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慕西看著有些茫然的康寶,大概也明白了他的困惑。

「這麼說…我身上發生的變化,也是真的了?小西,你快告訴我,這一切都是怎麼回事啊?」

康寶咬了咬嘴唇,他對安慕西的話深信不疑的,她知道安慕西不會騙他。上一秒也掐過大腿了,還特么挺疼的~誰說是夢來著…

「嗯…這個…」

安慕西皺眉思索了一下,想要組織合適的語言來向康寶解釋。

「呵呵,你問她?其實她也是一知半解的,你還是先坐下來,讓我來給你解釋吧~

龍道一起身給康寶接了一杯咖啡,放在了一張椅子面前。」

也不知道是出於職業習慣,亦或是男人天生的直覺,他總覺得康寶這個名字很萌的傢伙,看向安慕西的目光中有著一種讓他排斥,讓他感到危機感的東西。

嗯…似乎是一種超脫了朋友範疇的雜質在裡面~沒錯!這個康寶一定是喜歡安慕西的。

那……如果自己判斷不錯,那這貨從此就是情敵了~那自己就特么得小心著點~

「唔?這個帥氣的綠大衣,看向我的目光似乎多了些防備啊~

這很不正常,我們才初次見面才對啊?肯定不會有什麼過節和誤會~難道他…也喜歡小西?

卧槽,我這不是廢話嘛…那個男人能不喜歡小西啊~

穩住先~未來情敵辣么多,而他只是其中一個~呵~」

龍道一那樣想的同時,康寶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此時此刻兩個男人四目相對,空氣中有著看不見的火花在閃爍~

男人的直覺,同樣的恐怖~特別是,對於情敵的感知~這似乎是與生俱來的…

「好的,謝謝!」

康寶想著,走到椅子旁坐下,禮貌而不失風度。

儘管他家境一般,也沒什麼社會經驗,就只是一枚大三在校生。可通過和劉哥學習料理的過程中,心性得到了磨練,變得沉穩,平和,有耐心,也學會了一些比較正式高端的禮儀。

而這些收穫,此時此刻就派上了用場。

兩個男人隔空鬥法的時候,安慕西絲毫木有察覺,猶自坐在那裡喝著咖啡。

向康寶解釋事情的前因後果,介紹當前世界的變化,龍道一肯定比她更佳合適,這麼麻煩的事情,有人代勞,她當然舉雙手歡迎~

時間劉特喵像脫韁的白龍馬,不換上面騎的的唐僧還是八戒,它都會不停奔跑~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

「你是說,我可以加入你們?」

康寶聽完龍道一的講述,過程中還有安慕西不適的插嘴配合,已經大致明白且接受了了世界與自己都變化~以及自己將要面臨的選擇。

年輕人嘛,對新生事物接受能力強的過分~

畢竟,誰還沒看過幾本靈氣復甦之類的網路小說呢?嗯~記得有本叫《我得人字拖成精記》就很優秀嘛~

「是的!你先不要忙著拒絕~下面我給你介紹下福利待遇……你完全可以繼續你的學業,除了必要的訓練,前期是不會給你們這些新人安排什麼危險的,或者超出你們能力範圍都任務的~」

龍道一喋喋不休的給康寶講述著,口乾舌燥~

此時此刻,他內心也有些糾結,情敵啊~偏偏又是個部門需要的啟靈人,瑪德,還好自己去領導。

加入進來以後……嘿嘿…可以小小的利用下權利之便,比如去西部高原訓猴啊~去非南大草原撿牛糞啊~或者去修腳店卧底吧之類的~

總之,儘可能減少他追求安慕西都機會就一切歐凱~

畢竟,情敵,也是敵人嘛~ 原本來活蹦亂跳的大公雞,一腦袋撞到牆上之後,身子突然就軟下來,順着潔白的牆壁慢慢的滑下來。身子萎靡在了牆角,看着似乎是沒死透,綁着紅繩的雞爪子還在不斷地抽搐着。

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氣中裏蔓延,和香燭的味道融合到了一起。

我腦子“翁”一聲有些亂了,這無頭鬼真是厲害,居然逼得一隻雞自己自尋短見裝死。這雞一頭撞死了,那騎在雞身上的簡燁的靈魂怎麼辦?

