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起源是起源於滿族,也是巫術信仰的一種,剪紙又被分爲了陽刻剪紙和陰刻剪紙,而陽刻剪紙便是大家最常見的剪紙,大家見得最多的可能就是紅色的剪紙,也就是所謂的陽刻剪紙。

或者逢年過節,家家戶戶貼着大紅色的剪紙,那就是陽刻剪紙,大家也都圖個喜慶所以就用大紅紙來剪出一些喜慶的圖案,而在我們家那邊紅白喜事缺少不了的就是這剪紙。

而剪紙中陰刻剪紙流傳到現在幾乎已經沒有多少了。

在巫術中,陰刻剪紙便是用黑色的陰紙剪出來的圖案,這陰刻剪紙可通陰,可招財,也可以幫人辟邪驅鬼,而到了後來在中國文化瑰寶中,學習剪紙的人越來越少了,而這陰刻剪紙則就更少了,當然如果處理不妥善的話就會碰到一些詭異的事情,就比如我沒有入行前。

說到這那就得從我小的時候說起了,這件事情可以說是險些成爲了我這一生之中的噩夢,卻也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

我從小生活在半仙村,因爲曾經傳說這裏住着一個老神仙,這老神仙修煉一生始終是一個半仙,所以在他圓寂的時候我們村子裏爲了紀念他就將村子改名爲半仙村。

那天,傍晚時分,我和村裏一個叫李二狗的孩子,一起去的南山,因爲年齡相仿,大家也都合得來,但是那天去南山摘果子的時候也只有我和李二狗兩個人。

我倆坐在樹上吃着山上的野果子,一邊吃着的時候李二狗賊眉鼠眼的衝着我笑了起來,我看着李二狗這賊眉鼠眼的笑容瞬間就知道,他肯定又有什麼鬼主意了。

果然,李二狗拿着野果子在嘴裏吃了一口以後看着我說道:“小貴,你知道不,咱們山下住着一個老頭?”

李二狗一說到那個老頭的時候我就感覺這廝怕是又沒按什麼好心,那個老頭子是個外鄉人,幾年前的時候定居在了村裏,專門給人做白事。

而且這外鄉人住的地方就在南山下一處亂葬崗十米外的一個地方,整個人陰陰沉沉的村裏的孩子都非常怕他,我也不例外,打心眼裏我是不想去的。

李二狗見我不說話,便開始威脅道:“小貴,你想不想當二地主了?”

說到這個二地主,我不禁就要解釋一下了,當時因爲年級小,村裏孩子多,李二狗自封是大地主,我是二地主,而至於其他的孩子跟在我身邊玩的就是小地主,都得聽我和李二狗的。

聽到李二狗拿這個威脅我以後,我心裏忍不住泛起了嘀咕,隨即還沒開口說話呢,李二狗跟着大聲的說道:“小貴,你要是這點膽子都沒有,你就不要做咱們的二地主了!”

“誰說我沒膽子了!”說到這以後我一下子就從樹上跳了下來“去就去,誰怕誰!”

說着話的功夫我倆就往南山下走了,而此時太陽已經落山了,天色也漸漸的暗了下來。

走到南山那處亂葬崗的時候我心裏不禁有些害怕了起來,這地方總感覺怪怪的,想到這以後我擡起頭看着李二狗開口說道:“二狗,要不咱們回去吧?我感覺這裏一點都不好玩。”

“咱們這是探險,你懂不懂?”李二狗用着一副大人的口氣對着我說道:“我爸爸說了,男人就要有探險精神才行,你要是就這點膽子,將來長大了也是個慫蛋!”

我沒有搭理李二狗,因爲李二狗總是喜歡用一副大人的口氣跟我說話,當然我也不好反駁他什麼便和他一起匆匆的走過了這片亂葬崗。

一直快到了那外鄉人的茅草屋,不知道爲什麼當我走到這茅草屋的時候我感覺周圍像是有無數雙眼睛在看着我一樣,讓我感覺頭皮一陣發麻,越想心裏就越害怕。

而走在我前面的李二狗像是個沒事人一樣,一下子就推開了院子裏的柵欄,我感覺李二狗這麼做似乎有些不妥,但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好隨着他一起走了進去。

當我倆到了茅草屋門口的時候,李二狗衝着我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我跟着躡手躡腳的和他走到了一起。

