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孃親,如果讓龍雲清坐這魔獸之王的位置,我龍雲蘭第一個不同意。”

“哦?”塢惟上上下下打量了龍雲蘭一遍,說,“倒是沒有看出來,你這孩子居然有這麼好強的一面,還不確定那個女人是不是我們要等的女人,你們就在這裏爭得臉紅脖子粗的,有意思嗎?在說了你父親又沒有說這魔獸之王的位子給誰來做,清兒也不一定是最佳人選,蘭兒你要像你哥哥學習,你哥哥說得對,我們過了太久的黑暗生活,只要能讓魔獸大陸恢復以前的樣子,只要能保護好魔獸大陸,這魔獸之王由誰來做都無所謂。”

“孃親,怎麼連你也這樣說?”龍雲嵐冷哼了一聲,又說,“現在的魔獸大陸上沒有誰敢和惡魔夢魘魔獸鬥,可是一等魔獸大陸恢復以前的樣子,就會有很多實力不錯的魔獸會千方百計挖空心思地想要坐上這個魔獸王的位置,龍雲清表面上裝得很清純,其實內心裏不知道多惡毒呢。”

“蘭兒,別再說了,一切聽從爹爹的安排。”

龍雲奕語氣中夾雜着不悅。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孃親,後面的話到底沒有說出來。

龍蘭又想說什麼?塢惟的臉上已經流露出了幾分殺氣,龍雲蘭憤憤不平的住了口。

塢惟眼無波瀾,淡淡的說:“都回去休息,還不確定的事去就別在這裏浪費時間了。”

龍雲蘭和龍雲奕不敢在多說,兄妹兩人轉身出去。

塢惟想了想自己的一生,她當時已經是一隻快死的魔獸了,老天憐憫她,讓她遇到了龍復,雖然不能爲正妻,當龍復和水杏這些年對她也不錯,做人不能忘恩負義。

漢中王傳 塢惟在心裏嘆了口氣,轉身往自己的臥房走去。

莫雲軒騎着九翼金龍魔獸,離開京城三百里之後,月陽玉上失去了感應,“怎麼回事,到這裏就沒有任何感應了呢?”

沐雲軒心裏莫名的着急。

“九翼,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沐雲軒看了看周圍,再過一個時辰天就要亮了,必須儘快找到陌兒。

這裏瀰漫着一層白霧,根本就什麼都看不清,而陌兒的氣息卻在這裏斷開了,這裏一定有古怪。

“主人,這裏又很強烈的屏障法,夫人會不會進入屏障法了。”

九翼金龍四處看了看,白霧中隱隱約約透着一層光芒,人類根本就,他們神獸是看得見的。

“能不能進去?”

“主人,我試試看。”

九翼金龍試着飛身往又白光的地方去,剛剛飛到白光出,卻被狠狠的彈了回來。

“主人,這個屏障法太厲害,我們進不去的。”

九翼金龍有些驚訝!這裏到底是怎麼地方?這屏障法鞏固得就像鋼鐵一樣。

“不行,我們一定要想辦法進去。”

沐雲軒陰沉的目光一想到那張笑靨如花的臉,眼中滑進一絲溫柔。

“主人,我們先四處看看在說。”

“要快。”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 沐雲軒已經等不及了,他沒想到有月陽玉在陌兒的手上,她還會失去陌兒的蹤跡。

而皇宮裏,經過一夜的廝殺,滿地的鮮血,染紅了一地。

姬耀天的人大部分被誅殺,特別是幾個重要的門生,而這次姬耀天造反,到是給了皓月皇一個很好的機會,現在可以把姬耀天以前的勢力連根拔起。

天剛剛破曉,皓月皇便下旨通告天下,鎮國公大逆不道,意欲謀權篡位,證據確鑿,天地同誅,滅九族。

皓月皇知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派人圍剿鎮國公府的人,最終,欽點人數的時候,姬煜和姬泓不在其中。

一大早,消息便傳開了,這個勁爆的消息讓百姓們一覺醒過來,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而這邊,看不到爹孃的蘇齊和蘇櫟有些急壞了。

兄弟兩人回到明月山莊裏等消息,可是依然坐立不安的。

一大早準備啓程的慕容邵峯,聽到蘇紫陌不見了,心裏着急的有些不知所措。

立刻讓朱巖派人四處去尋找。

納蘭文昊和司徒若嫣也知道了女兒不見的消息,兩人商量過後,決定改變回去的行程。

而當蘇紫陌迷迷糊糊的醒過來以後。

水杏手中拿着一個大錦盒,靜靜的站在她牀榻邊。

蘇紫陌猛的從牀榻上彈起來。

看了一眼水杏,這女人什麼時候進來的,她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真是沒有安全感,自己怎麼就睡得着呢?