我和簡燁的冥婚是不是失敗了?

簡燁還能活過來嗎?

一連幾個問題,讓我腦門上頓時見了汗。

低頭一看自己的手腕,手腕上那根紅線沒有消失,而是變得完整了。紅線上還穿着一塊藍色的石頭,石頭表面帶着淺淺的水紋,像極了泡在清流淺溪中的雨花石一般的好看。

石頭的表面還一個文字,仔細一看,是個“簡”字。

我默唸出石頭上的“簡”字,感覺心跳猛然間加速,好像冥冥之中和簡燁產生了某種聯繫。我能感覺到,在大公雞臨死前最後一刻,幫我和簡燁完成了冥婚。

簡燁現在大概是可以還陽活過來了,現在唯一的阻礙,大概就是那個躲在暗處的無頭鬼。我害怕它傷害簡燁,手指緊緊抓着身上衣服的布料,聽着房間裏的動靜。

洛辰駿看到我手腕上的紅線,立刻抓住了我的手腕。

然後,翻轉到掌心朝上的位置,看到了上面那塊藍色的石頭,微微鬆了一口氣:“連老天都在幫我,就差一點,簡少就回不來了。看來真的要感謝這隻七彩翎羽大公雞,是它帶簡少從陰間回來了的,還代替簡少和你冥婚。”

洛辰駿大概和我說了一下,從陰間救出簡燁的過程。

其實很簡單,就是在過凌晨十二點的時候,一邊燒紙,一邊喊着簡燁的名字。最後放出一隻七彩翎羽大公雞,讓它胡亂奔跑,洛辰駿手上則是抓着綁着雞爪的紅線的另一頭。

等到公雞跑到了幽都,把簡燁的魂魄接到了,紅線就會劇烈震顫。

紅線上面所繫的一個又一個的黃豆大小的銅鈴,就會同時響起,作爲警示。洛辰駿在陽間,只需要收線就行,由於幽都和陽間並非一個世界。

大公雞走的是陰路,路途並不長,紅線也就只有十多米的樣子。

“可是……可是無頭鬼還在,你剛纔應該聽到它說話了,它不是來破壞我和簡燁的冥婚嗎?”我反倒沒有洛辰駿那麼輕鬆,有些神經質的盯着那隻死去的大公雞。

大公雞的雞爪抽搐了一會兒,終於僵硬下來。系在雞腳上面的紅線看着很長,一直延伸到房間外頭,很難想象紅線的另一頭是綁在洛辰駿的手指頭上的。

那根纏在洛辰駿手指上的紅線,被他隨手就用陰陽剪剪斷了。

聽我提到無頭鬼,他嘴角有些調皮的一揚,略微喘息的靠着身後的棺材,“沒想到你也認識這隻無頭鬼?”

我這才發現洛辰駿身上也全是汗,明黃色的道袍都變成深色的,整個人都好像從池塘裏撈上來一樣。

這時候,卻一個勁兒的朝我笑,那是一種劫後餘生的笑。

倒不像是對無頭鬼有恃無恐的笑容,是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嗎?

我被他的笑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脫口而出:“你不怕嗎?”

“怕,據說它是幽都一個大人物身邊的狗腿子,不過……”洛辰駿賣了個關子看着我,那臉上一點城府都沒有,看着還真不像個壞人。

這樣的人,很容易讓人放下戒心。

要不是他坑了我好幾次,我差點就被他陽光調皮的外表給騙了,沉默着不說話。空氣裏的氣溫又恢復了夜間的正常溫度,附近的邪祟之物應該都走的差不多了,無頭鬼大概也是走了。

畢竟我和簡燁的契約成立,已經成了不可扭轉的事實。

它如果只是爲了破壞我和簡燁的冥婚,現在留下來恐怕是沒有任何意義了。

我低頭思考了一會兒,連帶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起想了。之前剛一醒來,就要和簡燁冥婚,我都來不及思考我腹中寶寶的情況。

現在,冥婚契約成功,簡燁應該也會還陽。

作爲母親,我不得不替我自己的孩子想。

昨天晚上昏迷之前,我明明記得我肚子裏的寶寶好像甦醒了,可是在靈堂裏醒來卻沒有感知到他在我腹中的胎動。

想到這裏,我立刻就去摸自己的手臂和手腕,看看是不是有符籙之類的東西。摸過一遍之後,發現雙手的手腕和手臂都沒有符籙。

我正在摸索自己胳膊和手腕的動作停了一下,靜靜就聽洛辰駿說:“你應該猜到了,無頭鬼阻止你和簡少冥婚失敗,只能夠無功而返。”

