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爺子的年齡實在太大,由不得他不小心謹慎,萬一要是出了什麼事,到時可就後悔莫及了。

葉天一笑,說道:「這就要看老爺子的意願了,如果老爺子想要想快點好起來,那就只能用這個辦法了。

這個辦法雖說有點劍走偏峰,但在效果上卻是極好,我也建議安老爺子試試,雖然我不是什麼神醫,但也不會亂來。」

安老越看葉天越感覺順眼,這脾氣和他年輕時候很像,當下便爽朗的應道:「好,那我就試試!我雖然年紀大了,但也不至於連這點險都不敢冒!」

說話間,安老便端起那碗變態辣的湯,拿起筷子三下五除二就送入口中。

這碗變態辣的湯一般人都極難承受,安老這種注重養生,吃的東西也很清淡,又哪裡吃了這麼重口味的變態辣?

雖然曾強忍著將這碗湯吃下肚去,可安老馬上覺得自己的胃都快痙攣起來,一種由內而外的辣他只覺渾身都快要燒了起來,連忙拿過一杯冷水,急急忙忙的灌了下去。

可這冷水下肚,這絲毫無法緩解這種快要燒起來的感覺,反倒使之越來越旺,轉而化為疼痛。

當下,安老痛呼一聲,捂著肚子,神情間顯得極為痛苦,腦門上的冷汗更是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

「爺爺,你怎麼樣了?」

見此情況,安樂吃了一驚,不禁焦急的扶住安老,急切的詢問起來。

一邊的華天暗笑,轉身沖著身後的護士喊道:「快,快去準備,馬上給安老搶救!」

這時,他心中無比的快意,心道葉天這次完全是玩火自焚,老爺子這下可就慘了,讓你不聽我的話!

還吃飯治病,你以為你是神仙,我看是得進監獄先?

「葉先生,我爺爺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子的!」

安樂轉頭看向葉天,一臉慍怒,語氣帶著強烈的不滿。

之前因為安老爺子堅持,他不好反對,只能同意葉天的第二種方案。

可現在安老爺子變成這樣,他只覺得葉天這完全就是在胡鬧,哪有這樣治病的,這病治不治得好兩說,說不定還得讓人死在這了。

如果不是他打聽過葉天的醫術確實過人,如果不是劉添意也專門推薦過,他現在幾乎都要和葉天翻臉了。

葉天神情毫無變化,依舊淡然自諾,對安樂說道:「放心,這是正常的情況,再等五分鐘,如果安老出事廠,我給他抵命。」

邊上的華天正愁逮不到葉天的漏子,聽葉天這麼說,當下便怒斥道:「你抵命,你的命能和安老比嗎?

我告訴你,如果安老的身體真出了什麼狀況,就算你有十條命也抵不了,還敢再這裡胡說八道。」

「閉嘴!現在我是主治醫生,你一個連普通積食都治不好的庸醫,少在這裡質疑我?」

葉天毫不留情的打華天的臉,這傢伙三番五次的找茬,那麼好的心情容他。

華天大怒,想他也是帝都醫學界中的頂尖人才,雖然並不是御醫學院出身,但也是名校子弟,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質疑?

可葉天說的也是實話,安老爺子這病無論怎麼檢查,都只是普通的積食而已,除此並沒有其他的問題。

這樣的病根本不算大的,可他連這樣普通的積食都治不好,確實沒有在這裡叫囂的資格。

這時候,安老忍著痛苦說道:「都別說了,我再等一等,這點小痛算不了什麼,我挺挺就過去了。」

既然這方案是他自己堅持要用的,所以以他的性格來看,就覺得怪不得葉天了,這才出聲為葉天解難。

「爺爺,我覺得還是……」

聽到安老爺子這話,安樂心急如焚,知道他的性格,想勸又勸不了,實在是讓人著急。

轉過頭看去,葉天還是一幅淡定的樣子,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過,他回過頭來想想,葉天既然能將之前將江陵市突發的大型傳染病治好,那他一定有非凡的能力,還是在等等看。

終於,五分鐘的時間過去了。

果然如葉天所說,安老爺子情況立馬出現好轉,那本來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的臉,開始漸漸的恢得了正常。

這之後,他原本緊皺的眉頭也舒開了,更是能緩緩的直起了身子,站起來活動了一下。

「爺爺,你感覺怎麼樣?」安樂急切的問道。

「我感覺……比之前好了點,肚子里也沒有之前那麼漲了,胃也不再難受了,而且現在有點……有點想吃東西。」安老有些不確定的說道,神情間顯得有些意外和驚喜。

「那就好!那就好!」

安樂這下才真的鬆了一口氣,他就生怕老爺子會出什麼事,到時他的罪過可就大了。

這安家家大業大,他這一輩的兄弟姐妹也不少,個個都緊盯著,這安老爺子要在他陪著時出了事,那些個兄弟姐妹哪會放過他啊!

