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股力量對我有所不良圖謀,那按照此情此景來看,自己沒有可能逃脫。之前我一直認爲是幽靈號碼,也就是酆都大帝,但現在來看,不是它。

它沒那種能量,如果有,就不會被鬼王殿逼的轉世了。

這股力量比它還要隱祕,還要強大!

一個心地底直壓着,但卻快要壓不住的恐懼在我心頭升起:陳久同,姬夜,洪慶生,洪春梅,海梅蓉,老小紙人鬼,甚至一開始的高明昌,高小龍,高小林,黃大仙,馬永德……等等,一衆青龍鎮出去的人都或明或暗,通通都是棋子!!

那我呢?自己會是例外嗎?

如果不是例外,那誰是我背後的棋手?

會不會就是這股自己根本無法理解,卻又真實存在的力量?

它到底是誰?是什麼樣的存在?

這一刻,我心真的開始發顫了,我不怕敵人太強,就怕敵人是誰都不知道。

棋手決定棋子命運,棋子根本無法反抗,姬夜死了,陳久同死了,就連洪春梅也詐死過。洪安死過一次,海梅蓉也死過一次,洪慶生曾經化成人犼,在崩潰的邊緣。

我害怕這種命運!

在洪村的時候,我感覺到背後有一股力量在操控我,所以我奮力反抗,要找尋背後隱祕,擺脫它。

終於,在我有了炁能以後,我認爲我能掌控自己的命運了。

但結果卻顯然沒那麼簡單,於是我繼續變強。等到我擁有法力之後,我又認爲自己能掌控命運,迎接風雨了。

wWW¤ тт kan¤ C〇

結果……這口靈棺不亞於晴天霹靂!

那股力量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大,自己一步步的變強,它卻一步步的超出我的想象,一步步突破天際,讓我無法觸及!

想到這些,我真的有些茫然了,自己身上,會什麼會和這些東西牽扯到一塊?

就是強如白香月也不肯露出一句口風,諱莫如深!

我嚥了口唾沫,不禁頭皮發冷。

未知的力量總是令人心驚膽戰,尤其是不知道它對你是善是惡的時候。

“你怎麼了?”毒蝴蝶見我臉色有異,問道。

億萬寵妻:男神101℃深吻 我轉向毒蝴蝶,問:“你說,我是怎麼來到這裏的?”

毒蝴蝶冰雪聰慧,微微一愣之後很快就品出了我話裏的意思,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了,張了張小口最後卻什麼也沒說,呆呆的看向不遠處的那口靈棺,沉默了。

……

(本章完) 沉默了片刻,我帶着毒蝴蝶朝靈棺走去,仔細看了看,然後掃視四周。

靈棺一塵不染,應該是有守護者的,但我卻不太確定。因爲這裏不光靈棺不染塵,外面的那些斷壁殘垣也是一樣的。

不過細想一下,應該是有守護者居多,因爲自己見過的八口靈棺,就月宮的那口落塵嚴重,其他一塵不染的靈棺都有守護者。

“能出來說句話嗎?”我隔着防水罩開口。

但久久都沒有迴應,周圍死一般寂靜。

我不甘心又試着開口說了幾句,因爲這裏實在太黑了,也不知道出口在哪。如果能有守護者幫助,那就方便多了,至少能指一條明路。

結果我試了很久,還是一點回音都沒有,無奈,我只得放棄,守護者是很隱祕的存在,它如果不願現身,自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你聞到了嗎?”這時,毒蝴蝶忽然翕動瓊鼻說道。

我不明所以,說:“什麼?”

