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宇洛被喝得腦袋微微一縮。

「別跟他們廢話了,我們做我們的事情就好。他們想要嗶嗶,有本事先破了我的劍陣再說。」小邪十分霸氣地開口道。

趙思明等人被這句話氣得渾身發抖。

小邪的陣法極為高級,憑藉他們的力量,還真的破不開……

「沒有人可以拿我天劍宗的東西。」

遠處,突然傳來縹緲如煙的聲音。

「區區劍陣,我只手便可破開!」

話音剛落,一道金色的劍芒曜世,落在漆黑劍芒構成的劍陣上。

彷彿刺破黑暗的黎明,劍芒將小邪精心布置的陣法,撕開了一個極為巨大的豁口! 小邪的陣法被極為暴力的方法破開。

對方必然是領悟了神道之力的返虛後期以上的存在。

眾人將目光轉向劍斬的方向,只見有一個藍衣劍仙正腳踏虛空而來。

他身姿翩然,一手持淡金仙劍,一手持指陰圓盤,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稜角分明的冷俊,雙眸光射寒星,氣勢極為逼人。

安林第一眼就覺得此人很有劍仙范,第二眼就覺得此人實力不凡。

天劍宗的弟子們,看到那個男子后,都興奮了起來。

「是歐陽夏大師兄!」

「太好了,歐陽夏大師兄是返虛巔峰的頂尖劍仙,他來這裡一定能夠處理好這件事!」

「我們的藍夢古劍,可以奪回來了。」

弟子們議論紛紛,歐陽夏則是一步步走向小邪。

他對著小邪淡淡開口道:「放了藍夢古劍,它是我們天劍宗的。」

安林插嘴道:「喂,誕靈古劍已經算作完整生命體,按照太初大陸宗門的慣例,它要是出逃了,歸屬於誰可不是你們天劍宗說了算,而是先到先得,並且以古劍意願為主。」

歐陽夏冷冷地瞥了安林一眼,語氣強硬道:「它是該屬於天劍宗的,就永遠是天劍宗的,誰也搶不走!」

安林一臉黑線:「為了奪回誕靈的古劍,連臉都不要了嗎?」

「誕靈古劍千載難逢,我就算是強搶又如何?」歐陽夏神色睥睨,傲氣凜然地開口道。

此時,小邪已經在虛空刻畫好了一個神符,黑芒陣陣,玄妙的波動在虛空形成劍氣流轉的波紋。

歐陽夏見狀臉色一變:「住手!」

安林瞬間閃動到小邪的前方,微笑道:「想要奪劍?先得過我這一關!」

「別以為你打敗了敖蒙那種貨色,就覺得返虛巔峰大能和他都是同一路貨色,我現在就讓你明白,你對於我而言,是何等的渺小!」

歐陽夏的金色仙劍迸發出耀眼無比的神道之光,劍氣激蕩間,四周的虛空都開始扭曲開裂。

「快接受我的契約。」小邪淡淡道。

藍夢劍瑟瑟發抖,他感覺到歐陽夏的存在後,猶豫竟然少了幾分,朝那黑色神符撲了過去。

「給我滾!」歐陽夏怒喝一聲,揮劍朝小邪一斬而落。

金色的劍芒縱貫天地,彷彿一輪金色的彎月,蘊含著霸道無盡的神道之力,足以崩滅粉碎萬物!

這是比破開小邪防禦陣更為恐怖的劍斬!是歐陽夏的全力一擊!

以小邪自身的實力,很可能無法正面承受這一擊。

安林擋在小邪的前面,十分淡然,掏出了朱雀境,甚至還有閑情轉頭催促小邪道:「快點啊,搞個契約別磨磨唧唧的。」

歐陽夏看到這一幕,怒髮衝冠,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無知狂妄的代價,就只有死!

