺脫這個困境?

嘭,走廊牆壁和下面的燈光打開。

強大燈光照射下,破敗的牆壁,樓梯上露洞的地毯,還有一樓大廳的吸頂燈。

一切都回到十年前。

爸爸帶着眼鏡,拿着報紙。

媽媽繫着圍裙,拿着菜鏟。

如此熟悉,在夢中百轉千縈。

站在樓梯下面往上望,看見馨馨在樓梯上發呆,充滿疑惑。

媽媽和爸爸說:“這孩子怎麼了?這麼奇怪?”

“大概是學習壓力太大了。”

媽媽慈笑道:“下來把。”

這句話像帶了魔力,蠱惑着馨馨心智。

馨馨目光變得呆滯,看着媽媽的笑容入迷。

她張口喃喃道:“媽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