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彩彩千辛萬苦把戲給拍完,一拍完她就忍不住找霍驍理論。

抓著霍驍的手,突然被甩來。

迎面對上男人冷若冰封的黑眸。

男人眸子半眯,極具危險。

「看來沒有血,是洗不幹凈你的嘴。」

「姐,姐夫,你這是什麼意思?」

男人氣場過於強大,宋彩彩被嚇得連連後退。

太可怕了,她總覺得霍驍的目光,充滿殺氣,似乎要了她的命。

「若連稱呼都沒學會,我不介意讓別人來教。」

宋彩彩臉色頓時刷白。

她明白霍驍的意思了。

他是怪她叫他姐夫?所以才讓她被打那麼多次?

可為什麼,難道他不是她姐夫嗎?

宋彩彩把霍驍的陰狠,全都推到DD的身上,覺得肯定是她在霍驍耳邊嚼舌根,所以霍驍才會這樣對她。

「嗚嗚嗚嗚……」

宋彩彩覺得十分委屈,臉上又紅又腫,平時她最看重保養,如今臉被打成這樣,還在那麼多人面前,都不知道有沒有被拍視頻的。如果拍了,傳了出去,那她真的會成為笑話。

本來在這個圈子,她跑來當演員已經很降格調,現在還要被小透明掌刮,她以後還怎麼混。

她哭著跑走了。

「霍總,這麼凶對女孩子,是不是太沒風度了?」

霍驍轉過身,只見走廊里那倩麗的身影佇立在不遠處。

他長腿向前邁步,迫不及待地走向她。

「恩將仇報,不想想我是為了誰。」

清淺的笑意充滿寵溺,幽深的眼睛里,似乎只有她。 「霍總為的不是自己?好的演技才有好的票房!」

慕初笛不知道霍驍葫蘆里賣什麼葯,她也不打算深究他跟宋家兩姐妹之間的愛恨情仇。

反正剛才她打臉打得挺爽,看著宋彩彩被打心情也很愉悅,所以硫酸的事情,她不放在心上了。

那雙清淺的眸子里,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感動,依然冰冷的可怕。

她這疏離的態度,使他特別的不爽。

腦海里浮現出那晚醫院,她甩開他的手的畫面。

遽然,把她按在牆上,雙臂禁錮著她。

俊臉微微下壓,嘴角掛著意味不明的笑意,「你這個沒良心的。」

慕初笛仰臉,對上那雙幽深冰冷的眸子,眸子里並無笑意。

他這話很是耐人尋味,像是埋怨她剛才的話,可又染著一絲怪責,好像話裡有話。

不遠處,傳來雜亂的腳步聲,「DD,吃飯啦。」

那是小陶的聲音。

慕初笛不想讓身邊的人知道她跟霍驍認識,於是連忙推他。

可他卻堅定如山,狡猾如狐狸。

慕初笛想到那天晚上,她努力擠出笑容,「那我請霍總吃個飯?」

霍驍察覺到她的急促,也知道她倔強的脾氣,不能逼的太緊,不然會反噬。

「好。」

慕初笛輕輕的鬆了口氣,然而遽然,額頭一陣暖暖的濕濕的觸感。

他吻了吻她的額頭。

「你……」

「我喜歡飯前甜品。」

慕初笛滿臉怒容,若不是因為那天晚上吃飯她氣得沒了理智,鬧出破綻,她怎麼會給機會他壁咚她?

果然生氣是魔鬼!

小陶捧著飯菜跑了過來,見霍驍也在,神色便開始慌亂。

畢竟那可是容城的大主宰。

她還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他呢。

「DD。」

她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能求助DD。

淡淡的飯菜香,霍驍側目看去,看到那些菜肴后,臉色沉了下來。

芝士龍蝦,還有羊肉雞蛋羹,又是這幾樣。

小陶察覺到霍驍的目光,她垂著眸子,像是在害羞,「這是DD最喜歡吃的,我早上做了帶過來的,霍總要不要也試試?」

霍驍的目光深沉下來,緊緊地盯著小陶,似乎判斷她話里的真實性。

代嫁王妃 那天晚上,他就在想,怎麼會如此的巧合,如果不是潛意識記著,那就是她沒有失去記憶。

他的人一直守在片場,並沒有人離開,那麼這些飯菜,的確是早就備好的。

他並沒想到,這真是她喜歡吃的菜。

「不必了。」

霍驍拒絕了。

小陶也察覺到現場的氣氛有點微妙,於是捧著飯菜便準備撤退,「DD,我在外面等你。」

慕初笛加快步伐,準備跟了過去。

既然戲已經演完,之前的漏洞應該也補上了吧。

經過這次的事情,慕初笛覺得面對霍驍,她需要更加冷靜,不然很容易露出破綻。

遽然,手腕被擒住。

她被拉進一個溫暖寬厚的懷裡。

男人溫熱的氣息撲在敏感的耳垂,泄憤似的在耳垂上輕咬,「你還真不心疼我!」

因為忘記,忘了愛,就連心疼的感覺也沒有了嗎?

