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府的人來了,連霍老都親自來了,大發雷霆,說絕不原諒綁架他愛徒的人!

整座魏府亂成一團,而此時,一個侍女說昨夜聽到蘿葭公主和自己的宮女說話,說過要對魏雪不利,此話一出,更無意是在煮沸的鍋里投下一顆炸彈。

魏夫人一聽,直接暈死過去!

公主啊!他們家怎麼惹得起公主殿下?

這消息不知道怎麼傳到蘿葭公主耳朵里,公主立刻從宮裡出來,來到魏府,發誓自己和此事絕無半點兒關係。

可是,有侍女的話,眾人雖然不敢明目張胆懷疑公主,但暗地裡,都保持著三分懷疑。

蘿葭公主有口都說不清,偏偏在自己喜歡的魏子遙面前,覺得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頓時就哭起來。

這下子,連魏子遙都要去安慰她,家裡就更亂了。

此時霍老也親自去魏雪的房間中查看,蕭謹剛好來到,看見魏府亂成一團,便用老辦法化妝成侍女進去。

知道是魏雪失蹤,她倒是無所謂,只要不是魏子遙出事,那就算魏家被滅門了,她也不會皺下眉。

她想去看看魏子遙在幹什麼,無奈這時忽然聽見霍老的聲音道:「你過來一下。」

她?

蕭謹轉過身,看那霍老果然是指著自己,便走過去。

「老夫記得你是伺候魏雪小姐的吧?」昨天他見過這個丫鬟,不知道為什麼,一張平凡的連,卻讓他印象非常深刻。

蕭謹點點頭,心想這老頭記性真好!

接下來,霍老就對她盤問了一番,蕭謹還算好耐心,也不想惹這老頭懷疑,因此都一一回答了。

寵妻成癮:腹黑老公請放手 有霍老在,閑雜人等都從魏雪的院子里退出去,她的身份也就沒被拆穿。

霍老摸著鬍子,轉身進了魏雪的房間,蕭謹心裡一動,也跟著進去。

房間里很亂,不過,她一進去,就有種奇特的感覺,視線中,如同有一層水一樣,細微的波浪在晃動著,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到。

可她豈是一般人?目光掃出去,那水一樣的波紋便蹭蹭地蕩漾開去,而後出現在眼前的,竟然是和平常沒什麼兩樣的房間!

魏雪就安然無恙地躺在床上,蓋著被子,看樣子依然熟睡著,恐怕根本就沒有發現家裡已經因為她而亂成一團了!

是幻術!

好強大的幻術啊!

這種程度,恐怕就算九星召喚師站在這裡,也不一定能看破。

而蕭謹來自司幽境,對於幻術本來就擅長,加上她玄級召喚師的實力,這幻術根本逃不過她的眼睛!

是什麼人在這裡設置了一個強大的幻術,來蒙蔽所有人?意欲何為?

腦子飛快地轉動,蕭謹幾乎立刻就想到一個人——光耀殿聖君宋雲霜!

目前出現的人,除了她和桔梗,以及魘,還有一個修羅王樓越,便只有宋雲霜有這樣的實力了。

而宋雲霜一直想把她引出去,因此不惜借魏雪接近魏子遙,小心翼翼行事,也是怕得罪了她。

而現在演一齣戲,自然也是為了引她出來!

如果魏雪出事,魏子遙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只要他請來那傳說中的玄級召喚師,自然可以輕易看透這幻術的秘密,然後救出魏雪。

想到這裡,蕭謹心裡不禁冷笑一聲,那宋雲霜真是個心思縝密的陰險之人,竟然想出這樣的辦法來。

不過宋雲霜陰險,她蕭謹豈會是輕易能對付的?

從發現幻術到想清楚一切,前後不過半秒時間,她臉上帶著人皮面具,那點兒細微的表情波動根本看不出來。

就算宋雲霜就站在這房間里的結界某處,也從她臉上看不出什麼來。

她想清楚了一切,臉上更是淡然,跟著霍老東張西望,走到魏雪的床邊,還特意多站了一會兒。

「哎……」霍老看著熟睡中的魏雪,嘆息了一聲,難道用這丫頭一點兒幫助都沒有?

他可是在這丫頭身上費了一番心血啊!

本來直接收魏子遙為弟子最好,可是聖君說,那位高手肯和魏子遙結識,必定也是看中了他身上的什麼,若魏子遙早已經拜那位高手為師,霍老這不是直接冒犯了嗎?

霍老驚出一聲冷汗,還好當時沒有衝動,多番打聽一下,知道魏子遙對這個未婚妻魏雪很是關懷,因此霍老便直接收了魏雪做弟子。

本想著利用者丫頭,可是一段時間下來,除了發現這丫頭是個廢物之外,根本一無所獲!

要是她不能引來那位高手……霍老心裡一狠,留著她以後也是個麻煩啊!

