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傲起初是很隨意的看了一眼,但是很快卻是目不轉睛,目光之中露出了無比的驚詫,駭然,最後完全是石化,「七….七成…三..的血脈…這….日他祖宗二十八代…這怎麼可能…孔義…趕緊告訴叔叔…你的血脈是如何進化的…他妹的…居然五行徹底均衡…你到底得了什麼機緣。」

「好了,二叔,他說這麼久,你還不明白嗎?七成三的血脈算什麼,現在我還差最後的一道融血符而已,便可晉陞十成血脈,重現咱們孔雀老祖之威,木道,我服了,咱們之間的約定作廢,我願意跟著你,我請你幫幫我三叔,雖然他是一個混蛋。」

孔義這一刻那是真正的心服口服,無論是見識,手段,頭腦,戰力,他是一樣都比不上易陽,而且這是易陽有意成全孔雀一族,否則,他又何必如此大費周折。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471章送妖族一個大人情

「前輩,不是我不幫你,而是你的血脈進化,所消耗的靈藥,甚至一些特殊的符,若是在絕對的不受打擾的情況下,長則七日,少則五日,你的問題必可迎刃而解,如今的局面,你也看見了,他們誰不想殺我。【無彈窗.】」

易陽重重的嘆息一聲,那股面孔顯得是尤為無奈,似乎是一些事情真的是達到了不能解決的地步一般。

「木小兄弟,你就直說吧!需要什麼靈藥,需要什麼符,至於你的安全,我們妖族這一次可是蒙受你大恩,我還就是不相信了,有誰敢在這裡殺你。」

^豬^島^]孔傲心中可是激動無比,古聖劫有望,古聖劫有望啊!這小絕對是妖族的福星,真正的福星。

「不錯,小兄弟,這一次我們都是蒙受你大恩,這件事情誰敢動你,我們立刻滅了他,我們妖族可不是吃素的。」

「不錯,咱們可不是吃素的,小兄弟,誰想殺你,先從我們的屍體上跨過去。」

「對,對,對,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小兄弟,就讓我們當你幾天護衛,你可以放心的煉製丹藥與符,誰敢動手,就是與我們妖族為敵。」

妖族一行之中那可是有二十名的護衛,一個個可不是普通的強者,全部都是半聖級的存在,這些多是公主的護衛,而且幾乎都是出自十大王族之中。

「這如何敢當呢?幾位前輩,您們與黑虎王,白猿王,天鷹王幾位是何關係,還有後面的幾位前輩,你們可是公主身邊的七王的長輩。」

易陽心中可是一陣暗喜,這一次可是一個絕妙的機會,一個讓妖族欠自己的人情,而且是永遠還不清的地步,如果讓他們增加七名古聖,嘖嘖!相信妖皇也是坐不住吧!

「不錯,小兄弟,那幾個小正是我們的晚輩,如果有得罪小兄弟的地方,你儘管開口,我們一定好好管教。」

「小兄弟,他們有什麼不道的地方,你儘管道來,我們為你做主。」

「這群混小,簡直就是大膽包天,小兄弟,你別害怕,我們一定會好好的收拾他們。」

黑虎王,天鷹王,白猿王以及身後的妖族四王一個個是露出了無邊的怒意,畢竟易陽現在可是活祖宗,得好好的供著,沒見裡面的那位,都是無比的看重他嗎?

「幾位前輩,言重了,言重了,那幾位前輩沒有得罪於我,相反待我很好,而且曾幫助過我師兄,幾位前輩,你們卡在半聖都是不下於千年了吧!六成九,七成七,八成二,還有後面的四位前輩,你們的血脈都是不足八成,古聖劫之下,肯怕是難以扛過啊!」

「妖族一脈,與我們人族有本質的不同,伴隨著血脈的不同,各人的進境也是不同,但是有一點,到了古聖之前,必須將血脈達到十成,這已經是成為了大多數人的弊端,你們的心境早已經大圓滿,但唯獨這血脈已經是成了你們最大的弊端。」

易陽輕輕的嘆息一聲,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無奈之意,這一刻可是將逼裝到了一定的地步。

