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請的都是江城上流社會有頭有臉的人物。

「早就做好了,本想親自給你送過去的,你又說要親自過來取,只好讓你跑一趟了。」

高雅帶着她走到幾套禮服面前,笑道「雅舒,這是你訂的禮服,看看還有什麼問題,要是有問題,我緊急給你改好。」

趙雅舒圍着幾套禮服轉了一圈,滿意地道「是我親自挑選的,由高姐你親自完成,我相信高姐,絕對沒問題的。」

「謝謝。」

高雅從假模特身上拿下一套禮服,遞給趙雅舒,「試試。」

趙雅舒接過禮服,倒是不急着去試,而是問著「高姐,聽張店長說你把你總店的店長以及其他店員都換了,是什麼原因呀?」

「她們怠慢了一位客人,恰好讓戰爺看到,戰爺說我店裏的員工素質不好,我便把她們都解僱了。」

提到戰博,趙雅舒蹙著秀眉,「戰爺向來不喜歡多管閑事,她們怠慢了哪位客人,居然讓他多管閑事一回?」

「那個客人有多高貴呀?」

趙雅舒想着,放眼整個江城,除了戰寧之外,還有誰能比得過她趙雅舒?

戰博連她都捨不得給個好臉色,到底是誰能讓戰爺多管閑事?

高雅笑道「她呀,哪能說高貴,鄉下回歸的,穿着龍袍也成不了太子的人。」

「慕若晴?」

趙雅舒臉色微變。

留意到趙雅舒的臉色變了,高雅眼底的笑意更濃。

戰博對慕若晴過於特別,高雅吃醋。

哪怕戰博殘了,不能人道,她不會再想着嫁給戰博,可慕若晴引起了戰博的注意,還得到特別的對待,高雅就是酸。

但她不敢對慕若晴動手。

在還沒有摸清戰博對慕若晴會特別到什麼程度之前,高雅都不會輕舉妄動。

倒是不防礙她借刀殺人。

趙雅舒便是最好的一把刀了。

趙家在江城的地位僅次於戰家,兩家有生意往來,趙雅舒的兄弟也多,個個都把她捧在手心裏,趙雅舒就算做出點過份的事情,看在兩家有生意往來的份上,戰博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更別說趙家的幾位爺們會罩住趙雅舒。

「那個鄉巴佬。」

趙雅舒說得有點咬牙切齒,「我聽若惜說了,她最近開始暴露真面目,跟若惜爭寵,她也好意思爭寵?這麼多年,都是若惜在慕叔叔夫妻倆身邊盡孝,她慕若晴做了什麼?也配和若惜爭寵?」

高雅笑而不語,那是慕家的家事,她不接話。

趙雅舒與慕若惜是好閨密,知道慕若惜不是慕家的親生女兒,都對慕若惜一如以往,她自然是偏向著慕若惜,覺得慕若晴就是個回來搶慕若惜一切東西的賤人。 「走!快走啊!」

胡光柱見情況不妙,立刻拉起范同往外面走去。

「把門關上!」

沈勇低聲道。

「好的!沈神醫!」

胡光柱出去之後,將堂屋的所有門全都關上!