“洛辰駿,我身上的這身衣服是誰給我換的?”我一邊問他,腦子裏的念頭一閃而過,蹲下身子摸了一下兩隻腳的腳踝。

果然,右腳腳踝上套着一張帶着些許溫熱的符籙所編的腳環。

我的身上真的是有符籙封印了腹中寶寶的行爲和意識,一種母獅保護幼獅的情緒一下就佔滿了我的全部,這個世界上沒人能傷害我的孩子。

我都已經答應要救簡燁了,他爲什麼還要這麼做?

他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的臉瞬間沉下來,情緒好像是被點燃的炸藥桶一樣,將符籙從腳踝上扯下來,送到他面前質問:“洛辰駿,你什麼意思?” 此時此刻的龍道一就像一名優秀的推銷員,喋喋不休的極力向一臉茫然之色的康寶講述著加入他們的種種福利,特權,各種好處和優勢。

極力招攬挽留一個情敵,他恐怕是有史以來最憋屈的人了~

按照劇本,情敵~那不是應該讓他有多遠走多遠的么~

「哎,龍道一還真是個被官府給耽誤了的天才推銷員啊~死拖,你是睡著了么?」

安慕西百無聊賴的坐在一旁扣指甲,順帶撩撥人字拖。

「~宿主,有何貴幹?」

人字拖態度一本正經,公事公辦~

「切,別鬧,陪我聊幾毛錢的~一本正經的說,你還是皮一點兒好,起碼可愛~」

「……」

智障,懶得理你~

「怎麼樣?你好好考慮一下?該說的我也基本都說完了,當然,畢竟你和安慕西是朋友,我們官府也不會強迫你的選擇擇。

不過,作為朋友,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加入我們,因為,除了我們,也會有其他部門找上你,甚至,還會有官府之外都勢力找上你,不排除走邪惡勢力,他們的手段……嘖嘖嘖~」

龍道一似乎已經使勁了渾身解數,然而還沒有看到康寶點頭。

心裡極為憋屈,我特么在這短短一小時里,說了超出以往一個月還多的話,嗓子都冒煙了,嗯?誠意滿滿好嘛~你就不能拿出點兒誠意來…

龍道一說完之後,清了清嗓子,拿起桌上早已放涼的咖啡,一飲而盡。

「我加入你們!」

龍道一嘴裡最後一口咖啡還沒咽下,手裡的杯子還沒放回桌子上,康寶就表態道。

「噗…咳咳咳~咳咳~你願意加入我們?」

龍道一被嗆得一陣咳嗽,咳得眼淚都出來了。還是不忘跟康寶確認…

「呃…事實上,一小時前我就決定加入你們了~」

康寶不好意思的擠出個靦腆的笑容。

「……!那你幹嘛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啊…還讓我口乾舌燥的勸你一個多小時…咳咳…」

「因為,你一直都在說話啊,中間都不帶停頓的~我實在找不到機會說話啊。

打斷別人發言,是相當失禮的不是嘛…而且,你還是領導~」

康寶一臉無辜,弱弱的說道…

「……!好吧,你說的有道理,我竟然無法反駁…來人!帶他去辦手續!」

龍道一努力保持鎮定,腦闊疼,為了保持風度,也沒有伸手揉腦闊~

嗯,在情敵面前,不能慫~哪怕這場木有硝煙的戰爭有些小小的失利,那也得端著~

很快,進來一個綠大衣將康寶帶走了…

「呵呵~第一次見你這麼能說,這麼能忽悠~

原來你之前寡言少語的高冷,都是裝的,本尊是的話嘮啊~厲害厲害~」

安慕西已經笑的不行了~沒想到,老實巴交的康寶,都能上龍道一吃癟~

「……!是不是你和你身邊的朋友,木有一個正常人啊…」

龍道一看到康寶出去,伸出雙手揉著自己的腦闊~生無可戀~

「辦完手續,康寶就可以走了么?」

「恐怕不可以,他需要今晚乘坐飛機到京城總部,進行為期一月的學習和訓練。同時,讓他對自己的能力,得到快速的認識和控制,以及提高。

早知道,加入我們,成為優秀的國家衛士,並不是僅僅有一身蠻力就可以的。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

