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字句句都是在針對孟辭。

孟辭掃了一眼坐在女方桌上的袁月,小臉冰冷。

孟錦城蹙眉,輕輕地敲擊著桌面,聲音沉穩有力:「什麼時候,鄭家輪到你發言了?」

「孟總,不不不,您誤會了,我女兒不懂事——」

鄭父低著頭,態度恭敬。

「我女兒不懂事,做事不靠譜,還請您和霍太太見諒。」

被晚輩這麼訓斥,誰的心裡能好受?

但是,他們惹不起這群人。

孟辭身後有霍庭深,孟錦城手段狠戾,雖然這幾年不出現在江城,但是他身後的勢力不容低估。

看到這一幕,鄭琳娜越發不滿。

「我不是不靠譜,也不是不懂事,我只是想要闡述事實而已,月月和霍庭深青梅竹馬,憑什麼你橫插一腿——」

「啪!」

一聲脆響。

鄭琳娜還沒說完的話徹底沒有了說出來的機會。

動手的,正是男主角。

中年富商蹙眉,眉眼之間有些不耐煩。

「閉嘴!」

一個女人,在這種場合大鬧一場,丟臉的還有他!

總裁壁咚小萌妻 「要麼別比比,要麼不訂婚!」

他不差錢,想要嫁給自己的女人多得是。

娶鄭琳娜也不過是因為鄭琳娜不能生育,這樣即使結婚了,也不會危害到他兒子的利益。

之前覺得鄭琳娜還有點意思,現在看來,就是一個蠢貨。

訂婚當日被打了一巴掌。

還是被自己未來的丈夫打的。

這件事,換做誰能忍?

「你——」

「鄭琳娜,你給我閉嘴!」

鄭父現在兩頭為難,一頭是已經得罪了的孟辭一伙人,一頭是想要解除婚約的「好女婿」。

鄭琳娜咬著牙根,將這一筆賬記在了孟辭的身上。

坐在主桌上的女人轉動著輪椅的輪子,直接走上了紅毯:「娜娜,你沒事兒吧?」

看到袁月,鄭琳娜的臉色微微好轉:「我沒事兒。」

「我能,說幾句話嗎?」

袁月咬著牙,似乎有些猶豫的樣子。

要不是曾經看過他抓狂的樣子,或許還有人會相信他可能真的是溫柔賢惠類型的女孩子。

「當然可以。」

「各位賓客好,我是袁月,娜娜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本來我不該出面,但是事情鬧到這樣,我也很難過。」

「我和霍三爺青梅竹馬長大,但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超出朋友界限的事情,我承認我之前做過錯事,但我已經失去了家人,失去了一雙腿,難道我還不能彌補我之前做過的事情嗎?」

袁月擅長演戲,幾句話,就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

甚至,這話無疑是在說——孟辭揪著不放,逼著她走上了絕路。

呵呵!、

孟辭現在只想笑,這女人,有什麼臉面賣慘?

「你做過的事情,真的能夠彌補嗎?」

孟辭涼颼颼的開口,眼底帶著幾分冷意。

袁月頓時背脊發涼。

尤其是看到孟辭的眼神,更是有些畏懼。

「我覺得,我已經付出代價了。」

孟辭起身,路過侍者的時候,端了一杯香檳,不慢慢的走上了紅毯。

氣勢逼人。

哪怕她懷著身孕,但依舊看起來明艷奪目,凌厲萬分。

「嘩啦!」

滿杯香檳酒潑在了她的臉上,淡黃色的液體順著臉蛋滑落。

精緻的妝容被徹底毀掉。

煙灰色的睫毛膏混合著眼線筆匯聚成一條痕迹,緩緩而下。

「袁小姐,你還真是對你自己做過的事情,一無所知呀!」

孟辭俯身,微微一笑:「買兇殺人,插足別人家庭,故意傷人,這些你都彌補了嗎?」

「什麼,買兇殺人?」

中年富商聽到這話,頓時慌了。

這袁月看上去是個人的樣子,怎麼做事就像是個鬼?

