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傑看著這件衣服卻有種熟悉的感覺,問向太太「太太,是不是還有別的東西啊?」

「達令,你是怎麼知道的?」隨後從亞空間中取出了一個由藍色妖姬做成捧花。

宋傑看著出現在太太手中的捧花,點頭「這才對嘛。」

太太立即來到了宋傑身邊「所以說,達令,為什麼這才對啊?而且,達令你是怎麼知道我還有別的東西沒拿出來啊?」

「這個,嗯,呃。」宋傑撓著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

看著啞口無言的宋傑,太太逼近了宋傑「達令,快點說啦~為什麼會知道還有東西沒有有拿出來?」

宋傑看著近在咫尺的太太,突然有了想法「是這樣的,太太,你現在穿了一身婚紗,自然是少了捧花不是嗎?」

聽到宋傑的解釋后,太太想了想「嗯,也對。」隨後便放棄了繼續抓住這個問題不松的想法。

幾個小學生湊到了太太的身邊,左摸摸右看看的圍著太太「太太姐姐,你身上的衣服好漂亮啊,這就是婚紗嗎,我也好想要啊。(poi~)」

宋傑看著太太身上的婚紗,儘管在遊戲中看過無數次身著婚紗的太太,但是還是第一次看見真正的身著婚紗的太太在自己面前,而不是遊戲中的立繪,宋傑情不自禁的可來到了太太的面前,拉住了太太的手。

「達令,怎麼了,我身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太太疑惑的看著宋傑。

宋傑搖頭「沒有。」

隨後緊緊的抱住了太太,大聲喊道「太太,我喜歡你啊!」

太太的臉立即變得通紅「我知道啦,達令,快鬆開我,羞死人啦。」宋傑這才鬆開太太,又在太太嬌艷欲滴的紅唇上深深一吻。

幾個大姐姐紛紛來到了太太的面前詢問著太太「怎麼樣,被提督告白是什麼樣的感覺呀?」

伊卡洛斯也是用一副期待的表情望著太太「太太姐姐,你就告訴我們吧。」

看著圍著自己的一群人,太太小聲的說「就和誓約的時候一樣,感覺自己的心跳特別的快。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4個小學生卻沒有圍著太太,而是圍著宋傑「提督哥哥,你接著給我們講上次的故事吧。(poi~)」自從聽過上次宋傑講的故事後,4個小學生就一直期待宋傑能夠繼續講下去,正好得到了機會的4個小學生自然是不能放過。

本來是只有島風聽過的,島風在回到鎮守府後便講給了其他3個小學生聽,於是4個小學生都開始期待起接下來的故事了。

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的小學生們,宋傑點頭「好,我繼續給你們講故事……」隨後便接著上一次通關第一層接著說。

聽到了宋傑在講故事的大姐姐們也放棄了繼續討論『告白的感覺』而是趕緊做到宋傑的身邊聽著他講故事,第一次聽的明石等艦娘和伊卡洛斯立即要求宋傑從頭再講一遍。

明石「提督,我們都沒有從頭聽過,你就從頭再講一遍吧。」

那珂「是啊提督,我們我還沒有聽過呢。」

宋傑看著希望自己重新再講一邊的艦娘們,點頭「好,那我就從頭再講一邊吧……」就這樣,宋傑又從頭開始講述整個故事。

在宋傑講了一會兒后,聲望取來了一杯水遞給宋傑「主人,喝口水,再繼續講故事吧。」

「謝謝聲望姐。」宋傑接過了聲望遞過來的水杯,一飲而盡。

太太看著有些疲憊的宋傑,對大家說「今天就講到這裡吧,讓達令休息吧,時間也不早了,明天還要繼續比賽呢,都休息吧。」

大家紛紛同意了太太的話,紛紛開始洗漱,準備睡覺。又過了一會兒,大家紛紛開始休息了。太太依舊佔據著宋傑懷中的位置,想著宋傑的表白,太太的心跳又開始如同小鹿亂撞的加速起來。