這些個兄弟姐妹自然不是真的那麼關心安老爺子,否則就不會只有他一個人陪著老爺子過來了,或是盯著他的位置而已。

這時,葉天笑道:「安老爺子,你這病算是好了,以後只要注意點,並不會再有什麼事。」

「真的嗎?葉醫生,你確定這病不會再犯了?

我實在是被這病折騰的怕了,不想以後再被這病折騰。

如果有什麼要做的,你儘管直說,我安家絕對能夠做到!」

居然一天都這樣說了,可安老還是有些不確定,畢竟之前這病可是將他折磨的他苦不堪言。

這吃又吃不下,睡也睡不著,恨不得直接死過去得了,省得繼續活受罪。 眼下情況雖然好轉,可誰也不知道會不會複發,這要是再次複發,那可就慘了。

葉天說道:「老爺子放心,這病絕對不會再複發了,嚴格來說這也不算病,只能說是一時不適。

只是這人年紀一大,身體各方面不如從前,古話中的病來如山倒,說的就是像人這樣上了年紀的人。」

「好,好啊!能得劉添意推薦,果然不是浪得虛名,葉醫生年紀輕輕就有這麼一身厲害的醫術,可當真是了不起啊!」安老不吝誇讚道。

葉天這短短的幾分鐘,就結束了這幾天以來的折磨和痛苦,安老自然是心情大暢。

「安老過獎了,這不過是小小的一點經驗,不值得你這麼誇獎。」葉天笑道。

這時候,邊上的安樂問道:「葉醫生,我爺爺這病算是好了,那以後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沒有?比如飲食之類的?」

「不用,沒什麼需要注意的,就像以前一樣,該吃吃,該睡睡,不需要刻意去忌口,安老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如果真想自己的身體少受點罪,我給你開個藥方,你們回去照著弄點藥酒,張老爺子經常喝點,保證百病不侵。」葉天笑道。

之前在周天朔的小木屋地下那麼多醫書,上面記載的各種各樣的秘方,其中藥酒的地方就不少了。

安老大笑道:「好!好!老頭子我沒有別的愛好,就喜歡喝上一口,你這法子正合我意!」

接下來,又是一番暢談,葉天留下了藥酒的配方后,便離開療養院。

這次,葉天又去松江府皇家醫院看了下陸展鵬。

陸展鵬確實了不得,短短十幾年的時間,成就了陸天集團,為華國的經濟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

如今,他昏迷不醒,陸家姐妹便一直守在床前照顧。

雖然葉天身為露天集團的行政副總裁,但他對公司的事情一竅不通,只能用來處理一些陸雨萱不方便處理的人和事。

是集團內部的事情,則仍舊需要陸雨璇來處理,所以相對的時間就比較少。

這還是因為之前,葉天從那商場抗來了那位女能人,幫著一起分擔的集團的事務,否則陸雨璇肩上的擔子更重。

因此葉天在來到陸展鵬的房間時,便只有陸雨萱一個人在這裡陪著陸展鵬了。

葉天推開門走進病房,陸雨萱端著一盆水,正在為陸展鵬擦拭著臉和手。

雖然陸展鵬成為植物人已經有段時間了,陸雨萱也仍然親自給他擦手和臉,並絲毫沒有變化。

見葉天進來,陸雨萱停了一下,說道:「葉天,你來了?你先稍坐一下,我馬上就好了。」

「嗯,我幫你。」

葉天上前,幫著陸雨萱擰毛巾。

「謝謝你,葉天。」

陸雨萱一笑,接過葉天擰乾的毛巾繼續為陸展鵬擦臉,那雙帶著疲憊的雙眸,透著濃濃的憂慮。

葉天轉頭,看見陸展鵬,只見呼吸均勻,如果不是他的手臂上掛著營養水,葉天甚至懷疑她現在正在熟睡。

雖然他中了那種未知的葯,從而成為了植物人,但這葯也有一點好處,就是它可以讓人體的新陳代謝延緩,同時可以延緩人的衰老程度,大大的提升人的壽命。

這或許,算是意外的收穫吧,雖然大部分人都不想有這樣的收穫。

葉天並不清楚北美諸國聯盟當初研究這種藥劑時,究竟有什麼樣的動機,費盡心思的研究出這種古怪的葯來。

如果為了對付敵對勢力,完全沒有必要大費周章,花費無數的人力特力研究,反正有的是辦法讓人成為植物人。

所以葉天有些不明白,北美諸國聯盟的相關勢力為什麼會費盡心機的研究這種葯,他們的目的實在讓人無法揣測。

當然,這時候葉天也不想去揣測,他現在只關心陸展鵬能不能及早醒來。

在陸雨萱為陸展鵬擦拭完臉后,葉天照例為陸展鵬把了把脈,應用內去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情況,發現一切沒有一點起色。

