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還真的是自己得罪她了。

「寶寶,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回頭我請你吃飯,你想吃什麼,咱就吃什麼,當然,我也不介意你來吃我。」男人玩味的說道。

臭男人,又在套路她!周陽撇了撇嘴,直接掛了電話。

趙以諾心情不好?為什麼?因為思念顧忘?要真的是這樣,她去陪那個女人逛街也沒用啊!周陽照著自己的鏡子一邊思考著一邊化著妝。

「嫂子!」

「你怎麼來了?我不是和山貓說過了……」

「沒事,我這不是也閑著沒事做嘛,一起出去逛街吃飯看電影去吧!」周陽大聲說道。

「今天,是我們女人的日子!」

兩個女人,便開始了一天的玩耍。

可是不管做什麼,去哪裡,趙以諾的腦海里,始終都有顧忘的面孔。

「嫂子,你是不是想大哥了?」西餐廳里,周陽突然問道。

她不是想,她是擔心。趙以諾一邊攪著自己的咖啡一邊長長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這是?不開心?」周陽趕忙問道。

「我總是覺得顧忘好像在國外出事了。」趙以諾回答。

不會吧,山貓那邊沒有任何消息啊!周陽緊攥著拳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都已經這麼久了,他還沒有回來,而且,那天我和他通話的時候,還聽見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趙以諾接著說道。

一霎那,周陽全明白了。

她這是在擔心顧忘不忠啊!

周陽八卦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微微笑了一下,眼睛里有一些玩味。

想不到,她趙以諾竟然也會有這種擔心。

「嫂子,你就別擔心了,大哥可不是你想象中那樣的人,他真的很愛很愛你。」周陽立馬說道。

她當然知道顧忘不會做出什麼辜負自己的事情,可是誰又能保證他身邊的女人就不會對他死纏爛打?而且國外的女人,思想上,一個比一個開放。

「行了,嫂子,你就別想那麼多了,你要是真的擔心,那就讓山貓去看看唄。」周陽繼續說著。

雖然她也很捨不得山貓出國,但是趙以諾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她還是很理解的,更何況,只是去看看而已,又不是讓他一直待在那裡。

「不必了,山貓最近也很忙,別去麻煩他了。」趙以諾拒絕著。

「好了,走吧,嫂子,今兒個,我請你看電影去。」說著,周陽便拉起趙以諾的小手,離開了餐廳。

「你慢點,別摔倒了!」後邊,趙以諾一直不停地喊著。

「嫂子,你快點啊,要不然就沒有時間了。」周陽在前邊喊著。

周陽的活力以及熱情已經完全感染了趙以諾,終於,趙以諾已經漸漸開始放飛自我。

商場,小吃街,電影院,遊樂園……

她們去了很多地方,算是徹底的放鬆心情了。

「怎麼樣?嫂子,今天開心么?」周陽氣喘吁吁的大聲問道。

「開心!非常開心!」趙以諾大聲回應著。

「今天,真的是要感謝你,情緒發泄出來以後,整個人真的好多了。」她輕輕拍了拍周陽的後背,說道。

「謝什麼啊,你放心,以後我心情不好的事情,也要拉著你出來逛吃逛吃,哈哈……」

兩個人像孩子似的在馬路邊上追著跑著。

山貓不知道已經給她們打了多少電話,卻始終沒有人接聽。

「這兩個女人,到底做什麼去了!」山貓一邊嘀咕著一邊焦急的看著牆上的鐘錶。 「砰」

一下子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強大的衝擊力將最近的這個神族衛兵吞噬的連一根骨頭都沒有了,整棟樓直接炸掉了一半倒塌了下去,而溫格思抱著自己的妹妹落在了落下的噴泉池子裡面。

「這!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嵐月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切,而讓人更意想不到的是,樓頂燃氣了巨大的火焰支撐的木樑開始倒塌垮塌了下來,下面也安防著炸彈的,直接把底層的炸彈也給引燃了,緊接著又是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因為直接歌賽按的炸彈按得無比的近炸彈所釋放出來的火光直接一連串引發了其他安防的炸彈,馬上一連串的炸彈開始爆炸。

「快跑!」

面對迸發出來的高溫和巨大的衝擊力,無數呆在指揮所的神族士兵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便直接被火焰給吞噬,而妹妹嵐月趕忙釋放風盾保護著自己和哥哥不停的往外跑,而歌賽還好是妖精族的戰士身手無比敏捷,還有炸彈是他安防的,他知道那裡沒有炸彈,一直按照最安全的路線開始逃跑。