曾經,她時刻關注他的胃病,現在連他過敏都不在意了嗎?

慕初笛張嘴想要解釋,卻被霍驍狠狠地吻住。

又撕又咬,吻得特別凶! 江岸夢庭

牙牙獨自坐在房間的毛毯上堆積木,粉嫩的小嘴嘟得高高的,嘴裡念念有詞的。

副管家見四周無人,便推門進去。

「小少爺,要吃糖嗎?」

牙牙黑溜溜的眼睛往副管家身上瞥了一眼,沒勁地搖搖頭,「不要。」

「老霍不給。」

他不喜歡這個副管家,理都沒再理他。

副管家咬咬牙,這小豆丁真的很麻煩,軟硬都不受。

而且總是機靈地搬出霍驍的名字,讓她什麼想法都不敢有。

不就是一個私生子,有什麼了不起的。

副管家是老夫人那邊的人,一直看不起慕初笛,所以在她眼裡,牙牙只是上不了檯面的私生子。

他竟然還敢在她面前裝模作樣,想想就來氣。

只是想起自己的目的,便緊咬牙關,滿臉笑意地走到牙牙跟前,「小少爺,昨天少爺為什麼會過敏住院的,你給我說說,我讓下面的人警惕點,別再出現那樣的食物。」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牙牙繼續堆他的積木,無聊,很無聊。

這樣的積木,堆再高也沒有意思,電腦程序也不好玩,他只想找小哥哥玩。

副管家臉上的笑意僵住,粗短的眉毛蹙起,滿目的怒意。

真是該死的小玩意!

「小少爺你就別逗我玩了,要不,你想要什麼跟我說,我給你買!」

這小子看上的東西都不便宜,不過幸好錢不是她出,而且她還能從中抽取一部分。

本想拒絕,突然靈光乍現,烏溜溜的大眼睛閃過一絲狡黠,「那你把手機給我。」

霍驍下命令,任何人都不可以給牙牙碰手機和固話。

所以整個江岸夢庭,牙牙都找不到電話,沒有電話就聯繫不到小哥哥。

副管家目光閃爍,她對霍驍還是心存恐懼的。

「我就玩一下,不會告訴任何人的話,昨晚啊,可發生了一件大事情,我也沒想到爹地會這樣。」

「管家阿姨難道你不想知道嗎?這可是大新聞哦!」

牙牙故作神秘,特意引誘著副管家。

副管家想到顧曼寧給她的好處,便忍不住答應了。

只要拿到那些好處,霍驍辭退她就辭退她吧,沒所謂了。

副管家把手機遞給牙牙,牙牙背過身,不讓副管家看他在弄什麼。

他給小哥哥發了條簡訊,很快,也得到小哥哥的回復。

他謹慎地刪掉簡訊,隨後覺得這個副管家不是好人,想給她個惡作劇,所以在手機里偷偷輸入一條病毒程序,能夠盜取手機資料和竊聽通話。

「這手機都不好玩的,沒有王者榮耀!」

牙牙把手機扔回去,副管家心裡腹誹道:這死豆丁,還敢嫌棄她手機,以後她會好好出氣。

「那小少爺,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可以,」牙牙摸了摸肚子,可憐兮兮地眨巴眼睛,「可是我肚子餓,腦子轉不動,記得不是很清楚了。」

「那,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我要吃燒烤。」

「吃了燒烤就什麼都能記得起來了,我保證。」 快要到傍晚,太陽並不猛烈,照在地上,很是溫暖。

牙牙迫不及待的跑到燒烤檔上,乖巧地坐在凳子上,點了幾串羊肉串和飲料。

他雙手捧著小臉,目光在來往人群里尋找。

為了避免讓江岸夢庭的人知道她把牙牙帶出來,她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

終於可以坐下,嫌棄地瞥了幾眼羊肉串,直接拿起飲料就喝。

果然是小賤人的兒子,吃的東西都那麼低檔。

「小少爺,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牙牙擺弄著羊肉串,對副管家老是追問,也覺得很煩。

「爹地他昨晚吃錯東西住院的,以後不能給爹地吃雞蛋羹。」

「那他是跟誰一起吃的呢?少爺應該不會不知道他不能吃雞蛋羹的啊!」

這才是重點好嗎?

對哦!

爹地昨晚是跟誰一起吃的啊?

老霍竟然瞞著他!

老霍變了,以前從來都不會只瞞一部分的,他會全都瞞下來的。

頓時有種被拋棄的感覺,牙牙敷衍道,「不知道。」

「你……」

副管家覺得自己被糊弄了,猛然站了起來,拉著牙牙就要往外走。

「那就別吃,走,回去。」

「不,我不回去,我才不要回去。」

牙牙死命掙扎,他那麼辛苦才能出來一趟,小哥哥很快就會來找他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