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王哼笑一下,說道:“好大的口氣……”

說完他又大聲吼道:“大家聽好了,都給我抓住那個女人,誰抓到不但升官而且還有意想不到的獎勵……”

聽到妖王這樣說,所有妖都沸騰了。

現在蔚軒有妖王對付着,他們也就沒先前那麼拘束了。

“白靈王,給我好好保護她,妖王交給我,如果她被動了一絲毫毛,我也不會放過你……”

白靈王在聽到蔚軒這句話後,本來難看的臉色現在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那些妖都沸騰了起來,都想着要升官發財,全部朝我涌來。

我,小白,娜娜在一起對付着,雖然人多,但大多都不厲害,用符紙一下清理很多。

那些小兵看見我們同樣難對付後,衝上來的人也就變少了。

最後沒有一個人願意衝向我們。

看向白靈王,他正皺着眉看着蔚軒與妖王的戰鬥。

嵐剎正趴在妖王耳邊說着什麼。

一直覺得奇怪,白靈王在聽到蔚軒說要單獨對付妖王時,並沒有表現出高興的神情。

反而眉頭皺得更緊。

可他當初爲什麼又要蔚軒出兵幫他,等蔚軒真正幫他時,他又一副不情願的模樣?

出兵? 黑色迷情,總裁的勾心誘妻 瞬間一驚。

難道白靈王的目的只是爲了讓蔚軒出兵?

他讓蔚軒出兵難道不是爲了來對付妖王的嗎?

這又讓我想起剛纔白靈王對妖王說的那些話。

白靈王說他是故意放妖王的軍隊進來,只是爲了看看那東西的力量。

他讓蔚軒出兵難道也是爲了讓他看看那東西的力量嗎?

他口中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那個東西會不會跟白靈王抓妖取妖血有關,會不會是個很可怕的東西? 他口中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那個東西會不會跟白靈王抓妖取妖血有關,會不會是個很可怕的東西?

如果真是可怕的東西可能會牽扯到邪靈域,這是我的感覺。

之後便聽見嘭的一聲,我立即扭頭看向蔚軒與妖王的戰鬥。

看見他們那邊煙霧環繞,蔚軒和妖王都被埋在了灰塵裏,看不清他們的情況。

這讓我更賤擔心起蔚軒來,雖然知道他現在變厲害了,但不知道有麼有真的能打敗妖王的本事。

小白走過來。摸了下我的頭,說道:“放心,他不是那種魯莽的人,做不到的事他不會去做。”

我對着小白笑着點了下頭,然後看向蔚軒與妖王的戰鬥區。

現在煙霧已經消散,兩道人影顯露出來。

蔚軒那一身黑衣,深藍色頭髮,格外顯眼。

儘管他背對着我。也讓讓我一眼就看到了他。

不過看到他的第一眼,心就涼了半截。

蔚軒身上的衣服破爛,胳膊等地方留下了很深的傷痕,看上去有些狼狽。

而對面的妖王看上去沒多大變化,只是身上衣服有點髒,看上去比蔚軒好上許多。

旁邊的大將都互相看着,露出滑稽的表情,嘲笑着蔚軒。

下面那些小兵也開始竊竊私語,詆譭着蔚軒。

唯有白靈王和嵐剎皺着眉,表情嚴肅的看着蔚軒。

看到這種情況,我趕緊朝蔚軒跑去。

戰敗沒關係,只要人沒事就好。不管他能力強不強,我都會支持他。

正擡腳,小白突然拉住我,說道:“別過去,戰鬥還沒結束。”

“可是蔚軒他現在的狀態……”

小白嚴肅的看着蔚軒,說道:“他從屍冰的折磨扛了過來,得到的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大,痛苦過就一定會有回報,現在的蔚軒可不能小瞧。”

我看會小白,又看了眼蔚軒,也就沒有再走過去。

小白在說那話的時候看上去極其慎重,而且感覺對蔚軒充滿了信心。

不過他說的也有道理,小白先前是多麼痛苦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一直守在他旁邊的我很清楚。