“蘇姑娘,你醒了?”

“夫人早。”

蘇紫陌揉了揉眼眸,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

“姑娘,已經不早了,早膳已經做好了,這個錦盒裏有姑娘今天要出穿的衣服,姑娘換好衣服之後就出來吃早膳吧!”

水杏說完,把錦盒放到牀榻邊,便轉身離開。

蘇紫陌苦着臉看着水杏的背影,接下來自己面對的會是什麼呢?但不管如何,自己都要活着回去。

蘇紫陌起身,快速的洗漱好!

回頭看了一眼牀榻上的錦盒,心裏有些奇怪,他們爲什麼會給她送衣服過來呢?

這是她今天要穿的衣服嗎?

大步走過去,蘇紫陌打開錦盒,在打開錦盒的瞬間,蘇紫陌倒吸了一口冷氣。

錦盒中是一件紫色的衣裙,看上去非常的柔軟,上邊用紫水晶和淡黃色水晶和一些她叫不出名字的寶石,裝飾得非常漂亮。

蘇紫陌提起衣裙,“哇!很漂亮,但是太耀眼了,作爲舞裙還差不多。”

這話要是被魔獸大陸的魔獸聽到,一定會把蘇紫陌當怪物看的。

蘇紫陌自言自語的感嘆,低頭一看,還有頭上帶的冠珠。

無奈,就算是在耀眼,蘇紫陌還是換上了這套紫色衣裙,帶上紫色水晶冠珠。

做好一切,蘇紫陌四處看了看,皺了皺眉頭,這裏居然沒有銅鏡。

再次無奈,蘇紫陌走到洗漱的臉盆前,看着微微盪漾的水中的自己。

蘇紫陌有些不敢相信,穿上這身衣裙以後,她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很漂亮,像她自己,又有些其他影子在裏邊,蘇紫陌就是心裏奇怪,也不想在耗時間,她必須快點回去,雲軒和兒子們會着急的。

蘇紫陌大步走出房間,便有一個女的迎了上來,帶她去吃早飯的地方。

腹黑老公嫁不得 這裏嚴格的來說,就是一處很大很大的洞府,空氣流暢不說,讓人最愛的便是用做裝飾的奇花異草。

飯廳也很大,有三米長的石桌旁,以龍復爲首,坐着十幾個男男女女,蘇紫陌一看,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她們都在等她?

龍雲蘭看到蘇紫陌美如天仙的容貌,在看看她身上穿着的紫晶玉衣,眼眸裏噬着深深的嫉妒,這件衣服也只有人類能穿上。

“你們人類真是無禮,在你們人類世界目中無人也就罷了,到了別人的地界,就應該遵守禮數……。”

“蘭兒,住口。”

塢惟目光冰冷,聲音暴着寒氣,冷冷的警告龍雲蘭。

蘇紫陌翻了翻白眼,這不管是人類世界還是魔獸世界,都有白蓮花做陪襯,她那知道她們這魔獸大陸的什麼鬼禮數啊!

“蘇姑娘,蘭兒心直口快,姑娘不用和蘭兒一般見識。”

塢惟起身,拉着蘇紫陌走到她的椅子上坐下。 在場的人,唯有攏雲清的臉上滿是笑容,顯得有些激動,還忍不住稱讚道,“蘇姑娘本貌美驚人,在穿上這紫晶玉衣,就如仙女下凡,漂亮得緊。”

在場的“人”顯然也回過神來,紛紛低頭議論紛紛,有的時不時的看向蘇紫陌。

“公子繆讚了。”