而巨大的爆炸聲也驚醒了房間裡面的姜辰他趕忙跑了出去一下子跳到了房頂上,因為歌賽他們這些衛兵住的房間和指揮所還是有那麼些距離的,只看見遠處金碧輝煌的指揮所燃燒著熊熊大火,而且還有不停的爆炸聲從裡面傳來,隨著每一次爆炸就會讓火苗升得更高。

「神族指揮所著火了!快去救火!」

外面的神族官兵們看見趕忙開始接著水,開始去滅火,他們並不知道這並不是一場簡單的火焰當這些人拿著水桶開始滅火的時候,整個指揮所的外圍擠滿了各種神族的士兵拚命的拿著水桶裝水滅火。

「有水系魔法師們?現場有水洗魔法師嗎?」

狼狽不堪逃出來的溫格思趕忙詢問道!

「水洗魔法師天都城沒有,在比丘國和洪黃國有幾位,因為這種魔法師在戰鬥中沒什麼用」

一旁的一個魔法師詢問道!

「那冰系魔法師來!用萬年寒冰擋住火焰不要讓他朝著外面蔓延」

溫格思立馬下令。

而姜辰也好奇自己明明沒有按遙控炸彈的按鈕,炸彈怎麼會自己爆呢!會不會不靈驗了!說著便按了下去,這一按不要緊沒想到歌賽在外面四面八方都放了炸彈,也就是在這群密密麻麻神族人的身後左右,只是火沒燒過來並沒有點燃這些炸藥,只見姜辰一按。

整個幾千名士兵立馬被瞬間的爆炸衝擊波火海給吞噬,那一刻巨大的爆炸聲一下子把人的耳膜感覺都快震碎是的,整個天都城也聽見了這巨大的響聲,這烈性炸藥的聲響可比魔法轟炸的聲響大多了。

聽見這爆炸聲,和神族那邊最高建築物天都指揮所燃燒著熊熊烈火燒透了半邊天,飯館的老闆和店小二激動的那叫一個老淚縱橫。

「國王他坐到了!他真的炸了神族的指揮所,看來我們的希望來了,就如同那熊熊燃燒的烈火將會越燒越高」

「對!快!我們現在抓緊時間,趁著神族軍隊兵荒馬亂的時候我們加緊去傳唱這已經是最好的說服力了。」

就這樣兩個人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這巨大的衝擊力吞噬了幾千神族的士兵,在危難關頭的時候溫格思發現自己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超級無敵的風屏障,而且是粉色系列的,溫格思知道粉絲系的風障是風障裡面的最高等級足以抵擋一切傷害,但是只能保護一個人,看著快速衝來的火海溫格思不敢相信的轉過頭去,看著身旁的妹妹嵐月,臉上漏出一絲微笑,下一秒被火海給直接吞噬了,連一堆骨頭都沒有看見。

而如同火浪高溫炙熱的火焰不停的衝撞燒灼著屏障但是溫格思在裡面卻沒有一點事情。

「不!」

看著自己的妹妹親眼死在自己面前,溫格思仰天長嘯,這聲音都傳入了姜辰的耳朵裡面。

「卧槽!誰叫得這麼凄慘,等等歌賽呢!歌賽不會也在裡面也死在裡面了吧!那歌賽死了自己的乾坤袋還在他身上,這寶貝裡面還有那麼多人族所需要的東西呢!不!歌賽!」

姜辰也揚天長效道!此刻根本顧不了那麼多。

「國王殿下!我在這兒呢!」

重生之傳奇農夫 突然歌賽有些狼狽的從後面拍了拍姜辰的肩膀道!

「你沒死啊!我還以為!」

姜辰頓時趕忙開始收回淚水,他是心疼歌賽,但是更心疼這個乾坤袋啊!

「差一點死了!溫格思那個智障,居然不知道這個是遙控炸彈,還以為是個神秘的盒子還說神族裡面是不是有內鬼偷偷給外面發送情報,要打開這個鐵盒子看看,起初他使勁擰都擰不開,當時我嚇得要死,接著他又叫人來劈,我頓時快嚇尿了,畢竟我知道這可是威力巨大的炸彈啊!所以我趕忙撒謊說想去尿尿,剛開始他同意了,結果我剛走到門口,又叫我停下說我是軍師了,讓我先憋著先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

那個時候我還敢看個屁,我是拔腿就跑,而下一秒炸彈發出了滴滴滴的聲音緊接著就爆炸了。

「哈哈哈!卧槽!他們怎麼這麼傻,居然刀砍遙控炸彈還是受神愛戴的種族呢!沒想到居然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那該不會這顆炸彈立了大功直接把兩個最難搞的給炸死了吧!」

「應該沒有!就在炸彈快要爆炸的前一兩秒,可能強大的危險感讓溫格思反應了過來,立馬抱著他妹妹跳窗逃了,而下一秒炸彈就炸了,這是我回頭看見的。」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哎!可惜了!要是能炸死他們就好了!」

姜辰覺得很是惋惜道!

