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唐龍無法抵擋,那麼他們在這無定殺箭面前,也難以逃命,恐怕真的要徹底死在這天帝族城呀。

無定殺箭居然不僅僅是空間穿梭那麼簡單。

竟然是可以改變攻擊方向的,從各個位置都可以冒出來的射殺。

那根本就是將刺客的刺殺之妙給完美的融入進去了。

所有人都在震撼無定殺箭的神奇。

完全超乎想象的攻擊方位,速度。

唯有帝神一則是臉色一下子黑了,他關注的是唐龍居然能夠躲過,此刻他內心深處正翻滾不休,實在無法想象,唐龍怎麼就躲開了。

要知道,這第一箭和往後的無定殺箭是不同的。

因為第一箭完全不知道,無定殺箭是改變方向的,是出其不意的,而以後是知道了,自然有了防備,就容易得多。

能夠躲開第一箭,這完全超出帝神一的預料了。

「真厲害啊。」唐龍伸手擦了一下太陽穴上的血線,還帶著隱隱的疼痛呢,就算是七彩帝心體,也一時間無法令這痛苦消失,只因那是無定殺箭,「帝神一,我現在開始相信,你有資格做我的對手了,我更有興趣跟你戰一場了。」

他說話了,才將人們從無定殺箭的神奇變向中驚醒過來。

一顧傾辰 對啊,唐龍怎麼躲開了。」

「那可是完全沒有半點痕迹的,而且無人知曉的方位射殺。」

「這那裡是無定殺箭變態啊,根本就是唐龍變態,他才是最最變態的,他居然能躲開這無法躲開的一箭。」

不是他們反映慢,實在是無定殺箭太過匪夷所思的變向了。

天帝族剛剛被帝神一調動起來的希望,再度有崩潰的跡象。

帝神一見狀,臉色更加陰沉了。


「再來!」

帝真一等四人見狀又一次發力了。

不過,這次那兩名先前負責拉開百美圖的天帝族美女也倏然上前,來到無定神弓的兩側,各自伸手抓住。

她們與帝戰一,帝斗一共同舉起無定神弓,也將所有的真氣輸入其中。

這兩個女子雖然不是絕代天驕,卻算的上是半個絕代天驕的戰力,兩人合力,比一個普通的絕代天驕還要強一線。

如此五人合力。

帝真一伸出左手,帝狂一伸出右手,兩人抓住弓弦,雙手相距十多厘米的樣子,然後猛地向後拉扯,同樣是將真氣全無保留的灌輸進去。

神弓如滿月。

碎星台上跳動著的星辰力量倏然匯聚上來。

一支星辰色的無定殺箭再度成型。

這一次不同在於,那無定殺箭上面居然隱隱中帶有星鸞的圖案,箭尖透射出來的鋒銳更是令前方百米的空間都被貫穿撕裂了,無疑威力更加強橫。

刷!

帝神一再度落手。

無定殺箭再度爆射出去。

咻!

此刻卻響起了尖銳的呼嘯聲。

這種嘯聲響徹雲霄, 總裁的心肝兒

無定殺箭也直接洞穿空間,消失無蹤,令視覺沒用。

本身沒有氣息,令嗅覺無用。

無法觸碰,令觸覺失效。

唯有用心去感應。

可是誰又能感應到呢。

有了第一次的經歷,像蕭獨放,龍梵天,羽千幽這等絕代天驕們都是趁機抓住機會,用心去感應的,希望能夠抓住一絲痕迹。

結果卻讓他們再度駭然。

仍舊是全無半點的蹤跡可尋,彷彿無定殺箭就真的不存在一樣,是徹徹底底的遁入空間,與這一片天地沒有半點的關聯,當真是將無定二字發揮到了極致。

唐龍閉上了眼睛,關閉了聽覺,停止了嗅覺,不再去用觸覺感應空氣的變化,完完全全將靈感集中在感應上面。

他是感應危險,感應死亡,感應那來自帝真一等人內心深處對他濃烈的殺意。

也不知第一次的危險帶來的感應方面的升華,還是有了經歷,令他對此有了熟悉,就在全身心投入感應中的時候,就感到右側傳來了微弱的近乎於無的殺意。

沒錯,那是來自帝真一等人的殺意。

他們憎恨唐龍,所以發動無定神弓攻擊的時候,那無定殺箭形成自然也融入了他們的內心感受。

閉著眼睛的唐龍身軀微微的向後仰,同時睜開眼睛。

就在他睜開眼睛的瞬間,無定殺箭的箭頭再度映入眼帘,擦著他的鼻尖飛掠過去。

又一次的落空。

無定殺箭則沒有染血,並未消散,而是直接轟入遠方的城牆上面,將那本就破爛的城牆再度轟出一個窟窿。

「連珠箭!」

帝神一終於著急了。

他好不容易力挽狂瀾拉攏起來的天帝族人的信念,難道要再一次的打碎么,這次打碎可就真的是徹底的崩散了。

連珠箭是無定神弓最後的絕殺了。

要發動起來,強如帝真一等人也都在拉開弓弦的時候,各自噴出一口鮮血,不是他們故意為之,而是無定神弓形成的反震,帶來的反噬。

咻!

