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數量的中低層修士,面對元神級數強者,其實未必能起到多大作用,量變引起質變,但若雙方本質上的差距過大,那就並非數量可以彌補。

但此刻這些修士聚集在一起,法力聯動之下,力量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眼前的陣勢,正是大周皇朝的神武誅仙陣,脫胎自上古時代初年太皇所鼎立的陣法,玄奧莫測,霸道絕倫。

這數萬修士自然便是大周皇朝這些年來招募培養的神武軍。

此刻面對來敵,神武軍修士其實大都惴惴不安。

畢竟,那可是玄門天宗,神州浩土目前無可爭議的第一勢力!

但在此刻被陣勢連通,他們也已經騎虎難下,此陣不需要參與者修習同樣道法神通,也不需要齊心協力。只要提供法力便已足夠。

而這些法力在陣法運轉之下。產生質變,加持灌注到領軍將領身上,就可以讓領軍大將力量獲得質的飛躍。

此刻神武誅仙陣的力量,並沒有加持在某一個人身上,而是加持在了他們立足的太皇宮之上。

太皇宮震動之間,道道紫金光輝流動,也反過來加持神武誅仙陣。雙方力量互通有無,一陣一寶,一同促進增長,力量不停攀升。

終於修復了損傷,重回巔峰狀態的太皇宮本來就力量強大,此刻在神武誅仙陣加持之下,更加強盛。

同時,太皇宮的力量還與下方天京城龍脈之氣連通,彷彿渾然一體。

而在太皇宮和天京城之外。巨大的光幕遮蓋天穹,正是兩儀生滅陣,在神州鼎坐鎮之下,兩儀生滅陣壓著太皇宮不停轉動,而太皇宮與天京城則支撐著不讓兩極無量的無窮偉力突破自身防線。

石天昊顯化天空之城,力量與兩儀生滅陣合一。一同壓迫太皇宮和天京城。

不過。得到龍脈之氣與神武誅仙陣加持的對方,守得固若金湯,在石天昊等人阻攔下,梁盤和太皇宮想要離開天京城固然不行,但專心防守,石天昊和李元放也無法攻破。

太皇宮中突然有接引法儀運轉,阿尼律陀金身燃燒,將朱洪武和大諸天輪救出。

但是緊隨其後,朱易催動彼岸金橋,便帶著岳紅炎和沙羅妙樹也一起殺奔過來。

太皇宮核心大殿里。周帝梁盤看著渾身是血,重傷虛弱的朱洪武,臉色驚怒交加,朱洪武連連咳嗽,咳出來的全是鮮血:「陛下,那逆子和玄門天宗很可能已經洞悉我們的打算,臣懷疑對方可能意圖利用我們找出方丈仙山。」

周帝梁盤目光中露出決然之色:「這是我大周曆朝歷代,最大的一場浩劫,困守天京城,內部人心不穩,外部無人來援,事情不會有任何轉機,只有兵行險招,避入瀛海,依託仙山隱遁,方才可以避開玄門之主的耳目。」

「玄門之主勢大,瀛海中更掌握瀛洲仙山,他在瀛海里比其他人要便利許多,但若想堵截我們,也不是易事,只要得了方丈仙山,便有很大希望支撐到下次瀛海重開三山出世之時,有這麼長的時間,我們自己只要小心謹慎,便可以慢慢同玄門天宗周旋,保存元氣,徐圖後計。」

梁盤身穿龍袍,頭戴平天冠,站起身來,當機立斷的說道:「洪武你靜心修養便是。」

隨著梁盤這一下起立,他身上流露出不同尋常的意味,彷彿下定了某種決心。

下一刻,在梁盤心念催動下,太皇宮與下方的天京城,同時劇烈震蕩起來,山搖地動,恍若末日。

條條龍脈之氣所化的紫金光龍,在這一刻齊聲咆哮,雍容威嚴之氣漸漸消失,取而代之者,是一種強烈的躁動和狂暴,像是被激怒,又像是瀕臨絕境的決死爆發。

這一刻,偌大的天京城,大周皇朝經營多年的國都,此時竟然在漫天光輝中漸漸崩解!