這時,沈勇用診室內沒有燒毀的剩餘白布帘子,在姚老太的四周圍了一個圈,盡量保護女性的私隱。

這時,只見姚老太的眼中,滴溜溜掉出兩顆豆大的淚珠,就好像雕塑落淚了一般。

「勇哥!我奶奶這是怎麼了?」

薛蕊蕊問道。

「為了防止你奶奶再用九陰神針傷人!我點住了她的穴道!她現在可以聽到我們的說話,也可以看到發生的一切,感知到一切,只是不會動了而已!」

沈勇淡淡地道。

「哇塞!勇哥!你這麼厲害啊!幸虧剛才你沒有對我動手,不然的話,那我豈不是也有可能成這樣!」

薛蕊蕊後知後覺地道歉道,「對不起啊!勇哥!剛才都是我的不對,我不該叫你傻子的!是不是傷到你的自尊心了啊?」

「沒關係!我早就已經習慣了!不管叫我啥,我都無所謂的!」

沈勇道,「不過,剛才你裝『歹徒』的樣子,確實還挺像那麼回事!差點把我也給唬住!」

「我剛才就是腦子發熱,一時的鬼迷心竅了!別看我剛才威脅師尊挺厲害的樣子,其實我的心裏可害怕了!」

薛蕊蕊道,「勇哥!給你說句實話吧,剛才你冷眼看我的時候,我都被你嚇尿了!幸虧我下面墊著護墊呢,把尿全都吸收了,不然的話,肯定會被你看到尿從褲腿流的場面!」

「啊???你這麼膽小的嗎!?」

沈勇驚訝地道。

「可不嘛!人家還是小女生呢!現在褲襠里沉甸甸的,可難受了!你能不能轉過身背着我,讓我把護墊掏出來啊?」

薛蕊蕊紅著臉道。

「行吧!你掏吧!」

沈勇說着,轉過身去。

只聽到身後的薛蕊蕊淅淅索索解腰帶脫褲子的聲音。

等到薛蕊蕊讓沈勇轉過身,沈勇才轉過身來。

可是,當沈勇轉過身來的時候,卻看到薛蕊蕊手中竟然還拿着剛從冒着熱氣的護墊,護墊上一片血紅。

「勇哥!我是不是快死了?我竟然尿血了!我能活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嗎?」

薛蕊蕊說着,眼淚吧嗒吧嗒地落下來。

「血尿!」

沈勇道,「薛蕊蕊,看來你的病情已經開始惡化了!必須馬上進行治療!一刻也不能再耽誤了!否則,你肚子裏孩子真的就保不住了!」

「好的!勇哥!我全聽你的!」

薛蕊蕊擦了擦眼淚道。

「把你奶奶身上的九陰神針找出來!給我!」

沈勇道。

現在的姚老太衣不蔽體,沈勇沒法下手從她的身上搜東西!

薛蕊蕊按照沈勇的指示,從姚老太的身上找到真正,用一個精緻的小皮包裹着的「九陰神針」,交給沈勇。

然後為姚老太整理了一下衣服。

沈勇打開小布包,看到九枚細如髮絲的銀針,對薛蕊蕊道:

「把你和你奶奶的上衣脫下,只露出後背就可以了!」

「啊?勇哥,脫我的衣服,我可以理解,為什麼要脫我老奶奶的衣服呢?」

薛蕊蕊問道。

「因為,現在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你奶奶的九陰之體來救你!用她體內充裕的陰氣來驅散你體內過剩的陽氣!達到中和陰陽的效果!」

沈勇道,「只露出後背就好了!別脫的太露!雖然我是醫生,但畢竟我是男人,女性的私隱,我還是比較尊重的!」

「我明白了!勇哥!」

薛蕊蕊答應道。

沈勇轉過身迴避,等轉過來的時候,兩人已經全部都準備好了!

讓薛蕊蕊並排站在姚老太右邊,沈勇則站在兩人的身後,中間的位置。

左手捏著九陰神針!

右手捏著九陽神針!

左陰又陽!

「薛蕊蕊,等一會,你的後背可能會有一點疼,請你閉上嘴巴,不要叫出聲來,等我讓你張嘴的時候,你再張嘴!」

沈勇道。

「明白!」

薛蕊蕊答應一聲,不但把嘴巴閉上了,而且把眼睛也閉上了。

同時用兩種不同的針,對兩個人,一塊實施針灸療法,沈勇還是第一次嘗試。

這是一個極其耗費精力的治療方法!

有一點的閃失,就會滿盤皆輸!

沈勇深呼吸了兩下,微眯着眼睛,集中精力,將九枚銀針刺入姚老太後背的九個不同穴位內!

同時,將九枚金針刺入薛蕊蕊後背的不同穴位內。

沈勇呼出兩口濁氣,睜大眼睛。

只見,姚老太的鼻孔里往外冒着黑霧!

薛蕊蕊的鼻孔里往外冒着白霧!

「薛蕊蕊,你可以張開嘴巴了!」

沈勇道。

「勇哥!我鼻孔往外冒的白霧是不是就是陽氣啊?」

薛蕊蕊一說話,白霧從她的嘴裏吐了出來。

「嗯!沒錯!是陽氣往外散發的表現形態!」

說着,沈勇將姚老太的嘴給掰開,從她的嘴裏往外冒着黑霧。

「薛蕊蕊,把你的嘴對上你奶奶的嘴,這樣就能完成陰陽中和了!快!」

沈勇催促道。

薛蕊蕊為救自己腹中的胎兒,根本沒有想太多,直接按照沈勇的說話,對上了奶奶的嘴。

「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