總不能他真的收這樣一個廢物做弟子吧?就算吃了洗髓丹,以她的修鍊天賦,也不可能有什麼成就,他可不想一世英名被毀啊!

冷冷地盯著魏雪看了一會兒,霍老轉過頭,猛然看見身後的蕭謹,不禁一嚇,喝道:「你何時站在這裡的?」

「霍老沒讓我走。」蕭謹冷冷的說。

「你現在可以走了!」霍老沉著老臉。

蕭謹轉身走出去。

在她出去之後,宋雲霜的身影才慢慢出現,霍老連忙轉身對他行禮。

宋雲霜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看著蕭謹離去的方向,俊美的臉上掛著如往常一樣的笑容。

「那丫頭是誰?」

「那是魏雪身邊的一個丫鬟。」霍老恭敬地說,「這次聖君想出這樣的妙計,相信那位高手很快就會現身了。」

宋雲霜像是沒有聽見霍老的話,只是輕輕摸著下巴,道:「那丫頭從來沒見過。」

「聖君閱人無數,怎麼會記住一個平凡丫頭?」霍老連忙說。

宋雲霜笑道:「霍老,你知道我一向過目不忘,見過的人,化成灰我也認識。」

聞言,霍老的臉色才一變,忙說:「我現在立刻把那丫頭追回來!」

「這倒不必。」宋雲霜微微一笑,「我會注意她的。」

他的決定霍老一向不敢有異議,況且一個無關緊要的丫頭也沒什麼,霍老只是擔心那位高人究竟會不會來。

「我看魏雪這丫頭未必有用,那位高人應該不會在意她的死活。」

「如果魏雪不行的話,就用魏子遙好了。」宋雲霜道。

霍老一驚,忙說:「可是這樣,會不會得罪她?」

「這有什麼辦法呢?我實在是很好奇啊,究竟是怎麼一個人?」宋雲霜眯著眼睛,眸光里泛出一點點金色光芒,「魏雪說過的那個臉上有胎記的女人找到沒有?」

霍老道:「沒有,我派人將都城都搜索了一遍,沒有發現蹤影。」

「哦?」宋雲霜想了想,道:「如果我猜想不錯的話,她很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玄級召喚師,那臉上的胎記,恐怕是她偽裝所用。」

霍老點點頭,他也是這樣想,一位玄級召喚師,自然不會讓自己的臉上留下什麼疤痕影響美貌。

「照這樣的情況看,她似乎只跟魏子遙一個人聯繫。」霍老摸著下巴上的短須說道。

宋雲霜一笑,道:「所以,盯著魏子遙就好,我就不信,她一直都不出現!」

霍老連忙點頭稱是。

另一邊,蕭謹進了魏子遙的書房,撕下面具,往裡走了幾步,看見魏子遙在書桌上快筆寫著什麼,寫好了,便立刻封起來,抬頭要叫侍女進來,忽然看到她。

「謹?」魏子遙又喜又憂,快步走出來,「你怎麼進來的?」

「外面亂的很,我走著進來,根本沒人攔我。」蕭謹笑道,「聽說魏雪小姐不見了,是怎麼回事?」

「這個說來話長,你先等一下。」魏子遙讓她坐下,然後快步走出去,將寫好的信件交給侍女,吩咐一定要送到,口氣難得的嚴厲。

蕭謹偏著頭,眼眸中含著深深的笑意看著他,這傻書生雖然文弱,可是比很多強者有擔當。

那魏雪失蹤了,他這麼著急去尋找,就算她來了,也不願意耽擱。

身為女子,這種時候她應該吃醋,可她竟然覺得很高興。

若他因為她來了,便膩著她不放,忘了下落不明,可能身處險境的魏雪,他才會不快呢!

那種沒有半點兒責任心的男人,她一點兒也看不上。

魏子遙折身回來,因為擔憂而一臉憔悴,抬起手輕輕撫摸她的臉,帶著歉意說:「對不起,你好不容易來,我卻不能陪你,雪兒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必須要找到她……」

蕭謹猝不及防地低下頭,吻了一下他的唇,雙手勾著他的脖子,笑盈盈地說:「我明白的,你有事,我怎麼會不理解你?」

魏子遙深情地看著她,忍不住回吻她,但還是很快就站起來,「我到外面去找找看,可能很晚才能回來,你……」

「我在這裡等著你。」蕭謹仰起笑臉,「你不用太擔心,魏雪不會有事的。」

夢之遊記 「昨天霍老送了她一枚洗髓丹,她大肆宣揚,可能有人眼紅,才對她不利。」魏子遙搖頭嘆氣,雪兒的性格,確實太張揚了,若她低調一些,恐怕不會有這些事情。

「有霍老撐腰,就算有人眼紅,也不敢對她不利的。」蕭謹淡淡一笑,「你快去找她吧,我等著你。」

魏子遙點點頭,不舍地看了她一眼,還是轉身出門。

蕭謹默默地坐了一會兒,忽然聽到外面有人路過,怒氣沖沖地說:「為什麼沒人相信我?我沒有綁架魏雪!誰知道那女人去哪裡了?!」

「公主,請冷靜啊!」

「我怎麼冷靜?連子遙都不相信我,我……」說著,那聲音竟然委屈得哽咽了。

子遙?