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可是那茅草屋裏依舊是沒有什麼燈光,想來那外鄉人可能是沒有在家。

李二狗衝着我得意的笑了笑說道:“小道,快進去吧,這外鄉人沒在家。”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和李二狗一起走了進去,進了茅草屋以後,我不知道爲什麼感覺整個房間的溫度都下降了很多,一種陰冷陰冷的感覺。

李二狗倒是並沒有在意的樣子,隨手就將桌子上的油燈給點上了,點燃了油燈以後,我看見了一些我這輩子都忘不了的東西。

油燈點燃之後房間明顯亮了起來,雖然燈光有些昏暗,但是我依舊可以看得清楚整個房間裏的東西,全部都是黑色的剪紙,各種各樣的黑色剪紙被剪出了奇奇怪怪的樣子貼在這房間裏,而且有的剪紙旁邊還放着一個照片,照片全部都是黑白的照片,不知道爲什麼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我感覺非常的害怕。

就像是有無數雙眼睛在盯着我一樣的感覺,這不禁讓我想到村裏老人過世的時候那冥堂上掛的就是這種黑白的照片,想到這以後我感覺自己的雙腿都開始發軟了,這房間裏放的照片該不會都是死人的照片吧?

我剛剛想開口說出來的時候,只見李二狗走上前拿起來一張剪紙衝着我壞笑了一下說道:“這外鄉人剪的這玩意看着還挺好玩的!”

說着話李二狗便從一個長條桌上拿起來一個胖娃娃樣子的剪紙,不知道爲什麼,我看見那胖娃娃的剪紙的時候感覺一陣不舒服,尤其是那剪紙上面的眼睛,看着像是可以穿透人心一樣的感覺。

而那邊上卻放着一個黑白的照片,也是一個小孩子,看起來和我年紀相仿,只是這孩子我並不認識。

李二狗拿起來這胖娃娃的剪紙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貴,你要不要也挑一個剪紙拿回去玩?”

我趕忙搖了搖頭說道:“還是算了吧,要是被人發現了,咱們這是偷東西啊!”

“呸呸呸,你說什麼呢,就這破剪紙能值幾個錢?再說了,咱們這是拿,又不是不還給他了。”說完以後李二狗就把那個胖娃娃的剪紙揣進了口袋裏面。

當他把剪紙揣進口袋的時候我心裏隱隱之中有些不安的感覺了,我總感覺這周圍的一切都太嚇人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李二狗催促道:“二狗,咱們回家吧,時間不早了,該回去吃飯了。”

“慌啥呢?”李二狗有些煩躁的看了我一眼,緊跟着我站在了一旁沒有說話,李二狗拿起來那房間裏亂七八糟的剪紙把玩了一會以後才心滿意足的對我說道:“還是我挑的這個剪紙好看!”

說完以後李二狗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行了,這次基地對你的考驗通過了,以後你還是二地主!”說着話我們兩個人就一起走出了茅草屋。

臨走的時候我和李二狗還把茅草屋的門給關上了,至於那個外鄉人去哪裏了,我也沒有太過糾結,好在他沒有在家,要是在家的話,我還真不一定能保住我二地主的地位。

當天晚上我們兩個人到了村口的時候就分別了,因爲李二狗家住在村口東邊,我家住在村子裏面,路途相對來說要比李二狗遠上一些。

當我晚上到了家裏的時候也沒有敢對我爸媽說我去了南山下面的亂葬崗,對於二狗拿走一個剪紙娃娃的事情也始終沒有提起過,只是說跟着李二狗在外面摘果子吃來着,我媽倒是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讓我洗手趕緊吃飯吧。

當天晚上大概八點多的時候我就已經吃完飯了,吃完飯以後我便早早的躺在了牀上。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躺在牀上我始終是睡不着,腦子裏一直都是和李二狗在茅草屋的情景,這個情景在我的腦海裏讓我始終揮之不去,還有那些各種詭異樣子的剪紙,像是印刻在了我的腦海裏一樣。

越想越害怕,我緊緊的抱着被子躺在牀上,這個時候我媽走了進來,拍了拍我看着我關切的問道:“小貴,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說着話我還媽還撫摸了一下我的額頭。

想到跟李二狗的事情,我反而不敢對我媽說了,當即搖了搖頭敷衍了幾句以後,趕忙讓我媽離開了房間,我媽只是怪怪的看了我一眼就離開了。

我一個人躺在牀上也不知道多久的時候才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半夜,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我聽見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小貴,小貴,醒醒啊,別睡了,咱們出去玩啊!”

