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爺竟然是個少年將軍,是個將軍,咱們雲家祖上冒青煙了啊。”

雲叔激動的熱淚縱橫,顫聲道。

“哎呀,瀟瀟,你這丫頭,小秦來頭這麼大,你怎麼不早說啊!”

“害的爲父心臟病都差點犯了!”

雲闊海喜不自勝道。

“爸、雲叔,其實,我,我也不知道他還有這麼層身份的。”

豪門佳妻 雲瀟瀟俏臉通紅,心下卻是叫苦不迭。

現在就連一號首長都把她當成秦羿媳婦,偏偏人家並未當真,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晁傑,你還愣着幹嘛!”

謝長庚招了招手道。

晁傑連忙正步小跑了過來,哭喪着臉敬了個軍禮。

“你不是一直想入大秦軍嗎?”

“我現在就給你介紹下,這位是大秦軍最高長官,秦侯少將!”

“你要入大秦軍,必須他點頭才行,人家看不看得上你,就看你的福氣了。”

謝長庚笑道。

大秦軍最高長官,少將秦侯!

晁傑一陣犯暈,險些摔倒在地!

他都幹了些什麼蠢事?竟然得罪了掌握自己命運的長官!

晁傑終於明白了,這個青衫少年爲什麼會對他如此清楚了。

哎,大好的機會,就這麼錯過了!

晁傑此刻只想掐死雲虎那個白癡,前程全毀在這蠢貨手裏了,竟然把堂堂少將,X計劃的負責人當成了殺人惡賊!

秦羿揮了揮手,晁傑臉色煞白,無力的退了下去。

謝長庚眉頭一沉,哪裏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是哪個蠢貨,作的怪,給我揪出來!”

謝長庚拍桌大叫道。

“給我把雲虎押上來!”

晁傑近乎咬牙切齒的怒吼道。

他恨透了這個該死的蠢貨,大手一揮,立即有大兵押着雲虎拖了過來。

此時雲虎哪裏還有剛剛的兇悍,面如死灰,眼淚直流,完全成了軟腳蝦。

“雲虎,是誰給你的膽子,把堂堂首長當成惡賊的?”

“你要真是擒賊,我倒以你爲豪,沒想到你居然把特戰隊當成你在家族耀武揚威的利劍,是誰給你的權利!”

謝長庚氣的拍桌大叫。

最近各大戰區都在清查軍隊私用的軍霸,他沒想到這不開眼的傢伙竟然鬧到了秦侯頭上。

“首長,我,我冤枉啊,這些人真是被秦將軍殺的,你不信問我的族人,還有我二哥,秦將軍把他岳父的頭都給捏爆了,這可是大家親眼所見啊。”

“首長,你今日要冤枉我,那就是寒我東南士兵的心啊。”

雲虎索性豁出去了,跪地叫起了屈來。

PS:五更完畢,親愛的朋友們,明天再會! 雲虎知道,他已經無路可走了,原本最大的靠山晁傑,此刻那雙眼恨不得吃了他,只怕是指望不上了。

族人更是一個個早癱了,要想活命,唯有靠胡攪蠻纏了。

他就不相信秦羿還真敢要了他的命!

“雲虎,我很欣賞你,你是第一個敢在本侯面前耍賴的人。”

“不過,你未免太自信了!”

秦羿此刻品茶閒聊,倒也有些興致陪他玩。

他的手指指向了萬家最有權威的雲五爺:“雲五,你德高望重,又是中立派,你來說說,這些人是誰殺的。”

“聽好了,不得有半句虛言,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否則,別怪老子不講情面。”

謝長庚纔不在乎這些人到底是誰殺的。

作爲一個戰爭年代過來的人,死幾個人,對他來說再平常不過了。

“雲五向天發誓,這些無辜的萬家族人都是被雲家老二萬聰的岳父,這個被爆頭的降頭師以邪術害死的,要不是秦侯出手制止他,只怕我整個雲家莊的人,都得死絕了。”

雲五爺拱手向天,義正言辭道。

都到了這個時候,雲闊天一脈已經完蛋,誰要是再幫着雲虎說話,那就是大傻逼了。

可笑雲虎,還真以爲雲家莊是他的天下,一呼百應。

殊不知,樹倒猢猻散!雲家族人,平時不過礙他軍威,個個對他畢恭畢敬。

但現在嘛,不把他往死裏踩就不錯了,他還敢讓族人來作證,當真是傻的可愛。

“謝司令,雲五爺向來都同是雲闊海一脈的人,他的話信不得啊。”

雲虎立即大叫了起來。

“嗯,你這人蠢的夠可以,你,過來!”

秦羿衝縮在角落瑟瑟發抖的雲聰,勾了勾手指。

立即有士兵,把雲聰押了過來。

“你是他的親哥哥!死的也是你的岳父,你來說說!”

秦羿凜然道。

“二哥,你照實了說,謝司令會爲咱們主持公道的,蒼天有眼,一定會還咱們一個公平的!”

雲虎衝雲聰眨了眨眼,暗示道。

“公平?三弟,你腦子進水了吧!”

“整個雲家族人,誰不知道我這老丈人向來神經有問題,這次本來咱們兩家開會相談甚歡,老傢伙突然瘋病發作,用邪法害死了這些族人。”

“要不是秦侯仗義出手,我等這會兒早見了閻王爺!”

“三弟,你冤枉誰都可以,想冤枉侯爺這等蓋世英雄,門兒都沒有!”

雲聰義正言辭的呵斥道。

“沒錯,老三,我等都是親眼所見,這還能假得了?就是親兄弟,又豈能信口開河?”

雲齊也站了起來,用手指狠狠的撮了一下雲虎的腦門子。

“虎兒呀,我平時是怎麼教你的啊,做人得厚道、明事理!你怎麼可以冤枉侯爺呢?”