翻來覆去總也睡不著的太太,便開始看著宋傑的臉,準備偷吻過去,誰想,宋傑這時睜開了眼睛。

宋傑看著太太的動作,在太太的耳邊小聲的嘀咕著「太太,你要幹什麼啊?」

感受著耳邊傳來的熱氣,太太學著鴕鳥,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宋傑的懷中,不在理會宋傑。

看著太太的動作,宋傑又在太太的耳邊說「太太,我睡不著,你陪我去外面逛逛,行嗎?」

太太雖然什麼都沒說,但太太起身換衣服的動作充分說明了太太的想法……

一人一艦娘就這樣偷偷的離開了酒店,來到酒店外的大街上閑逛起來。

太太指著夜市中的一個小吃攤,對宋傑說「達令,我要這個!」

「好,太太,你要幾份?」宋傑來到了小吃攤的旁邊問向太太。

「嗯,要2份,一份是我的,一份給達令。」太太想了一下后說。

看著兩個人的樣子,經營小吃攤的老婆婆說道「已經多久沒有見過如此恩愛的提督和艦娘了。真是少見啊,你們買的2份章魚燒,就算你們1份錢好了。」

「這怎麼可以,您的生活也不容易,該是多少錢就多少錢。」宋傑拒絕了老婆婆的優惠。隨後帶著太太來到了一邊的長椅坐下,開始吃起了章魚燒。

看著宋傑默默的吃著章魚燒的動作,太太不高興了起來「達令!」

「呃,怎麼了,太太?」宋傑有些摸不著頭腦的看著生氣的太太。 這是一邊買東西的老婆婆對宋傑說「你的艦娘是想讓你喂她呀,小夥子可不要一直這麼木訥,要不然艦娘可是會跑掉的哦·。」

太太立即喊道「才不會跑掉呢!最喜歡達令了!」隨後就抱住了宋傑。

看著太太的動作還有太太的話,老婆婆笑著說「真是喜歡提督的艦娘啊。你們就媽媽吃吧,我這個老太婆也該回家了。再見了。」

在老婆婆遠去后,宋傑便將一個章魚燒遞到了太太面前「啊。」

看著宋傑的動作,太太一副高興的樣子「啊,阿姆。真好吃!」

太太也遞給了宋傑一個「達令,張嘴。」

宋傑乖乖的張嘴吃掉了太太遞過來的章魚燒,2人就這樣互相喂對方小吃。

宋傑還想在遞給太太一個的時候,發現自己手中的這份已經吃了了,便看向了太太「已經沒有了,太太,我們回去吧。」

「好的,達令。」看著自己這份也沒有的太太點頭,兩個人就開始向酒店的方向走去。沒過一會,兩人就回到了房間里,剛剛輕聲的進入房間,房間中的燈便亮了起來。

宋傑和太太看著一群圍著自己的艦娘們,異口同聲「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啊?」

聲望對宋傑說「主人,你告訴我們要早點兒休息,為什麼你就和太太跑出去約會了?」

宋傑說「是因為我和太太睡不著,這才出去的。」

「主人,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我們都快擔心死了。」聲望看著宋傑。

「抱歉啦,聲望姐,下次不會了。」宋看著一副憂心忡忡樣子的聲望,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聲望又將目光轉移到了太太的身上「太太,你為什麼不阻止主人呢,就算不阻止,告訴我們一聲也行啊,為什們就這樣偷偷的跑出去了?」

「抱歉了,聲望女僕長嗎,下次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了。」太太難得的嚴肅起來,看來也意識到了問題的重要性。

宋傑看著聲望「聲望姐,我們下次不會在這樣了,趕緊睡吧,明天還有比賽呢。」

「嗯,也對,都休息吧。」隨後大家都開始休息了。

……

黑劍看著面前的4個人「明晚,我們就進行第一次觀察,我已經找到,我們要消滅的目標了。」隨後從懷中取出了一張照片,放到了桌子上。

又對約翰·麥克塔維什和托拜斯·瑞伯說「這就是目標了,他就是我們需要消滅的人。」

曹永恆和藤倉優也看向了那張照片,藤倉優說「他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人的樣子啊,為什麼要殺他呢?」

