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風陌,你給我站住!”我衝着他的背影吼道。周圍的濃霧在慢慢的散開,我的叫喊並沒有讓安風陌駐足。

而當白霧徹底消散之時,他也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了。

我也頓時好像被抽乾了力氣一樣癱軟在地,將臉埋在膝蓋之間,哭的肝腸寸斷。

“安風陌,爲什麼,到底爲什麼?爲什麼你明明已經狠心的拋棄我了,現在又出現在我的面前,爲什麼你明明知道我已經有了你的孩子,你還這麼狠心的丟下我,爲什麼?”我撕心裂肺的吶喊並沒有換來任何的迴應。

只是過了一會,我不遠處突然傳來一個疑惑的聲音。

“文若?是你嗎?”

遠處的聲音落下,我就飛快的擦乾了淚水擡起了頭,只不過我沒想到我會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更沒想到喊我的會是付錦。

“我剛在巷口看見你,還以爲看錯了你,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

“你是不是覺得我會死呀?”剛剛受了安風陌的氣,我這會也變得有點黑白不分,逮着誰就想發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心愛的女人會弄死我。”

“文若,你在說什麼,香香不是那種人。”付錦似乎有點惱怒,猛的摘下了自己的大型太陽鏡。一雙好看的眼睛滿是怒火的盯着我。

“算了,你可不可以收留我幾天,我待在自己家會有危險。”我搖了搖頭,在付錦的眼裏,就算是他親眼見到龍香殺了人他估計都會以爲自己看到了幻境,又怎麼會相信我的隻言片語。

不過,我也不打算將孩子的事情告訴他,畢竟他的心始終都是在龍香哪裏,萬一他一時惱怒,逼着我打掉我的孩子就不妙了,畢竟在他看來,我懷了孩子肯定會對龍香造成威脅。

不過慶幸的是,付錦什麼都沒有問,就替我開了車門,一路上我們互相沉默。

到他家的時候他才問我餓不餓。

我環繞着四周熟悉的場景,和那個大大的豪華泳池,不解的問道“紅袖呢,怎麼不見她。”

“她被她爸爸叫走了,估計是有事吧。”付錦說話的時候眼光有點躲閃。

我撇了撇嘴,用腳趾頭想都能猜到,他肯定是怕龍香誤會他已經有了新歡,纔將紅袖打發走的吧,不過我也是真的不能理解他,既然那麼愛,爲什麼就不能放開膽子追一把呢,萬一龍香被他打動了呢。

不過我心裏雖然想着,嘴上還是沒有說出來,畢竟付錦的性格我多多少少還是瞭解的,估計說出來反而會被他教導一番。

所以我什麼都沒有說,順着付錦的話點了點頭“的確有點餓了,不過你應該不會做飯吧?”

“你不是會嗎?”付錦看了看我。

我擺了擺手“我可不會,長這麼大我還沒做過一次飯呢。”

我這次又撒謊了,我不僅會做飯,而且還秉承了我爸爸的廚藝能做的一手好菜,可是我不願意做給別人吃,就連那會跟齊浩在一起的時候也沒有想過要給他做。

直到後來,我愛上了安風陌,出乎意料的,我想爲他做一頓飯,可無奈的是,安風陌並不能吃,所以到目前爲止,吃過我做的菜的人,除了我自己,也就只有我爸媽而已。

“那我叫外賣吧,你要吃點什麼。”付錦拿出了電話,一邊撥通一邊問我。

“你定吧,我不挑食。”我自顧自躺在了泳池旁的躺椅上,本來想着眯一會的,可不知不覺的竟然睡了過去。

“文若,文若,救救我……”突然,耳邊有人輕輕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猛的睜開眼睛,看着空蕩蕩的房間和眼前波瀾不驚的泳池,也不知道付錦去哪裏了。

看着四下無人,我以爲自己是幻聽,就重新躺了下來。

可那個聲音又在我的耳邊響了起來。忽近忽遠,而且聽起來還那麼悽慘“文若,救救我呀,救救我,我好冷,好怕……”

“誰,是誰在裝神弄鬼的嚇我。”我嚇得坐直了身子。

卻看見面前的泳池裏站起來一個血跡斑斑,披頭散髮的身影。

“文若,救我……”那個微弱的聲音就是泳池裏出來的那個東西發出來的。

我嚇得猛的站起來,後退了幾步,心中慌張不已,真沒想到這大白天的會見鬼,而且這鬼竟然還知道我的名字。

“救我,救我呀文若。”那個鬼的聲音有些淒厲,她猛的擡起了頭,衝我伸出了雙手。

我也看清楚了她的臉,只是我怎麼也沒想到面前的鬼會是我認識的人,更加沒想到她的一張臉幾乎都沒有一塊好皮膚了…… ?“紅袖?”

