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在提升一個境界,殺死這三個長老只是舉手投足的事情。但如今能夠將他們傷到這個地步,實屬幸運。若不是他們對於隱圖騰,深深的忌憚,不敢隨意動手。恐怕勝負也是未知之數。

天上的烏雲在這一刻,也完全消散。曙光再一次照射到這片大地。然而,四周,卻是一片寂靜。

在這之前,沒有人能夠想到。一個原本任人欺凌的對象,會有如此的際遇。更沒有人能夠想到,代表着聖族巔峯戰力的三個長老,盡數敗於一人之手。

“咳咳…………多謝留手……”大長老捂着殘碎的胸膛,搖晃的站起身,對着吳遲恭敬的說道。

吳遲沒有答話,而是將目光望向同樣掙扎站起身的三長老。


“霜兒…………”

“夠了!你惡不噁心。我最煩的就是你這種人了。平常的時候冷眉相對,到了有事的時候,就這個樣子。你還不如你的大哥,來的痛快。”吳遲怒喝,眉宇間很是鄙夷的說道。直直的轉過身,對着凌霄說道:“族長,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還有三天,纔到聖靈根覺醒的日子。這段兒時間我準備閉關。若是沒有什麼大事的話,不要來打擾我。否則,殺無赦。”

這一句殺無赦算是把凌霄的疑問全部堵上了。他有着太多的疑問,甚至還有着懇求。但吳遲怎能想不到這點,這麼一來也省去了許多麻煩。有的時候,絕對的武力,要比勾心鬥角有用的多。

望着吳遲漸漸遠去的身影,凌霄的嘴角也是被露出了一絲苦笑。不過還好,至少他並沒有對自己冷言相待。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自己這個族長之名,並沒有以前的威嚴了。看來聖靈界纔是自己最終的去處。這等俗事,還是留着後來人去懊惱吧。這族長之位,不做也罷。

第一次,凌霄的豪雲壯志,有了改變。也是第一次,真正的有了退隱之心。

………………

夜,平靜的泛不起任何的波瀾。

一所緊閉的大門外,凌霄終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踏足到吳遲的禁地。隨性而來的,還有大長老。經過白天的戰鬥,他們知道,聖族只有交到吳遲的手中,纔會真正的崛起。一個擁有隱圖騰的人,帶來的號召力,更是不可小覷。

也就是這一刻,原本平靜的聖人路,變得喧囂,變得吵鬧。隨着凌霄刻意的將消息傳出,不出三天,所有人都會知道,聖族分家,有一個叫做凌霜的修士,擁有隱圖騰。

而凌霄和大長老深夜來訪,更多的也是爲了贖罪。

然而,以往在聖族呼風喚雨的兩大人物,如今卻是躊躇的不知選擇。

吱呀……

門開了。吳遲站定在門內,目光中沒有絲毫的驚奇,冰冷的說道:“若是不怕死,就進來吧。”

看着吳遲轉身離去的背影,凌霄更是咬了咬牙,心中暗道:“爲了聖族的未來,即便是死又如何。拼了。”

同樣的,大長老也是抱着同樣的想法。兩人一前一後,相繼尾隨。直到停步在大廳內,纔看到吳遲早已是端坐在椅子上。

“看來你們是真心不怕死的。說說吧,你們的目的。”

凌霄和大長老對視了一眼,尋了一個靠近吳遲的座位。完全不在乎是否有威嚴,說來也對,大長老都已經被吳遲打成那樣了,哪裏還有威嚴存在。

“是這樣的,我們想要把聖族交到你的手上。”凌霄也不管眼前的凌霜是否是真的,縱然是假的,又能怎麼樣。一個擁有隱圖騰的修士,可看不上他們這些家底。

“爲什麼。你就這麼確定我是凌霜?你的心中肯定有很多的疑問。不過,我是不會回答你的。”

“不管你是誰。如果你能夠接手聖族,就算是人類,就算是魔族,又如何。” 凌霄也算是想開了。當下毫不猶豫的說道。

倒是吳遲心中一愣,沒想到凌霄竟然這麼豁達。這家族傳承最看重的不正是血脈嗎。不過,要他接手聖族,他沒有那個時間,也沒有那個精力。

“如果你願意接手聖族的話,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祕密。這是隻有歷代掌門才能知曉的祕密。”