然而,在一眾驚愕的目光下,歐陽夏那奪天地之色,極致霸道的劍斬,在觸碰安林的瞬間,竟然詭異般地調轉方向反射。

歐陽夏心頭一跳,立即橫劍在身前抵擋。

然而,他的含怒一擊又如何能如此簡單,就抵擋得住。

金色的劍芒摧枯拉朽,勢不可擋。

這位天劍宗的大師兄,被自己的劍招瞬間斬飛了數千米,體內血氣翻湧,劍氣肆虐,嘴角不禁緩緩滲出了鮮血。

天劍宗的弟子們傻眼了,他們心目中強大無比的大師兄,竟然被安林反彈了招式,一招重創了?!

「可惡,這是什麼詭異的器物?!」

歐陽夏極為忌憚地望著安林,他看到安林拿出了一面鏡子。

也在這時,一聲清脆的嗡鳴聲響起。

藍夢劍正式成為了小邪的小弟!

「不!」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歐陽夏一臉驚怒地望著小邪的方向,手持仙劍爆發出無窮無盡的金芒,再次朝小邪衝去。

安林則渾身纏繞神火和聖火,施展了火神模式,朝歐陽夏撲去。

「四倍,麒麟臂火神拳!」

拳頭爆發出如太陽一般耀眼的炎芒,拳勁所至之處,虛空扭曲開裂,萬物融為虛無!

歐陽夏竟從安林的拳頭上,感受到了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他一劍朝安林斬去,神道之力洶湧,金芒攝魂。

然而,安林的拳頭竟以極為恐怖的力道,將歐陽夏的劍芒衝撞擠壓變形,巨力驚濤駭浪而來,瞬息襲遍歐陽夏的全身。

「噗……」歐陽夏又吐出了一口鮮血,身子朝後方倒飛。

天劍宗的弟子們看傻眼了,他們的大師兄,又雙叒叕被安林轟飛了!

「安林劍仙不是擅長用劍的嗎?為何用拳頭也如此牛逼?」孫宇洛喃喃開口道。

安林氣息洶湧澎湃,如火神降世般一步步走向歐陽夏:「不是說,我相對你而言,渺小不已嗎?你怎麼一直吐血啊,是身體不好嗎?」

歐陽夏呼吸急促,咬著牙望向安林,低吼道:「再來!」

劍芒金光曜世,神火焚盡虛空,兩者再次在高空碰撞在一起!轟轟轟……能量的氣浪激蕩十數里,光芒照亮了死靈魔地那昏暗的天地。

小邪看到天上的安林,稚嫩的圓臉浮現一抹笑意:「還是蠻可靠的嘛。」

隨後,她將目光轉向藍夢劍。

藍夢劍輕輕一顫,然後討好似的繞著小邪不停飛行。

小邪微笑道:「你我雖然建立了劍靈間的主僕契約,但還能被一個人類所煉化,讓他成為你的主人,你覺得我家安林怎麼樣?」

藍夢劍偏了偏劍身:「嗡嗡嗡嗡嗡嗡!」

「哦?你說安林不懂你的心?你另有心上人?」小邪頗為玩味地笑道。

藍夢劍點了點劍柄,表示同意。

「他是誰?」小邪好奇道。

孫宇洛正抬頭欣賞著偶像的戰鬥,突然間覺得背部有些涼快。

什麼東西啊?

他轉過頭,卻發現一個小男孩正雙手雙腳趴在他的背上,幽藍色的臉綻放出一百八十度的笑容,雙目凸起,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臉蛋。

孫宇洛:「……」

「啊……!!!」

孫宇洛爆發出數百分貝的尖叫聲,整個人連神魂都要被嚇出來了!

「救……救命啊!」

他雙腿一軟,癱坐在地上,對著小邪求救道。

小邪則一臉古怪地望著孫宇洛,艱難開口道:「你說是他?」

小男孩點了點頭,伸出舌頭「哧溜」一聲,舔了舔孫宇洛的脖子!

孫宇洛渾身顫抖,那熟悉又恐怖的觸感,嚇得他渾身發軟。

小邪:「……,真的是惡趣味呢……」 小邪背著小手,邁著小步伐,緩緩走到孫宇洛的面前。

「小邪大人,人命關天,快救救我啊。」孫宇洛被小男孩趴著,渾身發毛,欲哭無淚地開口道。

小邪雙眼彎成月牙,笑眯眯地說道:「救你?為何要救啊?你知道你現在的處境嗎?」

「是……是什麼處境?」孫宇洛緊張道。

「天劍宗萬年難得一遇的古劍誕靈,不惜耗盡全宗之力去搜尋的藍夢劍……此刻,他想要……」

「認你為主!」

小邪指著孫宇洛,一字一句地說道。

孫宇洛張大了嘴巴,思維陷入了獃滯之中。

藍夢劍竟然想要認他為主?開什麼玩笑!!