曹永恆也看向了那張照片舉得有點眼熟,沒有在意的他將目光轉向了和目標在一起的艦娘們,發出了不甘的喊聲「該死的白皮猴子!」

「嗯?!」曹永恆的話立即引起了約翰·麥克塔維什和托拜斯·瑞伯的不滿,兩個白人都用憤怒的眼光看著曹永恆。

黑劍對兩人說「他不是在說你們,他是在說我們的目標,曹永恆,你為什麼要這麼說目標?」

「因為他的艦娘都是實力強大的稀有艦娘,他航母有列剋星敦和薩拉托加,戰列艦有黎塞留和長門,這證明了他作為一名提督的實力是很強大的。而我說他是白皮猴子是因為……」隨後邊將提督的劃分說給了幾人聽。

在理解了曹永恆的話后,約翰·麥克塔維什和托拜斯·瑞伯的臉色變得不在那麼難看了「好吧,他說的的確不是我們。」

曹永恆有問向黑劍「隊長,你能保證他只有這幾個艦娘嗎?」

黑劍想了一下說「他的艦娘肯定更多,因為想要參見這次的活動最少要有8個艦娘才可以。我在偵查時發現出了參加比賽的8個艦娘外,還有艦娘一直在他的身邊。」

聽到黑劍的話,兩個作為主攻人員的皺著眉頭開始思考起解決辦法來。

托拜斯·瑞伯在思考了一下后說「我可以在他經常獨自出現的地方消滅他,或者找到一個機會遠程消滅他。」

約翰·麥克塔維什對黑劍說「選第二個方法吧,如果真的沒能成功,也會有方便的方法逃離這裡。」

黑劍想了一下「就按第二個方法來吧,我這裡有一把M82A1和一把M200,你們自己選吧。我就不信,在這兩把槍的攻擊下,他還能活。」隨後將兩把狙擊步槍放到了桌子上。

約翰·麥克塔維什對托拜斯·瑞伯說「你先選吧,你要什麼?」

托拜斯·瑞伯「我要M200吧。」

看到托拜斯·瑞伯將裝著M200的槍箱背在身後,約翰·麥克塔維什說「那我就用M82A1了。」隨後將M82A1的傾向槍箱背在身後。

托拜斯·瑞伯看著背著M82A1還一臉沒事樣子的約翰·麥克塔維什「不愧是正規軍啊」我是真的做不到像你這樣背著把巴雷特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黑劍對4個人說「我們安排一下逃跑的計劃吧,就算我們真的成功的消滅了目標,沒有好的逃跑計劃,我們還是有可能死在這裡的。」

黑劍取出了一張地圖,開始邊用手在地圖上指著邊對大家說「這裡就是競技場了,競技場位於這個島的郊外區域,在距離不遠的地方有一座山,我們可以在那裡獲得好的攻擊位置。」

黑劍的手指再次移動「這裡有一個海岸是用來漁業養殖的,我們可以在這裡弄一艘漁船離開這個島嶼。明天,我們就去準備各種物資,後天的決賽,就是我們動手的時間。」

黑劍繼續安排「後天,曹永恆和藤倉優在海邊等著我們,我、約翰、托拜斯去進行作戰,如果我們黃昏后都沒回來,你們就不要在等我們了。離開這裡,找個地方活下去吧。」

曹永恆問向黑劍「隊長,我們回不去了?」

黑劍說「嗯,如果你能殺掉目標,你們就可以回到無限世界,但是你們原來的世界是真的回不去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額,算了吧,如果你們都失敗了,我們2個人也不可能成功啊。」聽到黑劍的話,曹永恆搖頭。