看着吳遲並沒有答話,凌霄搖了搖牙,目光中閃爍一絲堅定。隨即轉向大長老,那意思不言而喻。

倏然,大長老的身形恍若一道微風,瞬間消失在原地。此刻,諾大的大廳內,只留下吳遲和凌霄。

“你先說,我在做考慮。不要想着拿這種東西來威脅我。對我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吳遲淡淡的說着。只是眉宇間卻是閃過一絲冰冷,當然了,對於凌霄口中的祕密,他倒是極爲感興趣。

凌霄輕輕的點了點頭,目光直視着吳遲,一字一頓的將老祖和他的話,全盤托出。而吳遲,則是越聽越心驚。他想不到,或者說,以前根本就接觸不到。原來那塊消失的大陸,竟然是聖靈界,按照凌霄的話來看,豈不是在這聖靈界,大部分都是聖人?

對於吳遲來說,這絕對是大祕密。放在以前,根本連想都不敢想。

“我已經將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訴你了。如果你能接手聖族,就有了去往聖靈界的通行證。以你的天賦和資本,只有聖靈界纔是真正適合你的存在。但進入聖靈界的要求你也聽到了,只能是一族之長。既然話說到這裏,我覺得有些事情也沒有必要藏着掖着。我不管你是誰,人類,還是魔族。只要能夠保我聖族昌盛,我願意將我族長之位的七十年時間全都交給你。作爲交換,你只需要保我聖族昌盛三十年。”

不得不說,凌霄的算盤打的很精。而且也夠狠。

若是凌霄的等價交換,是以稀世珍寶這類的東西,吳遲肯定會不屑一顧。甚至凌霄早已被吳遲掃地出門,但他用七十年的族長時間作爲交換。不得不說,吳遲心動了。聖靈界,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吳遲的好奇心徹底被調動起來了。而且從凌霄的情緒波動來看,他並沒有說謊。

沉默着,如此良久,並沒有開口說一句話,而凌霄也在安靜的等待着。他知道吳遲心動了。


夜晚的風,夾帶着些許的涼意。終於,在吳遲擡起頭的瞬間,他的心中已經做了決定。目光凝視着凌霄,正準備開口說話。突地,在大廳內,一抹身影恍若空氣流動,慢慢浮現。這是一個外表極爲英俊的青年。接着,在這青年的身邊,再次出現一抹身影。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一身火紅的長衫。

這兩人吳遲不認得。倒是凌霄卻倏然一驚,趕忙伏地跪拜道:“參見老祖!”

是的,這兩人正是凌天和**。只是誰也沒有想到,他們會突然出現。倒是吳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凝重。這兩個人的出現,就連他也沒有絲毫的感知。難不成已經是聖王級別的高手?

“你終究還是說了。”凌天開口的第一句話,直接讓凌霄周身一陣。冷汗如瀑布般爆出,慌忙的說道:“老祖饒命,晚輩只是爲了聖族的未來着想。”

凌天微微搖了搖頭,眉宇間閃過一絲憐憫,接着說道:“不管你的目的爲何,你終究還是沒有履行諾言。我說過,聖靈界的威嚴不容人踐踏,不過,看在你心繫聖族的份上,我賜你自裁。”

凌霄整個人完全呆愣在地。自裁?爲什麼!自己可是真心爲了聖族着想。爲什麼要給我這樣的一個下場!凌霄弄不懂,這聖靈界到底是何等存在,難道比自己親手建立的族羣還要重要嗎?

突地,就在凌霄迷惘的這一刻,一隻白皙的手掌卻在這一刻,如鬼魅一般,穿透他的胸膛。瞬間,凌霄的眼球暴突,奮力的轉過身,只看到凌天一臉淡笑的表情,他想要弄明白,卻發現無論怎麼張口,都只是徒勞的,身上的力氣也隨之消散。

噗!