“文若!”幾乎同一時間,我和別人一同叫出了名字,接着一陣劇烈的搖晃,我也猛的坐起。

“你到底是有多累呀,竟然躺在椅子上就睡着了。”付錦嫌棄的看着我,伸手指了指我的嘴角“你不會是做夢夢見吃東西了吧?哈喇子都流下來了,好髒。”

我伸手忙擦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被他耍了,不開心的皺着眉頭說道“什麼美夢呀,噩夢還差不多。”

“你夢見什麼了?”付錦笑話完我,就好奇的看向我。

“我夢見……”我話說道一半就停了下來,突然意識到按付錦的脾氣,要是我說我夢見紅袖變成了鬼,他估計會把我掃地出門吧,所以爲了生存,我還是擺了擺手“沒什麼。就是個噩夢而已,大概是我最近太緊張了。”

“那你過來吃東西吧,吃完上房間去睡。”付錦出奇的沒有跟我鬥嘴,反倒是一臉關懷的說道。

我也沒有多想,就跟着走了過去。

發生了上次他因爲龍香表白,又一再袒護龍香的事,我也跟他沒什麼好說的,一頓飯吃的連一點咀嚼的聲音都沒有。

吃完之後付錦好像有什麼話要對我說,但是他卻只是張了張嘴,一個字都沒有吐出來。

見他這幅模樣,我也沒有逼問,收拾完之後就自顧自的上了樓,大概是因爲付錦沒有半分厭煩的意思,或者是我臉皮越來越厚了,我現在就把付錦家當自己家一樣,吃完就回了上次自己住過的那個房間,跟人家付錦一聲招呼都沒打,就哐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安安寶貝,你跟媽媽說會話唄。”我躺在牀上,摸着自己的肚皮,也不知道肚子裏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我是越來越期待這個孩子的出生了,他就好像是我的精神支柱一樣,正好在我痛失所愛的時候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都說了不要叫我寶貝了,你這個女人怎麼老是記不住。”我肚子裏傳出一陣懊惱的聲音。

我噗嗤一下就笑出了聲“好的,安安寶貝,你叫我一聲媽媽我聽聽。”

“不叫,等你什麼時候變聰明瞭我再叫。”

“我怎麼不聰明瞭,你看,你不喜歡謝容城家,我又不能在自己家呆,所以我就把你帶到你叔叔家來了,怎麼樣,你叔叔帥吧,他可是個大明星哦。”我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實在搞不明白,爲什麼我這孩子一直說我蠢。

“大明星又怎樣,還不是沒有我爸爸帥,沒有我爸爸好。”小傢伙驕傲的說道。

我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再怎麼說人家也是你叔叔,你這麼說是不對的。”

“哼。”突然小傢伙哼了一聲,不論我怎麼叫都不再大力我。

沒辦法,我只好拿出了手機,想打發一下時間,卻不料,手機上幾十個未接電話,和短信。

電話有十幾個是謝容城打的,我有點內疚,他肯定現在都擔心死了。

不過比謝容城打的更多的是另一個電話,同樣的號碼,撥了幾十次,而且還是個不認識的號碼。

我現在處於危險時期,也不敢隨便回電話,怕就怕是謝容城用別的號打給我的,所以我還是直接翻開了短信。

短信基本上都是謝容城發的,大致就是問我去哪裏,然後說了好多的狠話,不過還有兩條很奇怪,一個是哪個打電話的號碼發的,問我在哪裏,看見了讓我回個電話,還有一個不知道是誰發的,上面就簡簡單單的打着幾個字‘你逃不掉的’。

本來想放下手機的,但轉念一想,謝容城現在是唯一一個可以值得信賴,又對我百般遷就的朋友了,我這麼突然消失連聲招呼都不打,好像一點都不厚道,想着,我還是給他發了個短信。

告訴他,我已經去了一個安全的地方,讓他不要再找我了,安心做他的事順便故作輕鬆的囑咐他趕緊找個女朋友。

短信發出去之後我就趕緊將電話關機了,放在了牀頭櫃裏。

將自己捂在被子裏就睡着了。

只不過我剛睡着,耳邊就又響起了那個淒厲的聲音,一聲一聲喊着讓我救她。

我知道是做夢,索性也就不害怕了,開口問她“你到底是誰?爲什麼總在我夢裏騷擾我,不讓我睡個好覺。”