「小兄弟,這這這」

「小兄弟難道你你有解決」

「小兄弟還忘救我等一救不管小兄弟有任何要求」

妖族的幾名半聖一個個是不停出聲,面孔之中露出了無窮的震駭之意,易陽已經提出來了,那麼就絕對有解決之法。

「諸位前輩,別急,反正幫孔前輩一個是幫,幫一群也是幫,不過是多煉幾道符,多煉幾顆丹藥而已,血脈一成,我在你們煉製一爐渡厄丹,區區的古聖劫不成問題,就算是最後的心魔劫,我也有十成把握,倘若妖族增加八名古聖,嘖嘖!」

易陽負手而立,面容之中露出了無比的自信之意,似乎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

八名古聖,妖族一下增加八名古聖,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不淡定了,尤其是西土族的人,特別羽老,整個人的眼角那是不停的抽搐著,該死的,該死的,妖族有多少卡在半聖境上的強者,肯怕沒有一千也有八,倘若他們全部成了古聖,那可是欠了易陽一個莫大的人情,到時候他的一句話,豈不是西土之禍。

一念至此,羽老的面容殺意迸發,身影那是瞬間一閃,便是迅猛無邊的朝著易陽的身軀席捲而出,一拳直朝著易陽的頭顱洞穿而出,如果是擊實的話,這一拳那是非死既傷。

「老狗,你找死。」

孔傲可是一直盯著西土的人,就怕他們是突然發難,只見一道五色神光洞穿虛空,瞬間是擋在了易陽的面前,五色神光演化出了符,相互交織,相互疊加,羽老的一拳洞穿而出,擊中五色神光,宛若是擊中了棉花一般。

「怎麼樣,怎麼樣,諸位前輩,你們看見了,危險那是無處不在,無處不在啊!」

易陽輕輕的出聲,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邪笑,露出了幾分的陰冷之意。

「西土的人,你們想被滅族嗎?」白猿王大吼一聲,赫然是化出丈巨猿,滔天的妖氣席捲而出,化做了一道恐怖無比的氣息。

「慢著,慢著,前輩,若是將他打殺了,他的心裡必然不服,這樣吧!你們不就是想要上至尊的秘密嗎?別說我不給你們機會,個月之內,派出你們西土最強傳人,只要能夠勝過我,我便給你們西土一個名額。」

易陽的嘴角露出了幾分若有若無的笑意,他是如何不想殺了這個羽老,但若是出了這裡,將會遭受滅頂之災,而且自己的根基在大玄王朝,隨便派出幾名強者,便能將其滅了,性多拖延一段時間,只要足夠的強者,足夠的軍團,就算是人皇走了,又有何畏懼,現在缺少的不過是時間而已。

「小兄弟,你瘋了嗎?如此珍貴的名額,豈能拱手讓給西土之人,只要你一句話,我便將他立刻打殺,有什麼事情,我們妖族一力承擔。」

天鷹王還以為易陽是怕了,害怕西土的勢力,所以便是故意讓出一個名額。

「不錯,如此珍貴的名額,豈能輕易的讓西土,小兄弟,你不必害怕他們,我們妖族一力承擔。」

孔傲自然是不願意易陽讓出這個名額,畢竟多一個人,就是多了一份競爭,上至尊的秘密,那可是非同小可。



第471章送妖族一個大人情

「前輩,不是我不幫你,而是你的血脈進化,所消耗的靈藥,甚至一些特殊的符,若是在絕對的不受打擾的情況下,長則七日,少則五日,你的問題必可迎刃而解,如今的局面,你也看見了,他們誰不想殺我。【無彈窗.】」

易陽重重的嘆息一聲,那股面孔顯得是尤為無奈,似乎是一些事情真的是達到了不能解決的地步一般。

「木小兄弟,你就直說吧!需要什麼靈藥,需要什麼符,至於你的安全,我們妖族這一次可是蒙受你大恩,我還就是不相信了,有誰敢在這裡殺你。」

^豬^島^]孔傲心中可是激動無比,古聖劫有望,古聖劫有望啊!這小絕對是妖族的福星,真正的福星。

「不錯,小兄弟,這一次我們都是蒙受你大恩,這件事情誰敢動你,我們立刻滅了他,我們妖族可不是吃素的。」

「不錯,咱們可不是吃素的,小兄弟,誰想殺你,先從我們的屍體上跨過去。」

「對,對,對,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小兄弟,就讓我們當你幾天護衛,你可以放心的煉製丹藥與符,誰敢動手,就是與我們妖族為敵。」