「買兇殺人?」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別撩了 「呵,對於袁家來說,買兇殺人算什麼?不過是一點小事而已。」

「你忘了,袁家可是劣跡斑斑,我估計這事兒是真的!」

袁月的臉色僵住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怎麼可能?

他買兇殺人的事情,孟辭怎麼會知道?

袁月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

孟辭微微一笑:「不見棺材不落淚!」

話音剛落,只見一行穿著黑色制服的男人走了進來。

看到為首男人的臉,袁月直接愣住了。

孟辭,居然把他們找到了。

「袁小姐,是直接自首,還是想要看看他們怎麼說呢?」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對不起,我還有事,我想先走了。」

袁月哆哆嗦嗦的想要去握住輪胎。

「您好,請問哪位是袁月小姐,我們接到舉報,袁月小姐涉嫌買兇殺人,麻煩跟我們走一趟。」

袁月僵住了,白著臉被帶走了。

這一場婚禮,成為了鬧劇。

中年富商不願意再和鄭家浪費時間,直接走了。

鄭琳娜站在舞台上,臉色蒼白。

似乎還沒有從袁月買兇殺人這件事中間走出來。

「早就算計好了?」

孟錦城看著正在用濕紙巾擦拭手指的女人,低聲問。

這妹妹,有點意思。

遺傳了老爺子的狠厲,善於心機。

表面看上去一副小白兔的樣子,實際上一肚子壞水。

難怪,會吸引到霍庭深那種人面獸心的男人。

「算不上,只是剛好將計就計。」 之前的新聞,加上買兇殺人,足以讓袁月走不出警察局的門。

「一起走嗎?」

孟錦城主動發出了邀約。

孟辭點頭:「走吧。」

賓客散場,大廳很快一片寂靜。

走出鄭家,馬路上,一輛低調的勞斯萊斯停在陰影之中。

車門打開,男人走了出來,面色沉寂。

「看來不能送你回家了。」

孟錦城呵呵一笑,看著來人的眼神裡帶著幾分不悅。

霍庭深下午有重要會議,孟辭就沒有告訴他鄭家的事情。

但是老九早就將一舉一動彙報過去了。

男人結束了會議,到達鄭家的時候,卻又不進去。

孟辭不說,可能他自己有了打算。

不妨在外面等等。

等到一切結束,卻看到孟辭和孟錦城一席人走了出來。

孟錦城可不是好人。

男人坐不住了,直奔孟辭的身邊,熟稔的牽住了她的手:「事情辦完了?」

「嗯,辦完了。」

「既然如此,回家吧。」

孟辭點頭,告別之後,準備離開。

「等等——」

孟錦城開口:「下周你哥他們說要回國,給我辦一個歡迎儀式,有空嗎?」

「大哥他們會回來?」

孟辭有些驚喜。

「嗯,住宿我已經安排好了,到時候我會通知你歡迎儀式在哪裡舉辦。」

「加個微信吧。」

孟辭拿出手機,點出了二維碼:「你也是孟家的一份子,以後你住在江城,我們可能還需要經常見面。」

孟家的一份子。

不知道為何,孟錦城的心臟像是被什麼敲擊了一下。

沉悶的疼,伴隨著一點點滋生出來的喜悅。

「好。」

霍庭深冷眼看著兩人加微信,有些不耐煩。

現在好了,又多了一個和他搶老婆的人。

「那二哥,我先走了。」

孟辭其實對孟錦城沒有討厭,反而有些莫名的喜歡。

晚上在鄭家,孟錦城維護自己的樣子,著實讓孟辭感到了溫暖。

「嗯,走吧。」

孟辭和霍庭深上車,司機發動了車子。

「手機給我。」

「???」

孟辭投去了一個疑惑的眼神,似乎在說:「你要做什麼?」

男人拿過手機,直接把孟錦城屏蔽掉了。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