天京城的守護大陣,驟然逆轉,與天京城一同崩解,同時將自己的力量集中於一瞬間,一起爆發出來,甚至超越以往極限。

太子,娘娘又打架啦! ,猶如末日龍騰,無數精氣元氣一起碎滅,虛空不停化為烏有。

如此狠辣決絕的舉動,便是朱易和石天昊也眼角微微一跳。

周帝梁盤,竟然是要引爆自家大周的國都天京城!

這迴光返照般的強大力量,比之阿尼律陀金身自燃的威勢,還要恐怖雄渾的多。


在這恐怖力量的加持下,太皇宮力量再次狂涌,大放光明,光明中,隱約可見一個巨大的混沌氣團,極不穩定,不停震蕩晃動,扭曲變形。

下一瞬間,就見混沌氣團中央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縫隙裂痕。

這裂痕一出現,磅礴巨力彷彿要將大千世界都撕成兩半,朱易、石天昊等人也不由自主生出大千世界神州浩土在動搖的錯覺。

撕裂天地的恐怖力量,爆發力極為驚人,硬生生頂著兩儀生滅陣與天空之城的壓力,在彼岸金橋趕到前的一剎那,強行於虛空界域中撕開一條縫隙。

正是太皇宮最強力量顯現,皇極開天法!

太皇宮裡,梁盤再立一個新的法儀,這法儀運轉之下,太皇宮頂上方的天穹裂縫洞開越來越大,與此同時,裡面竟然有光影不停閃動,有白色雲煙從中冒出,正是瀛海中的景象。

而天京城碎滅的力量形成一根粗大的通天光柱,連通了那天穹之上的縫隙,身處這覆蓋萬里方圓的粗大光柱里,太皇宮似緩實快,在一條通道中前行,向著上方升去,沖入那天穹裂縫裡。

朱易腳踏彼岸金橋言道:「小師弟,這裡交給你了,我們在瀛海匯合。」

一邊守著,金橋化作長虹,緊跟著太皇宮,一起沖入那道縫隙中。

兩儀生滅陣在虛空里一個盤旋,然後化作小光點,落在彼岸金橋上。


而石天昊則點了點頭:「如此雄城,毀了倒是可惜。」說著,他頭頂的天空之城漸漸化為一片清光,青光中,一座完全由光芒組成的虛幻而又透明的城池出現,鎮壓在天京城上。

天京城的躁動,頓時逐漸平息,而匯聚於此的龍氣,也同樣漸漸消失。

不過大量紛亂的精氣與元氣,這時在重新恢復平衡與平靜的過程中,也在不斷被那座虛幻城池吸收。

遠方,大周皇朝四皇子梁乾哭笑不得的看著這一幕,不管什麼時候,荒天帝都不可能入寶山空手而回。

梁乾微微搖頭,打點起精神,長長吐出一口濁氣,卻仍然感覺心境無法平復。

在兩界戰爭剛剛結束的時候,他就在朱易的幫助下離開了天京城,讓當時尚未準備周全的梁盤和朱洪武徒呼奈何。

從今天之後,他將接管天京城,接管大周皇朝,成為大周新帝,而周帝梁盤將會被宣布廢黜,通告整個神州浩土。

或許會被人認為名不副實,或許會被認為是玄門天宗的傀儡,或許會被人指摘修為太低,或許無法帶領大周走向昌盛,甚至如果梁盤、朱洪武突然來襲,都未必有能力抵擋。

但想著這些,梁乾的心情反而漸漸開始平靜下來。

在梁乾身邊,站著一個黑衣青年,雙目微闔,目光中隱隱有銳利鋒芒閃現,但更多的時候則是深沉冷靜,卻是已經成就元神之境的褚陽。

他微微一笑:「殿下……不,陛下,多年不見,您的風采遠勝從前。」

梁乾轉頭看他,失笑道:「遠勝從前的,是褚先生,本王可是遠遠不如,接下來一段日子,又要請褚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褚某敢不從命?雖然實力不濟,但定會盡心竭力。」褚陽現如今的實力絕非尋常元神化身境界修士可以匹敵,但相對於大周皇朝這樣的勢力而言,無疑仍有些鎮不住場子。