妖族一行之中那可是有二十名的護衛,一個個可不是普通的強者,全部都是半聖級的存在,這些多是公主的護衛,而且幾乎都是出自十大王族之中。

「這如何敢當呢?幾位前輩,您們與黑虎王,白猿王,天鷹王幾位是何關係,還有後面的幾位前輩,你們可是公主身邊的七王的長輩。」

易陽心中可是一陣暗喜,這一次可是一個絕妙的機會,一個讓妖族欠自己的人情,而且是永遠還不清的地步,如果讓他們增加七名古聖,嘖嘖!相信妖皇也是坐不住吧!

「不錯,小兄弟,那幾個小正是我們的晚輩,如果有得罪小兄弟的地方,你儘管開口,我們一定好好管教。」

「小兄弟,他們有什麼不道的地方,你儘管道來,我們為你做主。」

「這群混小,簡直就是大膽包天,小兄弟,你別害怕,我們一定會好好的收拾他們。」

黑虎王,天鷹王,白猿王以及身後的妖族四王一個個是露出了無邊的怒意,畢竟易陽現在可是活祖宗,得好好的供著,沒見裡面的那位,都是無比的看重他嗎?

「幾位前輩,言重了,言重了,那幾位前輩沒有得罪於我,相反待我很好,而且曾幫助過我師兄,幾位前輩,你們卡在半聖都是不下於千年了吧!六成九,七成七,八成二,還有後面的四位前輩,你們的血脈都是不足八成,古聖劫之下,肯怕是難以扛過啊!」

「妖族一脈,與我們人族有本質的不同,伴隨著血脈的不同,各人的進境也是不同,但是有一點,到了古聖之前,必須將血脈達到十成,這已經是成為了大多數人的弊端,你們的心境早已經大圓滿,但唯獨這血脈已經是成了你們最大的弊端。」

易陽輕輕的嘆息一聲,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無奈之意,這一刻可是將逼裝到了一定的地步。

「小兄弟,這這這」

「小兄弟難道你你有解決」

「小兄弟還忘救我等一救不管小兄弟有任何要求」

妖族的幾名半聖一個個是不停出聲,面孔之中露出了無窮的震駭之意,易陽已經提出來了,那麼就絕對有解決之法。

「諸位前輩,別急,反正幫孔前輩一個是幫,幫一群也是幫,不過是多煉幾道符,多煉幾顆丹藥而已,血脈一成,我在你們煉製一爐渡厄丹,區區的古聖劫不成問題,就算是最後的心魔劫,我也有十成把握,倘若妖族增加八名古聖,嘖嘖!」

易陽負手而立,面容之中露出了無比的自信之意,似乎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

八名古聖,妖族一下增加八名古聖,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不淡定了,尤其是西土族的人,特別羽老,整個人的眼角那是不停的抽搐著,該死的,該死的,妖族有多少卡在半聖境上的強者,肯怕沒有一千也有八,倘若他們全部成了古聖,那可是欠了易陽一個莫大的人情,到時候他的一句話,豈不是西土之禍。

一念至此,羽老的面容殺意迸發,身影那是瞬間一閃,便是迅猛無邊的朝著易陽的身軀席捲而出,一拳直朝著易陽的頭顱洞穿而出,如果是擊實的話,這一拳那是非死既傷。

「老狗,你找死。」

孔傲可是一直盯著西土的人,就怕他們是突然發難,只見一道五色神光洞穿虛空,瞬間是擋在了易陽的面前,五色神光演化出了符,相互交織,相互疊加,羽老的一拳洞穿而出,擊中五色神光,宛若是擊中了棉花一般。

「怎麼樣,怎麼樣,諸位前輩,你們看見了,危險那是無處不在,無處不在啊!」

易陽輕輕的出聲,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邪笑,露出了幾分的陰冷之意。

「西土的人,你們想被滅族嗎?」白猿王大吼一聲,赫然是化出丈巨猿,滔天的妖氣席捲而出,化做了一道恐怖無比的氣息。

「慢著,慢著,前輩,若是將他打殺了,他的心裡必然不服,這樣吧!你們不就是想要上至尊的秘密嗎?別說我不給你們機會,個月之內,派出你們西土最強傳人,只要能夠勝過我,我便給你們西土一個名額。」