葉天微微嘆息,收回了手,起身走向陸雨萱。

「葉天,我爸的情況……現在怎麼樣了?」陸雨萱走上前來,滿懷期待的問道。

這麼久的時間下來,陸雨萱可謂無比的擔心,她也知道著急沒有用,可躺著的畢竟是她的父親。

「還是沒有什麼起色!」葉天搖搖頭,嘆息道。

剛說完,便見陸雨萱臉色一變,露出了哀愁之色,他連忙開口安慰道:「不過,你也不要著急。

我已經在想辦法研製你爸體內生化製劑的成分了,只要藥物等成分搞清楚了,我至少有六成把握讓你爸重新醒過來。」

陸雨萱點了點頭,只是臉上仍舊露出一絲失望之色,這些天她一直陪在陸展鵬的身邊,期待著他能夠醒過來。

每次葉天來的時候,她都滿懷期望,可葉天每一次卻都讓她失望。

不過她也知道,這怨不得葉天,畢竟葉天雖然厲害,但終究是人不是神,誰有他的極限。

只是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葉天展現出來的種種神奇和不可能,讓她已經習慣了依賴葉天,期待著葉天能給她帶來希望和奇迹了。

「葉天,謝謝你了,最近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又要忙著公司的事情,又要研究我父親的病!」陸雨萱嘆息道。

葉天一笑,「雨萱,說這些幹什麼,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你請放心,陸伯父吉人自有天象,我相信他一定會醒過來的。

更何況伯父有著他的理想和報負,留著一對那麼他她愛他的女兒,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會醒來的。」

「嗯,我也堅信爸爸一定會醒過來的!」

陸雨萱哽咽說道,終究忍不住小聲的抽搐,她把頭別向一邊,拭去眼角的淚水。

葉天心情也極度不好,他看向安然入眠的陸展鵬,心中十分悵然。

突然,葉天凝神看向陸展鵬,發現陸展鵬的臉顯得有些消瘦。

當下,葉天便問陸雨萱道:「雨萱,你最近有感覺陸伯父的身體發生什麼變化沒有,有沒有消瘦或其他的什麼表現?」

陸雨萱想了想,當即搖頭說道:「沒有,我一直守在爸爸身邊。

就算是有什麼細微的變化,我都看得出來,可什麼都沒發現。

哦,對了,我爸爸的頭髮一直在長,這算不算是變化?」

剛回答完,她突然緩過神,緊張的問道:「葉天,是不是我爸爸有什麼問題嗎?」

葉天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只是覺得陸伯父最近似乎有些消瘦了,這個情況應該是和他長期注射營養水,導致的身體營養跟不上有關吧!」

「那……那該怎麼辦?」

一聽說自己的爸爸營養有些跟不上了,陸雨萱有些慌神了。

這人已經昏迷不醒了,如果在因為營養跟不上而出現什麼問題,可怎麼辦是好啊。

葉天連忙安慰道:「雨萱,這個你不用擔心,問題並不大,按理說伯父因為那種葯的原因昏迷不醒,新陳代謝也被最大限度上的延緩。

在這樣的情況下,身體的應該是營養過剩才對,怎麼會出現這種營養跟不上的情況呢?這真是奇怪了!」

說話間,葉天不禁皺起眉頭,仔細的想這裡面有什麼問題。

聽到葉天這麼說,陸雨萱頓時緊張了起來,有些焦急的問道:「葉天,那現在怎麼辦?我爸的身體會不會出什麼嚴重的問題?」

見陸雨萱著急,葉天連忙安慰:「不要急!不要急!放心吧,伯父只是身體可能會有些瘦罷了。

我會儘快的弄出那種藥劑的成分,把她給救回來的,之後在開些方方,幾天就能把伯父虧空的身體補回來的。」

葉天嘴裡雖然安慰著,可其實心裡也沒有底,因為他完全無法確定,陸展鵬現在的這種情況,究竟是身體里在發生什麼某種未知的變化,還是藥物的藥性更在加劇。

正如他所說,陸展鵬身體的新陳代謝在這種藥物的作用下,已經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延緩,所以幾乎不存在營養跟不上這回事。

問題偏偏出現在這裡,陸展鵬確確實實的消瘦了,按道理不應該出現這樣的情況的。

當下,葉天便不放心,再次為陸展鵬把了把脈,從裡到外的繼續檢查一遍,以防止出現任何的疏漏。

這次,他不只渡入內氣,而且也展開了精神感應,雙重作用下的感應著陸展鵬身體每一寸變化。

可這樣的檢查下來,葉天還是沒有發現有任何的問題,在確定了無大礙之後,這才真的放了心。

可收回手后,葉天沉吟了下,想著出現這個情況的可能,很快就想清楚了其中的關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