但他出現在這裡,無形中就蘊藏了深刻的含義,體現的是玄門天宗的一種態度。

不管是梁乾還是褚陽,都對此心知肚明,兩人相視一笑,先前的一點隔閡之感,此刻反而漸漸淡了,梁乾的視線看向天京城:「大局已定。」

雖然朱洪武和梁盤遁逃,最後是何結果,現在還是未知之數,但整個神州浩土人族修真界卻都已經清楚,只要玄門天宗依舊強盛,只要神州浩土整體大格局不發生改變,梁盤君臣二人,已經註定無法再入主天京城,主宰神州近半土地!

而令人嘆服的則是,從始至終,玄門之主林鋒本人,一直都在玉京山上穩坐釣魚台,不曾出手過。

他人在神州,便是無上震懾,僅僅幾名親傳弟子出動,便讓幾乎堪稱此刻神州玄門、太虛以下的第三勢力大周皇朝改天換地!(未完待續~^~)

PS:求月票! 雪風郡一戰結果哄傳天下,易子朱易屍解,將大周太師玄機候朱洪武打得大敗虧輸。

佛祖十大弟子之一阿尼律陀金身現世,但被大周皇朝獻祭,將朱洪武和大諸天輪接引回天京城,然後周帝梁盤以法力捲走收攏天京城所有人以後,將天京城也驅動自爆,突出重圍不知所蹤。

玄門天宗易子朱易、荒天帝石天昊與河洛神君李元放銜尾追殺,同樣不見蹤影,有消息傳出,雙方一追一逃,入了天元七海之一的瀛海。

其後,周帝梁盤第四子,梁乾,入主天京城,登基為大周新帝,遙尊不知所蹤的梁盤為太上皇,重新封賞群臣,再建天京城大陣,並移居其他地方的大周子民入天京城。

大陣重新建立之後,紫金色的龍脈之氣很快便在大周疆域上重新聚涌,並向著天京城聚集。

梁乾絲毫不擔心梁盤催動太皇宮截取龍脈之氣,雖然那樣做的話,梁乾肯定必敗無疑,可是梁盤的行蹤卻也會因此暴露,所以梁乾沒有絲毫顧忌。

於梁乾而言,眼前首先問題除了登基平穩過渡以外,便是與大秦皇朝之間的交涉。

沒有太皇宮,更沒有不朽龍城,大秦皇朝除非徹底吞併大周疆土,否則也無法截取大周的龍脈之氣,雖然此刻他們有這實力,但褚陽入了天京城,便已經表明了玄門天宗的態度。

褚陽是天外山弟子,並非玄門天宗中人。但天外山早已經完全成為玄門天宗的附庸,甚至近乎於分支,鑒於天外山在滅玄之戰中的抉擇以及之後良好的表現。也獲得了玄門天宗的善待。

勢力上的庇護和資源上的優待都先不提,在開山大典以外的時候,玄門天宗每隔一定時間會專門派人考察天外山優秀傳人。

如果足夠優秀,天外山傳人可以獲得入玄門天宗門牆下學藝的機會,雖然未必能得真傳大道,但僅僅如此,就已經羨煞神州浩土無數修真勢力。更確立了天外山作為玄門天宗鐵杆追隨者的地位。

褚陽入天京城,而不是玄門天宗弟子入天京城,一方面表明玄門天宗無意干涉大周皇朝具體內部事務。使得遭逢大亂的大周皇朝迅速安定,一方面也表明了對大周新帝梁乾的支持。

如此一來,大周皇朝便沒有了覆滅的危險,不過。如何能讓石宗堂等人滿意。雙方如何談判,如何扯皮,如何保存大周皇朝元氣,那就要看梁乾和大周新朝堂自己的本事了,朱易、石天昊等人是不參與的。