蘇紫陌坐在水杏身邊的椅子上,喝了一口已經準備好的茶水,開口說道:“既然大家都在,那紫陌就直說了,關於龍家主昨晚說的話,紫陌已經想過了,紫陌也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玄器玄冰雪練的,至於殺惡魔夢魘魔獸,你們也能探測到紫陌的修爲,紫陌根本就不可能殺了惡魔夢魘魔獸。”

蘇紫陌現在哪有心思吃東西啊!而且看着滿桌子的菜,不,是滿桌子類似半隻羊那麼大塊的肉,每個人面前放在半隻,中間還有幾碟菜,也是肉,類似肝臟一類的食物,沒有一個菜是自己認識的,都是肉,而且都是她叫不出名字的,讓她實在是無法下口。

魔獸的胃口本就大,她倒也沒有覺得奇怪。

可是看看自己面前,也是和它們一樣大塊的肉,蘇紫陌有些傻眼了,她就是吃十天也吃不完這些肉。

龍復擡起眸子看向面前近在咫尺的蘇紫陌。

這才發現這個女子已經好整以暇,全然沒有到陌生的地方的拘束與害怕,見絕美的脣角輕輕的揚起,眉目中竟然帶着一股靈氣,透出的自信笑容裏透着幾分特有的張揚和不羈。

龍復嘴角勾起一抹璀璨的笑容,說道:“姑娘放心,只要姑娘手中有虛玄冰雪練,殺了惡魔夢魘魔獸,是不會傷及姑娘的性命的,姑娘暫且安心,吃完早膳以後,龍某就帶姑娘去聖池,只有和聖池融爲一體,姑娘才能殺了惡魔夢魘,而且入了聖池,對姑娘來說,那個是一次脫胎換骨的洗禮,對姑娘來說,那是百利而無害的。”

“只要不會傷及性命又能幫上魔獸大陸的忙,紫陌也樂於成人之美,眼下紫陌和家人失去了聯繫,只想快點做完事情回去,以免家人擔心。”

蘇紫陌的意思很明顯,不想在丹閣時間。

龍復也明白蘇紫陌的意思。

“姑娘,你還是吃點吧!今天的早餐是特意爲姑娘準備的。”

龍復淡淡一笑,很是平靜。

蘇紫陌雖然臉上波瀾不驚,可是心裏早就按耐不住想要回去的的動了了。

一頓早膳,沉浸在嚴肅的氣氛中,蘇紫陌根本就沒有吃幾口,魔獸吃得歡,而且已經快吃完了,她吃得想吐,這肉感粘粘的,雖然鬆軟,可是她卻怎麼也吃不慣,沒吃幾口便放下筷子了,看着就像沒動過一樣。

“可是不合姑娘的口味?”

龍雲清皺眉看着蘇紫陌問道。

蘇紫陌臉上有些尷尬,淡笑着回答:“不是,紫陌已經吃飽了。”

“你們人類的胃口真小,你們的一頓飯,卻只夠我們吃一口,難怪看起來那麼弱不禁風的。”

龍雲蘭諷刺的說道,蘇紫陌沒有理會她,看了看龍雲蘭,吃的滿嘴的油,無半點優雅,蘇紫陌心裏不得不感嘆,這就是人類和動物之間的區別,就是化成人形,也是這麼的堪。

在蘇紫陌等得要發火的時候,龍復及家人終於放下筷子了。

“看來姑娘已經等不及了。”

龍復好笑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一副你明知故問的表情。

她早就等得不耐煩了,看着他們吃法,她心裏咯得歡。

“那我們準備出發吧!”

龍復一聲令下,蘇紫陌猛的從起身,早就該這樣了,暗時辰推算,人類世界已經快午時了,櫟兒和齊兒得多擔心她。

出了洞府,蘇紫陌擡眸一看,大地雖然比昨天晚上清晰了很多,但還是灰濛濛的,只看的清大體的輪廓。

昏暗的天地,害得這裏羣山黑魆魆,大野陰沉沉的。

“這裏根本就沒有日夜之分?”