龍道一放開雙手,語重心長的說道,一頭帥氣的碎發,已經被他揉搓的亂糟糟的,不過,並沒有對他的帥氣有絲毫的影響。

亂糟糟的頭髮反而為他增添了幾分瀟洒不羈。

「對了,剛才,你對康寶說的,如果他不為官府效力,就會有別的勢力找上他,甚至還有邪惡的勢力,是故意嚇唬他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你以為我在危言聳聽?別鬧了,之前不是說了嘛,目前現有的靈者中,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隸屬於官府。

剩下的,就是中立態度的家族,民間組織,甚至一些宗教等等,然後就是邪惡勢力了,這些人往往窮凶極惡,在他們的心中,是不存在什麼家國同胞的。

他們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為了自己利益,心狠手辣,無惡不作,不擇手段。

哦對了,忘了告訴你,昨天我們收到消息,銀魔也並非獨行俠。所以,以後你要小心了,說不定什麼時候,他的同夥,或者師門什麼的,會有人來找你復仇。」

龍道一一本正經的提醒道。

「隨便啊,有你前輩保護我,我才不怕~」

「……!我前輩…呵~」

我前輩…難道就不是你前輩么~那麼一個大高手保護你…你就偷著樂吧~

可為毛在你臉上看不到你對前輩有一絲一毫的尊敬啊~

特么尊老愛幼都不曉得嘛…嘶~腦闊疼!

「咳,那你給我講講,現在,那些所謂的靈者,實力是怎麼劃分的?你和銀魔算什麼程度?渣渣?還是高手?」

安慕西突然想起,自己很有必要對外界的什麼鬼靈者的實力做個大致的了解。也好分清楚,怎樣叫渣渣,怎樣叫高手,怎樣叫超級高手~

「噗…咳咳~你竟然拿我和銀魔比~還渣渣…你就不能留點口德嘛~

算了算了,我就當做公益,告訴你好了~

目前世界各國相關部門進行了溝通交流,將全球的靈者們的實力分為七個等級。

從一星到七星,一星最低,七星最高。而每個星級有分為初段,中段,頂峰三個小級別。

而銀魔的實力屬於三星頂峰,我嘛~屬於四星初段。

目前實力最強的那些人,都是六星中段到頂峰。這些人鳳毛麟角,全球充其量也不過百人。

至於七星,那是傳說中的存在,或許有,也或許沒有。反正,目前咱們國內,只有一位疑似七星的強者,不過,這也僅僅是我得猜測。」

龍道一皺著眉,凝視著安慕西,不太確定的說道。

「哦?是誰這麼6?」

安慕西眼睛一亮,滿臉好奇的問道。

「額……就是你背後的那位神秘莫測都前輩~據我推斷,他老人家起碼是六星頂峰,很有可能是七星高手!」

「噗……咳咳~」

「人字拖,你聽見了吧,這次你還真是不甘寂寞的腰間盤,特別突出!開心不不開心?意外不意外?驚喜不驚喜?」

「呵…然而並不!如果按照他們的分類,那宿主你,應該就妥妥的七星了,說不定,是八星~」

人字拖面無表情的冷笑一聲,語氣充滿了不屑~ “你先別激動,我是怕你肚子裏的陰胎破壞冥婚,才暫時封印的他。畢竟,簡少並非這個孩子的生身父親,你想啊,萬一這個孩子中途阻止,你必然是有所猶豫的。”洛辰駿接過那張被我扯下來的符籙,臉上帶着哂笑。

他這個解釋倒也合理,剛纔時間緊迫,如果肚子裏的寶寶一鬧,讓我分心了。我恐怕就救不了簡燁了,洛辰駿看着粗心大意,沒想到爲人卻是這樣的心思縝密。

我問他:“那簡燁的爸爸媽媽被你搞暈了,也是爲了效率?”

“當然,多一個人清醒着,就多一個礙事的人。”洛辰駿回答的理所當然的,嘴裏還吹着口哨,“現在好了,簡少很快就能醒過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