“下面和在這裏的味道不一樣,這裏有股子鹹腥。”毒蝴蝶道,說完昂起頭看向黑幽幽的上方。

“鹹腥?”我一愣,而大喜,道:“難道這到這裏已經是大海了?”說完我立刻蘸了一點水放進嘴裏品了一下,發現果然有一股子鹹澀的味道。

“很像海水,不過有些淡。”我驚喜的說道。

“看來這裏是暗河與大海交匯的地方,我們上去看看。”毒蝴蝶道。

我說好,立刻帶着她往上游,遊了好一段依然是水,但那股子鹹腥的味道越越發的濃了。

“是海水的味道,這裏很深,估計外面是夜裏,所以沒有光。”毒蝴蝶分析道。

我點頭,奮力往上,又過了一會兒,終於幽暗的上方忽然出現了一丁點微亮的光。

很快,那光點越來越亮,我帶着毒蝴蝶一衝而上,頓時,一口無比新鮮的空氣灌入鼻腔肺部,讓我渾身舒爽的直呻吟。

毒蝴蝶也猛的大吸一口清涼的海風,欣喜道:“我們終於出來了!”

我嗯了一聲,地河暗無天日,只能靠暗河水裏面溶解的一點點氧氣滲進防護罩保持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也就是奇門之人才能堅持住,換做普通人,早就被憋死了。

“活着真好!”

毒蝴蝶笑着仰面躺在海水上,靜靜的享受着安寧和舒適的海風。

我笑笑,也躺了下來,十天半個月雖然有驚無險,但心始終吊着不得安寧的折磨,實在太難受了。

此刻夜空沒有月亮,但漫天的星

辰卻無比璀璨,亮白的銀河掛於天穹,北斗七星懸浮在海平面的上空,熠熠生輝。

“好美!”毒蝴蝶讚歎的說了一句。

“是啊,好美!”我附和了一聲,這裏沒有霧霾,星辰之光是我所見過最璀璨的一次,星光漫灑,沒有月亮卻也差不多了。

平時身處都市,擡頭能看見最亮眼的銀河星雲就不錯了,這裏連最黯淡的星星也能看的清楚。滿天都是閃爍的星星,幾乎留不下任何一點空隙,美輪美奐。

這時,我的手忽然被抓住了。

扭頭一看,正好對上毒蝴蝶明亮的眼睛,她沒躺着了,正咬着嬌小的嘴脣,滿臉羞紅。

我起身,心頭一跳,心說這小妮子該不會那啥了吧。

果不其然,她緩緩伸手摟住我的脖子。

“你怎麼了?”我心臟忍不住加跳了好幾拍。

毒蝴蝶呼吸漸漸急促,眼神迷離,聲如蚊蚋,道:“吻我。”

此情此景下,如此要求我根本無法拒絕,遲疑了一瞬,我緩緩朝她的丁香小口吻了上去。

舌尖纏綿着,少女清香撲鼻,不同於苗苗,也不同於白香月。

如果把女孩比作酒,毒蝴蝶就像一杯淡淡的清酒,清香中帶着微微的甘甜,而苗苗就像一碗母親親手釀造的米釀,溫熱中帶着一絲醇厚;至於白香月,她更像一杯濃烈的紅酒,還未入口便已令人迷醉。

毒蝴蝶未經人事,顯得很生澀,卻很投入,品嚐着她的丁香小舌,我心臟加速,一股接一股的熱血涌上頭,呼吸不可抑制的粗重起來。

小妮子明顯動情了,度過初期的生澀之後越來越大膽,激情漸漸的在脣間如烈焰一般迸發。

我貪婪地攫取着屬於她的氣息,用力地探索她的每一個角落,這一刻的悸動滲入靈魂。

毒蝴蝶趴在我懷中的玉體漸漸發軟,眼皮甚至能感覺到她顫抖的睫毛,我乾脆緩緩用力將她抱起來。

糾纏,掠奪,瘋狂……

這一刻時間彷彿停頓了,一吻天荒地老,只有脣間百嘗不厭的柔軟,令人沉淪。

良久良久……脣分,兩個人的呼吸都無比急促,毒蝴蝶眼神迷離,支撐不住趴在我肩膀上,渾身癱軟如泥。

喘息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直起身子,輕輕攏了一下有些凌亂的秀髮,滿面紅霞,低着頭輕輕咬着下脣,向來大膽的她竟然有些扭捏了。

我暗覺好笑,故意逗她,道:“怎麼樣,不過癮的話我們可以來第二遍。”

毒蝴蝶毫不猶豫

的給了我一拳,嬌嗔道:“色胚!”

“哈哈。”我笑了起來,心裏說了一句:說我色,分明是你主動的好不好?