“百年前是有的。”龍復沉重的回答道。

正在蘇紫陌思索自己,她身邊的龍復和龍雲清他們開始化形,一隻只碩大的黑影驀然出現在蘇紫陌的身邊。

蘇紫陌猛的嚥了一口口水,這視覺的衝擊力也太強悍了,他們到底屬於那一類型的魔獸。

“蘇姑娘,到雲清的背上來吧!雲清帶蘇姑娘去聖池。”

蘇紫陌也不矯情,飛身坐了上去。

沒多久,一羣魔獸帶着她來到一處峯頂上,這裏卻能看得很清晰,如同白晝一樣,可也僅限這個峯頂上。

峯頂上讓人有如臨仙境的感覺,大大小小的瀑布亦幻亦真,矮小的灌木叢猶如奇峯怪嶺,一切如夢如幻,漂亮得妙不可言。

最重要的是在這些大大小小的瀑布中央,有一個的池子,裏面的水居然去天藍色的。

“姑娘,這裏就是聖池,是任何邪惡的能量都吞噬不了的地方,所以這裏還保持着原來的樣貌。”

龍復解釋道,臉上有些沉重,目光劃過蘇紫陌的容顏時,又帶着深深的期盼。

“紫陌該怎麼做?”

問完之後,蘇紫陌深吸一口氣!該面對的始終要面對,她不允許自己退縮。

水杏上前一步解釋道:“姑娘,百年來,沒有人類闖進魔獸大陸來,惡魔夢魘魔獸也放鬆了警惕,這些黑暗,都是因爲惡魔夢魘魔獸是屬於黑暗系的修煉魔獸,它在沉睡期間,用它的黑暗夢魘掩蓋了整個魔獸大陸,所以,要殺了惡魔夢魘魔獸,只有去到惡魔夢魘魔獸的夢境裏才成殺了惡魔夢魘魔獸。”

“去到它的夢境裏?怎麼去?”蘇紫陌有些不可置信,別人的夢,它要怎麼進去。

“姑娘彆着急,之所以會帶姑娘來聖池,就是因爲這聖池能讓姑娘進入惡魔夢魘魔獸的夢境,但是姑娘要切記,進入惡魔夢魘的夢境之後,姑娘所看到的便是亦真亦假,也會出現一些與姑娘相關的事情,姑娘一定要分清夢魘的真實和假象,姑娘手中的玄冰雪練會幫助姑娘引路,也會殺了想要殺害姑娘的一切邪惡的東西。”

蘇紫陌幻化出玄冰雪練,懸在自己的身邊。

龍雲蘭一看,陰毒的眼眸裏露出一絲貪婪的光芒,這些醜惡的人類怎麼配擁有玄冰雪練這樣高貴聖潔的寶物呢?

既然是去惡魔夢魘魔獸的夢裏,這蘇紫陌殺了惡魔夢魘魔獸之後,要是能永遠的禁錮在惡魔夢魘魔獸的夢裏就好了,這樣玄冰雪練就能歸她所有了。

蘇紫陌平靜的聽完,已經毫無選擇的她,退也是死,進也是死,進去能讓她有一線生機,她只能試一試了。

“那我去了。”蘇紫陌挨個看了他們一眼,心裏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可是哪裏怪,她又說不上來。

蘇紫陌飛身落入聖池中。

龍復和水杏相視一樣,兩人眼中都帶着詭異的笑意,龍雲清眼中卻閃過一抹擔心,死死的盯着聖池的出口。

蘇紫陌感覺水快淹沒自己的身體時,她的身子瞬間往下沉,她身上的紫晶玉衣突然縮進,散發着淡淡的紫光,而她在深藍色的水中居然能自由的呼吸。

這讓蘇紫陌覺得非常的奇怪,會不會和着衣服有關呢?

可是好景不常,蘇紫陌只覺得自己一陣陣睏意襲來,她想努力的撐着,卻還是被沉重的眼皮打敗,在她合上眼眸的瞬間。

她發現自己走進了一間華麗高貴典雅的洞府,這座洞府沒有龍復的大,依然是綠藤奇花異草作爲裝飾,耀眼的水晶作爲擺件。

蘇紫陌慢慢往前走,懷揣着忐忑不安的心,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突然,她看到一張粉紅色牀榻上,坐着一個紫衣女子,看不到臉,只看到一個纖細柔媚的背景,正用一雙細長的手指輕輕的描繪着牀榻上躺着的男人俊逸的五官。