「為什麼會是我……」緩了許久,他才開口道。

「他說覺得你好玩,認你為劍主,以後會很有意思。」

小邪將小男孩告訴她的原因說了出來,接著笑道:「我會尊重每一個劍靈的想法,所以只要你同意,這門喜事,我就同意啦。」

孫宇洛一臉懵逼地望了一眼身後的男孩。

男孩對他咧嘴一笑,伸出舌頭對著他的臉就是一陣「哧溜」。

孫宇洛:「……」

劍靈主動認主他,這是他以往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那是何等的氣運,何等的仙緣,才能有這種福氣啊!

但如今,他正在很認真地思考,到底接不接受藍夢劍的認主。

就在孫宇洛遲疑的時候,天空上方傳來歐陽夏的怒喝。

「孫宇洛,你要是敢和藍夢劍互為認主,天劍宗就容不下你了!」

孫宇洛聽到這句話,神色微微一怔。

這時,遠處突然有一個騎著獨角白馬的修士從天邊而來。

「孫宇洛,停止你愚蠢的行為,你還不配擁有這柄古劍!」

一個如雲霧般縹緲的聲音傳來,聲音不大,卻讓人有一種震耳發聵的力量。

「做決定之前,先想想自己有幾斤幾兩,獲得遠超出自己力量的寶物,是災厄,而不是運氣!」

騎著獨角白馬的修士長劍出鞘,雲霧浮動上百里。

「是三長老來了!」

「三長老祝雲山的盪雲劍法,堪稱宗門第一大劍困陣!」

四九仙宗的弟子們,目光熾熱地望著不遠處的長老。

祝雲山是天劍宗返虛中期巔峰的大能,安林和歐陽夏正在激戰,他趁虛而入,又有誰能夠擋得了他?

「孫宇洛,限你十息,立即交出藍夢劍,否則古劍我仍會奪,還要將你驅逐出天劍宗!」祝雲山嚴聲開口道。

說話間,無窮無盡的白霧,已經呈四面八方籠罩了寺廟周邊,形成一個無處逃遁的困陣。

同時,孫宇洛感受到一股極為恐怖的威勢籠罩著全身,彷彿他一旦做什麼出格的動作,就會被那股力量抹殺!

「不要……我就要你……」

孫宇洛的身後,突然傳來小男孩的聲音。

他轉過頭,迎上小男孩那真誠之中帶著天真的目光。

就在孫宇洛愣神的時候,一道白霧劍斬從天而降。

「十息已過,孫宇洛,你不再是天劍宗之人,給我滾!」

祝雲山只想要回誕靈古劍,孫宇洛到底如何,他沒有一絲的在意。

白霧劍斬速度極快,孫宇洛那一刻卻舉起了手中的劍,大吼著朝天空揮出了一道極為璀璨的劍斬。

「我不滾!」

轟!

兩道劍斬碰撞,孫宇洛的劍芒被白霧劍斬撕裂震碎。

劍芒繼續落下。

孫宇洛望著朝自己斬來的劍斬,面無懼色,一步未退。

就在這時,黑衣小女孩手持勝邪劍擋在了他的身前,輕飄飄揮出一劍,便將祝雲山的劍芒撕裂得粉碎!

「不想滾,就給我趕緊下決定。」小邪語氣清冷道。

孫宇洛深吸了一口氣:「我知道我有幾斤幾兩,也知道自己實力不足,沒有擁有誕靈古劍的資格……」

趴在孫宇洛身後的小男孩,聞言面露落寞之色。

「但是,要是藍夢古劍選擇了我……」孫宇洛抬起頭,目光堅定而熾熱,「身為一個劍仙,要是連這種機會都不努力抓住,那麼我以後還修什麼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