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潔雅:「慕安安,如果不是因為你,我現在依然是萬人追捧的大明星!」

「你算什麼東西,竟敢把我害到這步田地!」

怒斥間,她忽然衝上前,揚起手對準慕安安的臉,連扇了幾個巴掌。

慕安安全部受下。

她沒去搭理宋潔雅,而是目光緊盯著頭頂上的一個攝像頭。

她知道,寧修遠在看她!

她故意激道:「寧修遠,你還真是擅長躲在人後啊!」

「怎麼?除了指使一些傀儡替你辦事,你連跟人對峙的勇氣都沒有了嗎?」

某個房間內。

寧修遠穿著一身睡袍,一邊喝著紅酒,一邊看著電視屏幕上慕安安那張帶著挑釁的臉。

他冷笑了一聲,唇瓣微動,只說了兩個字,「動手。」

宋潔雅得到命令。

退開了身子,幸災樂禍的說道:「慕安安,好好享受吧!」

慕安安依舊沒搭理她。

只是盯著攝像頭,緩緩的說道:「寧修遠,你會後悔的。」

「動手!」

宋潔雅代寧修遠傳達命令。

幾個男人頓時急不可耐的脫掉了身上的衣服,朝著慕安安一步步靠近……

與此同時。

一條標題為『AN.X總裁深夜開趴,多人運動視頻現場直播』的新聞,上傳微博。

網上頓時炸開了鍋!

更勁爆的是,就在這條微博的下面,還附帶了直播間的鏈接!

直播間的觀看人數,以秒俱增的瘋狂上漲!

評論區更是一片激動——

吃瓜無罪:我天!多人運動還搞現場直播?這麼大膽!

今天你運動了嗎:An.X的那個幕後老闆?

要是同一個人,那An.X也差不多要毀了吧!

百年老司機:別說,這身材真不錯。趕緊錄屏,再遲點可能就找不到了。

數百萬網民,就這麼免費看了一場現場直播。

而AN.X總裁的名字,更是一下子就跟「多人運動」捆綁在了一起。

寧修遠坐在隔壁房間內,一邊喝著紅酒,一邊欣賞著網上直播的視頻。

滿意的笑了。

這就是妄圖取代顧夕的代價!

仰起頭,將杯中的最後一點酒一口飲盡。

直接將杯子朝地上一摔。

『啪!』的一聲,清脆而響亮,就像是在為他的勝利助威一般。

寧修遠拿起手機,找到宗政御的號碼,嘲諷的笑了兩聲。

「接下來,到你了。」

隨後,他按下了撥通鍵。

電話響了很久。

但此時的寧修遠,有足夠的耐心。

他甚至已經開始想象,宗政御這會兒應該是暴跳如雷的,是痛苦難耐的,是生不如死的、

越想,他就越興奮!

這時,電話通了。

等不及宗政御開口,寧修遠已經直接問道:「怎麼樣?慕安安的現場直播,你應該已經看到了,七爺?」

「網上很多人都在說,這個替身的身材真不錯。」

寧修遠笑得極為病嬌。

那方宗政御並未給過多的回應。

寧修遠無所謂。

對於他來說,他已經贏了。

他現在就是一個勝利者過來炫耀的。

「宗政御,你就好好欣賞,你的女人被人佔據的滋味,我相信,會很美好的。」

寧修遠愉悅的閉上眼。

想想著,享受著,電話那端宗政御瘋狂的樣子。

他不只要親手毀掉慕安安這個不合格的替身。

他還要看到宗政御這個殺人兇手徹底發狂、失控!

宗政御不是一直把這個替身當成寶貝一樣嗎?

現在他的寶貝就躺在酒店的大床上。

被幾個醜陋的男人,肆意玩弄著!也被數百萬網友圍觀著!

他真恨不得現在就飛到Z國,好好的欣賞一下,宗政御是如何憤怒,如何發瘋的!

而在寧修遠內心愉悅到瘋狂時,宗政御冰冷冷的回應傳來,「我對這種視頻,一點興趣也沒有。」 蕭玉的臉色越發難看,拳頭緊緊的握著,連手關節都在咯咯作響。

楚輕輕躲在床后,眼裏閃過一道慌亂,她的神色緊張,眸中都帶着惶恐。

就在這一刻——

一聲聲音陡然從門外傳來,讓夜小墨的身子驀地僵住了。

「夜小墨,你若是不想讓夜瑾屍骨無存,你就立刻讓這些野獸離開!」

夜小墨揚起赤紅的眸子,目光轉向了門外。

一剎那間,他便望見了楚玉站在門口。

在楚玉的身旁還跟着一位侍衛,那侍衛的手中拎着夜瑾的屍體。

這一幕,讓夜小墨的心臟狠狠的一緊,憤怒湧上了他的雙眸,怒聲道:「你放了我父王!」

他緊握著的小拳頭都在發顫,眼眸發紅,厲聲喝道。

楚玉冷笑一聲:「你讓那些野獸離開我就放了他。」

夜小墨緊抿著唇,眼眸中充斥着滔天怒意。

慕容陌塵的臉色亦是難看到了極點:「你們就是如此逼迫一個孩子?」

楚玉輕笑了一聲:「孩子?他手段這般殘忍,他是孩子嗎?我身為人,是不能縱容他這般作惡,鳳鳴山莊死了這麼多年,難道我不該為他們報仇?」

她這話,說的是大義凜然,滿臉的正義。

讓那些鳳鳴山莊的長老都有些動容。

不管楚玉之前和楚辭有什麼矛盾,但至少如今她是幫襯著鳳鳴山莊。

原先她可以不用參與到這件事來,可她還是冒着危險來了,光憑藉這種不懼生死的勇氣,他們不得不佩服她。

夜小墨抿著冷硬的唇角,狠狠的捏著拳頭。

他的小手掌都被掐破了,鮮血直流,卻仿若毫無直接,一雙眸子冷冷的注視着楚玉。

仿若無窮的怒火,在楚玉那嘲諷的目光之下被點燃了。

「好。」

最終,他還是鬆懈了口:「我讓他們走,你把父王還給我。」

哪怕父王已經不可能在復生了,他也無法坐視不管。

不過這一句話,夜小墨像是用盡了勇氣,雙腿都有些發軟。

他沉痛的閉上了眼,喉嚨哽咽。

父王,娘親。

恐怕墨兒再也無法為你們報仇了……

「你們全都撤出鳳鳴山莊。」

半響,夜小墨才睜開了眼,面無表情的吩咐道。

慕容陌塵容顏一變:「墨兒,不能讓他們走,楚輕輕不會放過你的!」

夜小墨的眼神帶着悲痛:「我不能不管父王。」

「可夜瑾已經死了……」

「我不管那麼多,他是我的父王,我不能讓他的屍體都受到損害。」夜小墨雙眸泛紅,淚水流淌而下,他的目光凝望着夜瑾,眸中帶着依戀。

是啊,就算父王死了又如何。

他不能讓人傷害她……

房內的野獸聽到了夜小墨的命令,沒有繼續停留,向著房外撤離。

夜小墨緊繃着的身體也有些鬆軟,他紅着眼眶看向楚玉。

「現在是不是能將父王還給我了?」

楚玉冷笑道:「你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便不會傷害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