“小貴,是我啊,我是二狗,咱們出去玩啊!” 002 丟手絹的遊戲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隨手拿起來一個手電燈走到了窗戶邊的時候看見李二狗站在窗戶邊,當我打開手電燈照過去的時候,只發現李二狗的臉色非常的蒼白,沒有一點血色,眼珠子都是紅色的,像是浸泡在血水裏面一樣,非常的恐怖。

我看着他的樣子忍不住開口問道:“你生病了嗎?”

李二狗衝着我嘿嘿一笑的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生病,快走吧,咱們出去玩。”

我聽見李二狗的話以後心裏感覺有些不舒服,但是李二狗是我朋友,想到如果我要是不出去的話,待會李二狗肯定會拿我當二地主的事情威脅我,想到這以後我點點頭,揉了揉眼睛以後便回去穿衣服了。

穿好了衣服以後,我心裏又有些擔心會不會被我媽媽發現,不過此時心裏想着只要早點回來應該就不會被我媽媽發現的,想到這以後我拿好了手電便從窗戶邊上跳了出去。

李二狗臉色依舊是如同之前那麼煞白,沒有一點血色,當時因爲我年紀太小,也不懂事,所以自然不知道這其中到底透着什麼詭異。

一邊走李二狗一邊扭過頭對着我說道:“待會帶你去見個新朋友!”

“新朋友?”我忍不住問道。

李二狗點點頭以後便帶着我走出了村子裏面,我也沒有繼續問下去,至於這個新朋友沒準又是李二狗家裏來了什麼親戚了,或者是哪兒個親戚家的孩子又來找他玩了,所以他纔會給我說是什麼新朋友。

李二狗帶着我走出村子的時候卻開始帶着我朝着南山下面那個茅草屋的方向走了,我心裏有些害怕了,不是單單是害怕那陰森森的茅草屋,我更害怕那個陰風陣陣的亂葬崗,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李二狗問道:“你要帶我去哪啊?”說着話我都已經有些膽顫了。

李二狗頭也沒回的說道:“那個新朋友就在那裏等着咱們呢,他讓咱們過去玩呢!”說到這以後李二狗還指了指前面那處亂葬崗。

我心裏此時更加的害怕了,現在已經不想要什麼孩子王,二地主的位子了,我想回家,但是看到李二狗這麼執着,我也不好回去,只能硬着頭皮跟着李二狗往前走。

而這個時候李二狗帶着我走到了茅草屋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回過頭看了一眼茅草屋,那破舊的茅草屋依舊是給人一種不安的感覺。

強勢徵婚,女人,乖乖聽話! 李二狗卻依舊是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因爲年紀小的原因,我雖然知道這事情裏有詭異,但是還一直安慰着自己,這也就造成了李二狗後來命也丟了的事情。

李二狗帶着我走到了亂葬崗的時候,只見那亂葬崗真的有個和我們年紀相仿的人,只是那孩子稚嫩的臉龐上一點血色都沒有,而且還穿着一身大紅色的衣服。

李二狗回過頭衝着我咧着嘴嘿嘿一笑的說道:“小貴,這就是我跟你說的新朋友!”

那個所謂的新朋友看着我笑了起來,讓我感覺特別的滲人,也不知道爲什麼,每當我看見他那毫無血色的臉的時候我心裏就特別的害怕。

他和李二狗一樣臉上都沒有什麼血色,眼珠子倒是血色非常濃重,只是那煞白的臉龐任誰看起來都會感覺到不舒服的,就像是一張白紙一樣的臉龐。

而就在這個時候亂葬崗的周圍突然又出現了好幾個孩子,這些孩子之中有男有女的樣子,基本上我一個都人不認識。

那個所謂的新朋友這個時候看着我和李二狗說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以後你們也留下來陪着我吧,我們一起玩!”

李二狗在一旁跟着附和道:“好啊好啊!”

我在一旁沒有吱聲,我有些害怕了,這些孩子給我的感覺不是普通的孩子, 而這些孩子看我的眼神完全不一樣,像是看到了什麼獵物一樣的眼神看着我。

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個新朋友帶頭說道:“咱們玩丟手絹吧!”

