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柚板着臉,繼續梳理。

母牛很快就淡定下來。

然後。

季柚繼續退後——

看見這一幕,岳棲元忍不住道:「其實呢,4444號這傢伙有個最大的優點,就是謹慎。」

岳棲光挑眉:「難道不是怕死?」

「咳咳……」岳棲元頗為認同道:「通俗點講就是怕死。」

張曳點頭:「還有一種說法,就是苟!」

盛清顏打了下呵欠,道:「人家不關心她苟不苟哦,人家只想看她被牛踢哦……」

楚嬌嬌一聽,緊張道:「不要踢季柚同學的臉!那是我不能承受的痛。」

沈長青前所未有的認真,並不參與討論,心裏已經在琢磨:精神力的運用嗎?換做自己,還如何做呢?

想着,沈長青繼續一言不發的盯着。

徐州也很認真。

路易、蘭斯兩人也睜著湛藍的眸子,聚精會神,因為——

季柚已經繞到了牛身後,正準備動手。

她的桶剛放下,手尚未伸出去,忽然——那頭牛聽見奶牛桶的落地的聲音后,渾身一震,四隻蹄子條件反射的往後一踹。

六條絲:【跑!】

季柚就地一滾,從牛肚子底下鑽出,尚未站穩,這牛反應也快,又是一踹,好險季柚個子矮,只是稍稍彎腰,牛蹄子就落了空。

季柚:「卧槽!這就是你們口中的最老實的牛?」

六條絲:【是……是的呀!】

季柚問:「老四,它徹底暴走了嗎?還有救不?」

老四歪頭打量后,開口:【沒暴走,但建議主人暫時放棄打算,它正不高興呢。】

季柚一聽,本來想放棄,但一想到自己努力了那麼久,卻要失敗,頓時不服輸起來:

放棄?

在她的字典里沒有放棄一詞!

再壞,也不就是被踢蛋嘛!

咳咳……

反正,她沒這玩意。

不慫!

連續躲開了母牛幾次暴踹后,大家以為季柚會馬上退出牛圈,不想,就見季柚一躍而起,跳到了牛腦袋旁,抬手,揉牛腦袋——

眾人:「……」

牛眼看着就要用力甩頭,眾人瞪大眼,準備見證著季柚的翻車現場。

岳棲元、岳棲光、盛清顏幾個,還很不厚道的打開了光腦的全息錄屏。

然後——

母牛停下了甩頭的動作,它的面前出現了一把新的鮮草。

母牛幾乎沒疲勞思考,自然地張嘴,捲起草——

眾人:「……」

你這頭吃貨牛!就不能踹了人再吃?

不得不說,大家都有點遺憾。

接着。

季柚重複剛才的舉動——

這頭母牛,從開始的暴躁,逐漸變得平靜下來,很快就做到了完全無視季柚,只把她當做餵食、撓痒痒的工具人。

季柚順利擠滿了一桶牛奶。

她舒出一口氣,然後,沖着圍觀的9個人露出燦爛笑容:「小老弟們,學着點。」

眾人:「……」

本來覺得季柚此時身上光芒閃耀的眾人,立馬覺得手心癢!

不過,雖然季柚很欠揍,但她的耐心與穩健發揮,還是給了大夥兒很大的參考價值。

沈長青突然不再猶豫,一馬當先走了出去,他選定的是一頭體型中規中矩的母牛。

接着。

岳棲元也邊走,邊道:「我也去試試。」

他倆之後,楚嬌嬌也跳了出來,只是,她不忘仔細打量了下季柚的臉頰,確定這次沒傷著后,才捂著心口,走向一頭母牛。

徐州經歷了一次失敗,短暫的自閉了下,這會兒也鼓起勇氣,再次出發!

張曳、路易、蘭斯、岳棲光都開始行動。

眨眼睛,還停留在原地的只有盛清顏一個。

季柚看盛清顏一副懶洋洋,絲毫沒打算的模樣,忍不住問:「辣眼,你還不動手?」

盛清顏翻個白眼,沒好氣道:「人家對集體雞飛蛋打這事沒興趣哦!」

「……」季柚嘴角一抽,說:「你就真的以為他們都失敗。」

盛清顏打呵欠:「明顯的事哦。」

季柚揉揉眉心,她剛才一直繃緊著精神,這會兒有點疲憊,只是——眼角的餘光一瞥,發現盛清顏這貨表面上沒興趣,但眼睛卻一直放在其他8位同學身上,重點是沈長青與岳棲元——

季柚一愣。

隨後。

她的唇角一彎:

辣眼這貨,表面行事辣眼的讓人不忍直視,真處理事情起來,卻是真的心細如髮呀!

