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插足進來的“第三者”。

“你好!”

小烏龜李子規覺得應該和小白狐打好關係,畢竟它是老人嘛,於是便客氣地問了聲好。

夜宴:總裁獵愛小丫頭 ,李小嵐卻沒有鳥它。

讓它熱臉貼到了冷屁股上。

李子規倒也不覺得尷尬,自己笑了笑,然後對李雲說道:“老大,你這麼強的實力,怎麼也會被人類抓住?”

神格狂戰 。”

李雲說道。

“爲什麼啊?”

李子規不明白。

人家別的變異生物都躲着那些捕捉變異生物的獵人,還沒見過誰讓着獵人抓的。

“你別多問,以後再告訴你。”

李雲準備等時機成熟了再告訴它,現在不想多說。

“你來這裏多久了?”

李雲說道。

“有一年了吧。”


小烏龜想了想,這樣說道。

“你跟我說說,咱這個“主人”怎麼樣?”

李雲說道。

明顯是想從小烏龜這裏瞭解楊雲兒的爲人。

畢竟,以後可能很長一段時間會跟楊雲兒共處,多知道點她,沒有什麼壞處。

“那個小丫頭就是個小屁孩…..”

李子規說出一段話來。

李雲從它嘴裏瞭解到關於楊雲兒的幾個詞。

單純。

善良。

聰明。

貪玩。

天賦高。

惡趣味。

其它幾個詞還很正常,不過,李雲不理解最後一個詞,他疑惑看着李子規,說道:“惡趣味?”

“沒錯。”

李子規點點頭,說道:“這個丫頭在沒人的時候,喜歡穿男裝。”

“啊!”

李雲愣了愣,沒想到楊雲兒那麼可愛的人竟然喜歡穿男裝。

要不是小烏龜說出來,誰能想的到呢?

幸好這點惡趣味不是那種讓人不能忍受的惡趣味,如果是喜歡皮鞭、蠟燭…..

李雲渾身打了寒顫,不敢往下想了。

“嘿嘿,這個祕密就我知道,別人都不知道。”

李子規嘿嘿笑道。

“你就不怕她殺你滅口?”

李雲開玩笑似的笑着說。

“怕什麼?她把我當小動物看待,哪裏知道我知道那麼多。”

李子規不在意的說道。

兩個說着話,大門被推開了,楊雲兒走了進來。


她看着他們三個,笑道:“小龜,你們相處的融洽嗎?”

融洽,非常融洽!

шωш ▪тTk án ▪CΟ

我不過是揍了小烏龜一頓而已。

李雲心說。

小烏龜的眼睛滴溜溜轉了轉,自然沒說什麼。

況且,即便它說了什麼,楊雲兒也聽不懂。

“餓了吧?我給你們帶吃的來了。”

楊雲兒說着,便取出一些食物放在李雲三個的面前。

等李雲他們吃完之後,楊雲兒就逗着小白狐玩。

看的出來,她很喜歡小白狐。

不過,“桃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心念落花。”

楊雲兒很喜歡小白狐,奈何小白狐不怎麼鳥她。

李小嵐從始至終都對她愛答不理的。

楊雲兒以爲是自己和小白狐暫時不熟的原因,所以也沒有在意。

逗了小白狐一陣子,見小白狐沒有迴應,她也覺得無趣,便離開這裏了。

不覺到了晚上。

李子規慢悠悠地爬回了自己的老窩。

它的老窩舒適寬敞,還有很淺的水,是楊雲兒專門爲它做的。

李雲和小白狐自然也有。

不過,他們可沒有那種住“老窩”的習慣。

他們兩個都趴在了窗下。

一輪明月懸在高空,月光從窗戶中照進來,照在了他們兩個的身上。

李雲正眯着眼,沐浴月光。

忽然,他聽見旁邊的李小嵐說道:“李雲,你爲什麼收那個傻子當小弟?”

“傻子?”

李雲一時間沒明白它說的傻子是誰,不覺扭頭看着它。

“就是那隻傻龜。”

李小嵐說道。

“原來你說的是它啊。”

李雲笑了笑,說道:“它可不傻。”

“切!我看,老傻了。”

李小嵐說道。

“你知道嗎?它跟你一樣特殊。”

李雲說道。

“跟我一樣特殊?”

李小嵐先是疑惑,然後逐漸瞪大了雙眼,它吃驚的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它也有神獸血脈?”

“不錯,它身上有神獸玄武的血脈。”

李雲點頭。

“玄武!”

李小嵐差點驚呼出來。

這玄武跟神龍、鳳凰一樣,在衆多神獸中也是實力頂尖的,比它的遠祖九尾天狐還強。

它萬萬沒想到,那隻傻龜竟然有玄武的血脈。

着實讓它大吃一驚。

半響,李小嵐才說道:“你就是因爲這個,才收它當小弟的?”

“當然了,不然一般的普通烏龜,我哪裏會去費那個心思。”

李義點頭承認,對李小嵐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那傢伙….”

李小嵐回頭看了一眼呼呼大睡的小烏龜,然後回過頭來忽然笑道:“那個小丫頭恐怕死都沒想到,自己的寵物有神獸血脈吧?如果她知道的話….”

“她如果知道她有兩隻擁有神獸血脈的寵物,她會是誰什麼反應?”

李雲笑眯眯的說道。

“不准你說我是寵物。”


李小嵐瞪了他一眼,又說道:“你比我們還怪,明明沒有神獸血脈,偏偏進化的比我們還快多了,不知道你是什麼。”

“呃?”

李雲滿臉錯然,不知道說什麼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