此時幾個孩子也跟着都附和了起來,只有我站在那裏沒有動,李二狗見我不說話,便對着我說道:“小貴,過來一起玩啊!”

此時陰冷的天氣,一陣陣的冷風從我的身邊吹過,我整個人不住的打了個冷顫,心裏始終有些害怕,我一直安慰自己不要害怕,後來一想,既然已經到了,那就跟他們一起玩就是了,大不了待會早點回去就是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走過去以後,跟着他們一起盤腿坐下來了,而此時我早就已經忘記了我是坐在亂葬崗之中。

就這樣我人生中唯一一首3D環繞的歌曲成了我一生之中的噩夢。

我坐下來以後,其中一個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的小孩,拿着一塊黑色的布子,臉色慘白的樣子看着我們開口說道:“咱們現在開始吧,你們都閉上眼睛,我來丟!” 003 李二狗死了

說着話的功夫我們已經走到了李二狗的家門口,我爸走上前敲了敲門開口說道:“李大哥!李大哥!開開門啊!”

而這個時候李二狗家院子裏傳來一真急促的腳步聲,隨後院子的大門就打開了,李二狗的父親是個粗壯的漢子,他看見我們來了以後,也是一臉着急忙慌的樣子看着我們問道:“姜老弟,你們一家怎麼來了?”

而這個時候我爸看着李二狗的父親嘆了口氣以後緩緩的道出了整件事情,可是當我爸爸把這一切的事情跟李二狗的父親說完的時候,李二狗的父親用着一副非常詫異的眼神看着我們一家人。

我媽在一旁開口說道:“李大哥,你要不要也去找找孩子去?看你這一臉着急忙慌的樣子。”

萌寶來襲 李二狗的父親看着我們一家人有些詫異的說道:“弟妹,老弟,我家孩子今天一晚上就沒有出去,一直都在家裏呆着呢,這發了一晚上的高燒了,村裏的大夫都來看過了,該吃藥也吃了,可是這燒就是退不下來。”說到這以後李二狗的父親看着我們一家人開口說道:“至於你說二狗去找你家孩子玩了,這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我和我媳婦在家照顧了他一晚上。”說到最後的時候李二狗的父親忍不住再一次嘆了口氣。

很明顯他此時也很擔心兒子高燒不退的事情。

我媽這個時候用了一副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我說道:“你這孩子怎麼還學會撒謊了?”

我爸微微皺了皺眉以後,也知道這事情有些蹊蹺了,便看着李二狗的父親說道:“那行,大哥,俺們就先回去了,時間不早了,打擾你們了。”

“沒事沒事,你們也是出於好心,鄉里鄉親的有啥打擾不打擾的,早些回去歇息吧。”李二狗的父親對着我們說道。

緊跟着我爸點了點頭以後,便離開了李二狗家裏,路上,我們一家三口一邊往村裏走,我爸還一邊問我:“小貴,你跟爸說實話,你晚上到底見沒見過二狗子?”

我一臉委屈的樣子衝着我爸點點頭說道:“爸,我沒有撒謊,晚上就是二狗來找的我,而且他還給我介紹了好幾個朋友。”說到這以後我撇了撇嘴一臉委屈的樣子瞅着我爸。

其實我心裏也特別好奇了,晚上的時候明明是李二狗來找的我,爲什麼他爸說他沒有出門呢?難道李二狗真的沒有出門嗎?我有點不相信。

我爸隨後回過頭看着我問道:“你們在哪玩的丟手絹!”

我跟着有些害怕了起來,我不敢告訴我爸是亂葬崗,而這個時候我媽也急了,衝着我的腦門子就拍了上去“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不想說實話是不?”

我跟着支支吾吾的說道:“在亂葬崗!”

“啥?!”我爸和我媽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我媽一下子就急了,衝着我就嚷嚷了起來“誰讓你去的?有沒有跟你說過不讓你去那裏玩?”