便是曾經入了梁乾幕僚,為梁乾多有出謀劃策的褚陽,這次入了天京城,也是只帶修為和劍器。不帶嘴巴。

他哪怕之後輔佐梁乾,為天外山在大周增加影響力。那也是等眼前的事態徹底平息下來再說。

今日不同往日,這是他現在的立場決定的,首先是玄門天宗與天外山之間的關係,然後才是天外山與別家勢力之間的聯繫,這其中的輕重,褚陽很容易就能掂量清楚。

而大周新帝梁乾對此無疑也心知肚明,所以也並不介意短時間內褚陽當啞巴,對他而言,只要褚陽入了天京城,表明了其身後玄門天宗的態度,便已經足夠了。

本來在雪風被岳紅炎與沙羅妙樹鎮壓的大周幽雲王梁景澄與大乘級數法寶開疆船,在沙羅妙樹與岳紅炎為朱易護法之時,獲得了脫身的機會,連忙遠颺遁走。

不過之後,他們又返回了天京城,梁景澄更向修為比自己低的梁乾表示了臣服,反而成為梁乾的從龍之臣,而開疆船也留於大周皇室,為大周皇朝保留了幾分元氣。

對於大周和大秦之間如何交涉,對於大周如何處理與其他勢力接下來的關係,對於他們要讓出多少利益,玄門天宗並不如何關注,僅以目前神州浩土上對大周皇朝的訴求,只有一個,便是雪風重新立國。

林鋒端坐玉京山上,玄天寶樹之巔,神色安然看向東方,心裡嘿嘿直樂。

自己安然端坐什麼都不用干,有事弟子服其勞,開無雙推平世界,這可是他一直以來在期待的事情之一。

雖然距離真正橫推世界還有距離,眼下也算是牛刀小試,讓林鋒比較滿意。

至於遁逃去了瀛海的朱洪武和梁盤,林鋒只能說,跑都不會跑,前往虛空戰場,都比前往瀛海要靠譜得多。

即便以林鋒現在的修為實力,想要在空海裡面找人,也不是隨心所欲的事情。

當然了,如果梁盤和朱洪武想往虛空戰場裡面跑,林鋒、朱易、石天昊師徒等人,自然會提前謀划堵路。

入了空海想要找人千難萬難,但謀划妥當實力雄厚的情況下,提前布置,阻止對方進入空海還是有可能的。

不過,在得知朱洪武顯露成天太虛玄光之後,林鋒便知道梁盤、朱洪武君臣遁入空海的可能性趨近於無窮小。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見到成天太虛玄光,林鋒心裡就有數,太虛觀很可能在暗中資助大周皇朝,不過現階段他們直接出手的可能性為零。

梁盤、朱洪武君臣直接入空海,那就是走冥皇的路數,從此徹底隱遁偃旗息鼓靜待時機。

但這卻未必是太虛觀樂意看到的事情。

誠然,躲入了虛空戰場,不僅僅是林鋒難以尋找他們,現階段的太虛觀也很難將他們找出來,然後跟他們算賬。

但同時得罪了玄門天宗和太虛觀,那梁盤和朱洪武就真的是混成冥皇那德行,近乎於人人喊打了,這一躲,想要有出頭之日,難度大於登天。

更何況,以梁盤和朱洪武的心氣,怕是也難以甘心。

性格決定命運, 黑科技研發中心

若是確實沒有辦法可想,也就罷了,但梁盤和朱洪武手中很可能因為曾經擁有方丈仙山,而留下一些手段,幫他們重新搜尋方丈仙山。

瀛海連續被死海之力與誅天劍之威驚動,發生一些往日不曾有的變化,這一點林鋒也感受到了,見梁盤和朱洪武向著瀛海遁逃,哪裡還能不知道他們的想法?