當他們鬆開弓弦的時候,第一支無定殺箭射出,當弓弦歸位的時候,第二支無定殺箭緊跟著其後的射出。

兩支無定殺箭先後遁入空間。

帝真一等六人也無力的跪倒在地上,勉強扛著無定神弓。

這是他們的極限了。

也是這一次,唐龍卻已經不再是忌憚無定殺箭,而原地不動的去感應了。

隨著這種近乎於死亡的刺激,唐龍的靈感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提升著。

當然這不是說唐龍例外,而是換做別人,誰有這種經歷,也一定會大幅度提升的,靈感這東西,本來就是靠這種過程才會有變態式成長的。

他已經更加清晰地感應到來自帝真一等人內心的不甘,恐懼,憤怒,憎恨,殺機融入在無定殺箭的氣息反應。

是以唐龍在雙箭遁入空間的瞬間,他也同時向前一步跨出。

邁出一步,手中的神劍也抬起向前猛地點刺。

當!

清脆的撞擊聲傳來。

唐龍的邪鳳帝血劍尖正中前方出現在的一支無定殺箭的箭尖。

同一時間,第二支無定殺箭從他揮動神劍的右臂下方掠過,再次落空。

連續躲過無定殺箭的唐龍,左手也沒閑著猛地抬起,手中赫然抓著劍盾。

咻!

他陡然將劍盾拋射出去。

劍盾周遭滿是十厘米長的弒星邪劍尖,超高速旋轉著,飛射向帝真一等人。

唐龍要反擊了! 大自在劍術!

以劍盾演化的這唐龍融合上千種王者劍道武技而成的大殺招。

劍盾上面的自有萬千劍雨閃爍,最終匯聚在劍盾自身,令那周遭飛舞著的劍尖都爆射出足有百米的劍氣,形成一個巨大的劍氣光輪一般,席捲而去。

那激蕩出來的鋒芒,令所有人都生出這不是封號武侯圓滿境界的力量,而是超出這一境界的。

受到無定神弓反噬的帝真一等人露出絕望之色。

他們發現,唐龍拋射的劍盾誠然沒有無定殺箭那種超出感應的速度,卻也是快到驚世駭俗的地步,至少他們都生出難以躲開的絕望感。

「有我在,哪裡有你唐龍逞凶的時候!」帝神一橫跨一步,一口足可媲美邪鳳帝血劍的神刀出現在手中,要斬劍盾。

蕭獨放和龍梵天對視一眼,兩人同時向前。

他們都有點窩囊感。

本來覺得覆滅天帝族城,怎都要有他們的功勞。

可現在看來,自始至終他們兩人唯一的作用就是跟帝神一打了一場,而且是二打一,還沒佔到半點便宜,甚至略微處於下風。

唐龍呢,一個人搞定了一切。

更可恨的是,帝神一完全沒將他們當回事兒,一直都是關注唐龍,將擊殺唐龍當做第一要務。

可他們才是帝神一的對手呀。

這根本就是對他們的羞辱。

此二位一個是十年前的秘境第三層絕代天驕中的佼佼者,一個是五年前近乎於至尊級的年輕強者,他們即便是身體都沒有徹底的康復,也有著自己的尊嚴。

所以兩人同時出手。

一條神槍,一口燃燒著的神劍。

同時向帝神一刺殺過去。

這一刻,帝神一終於顯示出他的強大。

有資格被賜名神一,他是絕對有無敵至尊潛質的。

「滾!」

面對蕭獨放和龍梵天的攻殺,帝神一再強也要先行破解這兩人的殺招,他只能半轉身,反手一刀帶起漫天的刀影。

當!當!

也不知帝神一用了怎樣的武技,仍舊同一時間,一口刀分別劈中神槍和神劍。

他那霸道絕倫的真氣也展現出恐怖的威能。

一擊之下,蕭獨放和龍梵天同時悶哼一聲,兩人身體沒有完全康復的弱點終於暴露了,以蕭獨放堂堂八蠻斗皇體的體質都被震的吐血,非是他真的遜色帝神一那麼多,實在是遠沒有達到巔峰狀態,影響到了他的發揮。

生死搏殺,從來不管你是否恢復。

有的只是瞬息即逝的機會。

帝神一就抓住了這個機會。

他以最霸道的力量,一舉敗退蕭獨放和龍梵天,同時反手一刀橫掃。

當!

一刀掃中那劍盾。

刀光所過,那劍盾上面爆射出來的百米長的劍氣都被斬碎,狠狠的斬在那劍盾之上。

兩者想撞擊,帝神一微微一顫,向後倒退半步。

劍盾則直接被他給打的橫飛出去。

與此同時,唐龍也將山河行走術施展出來。

一步山河腳下倒轉。


他跨越了帝神一的阻擋,出現在帝真一等人的面前。

沒有去理會帝真一等人,因為在唐龍的眼中,他們加起來,就算是翻倍的數量,也不如無定神弓更有威脅。

所以唐龍第一個做法就是,探手抓去。


某異界的快樂風男

如此宙級第一神弓在手,他倒要看看,有他來施展的話,帝神一能否能躲開。

帝真一等人怒吼一聲,拚死的守護,狂野出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