黑劍看著曹永恆「你做出了一個明智的選擇。」

黑劍又看著4個隊員說「好了,計劃就這樣了,大家都早點休息吧,明天就要準備這些東西了。」

……

「主人,醒醒。主人,醒醒。」聽著耳邊傳來的聲音,宋傑逐漸醒來。

宋傑睜開眼睛看向聲望「聲望姐,怎麼了?」

聲望一臉焦急的看著宋傑「主人,今天可還要比賽呢!快點起來啊,再不起來就晚了!」

被聲望一吼,宋傑清醒了過來「我去!趕緊換衣服。」經過一陣雞飛狗跳后換好衣服的宋傑跟著聲望等人離開了酒店,前往競技場。

一路上不斷有提督用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看向宋傑,偶爾還能聽到「該死的白皮猴子」這樣的嘀咕聲。宋傑就在這樣的注目禮中進入了競技場。

在參賽席坐了一會兒后,總督的聲音再次傳來額「今天我們還有673名進行兩輪正式選拔塞,一共選出200名提督,進入明天的決賽。好,現在我宣布,正式選拔賽開始!」

依舊是和昨天一樣的九個場地,宋傑這一次卻是第一輪就要上場,看著自己2個戰列艦艦娘、2個航母艦娘、2個驅逐艦艦娘的艦隊,又看向了對面的6航母艦娘艦隊,宋傑整個人都不好了「我去!對面的是要上天啊!」

艦隊戰剛開始,宋傑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看著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敵軍艦載機,不禁出聲「太太,加加,加油啊。」

制空權的爭奪戰在雙方的艦載機飛上天空后便開始了,太太和加加知道無論如何自己的飛機數量都打不過對手,於是便先下手為強,2個妖精駕駛者飛行圓餅開始迅速的擊墜剛剛起飛的敵軍艦載機。

利用敵軍剛剛起飛還沒有來的及做好準備時,便開始攻擊,很快就取得了不錯的戰果,但是隨著敵軍艦載機的越來越多,取巧的方式已經不在可取了。

太太和加加便只能硬著頭皮和對面的艦載機硬碰硬的開始戰鬥了,隨著敵軍艦載機越來越多,太太和加加的飛機開始斷的被擊落,經過太太和加加的努力,雙方艦載機的戰鬥瞪眼是逼平了對手,在極大的劣勢下愣是扳成了平局。

在制空權成為平局后,宋傑立即就放鬆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只要不讓對方完全佔據制空權,這場比賽就能贏。

對面的艦隊完全沒有炮擊的能力,制空權又是平局,更不會存在對方的艦載機會有加成。長門和黎塞留的炮彈開始向對放的航母飛去,Z1和Z16的也靠近對放的航母放出了魚雷……

這場在制空權沒有被對方完全控制的戰鬥結局已經毫無懸念了。

在這場戰鬥結束后,宋傑和其他人便攙扶著疲憊的太太和加加,再將兩個艦娘扶到位置上做好后,宋傑詢問兩個小媽媽「太太,加加,怎麼樣,有哪裡不舒服嗎?」

看著一臉擔心的宋傑,加加和太太搖頭「達令(提督),我沒事,就是有點累,想休息一下。」

聽到兩人的話,宋傑放心了「那就好。聲望姐,反擊姐接下來的2場艦娘戰就拜託你們了。」

聲望和反擊同時點頭「主人,你放心吧,我們會為你贏得勝利的。」

第一場艦娘戰出戰的是反擊,宋傑看都對面的艦娘是一個重巡艦娘,宋傑便感覺這局穩了,但領宋傑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剛上場的反擊還沒來的及開火,就被對面的重巡打入了大破保護狀態。

反擊鎚頭喪氣的走了回來「對不起,主人,我沒能為你取得勝利。」

宋傑安慰反擊「我看了,這事不怪你,是對面的重巡艦娘太強了,應該是對面提督的初始艦吧。」

反擊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對宋傑說「嗯,沒錯,而且,她還是一個高級艦娘,最少比我高了10級。」