我此時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只能一臉委屈的樣子看着我爸媽,我爸在旁邊有些看不下去了,跟着拍了拍我媽的肩膀安慰道:“你別怪他了,孩子還小呢。”

說完以後我爸長長的嘆了口氣。

當天晚上回到家裏的時候我便把整件事情一字不差的跟我爸講了一遍,我爸聽完了以後,喃喃自語的說道:“你們晚上碰見的怪事怕是和你們拿走的那紙人脫不了干係。”說到這以後我爸看着我語氣非常嚴厲的說道:“這幾天你哪裏都不要去了,就在家裏好好呆着吧。”

我聽完我爸的這句話以後當時就有些委屈了,撇了撇嘴也沒敢說什麼。

而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時候,又發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李二狗又一次莫名其妙的出現了。

當天晚上,我正在睡覺的時候,李二狗的聲音再一次從窗戶邊上幽幽的傳了過來,雖然我當時睡得有些迷糊,但是聽到李二狗的聲音的時候還是被嚇醒了。

我起身以後,走到了窗戶邊上,李二狗的臉色依舊是如同之前一樣的蒼白,他咧着嘴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貴,走啊,咱們出去玩啊。”

說到這的時候我不禁有些好奇了起來,因爲我記得昨天晚上的時候他明明是在發高燒,怎麼這麼快就病好了?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李二狗疑惑的問道:“二狗,你不是發高燒了嗎?”

李二狗衝着我笑了起來“我那都是裝的,走啊,小貴,咱們去玩去!”

看到李二狗那蒼白的臉色,加上他那詭異的笑容,再想想之前的事情就感覺有些害怕,當即衝着李二狗搖了搖頭說道:“二狗,我還是不出去了,你自己出去吧。”

李二狗有些失望的望了我一眼,說道:“小貴,你真的不去嗎?”說着話李二狗仍是有些不死心的樣子看着我。

我衝着李二狗點點頭以後,就將窗戶關上了,也不知道李二狗到底有沒有離開。

早上醒來吃飯的時候我便把昨天晚上李二狗來找我的事情跟我爸媽說了一遍,誰知道我爸媽聽完以後也感覺這個事情非常蹊蹺,決定要去李二狗家裏一趟。

而我則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家裏了。

後來聽我爸媽說,當時他們去了李二狗家裏的時候李二狗依舊是還在發高燒,至於晚上去找我玩的人是不是李二狗誰也說不清楚。

而我爸媽到了李二狗家裏的時候就把事情跟李二狗父母說了一遍,連帶着我們兩個人從外鄉人那裏偷剪紙的事情也跟他媽爸說了。

李二狗的父母知道了這個事情的時候就急眼了,叫來了他們家的親戚,去找外鄉人算賬,當然,其實村裏的人都知道李二狗的父母是出了名的不講理,不過如果我和李二狗沒有偷走剪紙,又怎麼會發生這些事情呢?

超武槍神 當天李二狗的父母帶着人就去了茅草屋,直接把那外鄉人堵在了房間裏,而這個外鄉人的脾氣又特別的古怪,根本不買他們一家人的賬,還說什麼他們兒子是自作孽不可活,他也沒有辦法。

而李二狗的父母一聽這話氣就不打一處來,當時就把那外鄉人給揍了一頓,據說當時連屎都給打出來了,後來村裏的老人實在看不下去了就把他們一家人給勸走了。

李二狗的父母離開了以後也知道這個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了,便去請來村裏有名的“明眼”,明眼其實就是村子裏的說法,用現在話來說,那叫神婆,可以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東西。

щщщ ¤тт kΛn ¤¢ ○

神婆當天晚上就去了李二狗的家裏,到了李二狗的家裏以後,看着李二狗發高燒的樣子,做了點符水給他喝下,卻可是這燒還是退不下來,神婆當時也是用盡了辦法,可是依舊是一點用都不管,最後神婆沒辦法只得離開了。

而李二狗發高燒發了整整九天,這期間李二狗每天晚上都會來找我,但是我卻都沒有出去,因爲我害怕了,雖然年紀小,但是也知道有鬼神之說了,所以我沒有去。

一直到第十天的時候,我知道了一個非常震驚的消息,那就是李二狗死了,高燒九天沒有退掉,第十天的時候離開了人世間,我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嚇壞了,他才七歲,僅僅比我大一歲而已。

通過我爸媽我知道了,李二狗去世的消息,李二狗死的那天他爸媽哭的都非常的傷心,李二狗的奶奶知道李二狗去世了以後整個人當時就昏了過去,因爲李二狗家裏和我家一樣,都是獨苗。