“我是紅袖啊,文若。”那個鬼說着往前猛的飄了過來。

雖然知道是在夢裏,我還是嚇得猛的退後了幾步,不過那個鬼好像離開不了那個泳池,即使她怎麼飄,都只在泳池裏面打轉。

我也稍微放心了一點,衝她吼道“你不要再裝了,紅袖已經被他爸爸救走了,你根本就不是紅袖。我跟你說,你要是再在我的夢裏騷擾我,信不信我找我師傅收了你,我師傅可是很厲害的。”

“文若,我真的是紅袖,真的是紅袖啊。”那女鬼叫的悽慘,沒有一塊好的臉上突然滑下了兩行血淚,渾身也在滴着水。

“你救救我,我想我爸爸,想我媽媽,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女鬼叫的有些悽慘。

看她慘兮兮的樣子,我差點就信了,但腦海裏突然想起爸爸以前給我講的故事,他說有些鬼就是在夢裏蠱惑你的心智,然後讓你自尋死路,那樣你就可以替代她了。

想到這裏,我只恨自己爲什麼還不信。沒辦法,我只能無奈的跟那個女鬼周旋“我問你,你爸爸是做什麼的?”

我話音剛落,那個女鬼就愣了愣,同時,我心中也暗喜,還好我機智,也正巧知道她爸爸是局長,不然真給這鬼可憐兮兮的樣子給騙了呢。

不料,那個鬼卻開口說道“我爸爸柴衝,是警察局局長。”

這次到我發愣了,雖然我不知道紅袖爸爸叫什麼吧,但他媽媽是警察局局長這個是事實,難道說在,這個真的是紅袖?

我心裏有些動搖,忍不住問道“那你告訴我,你爲什麼會在這裏?付錦不是說你回家了嗎?”

“我……”

“你怎麼了?”我不解的看着所謂的紅袖半張着嘴,痛苦的欲言又止。

“我……”她又張了張嘴。

我有些無奈“你到底怎麼了,爲什麼會在這裏,不會是你這個鬼想騙我編不出理由了吧。”

“不是的,文若,你相信我。”她這回倒是說的清晰流暢了。

但奇怪的是,當我再次想要問她爲什麼再這裏時,她就又說不出話了。

突然,她慘叫着身影變得越來越薄弱。

我也被這突來的狀況給嚇懵圈了,呆呆的看着她尖叫着消失在水裏。

而我,也突然醒了過來。

我被夢裏的場景嚇到了,醒來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等緩過氣來,我才發現天已經大亮了。

我也暫時放下了夢裏的事,起來洗漱收拾。

付錦大清早的也不知道去了哪裏,正當我坐在泳池邊納悶的時候,門外卻響起了鎖子的轉動聲。

三世獨尊 不知道爲啥,我下意識的就躲到了一旁的一顆大盆景後面。

接着就見外面走進了了一個人,而那個人,讓我恨不得上去手撕了她。

但最終,爲了我肚子裏的安安,我還是忍了下來,畢竟這件事也不能全怪人家,說起來,人家和安風陌確實是青梅竹馬,真正的第三者,似乎真的是我……

只不過我想不通的是,龍香怎麼會來付錦家裏,而且她又怎麼會有付錦家的鑰匙?

“小錦,小錦你在嗎?”龍香衝房子裏叫了幾聲,見沒人就掏出了電話打了起來。

估計是打給付錦的,不過也不知道付錦說了什麼,她氣憤的掛上了電話,就三步並作兩步的出了門。

我也鬆了口氣從盆栽後面剛要出來,可門口又響起了鑰匙的轉動聲。

不過這次進來的是付錦,但我又怕他身後會跟着龍香,所以也一直沒敢出來。

可我卻沒想到,就是我的躲藏,讓我目睹了一件驚心動魄的事…… ?因爲躲得比較遠,我根本就聽不清楚付錦說的什麼,只見他手裏拿着一疊的紙錢和香燭,而且還拉來了一張桌子放到了泳池邊上。

聽不見他的聲音,只能隱約看見他的口型,似乎在說吃吧吃吧,吃完了就不要鬧了……

突然,我想起夢裏的女鬼,她說她好冷,她說她是紅袖。我只覺腦中一翁,人已經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大概是聽到了我站起來的動靜,付錦也詫異的看向了我,雖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突然站起來的,但既然已經站起來了,我也索性放開了膽子。