不過這句話我是沒膽子說出來的,否則小妮子會撕了我。

“你還笑!”

毒蝴蝶見我笑,頓時更加羞惱了,伸手就來掐我。

ωwш▪ тTkan▪ c o

“停停,女俠饒命……”我連忙求饒。

打鬧了一陣,等氣息漸漸平穩,我們漸漸開始思索下一個問題:怎麼回去?

暗河雖然通向了大海,但不是岸邊,完全不知道什麼位置,沒有船,也看不見小島之類的。

毒蝴蝶看了一眼北斗七星中的北極星的位置,說:“東土只有南面和東面臨海,那我們朝着西北方向前進就能靠近大陸。”

我緩緩點頭,不清楚位置的情況下也只能如此了,如果能找到小島或者遇到過往的船隻就比較好辦了,不過那需要運氣。

“只是這片海有些不太對勁。”毒蝴蝶又說道。

“怎麼了?”我有些奇怪。

毒蝴蝶看着平靜的海面,解釋道:“現在是初夏時節,海上信風從東南往北方刮,雲雨盛行,海面不應該這麼平靜纔對。”  我一愣,有道理!

這片海不說安靜的像一片鏡子,但也和自己家的游泳池差不多了,海面只是微微盪漾着,幅度很小。簡而言之就是風平浪靜,還不是一般的靜。

“先不管了,游過去再看吧,或許只是巧合。”毒蝴蝶道。

於是,我們參照北極星辨認了方向,朝前面游去。

這一遊就是足足兩個多小時,此時星光漸漸斂去,東方升起了一抹魚肚白。毒蝴蝶漸漸的有些脫力遊不動了,我乾脆讓她趴在我背上,帶着她繼續前進。

很快,天光大亮,紫氣東來,照在我身上一點點的沒入,化爲法力環繞在體內。有了這種遠超於茶樹葉的補充,我不知疲倦,又前進了一個多小時。

可讓我們失望的是,四周始終是海天一色,海面平靜的可以一眼望見天際,卻沒有發現任何船隻,也沒有島嶼。

天上甚至連只鳥都沒有!

沒有鳥就說明附近遠離大陸,遠離島嶼,這不是一個好現象!

果不其然,整整一天我們都在遊動中度過,我幾乎沒有停歇,毒蝴蝶體力不如我,便遊一段在我背上休息一段。

傍晚時分,我揉了揉痠麻的胳膊停了下來,因爲此時太陽已經落下了海平面,北極星又還沒出來,沒有了方向參照。

……

(本章完) “看來我們離岸邊和海島都很遠。”

毒蝴蝶微微蹙眉,長時間泡在海水裏,她的皮膚有些微微的泛紅,我也感覺身上不太舒服。但這些都不是問題,只是皮膚的一種自我保護。

問題是,天知道我們還要遊多遠!

長此以往沒吃沒喝的,就得生吃海魚果腹了。

“天無絕人之路,暗河都沒把我們困死,一個開放的大海算什麼,帶着你,我能橫穿太平洋。”我笑着安慰毒蝴蝶。

“切,就你能。”毒蝴蝶白了我一眼,而後看向遠方,忽然怔住了,小口微張,瞪大了眼睛道:“看那邊,有海島!”

我急忙朝她所指的方向看去,頓時也吃了一驚。朦朦朧朧的,那裏真的出現了一座海島,而且看樣子似乎還不算太遠。

“我們剛纔怎麼會沒看見呢?”我微微皺眉,有些不太對勁,這東西是出現在我們遊進方向的側後。

按照道理之前就應該發現的,它不遠,風平浪靜,也不可能被海浪遮住。

再者如果是我們之中的某個人沒發現倒也能解釋,可問題是兩人都沒發現,而且之前毒蝴蝶還趴在我背上,觀察着四周。

沒道理!