易陽的嘴角露出了幾分若有若無的笑意,他是如何不想殺了這個羽老,但若是出了這裡,將會遭受滅頂之災,而且自己的根基在大玄王朝,隨便派出幾名強者,便能將其滅了,性多拖延一段時間,只要足夠的強者,足夠的軍團,就算是人皇走了,又有何畏懼,現在缺少的不過是時間而已。

「小兄弟,你瘋了嗎?如此珍貴的名額,豈能拱手讓給西土之人,只要你一句話,我便將他立刻打殺,有什麼事情,我們妖族一力承擔。」

天鷹王還以為易陽是怕了,害怕西土的勢力,所以便是故意讓出一個名額。

「不錯,如此珍貴的名額,豈能輕易的讓西土,小兄弟,你不必害怕他們,我們妖族一力承擔。」

孔傲自然是不願意易陽讓出這個名額,畢竟多一個人,就是多了一份競爭,上至尊的秘密,那可是非同小可。

… ?第472章妖皇親至

「不,不,不,前輩,咱們交情歸交情,恩怨歸恩怨,一碼歸一碼,這是我們人族與西土族的恩怨,你們不要插手,西土的人,你聽好了,我會在這裡個月,你可以派遣最強傳人,勝了我,名額奉上。【全文字閱讀.】」

易陽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打算,就以名額為賭約,如果能夠逼西土退兵,那也算是大功一件,現在最缺少就是時間罷了。

「哈哈哈!小雜種,你是害怕了,你不敢殺我,你一但殺了我,我西土大兵便會壓境,到時候大玄王朝必然滅亡,小雜種,你如此賣妖族人情,不就是為了與妖族結盟嗎?今天,我偏偏不如你`豬`豬`島“的意,若想我們不進攻,便乖乖的回西土,交出上至尊的秘密。」

羽老似乎是洞悉了易陽的內心所想,嘴角露出了無比得意之色,畢竟易陽現在有顧忌,自然是有了拿捏了他的借口。

「小兄弟,不要受他的脅迫,我們妖族與人族,自古便是兄弟之族,西土若是敢進攻,我們妖族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孔傲心中大怒,這樣一個少年天驕,本應該是各族的上賓,但是卻將整個種族的未來扛在肩膀上,若是身在妖族多好。

「前輩,好意多謝了,還是那句話,交情歸交情,恩怨歸恩怨,西土的人,你們莫非真的以為我易陽是怕了你們嗎?你要戰,那麼便戰吧!人皇陛下,微臣請旨,大玄王朝上下正式向西土宣戰,前輩,借你手下十億亡靈一用,老要殺光西土萬里之內所有生靈。」

易陽真正是被逼出了怒火,並非他是不知道進退,而是西土逼人甚,若是一味的忍讓,只會讓西土認為他軟弱可欺,既是如此,不若提前開戰。

「好,十大君主何在,調遣十億亡靈,即刻隨此小進攻西土,見人殺人,見物毀物,萬里之內,化為死絕之地。”

老亡靈那是何等的恐怖,一股恐怖的氣息交織天穹之中,五域之內所有人都是聽到老亡靈的聲音。

「十大君主虛臨淵,率一億亡靈軍團到。」

「十大君主徐長青,率一億亡靈軍團到。」

「十大君主」

虛空之中爆發起了十道恐怖的黑雲,整個天地之內,顯得是鬼氣森森,十億亡靈發出了凄厲無比的咆哮聲,讓人從心底是感覺到了恐懼之意。

「謝前輩,謝十大君主,西土,要戰就戰吧!我人族一生不弱於人,我儒門乃是萬古大教,頭可斷,血可流,但尊嚴絕不會丟,要戰便戰。」

易陽的目光之中殺意綿延,但是他還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老亡靈對自己如此的看重,竟然真的願意讓十大君主為自己所用,這十億軍團,絕對都是見人殺人,見物毀物的存在,而且不怕物理攻擊,唯有靈魂攻擊對他們有效。