「聲望姐,接下來,就拜託你了。」宋傑一臉嚴肅的看向聲望。

聲望苦笑「決勝局啊,壓力真大啊。」隨後進入了戰場,看著對面的又一個重巡艦娘,宋傑不禁咯噔一下「不會和剛才一樣吧?」

站在場中的聲望心中也是有些打鼓的看著面前的這個重巡艦娘,有些猶豫。

有過了一會兒,聲望心中一橫「管他呢,輸就輸了!」說著便向重巡艦娘衝去,一邊衝鋒一邊發動炮擊,幾輪炮擊后將敵人的重巡艦娘打入大破保護,取得了這場戰鬥的勝利。

在取得第一輪的勝利后,宋傑等人便回到了參賽席,等待下一輪的戰鬥。漸漸恢復過來的太太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宋傑說「達令,我今天表現的好嗎?」

宋傑點頭「當然好。」

「那,達令,你能給我個獎勵嗎?」太太用希冀的目光看向宋傑。

宋傑繼續點頭「當然可以,太太,你想要什麼作為獎勵,什麼都答應你。」

太太先是想了一會兒「嗯,我想想。」

沒有想到自己要什麼的太太對宋傑說「先留著吧,等我想到的時候,一定要滿足我哦~」

「嗯,好。」

這是加加也問向宋傑「提督,我可以要個獎勵嗎?」

宋傑依舊點頭「但然可以,只要你別和你姐姐一樣沒想好就行。」

加加看著宋傑「我早都想好了,提督,你就把你的電腦借給我用用就行了。」

「好,回去后,我就把電腦借給你。」宋傑同意了。

又好奇的問向加加「加加,你要我的電腦幹嘛用啊?」

「保密。」加加搖頭,沒有告訴宋傑她要用電腦幹什麼。

大家有在參賽席休息了一會兒后,總督的聲音再度傳出「第一輪的正式選拔賽結束了,10分鐘后將進行第二輪選拔賽。」……

宋傑在來到賽場后看著對面的艦隊戰陣容不禁有些疑惑「他這是要幹什麼啊?」 一個身材高挑的金髮艦娘從傳送門中走了出來,用好奇的目光看向宋傑「你就是我的提督嗎?看起來很弱的樣子。」

宋傑打量著面前穿著護士服的金髮眼睛艦娘「以後我就是你的提督了,仁慈。」

仁慈眼鏡鏡框上點了幾下,一邊圍著宋傑轉圈一邊說「提督,沒想到你看起來弱不禁風,其實一點兒都不弱啊,嗯嗯,不錯。」

其他艦娘也看著從傳送門中出來的仁慈,太太問向仁慈「你是?」

仁慈推了一下眼鏡,向艦娘們進行周圍介紹「哦,對了,我還沒有向同僚介紹過自己呢,我是仁慈級醫院船一號艦仁慈,以後我們就是同僚啦。」

小醫仙:似水流年 艦娘們也紛紛介紹自己,仁慈在聽過大家的介紹后,來到了太太和加加的面前「兩位前輩,以後還要靠你們多多指教了哦。」

太太看向仁慈「當然沒問題,不過你為什麼只找我們呢?」

仁慈說出了答案「因為我也是USN的一員啊。」

「誒!你也是USN的?為什麼我沒有聽說過你呢?」太太和加加立即驚訝起來。

仁慈回答「這是因為我比你們出現的時間晚了很多年。」

太太又問向仁慈「仁慈,你是醫療艦艦娘,你都會什麼啊?」

其他人也是好奇的為了過來,畢竟大家還是第一次聽說醫療艦這種艦娘。

仁慈開始講述自己的能力「我能夠檢查提督的各種身體狀況,還可以治療提督的的傷病。當然也可以對其他人使用,我還可以通過這資源來治療艦娘。如果有足夠的資源,我甚至還能復活艦娘。」

聽到仁慈的介紹,宋傑將目光投向了明石「看來有人要搶走明石的工作了。」

明石大喊「誰說的,我還能做裝備呢!再說了,我們兩個一起的話,不是會更快的治好艦娘們嗎。」

「也對。」宋傑點頭。

仁慈從對話中了解到了有關列剋星敦的事「沒想到列剋星敦姐姐是提督的太太呢,那以後我也管你叫太太咯~」

這是太太的回答「可以呀。」

又注意到艦娘的無名指上都有戒指的仁慈問向宋傑「提督,所有的艦娘,你都進行過誓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