壓抑着心中的驚訝,一步步的朝付錦走過去“你在幹什麼?”我走到了付錦面前,看着他手中還一動不動的拿着值錢。

“最近家裏好像有鬼,我給她燒些東西,大約就太平了吧。”付錦好像突然反應過來一樣,從容的將手中的紙錢放在了面前的盆子裏燒了起來。

“是嗎?”我緊盯着付錦的雙眼,不想放過他任何一個眼神。

可偏偏他擡頭看我的時候一片坦誠“是呀,大概是你纔來,所以還沒有被騷擾吧,那個鬼物很會迷惑別人,上一回她還裝作你來迷惑我呢,說什麼自己掉進泳池裏,好冷,要我拉她出來,我差點就信了。”付錦說的有點訕訕,大概他覺得這麼說會讓我有點心酸吧,畢竟如果那個鬼物是龍香的話,估計他都毫不猶豫的伸出手了。

不過他這麼一說,再聯想起夢中的場景,還是很有說服力的,我心中也有些動搖了,但是經歷了這麼多事,我也學聰明瞭,有些事,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不管做什麼都得留個心眼,不然就像我失敗的兩段婚姻,都是因爲自己太死心塌地,總以爲同樣的付出會得到同等的回報,結果輸的一敗塗地。

“文若,你在想什麼?”付錦不解的打斷了我的思緒,繼續問道“對了,你剛剛爲什麼躲在那後面?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我從他手中拿過了一張紙錢放在了桌子上的盆子裏,看着盆裏的紙幣燒成了灰燼,才猶豫着開口說道“剛纔龍香來了……”

“我……”

“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訴她我住在你家裏?”付錦剛想開口說話,我就急急的打斷,有些爲難的看向了他。畢竟付錦心心念唸的都是龍香,讓他幫我隱瞞我的去處,卻是有點刁難。

但沒想到,我話音剛落,付錦就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說道“好,沒問題。她今天給我打電話了,我也不知道她已經在我家……不過,你到底在躲什麼?”

“有人有鬼有妖怪,什麼都有。”我攤了攤手,看着付錦呆萌的表情,大笑着上了樓。

確實我現在什麼都躲,真想不到,我一個平平庸庸的女人有一天會成爲香餑餑……

夢中的那個女鬼接連幾天都沒有來找我,我也漸漸的相信了付錦說得話,估計真的是因爲他的那些紙錢和香燭起作用了吧。

不過人啊,最怕的就是閒下來,因爲閒下來了就容易胡思亂想,就如我現在一樣,看着平坦的肚子,我已經嘆了好幾天了。

因爲不僅過去了這麼多天,我家安安寶貝跟我一句話都沒說,而且我的餓肚子始終沒有隆起的預兆,雖然這樣平坦可以讓我很好的隱瞞,但到底還是讓人心中擔憂無比……

“安安寶貝,你再跟媽媽說句話好嗎?媽媽很擔心。”我摸着自己的肚皮,再一次試探的問道。

不料門口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文若,你在和誰說話呢?”付錦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口的,此刻他正一臉詫異的看着我。

我慌忙收了放在肚子上的手,坐直了身體說道“沒……沒什麼,我就是無聊,自己跟自己說話。”

“那我明天帶你出去逛逛吧,免得你成天待在家裏待出毛病。”付錦說着走了進來,優雅的坐在了我的旁邊。

我差一點就開口答應了,但一想想要我孩子的謝容城,和要我的蕭流妖怪,我還是果斷的搖了搖頭“不,不用了,我覺得待在家裏很好,只不過這麼成天吃你的喝你的也確實有點不厚道。”我尷尬的摸了摸頭髮。

這在付錦家一呆就呆了這麼多天,就算是住旅館還要給房費呢,但我這幾天不僅沒有給人家付錦一分錢都沒有,還吃了人家不少呢。每天換着花樣的吃東西,就怕肚子裏的傢伙營養不均衡。

“笑話,我的資產,別說是你了,就是你全家住進來我也能養活一輩子。”付錦又恢復了以前臭屁自戀的姿態,雙手撐在牀上,毫不在意的說道。

還好他這些話是對我說,也幸好我知道他喜歡的是龍香,不過要是換成別人,估計都給他說的心花怒放了吧,畢竟這不是表白卻比表白更有權威的話,是現在女孩最愛聽的,而且說話的人不止有錢還超級有顏。