用痛苦換來的力量不會那麼低。

剛這樣想,就聽見周圍瞬間變得吵雜起來。

愛得早,不如愛的剛剛好 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我順在他們的視線看過去。

現在瀰漫在蔚軒他們周圍的灰塵已經全部消散。

明顯的看見地上出現了一個大坑。

蔚軒和妖王分別面對面的站在坑的邊緣。兩人隔着一個坑。

仔細一看,本來先前衣服還完整的妖王身上突然出現了一大塊血跡,嘴角也有血跡溢出。

而且臉色越來越蒼白,兩隻眼珠佈滿血絲,瞪得極大,先前還是那麼威風凜凜,瞬間就變得狼狽不堪。

畫面突然發生急轉,看上去本來佔下風的蔚軒現在看上去居然站有絕對的優勢。

我疑惑的看向小白,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小白嚴肅的盯着蔚軒與妖王的戰場,說道:“妖王的攻擊是從肉體上,也就是說會讓人身體上受傷,但對內臟沒有任何影響。但蔚軒的攻擊則不同,他利用勁力,讓敵人身體上看上去沒有任何變化,但實質內臟已經完全碎裂。”

驚訝的看向蔚軒,感覺真不簡單。

從身體外部攻擊,不傷敵人一分毫,卻能傷到敵人內臟,這不是所有人都能辦到的。

現在的蔚軒果然跟以前不一樣了。

妖王越來越虛弱,感覺整個人都在往前傾。

蔚軒正準備閃過去解決妖王。誰知妖王一個煙霧彈扔向蔚軒,然後吼道:“撤兵……”

周圍的那些妖兵都見妖王甩出了煙霧彈,於是同時拿出煙霧彈甩去。

所有人的眼睛都被迷住,等煙霧消散後。妖王和他那已經不完整的軍隊離開了白靈域。

看來他們是早有準備,簡直太狡猾。

蔚軒慢慢的走向我,我趕緊迎上去。

看見蔚軒身上的傷開還在流着血,擔心的問道:“你感覺怎麼樣?還好嗎?”

“沒事。這都只是些皮外傷,回到邪靈域就會馬上好了。”

我點了下頭,雖然他這樣說,不過還是幫他把傷口包紮了一下。

白靈王走過來笑着說道:“這次真是多謝軒王出手幫忙了。”

蔚軒瞟了眼白靈王。說道:“沒我幫忙白靈王應該也能解決的吧,不過我這次的舉動好像破壞了白靈王的什麼計劃吧。”

看來蔚軒也發現了,白靈王的確有着什麼見不得人的密謀。

聽到蔚軒這樣說,白靈王臉瞬間見一沉。不過那個表情只持續了幾秒。

隨後又笑着說道:“哪有什麼計劃,軒王想多了……不知軒王是否賞臉去大殿上坐坐。”

這白靈王怎麼就跟小白差這麼遠呢。

有時真懷疑小白是不是他親身的,真不明白,白靈王變臉怎麼這麼快。

現在看見蔚軒能力變強了。就對蔚軒這麼恭敬,先前可不是這個態度。

蔚軒冷聲說道:“這就不用了,離開邪靈域這麼長時間,也該回去看看。”

說完就拉着我往白靈域出口的地方走去。

白靈王又說道:“軒王,你離開倒是可以,但你拉着的那個女人是我的兒媳婦,你同時帶她走會不會……”

他的話還沒說完,蔚軒就放開我,閃到白靈王面前,說道:“兒媳婦?哼……我想白靈王是搞錯什麼了吧,她一直都是我的女人。”

聽到蔚軒說這話,我的臉瞬間就紅了。

雖然他不只一次說這樣的話。但當着這麼多人說還是會我讓我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小白正失落的看着我,臉上掛滿了悲傷。

隨後他便慢慢走到我面前,說道:“你願意留下嗎?”

聽到他這樣問我,心頓時一顫。沒想過他會這樣問我。

蔚軒停止了與白靈王的交談,扭頭看向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低下頭,愧疚的說道:“小白。對不起……”

沉默了一會,小白突然笑着摸了下我的頭,說道:“傻瓜,這有什麼好對不起的。”

他越是這樣溫柔越是讓我良心上過不去。

他說完後就走到白靈王面前,說道:“她不算你的兒媳婦吧,我們的婚禮根本就沒有舉辦成功,你的那個計劃停止算,就算我們結婚。也不會讓你得成的。”

計劃?果然,白靈王讓我跟小白結婚果然是爲了某個計劃,而那個計劃很有可能是要用到我們兩個的孩子。

想着想來,白靈王可能就不只一個計劃了,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貪心。

白靈王聽到小白這樣說,氣得直咬牙,憤恨的盯着小白。

“你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隨後便揚起手,想要打在小白的臉上,可是手揚起來了卻沒有打下去。