「已經很不錯了!這些炸彈不光炸毀了了金碧輝煌的指揮所,還炸死了好幾千的神族士兵和將領,因為後面看見著火了,這些人都拿著水桶來滅火,我逃回來的時候發現地上好多屍體啊!還好這些炸彈是我按的不然的話,可能我都死了,這群神族的鱉孫差點害死我!」 算了,還是直接走吧。山貓直接拿起旁邊的手機,離開了辦公室。

顧忘剛才給他打了一個電話,讓他立即出國,他本想在走之前和趙以諾和周陽見一面,現在倒好,兩個女人已經玩嗨了,完全忘記了時間。

「我們走吧,不早了,天都快黑了。」趙以諾趕忙拉著周陽的手,打算離去。

「別啊,回去幹嘛啊,又沒什麼事情。山貓一直在忙,他又不陪我聊天,顧忘也不在家你回去以後,也沒有人陪你啊,所以你還不如在這裡陪我呢。」周陽直接說道。

她喝的有些醉了,神智已經不太清醒。

「好了,別鬧了,趕緊回家吧,不然山貓要擔心了。」趙以諾立即說道。

「嫂子,沒事,放心吧我可以的,我還沒有喝醉,來,我們繼續!」說著,周陽一個用力,直接將趙以諾拽了過來,狠狠的按在沙發上。

酒吧里,依舊燈光四射,熱鬧非凡,男人和女人們不停地搖擺著,親熱著。趙以諾和周陽選擇了一個較為隱蔽的角落裡的位置,自然也不會有人過來搭訕。

「周陽,還是回去吧。」趙以諾推了推旁邊女人的身體,安慰著。

「不要,不要走,趙以諾,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待著,聽見沒,不許離開,山貓說了,今天讓我陪你嗨!」周陽一邊喝著洋酒一邊大聲說道。

到底是誰陪誰啊?趙以諾突然感覺有些頭痛。

「美女,沒人陪啊,來喝一個唄。」突然,一個男人舉著酒杯過來隨意的說道。

「誰說我沒人陪了,你給我滾開!」周陽一邊吼著一邊去推走過來的男人。

「就你們兩個妞在這裡喝悶酒,那可不是沒有人陪嘛,是不是寂寞空虛冷了啊?」男人直接將右手搭在周陽的肩上。

臭男人,竟然敢占老娘便宜!「啪!」接著,男人被周陽按在地上,一副求饒的模樣。

「我再也不敢了,您快放了我吧,再不鬆手,我的胳膊就沒了。」男人求饒著說道。

旁邊的趙以諾,也確實被周陽的氣勢給嚇到了。

「滾開!別來煩我!」周陽直接將男人甩開,吼道。

該死的臭女人,竟然這麼粗魯!等著瞧!男人擦了擦鼻子恨恨的想到,拔腿立即離去。

「周陽,你還挺厲害的嘛,什麼時候學的這一招?」趙以諾直接問道。

「最近才開始學的,山貓怕我喝醉酒的時候被人欺負,就讓我報了個班,學了個防身術,怎麼樣?還行吧?別怕,我來保護你。」周陽說道。

身手確實不錯,可是關鍵是,她現在已經不清醒了!趙以諾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她們以為那個過來搭訕的臭男人走了之後,便沒有什麼問題了,可是事實卻是,那個男人是去叫其他兄弟了。

「就是她們!」男人指著角落裡的周陽和趙以諾大聲喊道。

「你們想做什麼?」趙以諾看著面前的幾個人,立即謹慎起來,問道。

而此時的周陽,早就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呦,這個女人長得還挺漂亮的嘛,身材也不錯,就是脾氣差了點。」一個年齡稍大一點的男人直接走了過去,低聲說道。

「我沒有喝醉,誰他媽的再說我喝醉,我就對他不客氣!」說著,周陽直接拿起桌子上的一個酒瓶,沖著不遠處的一個小兄弟砸了過去。

「啊!」頓時,腦袋流出鮮血,年輕人捂著傷口,一副很是疼痛的模樣。

而此時的周陽,依然閉著眼睛趴在桌子上,輕輕打著呼嚕,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旁邊的趙以諾看著面前的女人,充滿了好奇。