叫得這麼親熱……

蕭謹撇著嘴,若是魏子遙擔心魏雪已經讓她有點兒吃醋了,那這公主簡直是來點火的!

敢打她男人的主意,不整死你才怪!

蕭謹悄無聲息地出門,遠遠地看見蘿葭公主氣沖沖地走遠了,嘴角邊浮起一個陰冷的笑,一晃神,便不見了。

再次出現,她已經在魏雪的房間里,懶懶地抬眼掃視了一下周圍的幻術和結界,她不屑地笑笑,身上聚起黑色的元氣,包裹了全身,而她則強悍地闖進了幻術凝成的結界中。

魏雪死死地睡著,什麼都不知道,蕭謹抓住她的手,將她提起來,扛在肩膀上,從窗戶里飛掠出去。

很快,她出現在東離國的皇宮,蘿葭公主的寢宮中,將魏雪隨便往地上一扔,探了探她的鼻息,看來是被餵了葯,所以一直沉睡。

傳聞宋雲霜是出色的煉藥師,果然不假啊!

不過,會比她出色嗎?

一向恃才傲物的蕭謹根本不將他放在眼中,彈了一下納戒,拿出一枚藥丸,塞進魏雪嘴巴里,然後飛快離去。

半個時辰之後,魏雪尖叫著在蘿葭公主的寢宮醒來,這一叫,驚動了半個都城的人。

好戲就這麼上演了。

一個是城中新貴,強者霍老的關門弟子,擁有一枚洗髓丹,很快便會一躍成為召喚師!

一個是金枝玉葉,皇室尊貴的公主,東離國皇帝最寵愛的小女兒。

兩人都同樣的嬌蠻任性,目中無人。

若是以前的魏雪,恐怕吃了這個虧也只能忍著,哪裡敢和蘿葭公主作對?

可惜現在的她已非昨日的廢柴,自從成了霍老的弟子以後,她儼然已經不將皇室放在眼中了!

就這樣,兩個少女把都城鬧得滿城風雨。

吃了悶虧的蘿葭公主一心認為是魏雪陷害她,讓魏子遙厭惡她,因此對魏雪更是恨之入骨。

魏子遙回來的時候,只能無語地面對這一切。

不過,只要魏雪沒事就好,這樣魏家二老便放心了。

在書房裡找到蕭謹,發現她聽著外面的動靜也笑得前仰後合,不禁心情大好。

她這樣的開懷的笑容,讓他也被感染了,只想陪著她一起笑。

「想不到蘿葭公主竟會做出這樣的事。」魏子遙嘆氣。

蕭謹笑眯眯地說:「那還不是因為你啊。」

「因為我?」這遲鈍的傻書生怎麼會明白呢?他流水無情,可公主落花有意啊!

蕭謹但笑不語,只是靠在他懷裡,安心地閉著眼睛,他的心跳聲隱隱在耳畔,這樣的感覺,真像一輩子。

魏子遙揣摩不明白她的壞,便轉了話題,問:「昨天跟你說過,成親的事情,你問過你姐姐了嗎?」

蕭謹一怔,點點頭,說:「問過了。」

「她同意了嗎?」魏子遙滿是期待。

蕭謹轉過頭,認真地看著他的臉:「魏子遙,兩個人相愛,一定要成親嗎?」

聽出她話里一絲異常,一顆心如同墜入了深淵一樣,魏子遙忙問:「是你姐姐不同意?」

「只要我過得好,她不會不同意,只是,我有些身不由己的原因。」蕭謹偏過頭,臉上的斑痕也無法掩蓋那臉上原本的驚艷。

見她蹙眉,魏子遙一陣心疼,不由自主抱緊她,「不管是什麼原因,都不能阻擋我們在一起。」

強勢攻陷:女王的大牌明星男友 蕭謹沉默了一會兒,而後說:「我喜歡你,就算不成親,我也願意把一切都給你。」

她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就是這麼純粹,什麼都不要,卻可以永無止境地付出,對方可以不給她任何回報,她不在乎。

只要,別拿她的感情來糟蹋。

「傻丫頭,怎麼能不成親?喜歡一個人,就要和她永遠在一起。」魏子遙笑著說,「我去拜訪你姐姐吧。」

蕭謹想了想,似乎桔梗也很想見見魏子遙,那就讓他們見面吧!

她點點頭,魏子遙高興地擁住她,正在這時,書房的門忽然被蠻橫地推開。

「魏子遙,你出來!」刁蠻小姐魏雪的聲音咋咋呼呼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