隨着凌天的手從凌霄的體內抽出,他的掌心中,還住着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大廳內,只聽到凌天喃喃的自語聲:“我改變主意了。我選擇親自幫你。千萬不要感謝我。畢竟你是我的親人。”

不知道凌霄聽到親人這個詞,會作何感想。而他費盡心思的一生,也在這一句親人過後,徹底凝結。說起來,他的命運,要比蘇賀,更加坎坷,甚至可以說悽慘。

倒是吳遲,面具下的眉頭猛然一皺。想不到凌天如此心狠手辣。面對自己的宗族,也有着這麼狠烈的手段。

“恩。應該怎麼稱呼你,傻牛?李阿牛?尹峯?孤殺?還是吳遲。”

凌天饒有興趣的撥動着手中的心臟,一邊隨意的說着。

瞬間,吳遲的臉色一變!他們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難道自己的一切行動全在他們的掌控之內?該死的!他們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哦,千萬不要驚訝,你感覺不到我們很正常。因爲我們早已死去。現在的我們只是一縷幽魂。雖然有着生前的修爲。”像是感覺到吳遲心中的疑惑,凌天緩緩的開口說着。

幽魂,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吳遲覺得腦子裏面亂亂的。這聖靈界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難道與凌霄描述的不同?

突地,凌天的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無所謂的說道:“對了,有一件事情你應該不是很清楚。我也沒有告訴這個笨蛋。聖靈界確實存在,只是去往聖靈界的方法,有些不同。活人是不可以進去的。至少在我們聖人族是這樣。脫去了軀體的束縛,纔會真正的去往世外桃源的世界。當然了,以你們人類來說,總是脫不去身上的皮囊。這就是聖人與人類最大的區別。”

什麼玩兒!死人才能進去?這麼說來!那些一族之長,全都死了不成?

“看來你已經猜到了。沒錯,我們聖人一族天生就有着得天獨厚的精神力,所以,即便是軀體死亡,只要靈魂不滅,照樣可以活下去。而且,到了聖靈界,還會得到永生。”

我靠!這是什麼變態的理論。

“你的目的是什麼?”吳遲沉聲說道。

凌天淡淡的一笑,將手中的心臟捏個粉碎,鮮血順着指縫流出,滴落到地上,這才繼續說道:“其實很簡單,帶你去聖靈界而已。”

聖靈界?那變向的意思不就是要殺了我嗎。頓時間,吳遲整個人汗毛炸立,無形的火焰包裹在軀體之外,聲音也越發變得陰冷:“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實力了。”

如是說着,凌天望着那無形的火焰,雙眸也是一凝,他能感覺到這火焰之中,蘊含的強大力量,突地,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我沒有說過要殺死你。你與我們聖人不同,所以你只需要和我一起走就好了。倒是你,太緊張了。”

“哼,我爲何要和你一起走。”

“因爲,聖主,要見你。”凌天一字一頓的說着,說到聖主這兩個字的時候,臉上掛着極爲恭敬的表情。

聖主?吳遲心中有些疑問。但突然一抹靈光從腦海中一閃而過,他的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這聖主莫不會就是……

“沒錯,聖主在這世上有三大化身。你們人類中的王者,聖靈王周天,就是他的其中一個化身。還有一個,就是我們聖人族中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曾與明皇相鬥的周天,至於最後一具化身,卻不得而知了。行了,小子,你知道的已經夠多的了。如今是聖主親自邀請你。你的面子已經夠大了。”

終於,吳遲弄明白了這一切。原來曾經在聖人路大戰的周天,與聖靈王周天,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那這聖主到底又是什麼樣的大人物。難不成是這個世界真正的主宰?

如此想着,吳遲同時收回了無形火焰,望着一直默不作聲的**,沉聲說道:“你就是火聖門的老祖吧?”

**並不答話,要不是因爲聖主的命令,他早就一巴掌拍過去了,他可是親眼看到火聖門在吳遲的引導下,陷入苦戰之中,差點兒灰飛煙滅。而且,這個傢伙更是蒐羅了家族內所有的財產。**的心中也是生着悶氣。

從**的表情上,吳遲就知道自己猜的沒錯。當下繼續說道:“那個……前段兒時間不好意思。把你這火聖門弄得人仰馬翻的。不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火聖門有這個下場也都是他們自找的。這樣吧,作爲補償,我這裏有點兒聖晶,不多,十來萬。也就是個意思,希望能夠冰釋前嫌。俗話說的好,買賣不成仁義在嗎。來,接着,千萬別客氣。”

望着吳遲遞過來的儲物袋,**險些吐血。借花獻佛也沒有這麼辦的,家族內,光是聖晶就有數百萬,更不用說其他的了。他只拿個十萬出來,還特麼的真是大方啊。 “你!”**臉色更是一變,正要發火。卻被凌天使了一個顏色制止下去。凌天繼續說道:“行了,這聖晶也只是在聖人路管用,到了聖靈界,只是一堆石頭而已。不要太過計較。”說罷,轉過頭對着吳遲說道:“既然目的都已經和你說清楚了。隨我們一起走就是了。”

“等一等。”隨着吳遲的一聲輕喝,凌天原本雲淡風輕的表情,倏然間瀰漫一層陰沉,聲音陰沉的說道:“怎麼?你敢違抗聖主的命令?”