在這方面,他甚至強過沈長青、岳棲元。

他——這是要多觀察幾個例子做參考呢。

季柚於是沒再出聲打擾他,也靜下心來觀察其他人的表現。

沈長青穩紮穩打,看起來是所有人裏面最容易成功的一個。

岳棲元也不遑多讓。

楚嬌嬌看似魯莽,但她武力值強勁,大有仗着武力值一力降十會的架勢。

徐州有過失敗經驗,總結教訓,這次表現得可圈可點,也有成功的跡象。

與徐州同為偵查員的張曳,步步警惕,深刻的詮釋了什麼叫『苟』。

路易被母牛踢了幾腳,反而越挫越勇。

蘭斯也在咬牙與母牛周旋。

岳棲光呢?這貨還在物色自己準備挑戰的牛。

……

季柚漆黑的眸子,盯着他們,眸光專註。

自己的這些夥伴,都很強!論實力,無論是精神力還是體質,單把他們任何一個人拎出來,季柚都比不過。

但是!

季柚卻無意與他們攀比,因為她始終覺得自己該走的是自己的路。

她要摸索出最合適她自己的戰鬥方式!

突然——

看見了岳棲光終於選定了牛:

他的目標是一頭最矮小的母牛。

季柚眸光一閃,「老四,你確定那頭是牛王?」

老四用力點頭:【確定一定以及肯定噠。】

季柚張張嘴:「……」

妙書屋 這武器?

好吧,著實噁心。拿去賣掉,花錦明都拉不下這個臉。尤其是名字,叫什麼鞭撻者的愛人……

所以,只能送人了。

DEIFY老是這樣,不管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都喜歡給它分到法杖類去。燭台,魚竿,痒痒撓,脛骨,掃把,雨傘,風乾的蛇……

小布丁有白骨祝師的權杖,馬清香有懲罰者的垂火杖,大概率看不上這武器。

花錦明思來想去,將武器面板分享到了公會群聊里。讓法系職業的姑娘們,看中的就自己擲點。

姑娘們很熱情。法系和不是法系的都跑了出來。但擲點的卻沒一個。

……

雨吊雄魂:[鞭撻者的愛人],紫武,新鮮出爐,大家看中的自己擲點,我直接給,不收錢。

粉萌餓犬:[害羞]

彩虹泡泡:[汗]這法杖的造型也太……

冷眸:好歹是個紫裝啊。團長大手筆了。我就是好奇這東西也能演算法杖嗎?哈?

冷眸:[黑人問號]

七色悲傷:沒想到團長還有這愛好

落葉相隨:是啊,我以為團長是個正經人。終究是錯付了。

甜奶香香:你說的給是正經給嗎?團長

十米陽光:這法杖施法該怎麼施啊?拿皮鞭抽自個嗎?抽一下一個技能,抽一下一個技能。

黑糖話梅擲出了35點。

黑糖話梅:我要我要我要,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

奶油酥心:魅魔拿皮鞭,堂主你不對勁。

落葉相隨:堂主她還是個孩子啊。

……

所有姑娘都在質疑法杖的造型,畢竟這個皮鞭拿出去,太嚇人了。最後還是黑糖話梅站了出來,35點就把法杖擲走了。

雨吊雄魂:[汗顏]

雨吊雄魂:@黑糖話梅,回頭交易你。

黑糖話梅:謝謝小哥哥,小哥哥你最好了。[哽咽]

黑糖話梅:[壞笑]

花錦明記得,黑糖話梅不僅是罕見的隱藏職業混沌術士,還是罕見的魅魔族。這個皮鞭給她,反而毫無違和感。

至於技能書,花錦明打算留給自己。

反正全職業可用,技能好不好不用管,大不了不用就是了,而且當下多一個技能是一個技能。

花錦明將手冊拿出消化。

[魅惑之術]:一階技能,魅惑一個目標,成功後有可能使目標陷入短暫的失魂狀態。同時,你將獲得精氣轉化后的一個獎勵祝福。冷卻時間3分鐘。魅惑失敗則不進入冷卻。

這個技能還能無限用的嗎?花錦明不解。

怪不得這個鞭撻者一直朝他拋媚眼,原來是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