手在空中停了一會後,又緊握拳頭把手放了下來。

安言多年,故染朝夕 不管怎麼說,小白也是白靈王的兒子,身爲父親,再怎麼生氣,也是不捨得打自己的孩子的。

就算打了,自己也會難受,雖然我沒有父母。但姥姥平時對我就是這樣。

姥姥每次打我後都會躲在一般默默的掉着眼淚。

之後白靈王看着小白,壓制着自己的情緒說道:“讓軒王見笑了,既然這樣,那我就讓嵐剎送你們出白靈域吧。還望以後白靈域與邪靈域和平相處。”

蔚軒看了眼小白,然後就拉着我走出了白靈域。

嵐剎按照白靈王的指令一直把我們送出了白靈域。

剛出白靈域,就看見凌夕正往這邊趕來。

凌夕在見到蔚軒後,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說道:“軒王,還好沒出事。”

蔚軒點了下頭,看向嵐剎說道:“送到這裏就可以了。”

凌夕同時也看向嵐剎,臉色立馬就變了,眼睛中充滿恨意。

嵐剎感受到了凌夕的目光,同時也朝凌夕看去,他在見到凌夕的第一眼,整個人都驚住了。

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看着這兩人,想着,這兩人到底是怎麼了?難道認識? 我看着這兩人,想着,這兩人到底是怎麼了?難道認識?

疑惑的掃了他們兩眼,但並沒有問。

嵐剎也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對蔚軒說道:“既然有人來接,那我就不再繼續送了,不過白靈王讓我傳句話,如果軒王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合作。妖界現在是不會再搞出什麼大動作了,所以說,我們現在最大的敵人就是一直不露面的邪君,希望軒王可以考慮一下。”

說完,他就回頭朝白靈域走去,沒走幾步,他偏着頭看來凌夕一眼。

凌夕一直皺着眉憤恨的瞪着嵐剎,那表情就像要把嵐剎吃了一般。

蔚軒看了凌夕一眼。說道:“你認識他?”

凌夕咬着牙,說道:“何止認識……”

凌夕頓了下,接着說道:“我們趕快回邪靈域吧,再不回去司家可能就要翻天了。”

蔚軒點了下頭,然後我們立即動身了。

蔚軒離開邪靈域這麼長時間,司家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在回邪靈域的路上,問了下司芊玥和十七的狀態。

畢竟我在離開白靈域時,司芊玥接近半死的狀態,而十七還沒醒過來。

凌夕說司芊玥那隻中毒的胳膊已經廢了,除了這點,其他的都很好。

聽到這,其實我心裏還有點暗喜,雖然只是讓她廢了一隻手臂,但也夠她受的了。

如果她要是完好無損,我道會覺得憤憤不平,畢竟她那麼狠毒的人就應該懲罰下。

沒直接奪走她的性命已經是很好的了。

凌夕還說十七已經醒了過來,雲離一直陪在他身邊,而且他們的關係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樣了。

具體怎麼不一樣凌夕也說不清楚,只有我自己看見才能體會到。

到了邪靈域,蔚軒和我就直接回了臥室。

現在蔚軒還受着傷,蔚軒的傷口在白靈域癒合的速度特別慢,可以說一點癒合的跡象都沒有。

可回到邪靈域後就不同裏,沒過幾分鐘傷口就完全癒合了。

換了套完整衣物後,又快速的幫我把後背的傷口癒合後,輕聲說道:“以後遇到這種事,先顧好自己,聽見沒……”

他說這話時各位嚴厲,兩眼緊緊盯着我的雙眼。給我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可是當時我無法丟下他不顧,不管是心裏還是身體都無法做出這樣的判斷。

本來自己可以救他,但沒有選擇救他,而是看着他死去,那樣我會一直在腦海裏留下陰影。

讓我活下去的信念也會失去。

“可是……”

我還沒有說完,他突然用脣封住我的脣,讓我接下來的話沒辦法繼續說下去。

他慢慢移開脣,冷聲說道:“沒什麼可是,只能聽我的,還有……你的脣只能我才能碰。”

他在說後半段話時,眼中帶着一絲憤怒。

我趕緊說道:“那次是有原因的……”

之後我便用最簡單的話語跟蔚軒解釋了一下上次與小白接吻的事情。

當然,跟小白吵架,和他強吻我的事情都沒說,而是簡單的說了下,我體內的另一個靈魂可以吸收小白身上額邪氣。

在聽到我的解釋後,蔚軒的表情稍微變好了些。

之後他便抱着我。用手輕輕解開我衣領上的第一,二顆鈕釦,挎下我左肩的衣領,露出我的左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