“哼,小爺不知道聖主是誰,但就是這麼簡單就讓小爺和你們一起走,是不是有些太沒範兒了。”

“吳遲,別忘了。若想要殺死你,不論你是不是隱圖騰,我殺你易如反掌。”說話間,凌天的眸中瀰漫着一層濃濃的殺意。

吳遲臉色不變,斜靠在椅子上,漫不經心的的說道:“那你就殺殺看。我就在這兒等着。”

“你!”

這一次倒是輪到**制止凌天,低聲傳音道:“這小子明顯就是在激怒你,千萬不要上當,到時候聖主怪罪下來就麻煩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凌天才強忍住心中的怒氣,隨後說道:“那你想怎麼樣。”

“很簡單,等我辦完事情,自然和你們一起過去。這聖靈界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我倒是也很有興趣。”

“什麼事情?”

“這你就不用管了。這樣吧,等到聖靈根儀式之後,我就和你們走。不過,這段兒時間不許跟蹤我。否則,我就自裁。”吳遲輕描淡寫的說着,威脅之意,不言而喻。但正是因爲這樣,卻讓凌天二人,心有忌憚。

這吳遲是聖主點名要的人物,若是出了什麼岔子,到時候恐怕迎接的將是聖主的怒火。那怒火絕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很有可能會連累家族。幸好,離聖靈根覺醒只有三天的時間,倒是等的了。

“好!我就給你三天的時間。你若是想要耍什麼花樣。即便是天涯海角,我也會找到你。”

“沒問題。”


送走了凌天和**,吳遲卻陷入了一番沉思,在心底對着白老說道:“你說這聖主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他找我的目的爲何,難道就是因爲鬥武傳承嗎?”

良久之後,白老纔出聲說道:“恐怕這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以我的猜測,他很可能掌握了所有的末日水晶。”

細細想來,白老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當年在人類中,聖靈王朝盛極一時。這末日水晶自然是掌握在周天的手中,還有在聖人路與明皇的對戰,很明顯站在了金字塔的頂端,若想要得到末日水晶,也不是難事。至於另外一具分身,照這個樣子推理下去,很可能是在魔族之中。

如此看來,這聖主的實力,恐怕會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好吧,具體還要去了聖靈界才知道。老傢伙,到了那裏,你會不會被人發現。”吳遲目前最擔心的就是白老的安危,在聖人路和聖靈大陸也就罷了。在聖靈界,看凌天和**就知道了,很明顯也只是小嘍嘍。若是真正的高層又會是怎樣。

“不知道。到了那裏小心一些就是。不用擔心我,老頭子我活了這麼久,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讓人抓到的。”

雖然聽出白老這句話中有很大的成分都是在安慰自己,但吳遲的心,還是稍稍放下一些。

站起身,步出大門外。

以吳遲現在的實力和影響力,路上碰到的每個人都是畢恭畢敬的。只是就在吳遲快要踏出聖族大門時,忽的,接連幾聲驚呼,將這安靜的夜,徹底打翻。

“不好了!族長隕落了。”

吳遲的腳步微微一頓,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心中暗道:“沒想到自己還有背黑鍋的一天。”

走進聖族後山,隨便找了一個進入地道的入口。來到死亡之地,還沒踏進,就聽到一陣爭吵聲:“你個笨蛋!誰讓你打我臉的!我就讓你和我練練招!沒讓你還手!”

“你動手之後,爲什麼我不能還手!”

“這是訓練懂不懂!不是戰場!奶奶的!到底能不能行了!你在這個樣子,我不和你玩兒了!”


“別啊!小五哥!我忍着還不行嗎。你再來!”

“那……你接好了啊!蝕骨手!!”

“啊!!!”

“你個混蛋!怎麼又動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