她是清醒著的?還是昏睡著的?趙以諾也開始迷茫了。

「這個臭女人,我要……」說著,年輕人就要上前去拎周陽。

「給我住手!」年齡稍大一點的老大大聲吼道。

頓時,周圍的幾個人,不敢有任何動靜,只是獃獃的站在那裡,等待著老大的命令。

還真是個性啊,就連睡覺也不忘防備!這個女人不錯。老大看著趴在桌子上的女,微微點了點頭,笑了。

「老大,應該怎麼辦?」一個男人上前問道。

「你們都退下吧,這裡只留我一個人就行了。」老大開口說道,看著周陽的一雙眼睛,有著別樣的情愫。

旁邊的幾個人,一時之間竟然愣了神。按照以往的風格,老大應該速戰速決才對,可是今兒個,他竟然會心軟?

「那,老大,我們走了?」

「嗯,走吧,別回來了,我一個人可以,不用等我。」老大沖他們擺了擺手,直接說道。

面前的一切,也著實讓趙以諾有些摸不著頭腦。

搞什麼啊?這個所謂的老大另有所圖?

「周陽,快醒醒,趕緊的!」趙以諾一邊敲打著周陽一邊大聲喊道。

「哎,這位小姐,你幹嘛啊,難道你沒有看見她現在很累,需要休息么?」男人突然說道。

這是這和他有關係么?趙以諾看了看他,依舊叫著周陽。

「幹嘛啊,嫂子,你就不能消停一會嘛,咱們今天,就是來玩的!玩,就要玩的開心!玩的爽,對不對,來,喝酒!」突然,周陽拿起旁邊的酒杯,大聲喊道。

「對!」男人也舉起酒杯,與她配合著。這一幕,讓旁邊的女人目瞪口呆。

「兄弟,還是你了解我,來我們喝酒,嫂子老是擔心天黑了,會有人對我們非禮,這怎麼可能嘛,對不對,現在的年輕人,那可都是有素質,講文明的人,是吧!」

「是,像你這麼豪爽的女人,也確實不多了。」男人誇獎的說道。

這兩個人,算是什麼情況?臭味相投?還是說,這個男人對周陽有不良企圖?

「不好意思啊,她今天喝的太多了,得回家休息了。」趙以諾立即搶過周陽的酒杯,對著男人說道。

「我沒喝多!清醒著呢!」 說著歌賽擦了擦滿額頭的汗水,把乾坤袋遞給了姜辰,而重新握著乾坤袋姜辰那叫一個高興啊!直接抱著乾坤袋親了又親才放回了懷裡畢竟這個乾坤袋對他太重要了。

「這還可以啊!這叫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我本來直接想炸掉指揮所就可以了,沒想到還額外贈送了幾千人的神族軍官士兵,對了!剛才你說你是軍師了怎麼會事兒?」

姜辰突然想起歌賽之前的話語回想起來問道!

「哦!你說這事兒啊!這事兒也是陰差陽錯吧!當時我不是四處安放炸彈嘛!等炸彈安放得差不多的時候,我便準備撤退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溫格思那個傢伙怎麼出現在了我的身後,他直接叫我站住,你不知道當時我差點嚇尿了」

「我當時腦海裡面迸發出一個念頭就是跑,畢竟我死了不要緊,可不能把這個人族的寶貝給落在了神族人的手裡啊,正當我準備跑的時候,溫格思居然叫我和他去地下室下面去搬書,這個傢伙是打算查天下大陸的記載秘典看有沒有出現過背上長草,大眼睛長鼻子手裡拿噴火鐵器的種族」

「我覺得把書搬進了會議室裡面就應該讓我走了吧!但是這個傢伙居然讓我在後面等著,一會兒他研究完了還要讓我搬回去,就這樣他和他的妹妹在那裡研究半天,我也只能乖乖的站在後面不敢輕舉妄動,因為這裡面任何一個可能都會隨時要了我的命」

「他們查了半天也沒有查出來,然後沒想到這個傢伙突然問我,說之前夢迪老元帥有沒有遇到過這種人,當時我肯定就要編製謊言騙他了,為我們的人爭取更多的發育時間我便說有,是在迷霧森林裡面,說我以前在追擊一波神族逃兵的時候看見過,他很是驚訝然後我就在哪裡編製語言說當時我們殺興奮了,這群人族的人逃到了迷霧森林裡面,然後我們追著追著突然前面的草堆在移動等我們騎著馬靠近的時候,這些草全部立了起來,而且下面是一個個人,大眼睛長鼻子手裡抱著一個鐵嘎達樣貌極其醜陋」

「當時我們也不知所措,然後只聽見周圍響起了噼里啪啦的聲音,好像是這群人對我們的警告好像我們進入了他們的領地,因為那個時候夢迪元帥也告訴我們是來神罰人族的,盡量少惹其他種族所以我們那個時候便離開了,回來以後也就不了了之,畢竟天下大陸的種族那麼多」

「那他怎麼說呢!」

姜辰無比好奇的詢問道!