那男子也是異常的俊美,但他好像是喝醉了,而且是醉的不省人事,臉色有些酡紅,那如墨般的長髮看起來有些凌亂,卻不見半分的狼狽邋遢,完美的臉型宛如上帝精雕細琢的傑作,英挺的鼻樑勾勒出一張立體而深邃的面孔,狹長的眼睫在橙橘黃色的燭光下倒映出兩片淺淺的暗影。薄薄的兩片脣,更是有着蠱惑般的魅力,讓人情不自禁的想低頭覆上他的脣。

當蘇紫陌這樣想的時候,牀榻上上坐着的紫衣女子也這樣做了,在蘇紫陌看來,對於古代的女人,這個動作無疑是大膽的,只見女子越發的癡迷於這個吻中,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她那一臉享受又陶醉的模樣,讓蘇紫陌看着臉紅心跳。

3000蘇紫陌只覺得羞意闖入四肢百骸,她的臉頰倏然紅了,別的男女在吻,她在一邊害什麼臊?

在牀榻上的男子也好像有了反應的時候,女子突然停了下來,女子露出側臉,卻把蘇紫陌嚇了一跳,只見女子的半側臉膚白如雪,臉頰白裏透紅,那個側臉怎麼那麼向她呢。

蘇紫陌只覺得心跳加速,太不可思議了,這下,她到是期待女子轉過身來來了,要不是怕打擾到她們,她早就走過去看看她的容貌了。

蘇紫陌眸光水波盪漾,輕輕的眨眸,用力的深呼吸之後,又小心翼翼的屏住氣息,生怕自己打擾到他們。

頃刻間,有了些意識的男子猛的一拉女子,俊臉貼着女子細滑的臉蛋,呼吸着她鼻息間那淡淡的呼吸,男子脣角處溢出滿足的笑意,雙眼卻依然緊閉着,空氣中頓時縈繞出一絲的曖昧氣息。

蘇紫陌想,這樣絕美的男子一般都是情場高手,這種情場高手,就是睡着了也會勾起女人心裏的犯罪感,女子的手突然撫上男子的胸口,男子微微動了動身子,猛的抓住抓那雙搗亂的小手,嗓音有些沙啞的道:“陌陌,你在玩火!”

蘇紫陌一聽,臉上閃過一絲詫異,猛的坐到地上去,這個女人也叫陌陌?

只見男子骨節分明的大手撫摸上女人那玲瓏的身姿,細嫩的肌膚觸感,讓男子猛的睜開眼眸,雙眸是一雙風情萬種的眼眸,帶着絲絲戲謔的笑意,卻掩飾不住那深深的柔情,而女子短短的一聲嬌吟,讓男子一度失控,猛的拉了一下女子,自己一個翻身,女子已經在他的身下。

蘇紫陌緊張的眼眸不知道該往哪裏放,這個場面也太那個了,洞外透進來的月光柔媚,有細碎的月光透過窗簾折射進來,留下斑駁的光影。影影綽綽的隨着窗簾輕紗晃動,仿若蘇紫陌現在的心情,也在一點一點的晃動。

“砰!”的一聲,洞門被人砸開。

忘情相擁的兩人被震驚,不約而同的看向洞口。

蘇紫陌這些完完全全的看到女人的臉了,是一張和她一模一樣的臉,蘇紫陌笑了,脣角微微上揚,笑容明媚,笑得誇張,他媽天下還有這等奇怪的事情,她到底來到了惡魔夢魘魔獸的夢境,還是進了自己的夢境,蘇紫陌完全無法判斷。

有一羣人衝了進來,全是蘇紫陌不認識的,爲首的一名男子,長得也很英俊,只是臉上呈現陰毒之色,冷眼又嫉妒的看着牀榻上的兩人。

蝕骨甜寵:餓狼老公纏上身 蘇紫陌起身,讓到一邊,可是奇怪的是,這些人對她視若無睹,好像根本就看不到她一樣。

蘇紫陌蹙眉,大步往牀榻邊走去,手在女子面前晃了晃,果然,她們都看不到自己,剛剛還害得自己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出。

“夢魘,你膽敢用夢魘騙取騙陌兒的感情。”爲首的男子大聲的呵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