「孔雀王,天鷹王,白猿王,黑虎王,傳本宮之令,調遣十大王族十億軍團,從北方給我殺進西土,配合十億亡靈軍團。」

天穹之中,一道身影是橫貫而出,周身金光繚繞,身後籠罩著一尊金色神凰的虛影,散發出了一股恐怖到了點的氣息,雖然僅僅是真人五重而已,可是鳳棲桐爆發出的威勢,就算是王者也是難以抵禦。

「公主,您您金色神凰難道是血脈融合了」孔傲的面孔露出了無比的震驚之意,差點是沒嚇到了吐血,金色神凰,那可是在傳說之中,那可是鳳凰一族的老祖,傳聞凰祖當年便是金色神凰,乃是鴻蒙誕生而出。

「哈哈哈!血脈融合,我妖族大興,大興啊!金色神凰一出,那可是代表著能夠證道成帝的存在,自幻月大帝,十萬年內,無人證道。」

「不可能啊!種無上血脈,居然全部的融合了,而且全部達到十成,這怎麼可能。」

「這可是有望成帝的存在,難道是木小兄弟乾的,天啊!這可是親手為妖族製造出了一尊大帝啊!」

「他奶奶的,還等什麼,猴,老鳥,木公授予我們這麼大的恩惠,如今木公有難,難道我們要坐視不理嗎?這份大恩大德,我妖族億軍團盡出,今日就助木小兄弟踏平西土。」

妖族的幾名半聖一個個可是不淡定了,如今妖族出了一名有望證帝的存在,肯怕就是妖皇也絕對會坐不住的,這是何等的恩情,如今有難,有豈能不報。

「老大,別忘還有我,雖然我不咋的,但是我老手下還有十幾億的軍團,既然決定開戰了,那麼特么的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家老頭已經率領軍團開往大玄王朝了,隨行還有四大神朝數十名大公,一起接受老大你的指令,要干就干一場大的。」

紫賤人的身影貫穿而出,嘴角帶著一股冷冽的笑容,眼下的事情已經不是易陽一個人的事情了,一個親手製造出了一尊未來大帝的存在,現在肯怕是早就進入了各族的視線之中。

「木道,謝謝你,你對妖族的大恩,本宮無以為報,但是十億軍團本宮還是能夠調遣的,只要公一句話,這一次我妖族必掃平西土十族。」

鳳棲桐自血脈融合,整個人是明悟了很多,易陽絕對是一個能夠創造奇迹的存在,親手給妖族締造了一尊未來的大帝,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妖族還能延續十萬年的氣運。

「妖族,你們真的敢不顧協議嗎?你們若是違背協議,我們至高神殿可不是吃素的,你們妖族能夠忍受抵擋我們至高神殿的怒火嗎?」

羽老的面孔之中真正的露出了一絲懼怕之意,若真是妖族插手其中的話,人族必然會參上一腳,現在雙方明面上並沒有撕破臉皮,一但開戰,這個結果他可是承受不起,而且金色神凰可是代表了未來妖族的帝君。

「是嗎?本皇今日到要看看你們至高神殿的怒火有多大,本皇現在真的好怕啊!就怕你們至高神殿隨手滅了我妖族啊!皇兒,你的血脈融合了,這」

虛空之中,一道藍色的身影的橫貫虛空而至,一股恐怖到了致的氣息交織而出,似能夠冰封千大世界一般,眼前的人是一名藍色宮裝婦人,一頭藍發高高的盤起,渾身上下散發出了冰冷之意。

「母皇,您您怎麼來了」

鳳棲桐的面色露出了無邊的驚喜之意,看來自己與易陽的事情,絕對是瞞不過母皇了。

「參見陛下。」

孔傲以及一眾數千的妖族,全部是恭身跪了下去,面容之中帶著無邊的尊敬之意



第472章妖皇親至

「不,不,不,前輩,咱們交情歸交情,恩怨歸恩怨,一碼歸一碼,這是我們人族與西土族的恩怨,你們不要插手,西土的人,你聽好了,我會在這裡個月,你可以派遣最強傳人,勝了我,名額奉上。【全文字閱讀.】」

易陽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打算,就以名額為賭約,如果能夠逼西土退兵,那也算是大功一件,現在最缺少就是時間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