「他肯定要去找他們結盟啊?想利用他們,而那個嵐月可能腦袋要圓滑一點邊說迷霧森林那麼大怎麼找,而溫格思說派出空中部隊直接掃視過去就可以了,然後我立馬又開口道!迷霧森林常年霧氣瀰漫,空中根本看不見,而這群人又善於偽裝我們都是走近了才發現,這群人明顯會躲著神族的人,畢竟他們搶了神族人的東西怕報復,所以我們應該先禮後兵,先給這些人送去禮物寶貝礦石,先和他們結交,然後讓他們和我們一起打下天下大陸,到時候我們可以讓他們先上,等我們坐享其成,然後溫格思一個勁兒的拍手叫好說我無比有才能,覺得我當一個衛兵太過可惜了,便讓我當他的戰地軍師覺得我挺有才華的「

「書都不要我搬回去了,覺得掉我軍師的檔次都是安排另外一個衛兵來搬,畢竟神族人很在乎將領們的身份位置啥的,結果剛喊了一聲衛兵,就有一個衛兵來報告,並不是來搬書而是來報告的說撿到了一個東西,當時就是遙控炸彈,應該是我貼的時候沒貼穩從牆上掉落滾在了路上的,如果是在牆上發現的話,可能還有些危險,他們肯定會排查四周的牆體,而在路上發現的則覺得是人不小心遺落的,先生自己擰,擰不開懷疑是神族卧底傳出去的密保後面就是拿刀來砍就出現了接下來的一幕」

「妙哉,真是妙哉啊!現在你當了溫格思的軍師,那得到的情報就更加重要了,你一定要萬分小心,手機最好不要放在身上了,而是放在房間安全的角落有什麼事情回來晚上偷偷告訴我們,畢竟這個消息是秒到的,而且手槍也不要帶在身上,現在出了這麼大個事情,這兩樣東西暴露任何一樣你都會有殺身之禍的」

「我知道!那麼既然事情完成了,趁現在很亂的時候,國王殿下你快逃出去吧!畢竟你已經是離開了指揮所的,要是在發現你,可能會有危險,而且到時候神族人肯定會加大排查裡面是否有內鬼,有什麼事情我會發消息告訴你的」

「行!那你保重有什麼事情直接聯繫我們便是了」

接著還在燃燒的熊熊大火,姜辰憑藉敏捷的身法借著夜色逃離了天都神族指揮所。而歌賽也趕忙把自己身上的東西給藏好,稍微打整了一下,便朝著燃燒著的指揮總部趕去。

來到現場之後,現場神族人的慘狀還是讓歌賽屬實震撼,因為現場死亡並非幾千人甚至已經達到了上萬人包括受傷的,離炸彈近的的人直接化為了一灘焦土,而遠一些的人也被火焰大面積燒傷,現場無數人還活著的神族士兵都在瘋狂的喊著救命和疼,而在神族指揮部外圍的一些駐紮士兵趕忙過來幫忙,但是他們只能夠幫忙把這些人給抬在安全的地方,並不能為他們療傷,因為這裡並沒有治癒系魔法師,畢竟是天下大陸的神族總指揮部,所有人可能都不會被想到這裡的人都會被偷襲,所以從來不會準備治療系魔法師和輔助系魔法師,而就是因為沒有這兩種魔法師讓這次受重傷的士兵大部分都沒有挺過。

「快!不惜一切代價去各個領邊國,哪怕是總部都要給我調集水系魔法師和治療系魔法師來,越多越好,」 歌賽為了證明自己的忠誠度,在這群神族人面前裝樣子,此刻眼眶發紅氣氛到了極點咆哮道!

「你算啥啊!不就是一個衛兵嗎?你敢對我一個隊長大呼小叫?」

這個隊長被一個衛兵所吼,雖然說他說的話有道理,但是神族人對官級制度是無比崇尚的絕對不能出現以下犯上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