毒蝴蝶知道我什麼意思,也說:“這片海域不對勁,這座海島也不對勁。”

“那要不要游過去看看?”我問,但這種時候似乎也沒有別的選擇。

毒蝴蝶沉吟了一下,道:“小心一點,去看看。”

我點頭,於是揹着毒蝴蝶轉變方向,朝着那座小島游去。

等我們靠近了一點,發現那果然是一座綠色的小島,上面鬱鬱蔥蔥的可以看見很多大樹,還有起伏的山脈,雖然不算高。

暖妻之當婚不讓 我心裏微微鬆了一口氣,心說難道剛纔是真看漏了?因爲光線的原因?

接着,我們靠近了小島,雖說是小島,但其實面積不算小了,海岸線長達數公里,縱深貌似也很寬。

我和毒蝴蝶對視一眼,都是一喜,這麼大一座島嶼,找到一些吃的喝的應該不難。

於是我們加快速度往那邊游去,很快便上了岸。

上面鬱鬱蔥蔥的都是大樹,很茂密,樹林間有些灌木,但卻並不多,便於前行。此時夜幕已經降臨,我們打開強光手電,摸出武器一點點朝裏面找去。

沒多久,前面一顆掛滿了暗紅色果實的的樹讓我倆歡呼起來,是蓮霧,正是這個時節成熟的水果,而且是熱帶水果。說明這裏應該是南海的某個地方。

“我去摘!”

我說了一句,立刻跳上去,用衣服兜着摘了一些下來。

毒蝴蝶拿出絲巾擦了擦,先遞給了我一顆。我接過,一口咬下去,汁液橫飛,非常的甘甜解渴。

毒蝴蝶也嚐了一個,眼睛頓時彎了起來。

蓮霧是一種很嬌貴的熱帶水果,不同於芒果香蕉那些,一來水分太多,不易保存運輸,輕輕一擠就會碎掉,摘下來一兩天就會變質,二來招蟲,不易管理,所以市面很少有這東西賣,只有原產地的人才有機會品嚐這種嬌貴的水果。

我們好好的安撫了一下空蕩了快一個星期的胃,蓮霧品質奇佳,咬在嘴裏就像喝水一樣,入口即化,非常解渴。

吃完,我摸着肚子打了個飽嗝,毒蝴蝶也眉開眼笑。

“走吧,我們找個地方過夜,明天再探索一下全島。”我建議。

毒蝴蝶嗯了一聲,跟在我後面。

找了一陣,我們在離水邊沒多遠的地方找到了一顆非常大的樹,上面分岔的地方足夠放一張牀了,足有兩丈多高。

毒蝴蝶眼睛一

亮,說:“就這吧,離地高、不潮,還能防止野獸。”

我點點頭,立刻去旁邊撿回來一堆枯樹枝升起篝火。之後我便說去打獵,看看能不能吃點肉食,水果終究不頂飽。

可毒蝴蝶卻搖頭,說:“你沒發現嗎?這裏安靜的出奇,貌似沒有動物。”

我一愣,這點有感覺,但卻沒太多的去注意,這麼一提醒,我頓時驚醒過來。確實,這裏太安靜,如此鬱鬱蔥蔥的小島就算沒有飛鳥,蟲子總該有吧?

熱帶的叢林夜晚哪裏會缺了蟲鳴?

可這裏沒有,死一般寂靜。

“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我背脊有些發寒。

“也有可能環境特殊導致,我們小心一點就是。”毒蝴蝶道。

我點頭,於是坐下來,爲了安全起見,還把毒蝴蝶護在懷裏。

這裏的夜很靜,靜的讓我有些不安,我不敢睡,半眯半醒的警惕着周圍。毒蝴蝶體力遠不如我,扛着扛着就扛不住了,沉沉的睡過去。

漸漸的午夜來臨,這時,我忽然聞到一股淡淡的異香。

我本能的以爲是毒蝴蝶身上的味道,仔細嗅了一下,不是,是空氣的味道。

我猛的睜開眼睛,一看,不由大吃一驚,只見一股淡紅色的霧無聲無息的從山嶺上飄下來了,眼看就要將我們淹沒。

我立刻從懷裏摸出水龍珠,掐開毒蝴蝶的嘴塞了進去,然後自己屏住呼吸。

毒蝴蝶醒了,一看,也大吃一驚,我立刻示意她別呼吸,這霧很不對勁。

毒蝴蝶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