而我卻變得惴惴不安了起來,我害怕了,我害怕下一個死掉的人就是我,那天晚上的場景實在詭異的很,每當我想起來的時候心裏都非常的害怕。

而村裏的神婆說,那是因爲幾個小鬼在勾他魂魄,而人有三魂七魄,這些小鬼每天都會勾走一樣,直到把這三魂七魄全部勾走了,而第十天到了,而他的死期自然也就到了。

李二狗去世的那天晚上,我躺在牀上一直都沒有睡着,到了半夜的時候,一陣冷風從我的窗戶裏掛了進來,這個時候我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小貴,你在睡覺嗎?”這個幽幽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朵裏。

我在歲月盡頭等你 我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整個人都毛骨悚然了,這個聲音不是別人,是李二狗的聲音,我有些害怕了起來,緊緊的裹着被子躺在牀上,渾身都在發抖。

“小貴,走啊,我們出去玩啊,快點啊!”

依舊是李二狗的聲音,我嚇得都快哭出來了,但是我還是壯着膽子站了起來,拿着手電走到了窗戶邊上的時候,我再一次看見了李二狗。

李二狗依舊是如同之前一樣蒼白的臉色,一點血絲都沒有,而李二狗的身後還站着幾個孩子,那些孩子穿着腳上穿的依舊是虎頭鞋,一臉詭異的笑容看着我,我被看的都有些害怕了起來。

美人謀:庶妃爲後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這幾個孩子連帶着李二狗衝着我笑了起來,笑容顯得異常滲人。

“小貴,你來陪我們一起玩吧,我們幾個人好無聊的,你來陪我們吧!”說着話李二狗就往我前面走了起來。

剛剛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突然一陣陰冷的風颳了過來,而這個時候所謂的新朋友這個時候突然擡起頭看了我一眼,我整個人頓時就是失去了意識。 004 九陰九煞之物

我失去意識以後,整個人如同行屍走肉一樣,緊緊的跟着幾個孩子就往前走了,當時好像腦袋裏一片空白,就只知道跟着他們一起往前走。

而我記得,那天晚上我跟着李二狗以及一羣孩子將我又一次的帶到了亂葬崗,依舊是那個熟悉的地方,去了亂葬崗以後,我們幾個孩子就坐在一起玩起來之前的遊戲。

丟手絹的遊戲,我們玩的很開心,然後一起吃東西,一起玩遊戲,我甚至當時都已經忘記了李二狗去世的事情。

大概只記得當時整個人就是昏昏沉沉的感覺,也不知道玩了多久以後,我就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候,我是睡着了還是暈過去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只知道第二天的時候我也開始發高燒了,嘴裏開始說胡話了。

當然,這些都是我爸爸之後跟我說的。

我爸說當時他找到我的時候,是在亂葬崗,當時我渾身發燙,發着高燒以後嘴裏還一直嘟囔着我不走,我不走的話,當時我爸媽知道我發高燒以後也嚇壞了,我媽找來村裏的大夫,大夫給我吃了藥以後依舊是高燒不退,和李二狗當時的情況一模一樣。

我媽有些害怕了,她害怕我會跟李二狗一樣,最後莫名其妙的死掉。

那天夜裏,就在我們一家人急的沒有辦法團團轉的時候,我爸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去找那個茅草屋的外鄉人。

我媽當時挺不相信那老頭子的,就說:“你找他做什麼,他一個邋里邋遢的糟老頭子能幫上什麼忙?”

我爸有些生氣的說道:“咱家孩子如果沒有去了人家茅草屋偷東西,能有現在這事情嗎?”說到這以後我爸嘆了口氣看着我媽說道:“行了,解鈴還需繫鈴人,咱們家孩子跟着李二狗偷了人家的東西了,李二狗已經死了,我現在必須得去找那老頭子去!”

說罷,我媽也不好在阻攔什麼了,畢竟這關乎到我生命的事情,此時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當天晚上的時候我爸就動身去找了那外鄉人,當時我爸到了那茅草屋的時候,我爸非常禮貌的敲了敲門,那老頭子當時說了一句請進。

我爸爸進去以後,看見那外鄉人正在拿着剪刀剪紙呢,看見我爸爸來了以後他也是一臉奇怪的樣子看着我爸問道:“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爸聽見以後咬了咬嘴脣,狠狠的點點頭說道:“求老先生救救我兒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