雲闊天想了想,一咬牙也站了起來,討伐雲虎。

一時間,雲氏族人,尤其是跟雲闊天走的近的,無不紛紛趕了過來,圍着雲虎指點喝罵。

誰都知道,批判雲虎,那就是表明立場,興許還能有條活路!

雲虎感覺有點暈!

他不明白這是怎麼了?

這還是自己的血脈親人,自己熟悉的雲家莊嗎?

平日裏,自己放個屁,他們都會覺的是香的,爲何現在卻一個個把他當垃圾一樣?

“你,你們!”

雲虎氣的指着族人,就要發飆。

話音未落,雲聰、雲齊便是左右耳刮子伺候上來了!

“看到了吧,這就是現實,雲虎,是時候清醒了。”

秦羿漠然冷笑道。

“羣衆的眼睛是雪亮的,雲虎利用軍中關係,稱王稱霸,違法亂紀,此等害羣之馬,必定嚴懲!”

“來人,把雲虎投入軍事法庭嚴加審查!”

謝長庚手一揮,宣佈了雲虎的末日。

子衿問情 一般加上嚴加兩字,那就代表着牢底必定是要坐穿了。

“你們不得好死,你們不得好死!”

雲虎指着雲氏族人,向天發出詛咒。

此刻,他對兄長、父親、族人的仇恨遠遠超過了秦羿。

他恨透了這羣冷漠無情的僞君子!

“我宣佈我這一脈退出家主爭選,侯爺,你看我家老三也受到了懲罰,你大人有大量,能不能放我們一條生路。”

“是啊,侯爺,你老人家,就把我們當個屁放了也就得了!”

“你看呢?”

雲闊天領着雲齊、雲聰,父子三人噗通跪在了秦羿跟前,無恥的求饒。

“我說過,你們這一脈,必須淨身爬出雲家!”

“趁我沒打算要你們狗命之前,自廢雙腿,爬吧!”

秦羿劍眉一凝,冷酷無情道。

“什麼?你要我們廢了雙腿?”

雲齊頓覺五雷轟頂,惶恐大叫道。

“你以爲呢?”

“黑三,既然他們下不了手,你可以幫一把嘛。”

秦羿衝身後如山丘般的黑三吩咐道。

“嘿嘿,侯爺放心,我會捏爆了他們的膝蓋,讓他們下半生只能像狗一樣活着。”

黑三猙獰笑道。

雖然化作了人形,黑三依然是凶神惡煞般醜陋!

見他要出手,雲闊天一家子嚇的嚎啕大哭!

“二弟,咱們可是親兄弟,家主之位我不爭了,你向姑爺求個情!”

“看在死去的爸媽面上,你得幫幫大哥呀。”

雲闊天走投無路,跪着挪到雲闊海的腳邊,父子三人磕頭如搗蒜一般。

“爸,不能心軟,別忘了,他們差點害死我弟弟!”

“今天要不是秦侯,被打斷手腳趕出雲家的,可就是咱們啊。”

雲瀟瀟柳眉緊蹙,恨然道。

她早對大伯這一脈恨透了心,這三年來,他們一家子飽受欺凌,如今出了雲虎這事,更覺這些人簡直就是無情的豺狼鼠輩。

“虎毒尚不食子!”

“你們太無恥了,我沒有你這樣的兄弟!”

“我以家主身份宣佈,正式清除雲闊天父子三人出雲家族譜,此後,與雲家莊沒有任何關係!”

雲闊海深吸一口氣,壓住內心的最後一絲仁慈,當衆宣佈!

“二叔,你,你不能這樣啊……”

雲聰三人嚎啕大哭。

“罷了,罷了!”

“這是命啊,今天這一局,咱們是徹底輸了。”

“啊!”

雲闊天仰天苦嘆了一聲,猛地運足內力,砰砰!但見兩處膝蓋爆成了粉碎,登時倒在地上慘叫了起來。 雲闊天這一廢,雲齊等人知道,命已如此,別無選擇。

與其讓黑三那粗暴的傢伙捏碎了骨頭,還不如自己來個痛快。

父子三人各自廢了膝蓋,掙扎着往會場外邊爬去。

此前威風如龍,如今卻落魄如犬!

沒有人送別,有的只是漫天的嘲諷!

待爬出了會場,三人痛苦的回過頭,望着仙雲籠罩下輝煌如畫的雲家莊,不禁潸然淚下。

原本還以爲這一天,會登上人生巔峯,卻不曾想淪落到了這個地步。

當真是世事無常啊!

……

雲家莊涼亭內。

天舒雲闊,雲煙嫋嫋!

秦羿與謝長庚煮茶相聊。

“謝老,你知道劍島嗎?”

秦羿問道。

“劍島?怎麼,你要去劍島?”

謝長庚原本鬆弛的神色,登時緊繃了起來,沉聲問道。

“嗯!我有一個朋友託我去那辦點事。”

秦羿點頭道。

“不行,不行的!”

“小秦啊,劍島可是死亡之島啊!”

“這座島嶼四周磁場古怪,且海況艱險,便是軍艦也很難尋找到。而且,我聽聞那座島嶼被羅剎門把持着,管理森嚴,高手如雲!”

“所以,明知道此島盛產世界上純度最高的玄鐵,無論是咱們華夏,還是東陰國,都打不了他的主意。”

“十年前,燕九天曾派了一支燕家軍自東海出發,領隊的是燕九天的親傳弟子,然而,也是一去不復返!”

“東陰國更是派出了血忍級別的高手,也是沒有任何消息。任何一個想尋找劍島的人,據確切消息,還沒有一個能活着回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