“那……你先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你了,想吃什麼你直接打電話就好了,你牀頭櫃子裏有一本冊子,裏面都是我親自嘗過最好吃,總有營養的餐廳和一些果園,你想吃什麼,都會給你送上門來。”

“真沒想到你還是個吃貨呢。”我調侃了付錦一句,拉開了牀頭櫃,才被裏面大大的冊子驚的目瞪口呆的看着付錦。

“這都是小意思,還有幾本在客廳裏面,人呀,生命本就不長,所以就得趁着着僅有的時光吃好玩好。”付錦說着起身衝門外走去。

我衝着他的背影點了點頭,默默的讚賞着他的話,只不過還有一個問題,雖然很敏感,但我還是問出了口。

“難道你這輩子都不結婚了嗎?就守着你心中的那份愛過一輩子?爲什麼你不努力一把?萬一她被你打動了呢?”我如連珠炮的問話,讓付錦猛地停住了腳步。

“結婚有什麼好的,你都接了兩次了不是照樣沒有好結果。”付錦轉身說道,我氣的恨不得死了他的嘴。

還以爲這傢伙變好了呢,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早知道我就不多嘴了。

我有些氣憤的看着他,心中思量着要不要對罵,就聽他繼續說道“有時候,追了也不一定能追回來,說不定還會讓她厭倦。那麼爲什麼要表白,承擔不起表白的後果,那麼最好就把這份心思藏在心底,與其受打擊,還不如藏在心裏,至少還有個念想和期待……”

本來我是打算給付錦上上一課的,但沒想到反過來又給他教育了一番。

我有些不滿的哭喪着臉說道“你不應該做明星,你應該做個情感導師。”

“是嗎?哈哈,我也想換個職業試試,不過我這張臉吧,太耀眼了。”付錦妖里妖氣的摸着自己的臉,一臉笑容的衝我說道“所以我還是先把自己雪藏幾年,等大家把我忘得差不多了,我估計能改個行玩玩。”

“哦,對了,我這兩天接了一個綜藝節目,大概這幾天都不回來了,你自己在家裏呆着,要是香香來找我……嗯……你最好還是先躲起來吧。”付錦思量着說完就要出門。

我在他面前接二連三的敗下陣來,心中別提有多憋屈了,不死心的衝着他的背影吼道“你不是要把自己雪藏嗎?怎麼還接了綜藝,而且你好像都好幾年沒接戲和綜藝了吧?”

“這不是要養你嘛,你吃的多……”付錦說着頭也沒回的就出了門,還貼心的幫我關上了房門。

我心中更是鬱悶,我吃的多嗎?一點都不多好吧,只不過才吃三碗米飯,五六個菜而已。再說,我肚子裏還有他哥的種呢,吃不多怎麼給他哥傳宗接代。

不過傳宗接代只是我自己的念想吧,算了,我生的孩子還是給跟我姓的好,估計安風陌也不願意我們的孩子給他家傳宗接代吧,他肯定更加想要和龍香生個孩子。

我有些懊惱的想着,再加上肚子裏不肯搭理我的孩子,火氣蹭蹭的往上漲,但卻沒處撒氣,都給我憋出內傷了。不過最近也太愛動氣了,動不動就着急上火。本以爲自己懷的跟別人不太一樣,待遇也就和別人不一樣了,沒想到這普通孕婦有的我有,普通孕婦沒有的我也有。

什麼愛生氣愛上火,吃的多,腰痠背痛腿抽筋,偶爾我還莫名其妙的口乾舌燥,看見帶了血的肉就想生吞,不過也就是我自制力比較好,纔沒有做出那麼奇葩的事情。

但是,就算這麼辛苦,我還是想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哪怕生下來的他異於常人,哪怕我會被當成異類驅逐,我也要生下他,不爲其他,只爲自己。因爲這樣做的話,我也算是有了個念想,最起碼多年以後,我和安風陌之間發生的點點滴滴都不是一場夢。

一個人胡思亂想了好久,我才躺在牀上睡着了,一睡就睡了個大天亮。

我起牀看了四下無人,估計付錦出去了,想到這兩天我一個人在家,不用顧念付錦,可以痛快的和我孩子說話,我就興奮不已。

但我卻沒想到,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先別說我孩子會不會搭理我,就在付錦離開的第一天這家裏就出了事…… ?安寶貝,你跟媽媽說,你愛吃那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