此刻的瀛海之中,白色雲煙籠罩處,不知彼此相距多遠的距離上,突然間光輝閃動,兩座巍峨仙山一齊出現。

其中一座,周長四千里,仙山外圍被一座巨大法陣包圍,空間扭曲,形成一塊塊拼接在一起的巨大玉板,把仙山遮蔽起來,但從外仍隱約可以見看見仙山上靈泉飛瀑,光華四溢,卻是瀛海三山之一的瀛洲仙山。

仙山主峰之巔上,立著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影,五官相貌與林鋒完全一樣,頎長的身材中彷彿蘊含了極為強大的力量,卻是林鋒的戰神分身。

而另外一座仙山,周長五千里,外圍有一片滄溟空間之海包圍,仙山上有一座宮殿靜靜聳立,山間可見九道清氣不停湧出,點點華光籠罩,正是與瀛洲仙山同列瀛海三山的蓬萊仙山。

世人皆知上次三山出世,瀛海之爭的過程中,瀛洲仙山最終落入林鋒和玄門天宗掌控,而大周皇朝手上的方丈仙山得而復失,被林鋒驅動蓬萊仙山撞擊,雙方一起撒手。

於是在大眾眼中,瀛海三山眼下方丈和蓬萊盡皆無主,唯有林鋒掌握了一座瀛洲仙山。

知道蓬萊仙山之密的人,也只有林鋒師徒聊聊數人而已,便是門中許多晚輩弟子和一眾客卿護法,也不了解情況。

在蓬萊仙山的宮殿之中,一個身高達九丈的巨人盤膝而坐,則是林鋒采自蓬萊仙山九道清氣練就的九氣分身。

九氣分身神色平和,突然目光微微一動:「看來,是真有辦法找到方丈仙山。」


他微微一笑:「梁盤,朱洪武,你們思路不能算錯,但問題在於,你們手頭掌握的情報太少了。」

玉京山頂,林鋒本尊同樣微笑搖頭,然後入了玄天宙光洞天。

坐於玄天宙光洞天內,林鋒手指在虛空里輕輕一點,一副黑白交融的太極圖便即出現在眼前。

在那太極圖中,端坐著一個人影,紫衣散發,正是林鋒本人的模樣。

而緊接著便是一副又一副黑白太極圖出現,每幅太極圖中心,都坐著一個林鋒的虛影。

眾多太極圖圍繞林鋒靜靜盤旋,林鋒雙目閉合,自己也打坐存神,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一幅幅太極圖最終都消失不見。

唯有林鋒頭頂,一副太極圖逐漸成型,簡簡單單,黑白分明而又互生,彷彿演繹天地宇宙間無窮妙道至理。

林鋒這時徐徐睜開眼睛,抬頭看向那太極圖,久久沉思不語。


科學大佬的文藝生活 ,頭頂雙角的高大人影,卻是化作人形的雷龍分身。

雷龍分身發出長嘯,顯化原形真身,變作一條巨大的銀白雷龍,與林鋒本尊相對而立,默然不語。

便在林鋒的修練過程中,時間一點一點流逝。

外面大千世界仍然在時時變化,不過瀛海之外,此刻的大周皇朝土地上,已經近乎塵埃落定,與玄門天宗有關者,也便是雪風復國。


只不過,當年的雪風國遭遇大規模屠殺,元氣大傷,此刻便是重新立國,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急切不得。(未完待續。。) 不久之前的大周雪風郡,此時此刻被重新建立起來的雪風國腹地,嵐山腳下,雪風國都所在地,一座新城正在漸漸築立。

一旁的嵐山之上,此刻赫然有一座道場正在被同時開闢。

動手之人是一個身穿紫色袍服的女子,而在他身旁,則是一個身材中等的青年男子,正一臉平和的與身旁之人談話。

與他們交談之人,並非同伴,而是分為三方陣營,赫然便是大周皇朝、大秦皇朝和北戎王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