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再見惡鬼殿殿主,江維自然心中充滿了忌憚——燃魄期、入境級、大罪孽加身……這幾點結合在一起,讓江維感覺自己完全沒有什麼勝算在!

除非小金人出手!

可小金人是江維最大的底牌,而且小金人來歷神秘,一旦出手,勢必會引起不小的波動;所以除非萬不得已,不然江維是絕不會讓小金人出手的——當然,小金人也根本不會出手。

「惡鬼殿殿主!」此時趙長老也趕到了內城城牆上,他看著惡鬼殿殿主,面色極其難看地冷喝,「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到我們原罪城來!」

趙長老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來者不善;尤其是現在,姜淼和白夜月都不在城中,而且一時半會估計回不來,趙長老的危機感就更濃了。

「哈哈哈哈……」惡鬼殿殿主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了片刻,才面色一冷,道,「這話,如果是白夜月跟我說,我還會忌憚幾分;但是現在,白夜月似乎回不來吧?至於你說這話……哼哼,我只當一個笑話,聽過就算了……」

惡鬼殿殿主絲毫都不把趙長老放在眼裡,事實上,以他的實力,也確實有這樣的資格。

「你知道白夜月長老去哪了!?」趙長老一愣。白夜月長老雖然是大搖大擺出城的,但是去哪裡了,還是比較保密的;在原罪城,也就幾個高層知道而已。

「哈哈哈哈……當然知道了!」惡鬼殿主陰森笑道,「我不但知道白夜月去哪了,甚至還知道……巍山郡主估計很快就要打過來了!別急,你們原罪城只是第一座城而已,後面還有更多的鬼城等著我們去攻佔;不消多久,整個天荒郡,都將落入我們巍山郡主的手中,哈哈哈哈……」

「你!……」

「什麼!?」

聽了惡鬼殿主的話,每一個人都能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危機正在逼近;不過這個危機來得太突然太迅猛,讓在場的天荒閣成員都感到措手不及,卻又有種無力反抗的感覺。

「這種時候,閣主和白長老居然都不在……」人群中立刻有抱怨聲傳出。


姜淼和白夜月,無疑是原罪城的兩大主心骨;可這麼危急的情況下,兩大主心骨居然都不在,這讓原罪城裡難免會有種人心惶惶的感覺——畢竟,其他長老論實力、論能力,都還不足以主持這樣的局面。

「不對!」江維卻忽然想到,自己這段時間一直覺得師父有些什麼瞞著自己,「莫非師父早就知道會有今天這樣的情況出現?」可是細細一想,江維又覺得不對——如果師父早就知道,那為什麼不提前跟我們說,也好讓我們有個防備呢?

「惡鬼殿主……」這時趙長老咬牙道,「你身為天荒郡的鬼修,竟然投奔了巍山郡,難道你就絲毫都不覺得羞愧嗎?」趙長老非常明白敵我實力的懸殊差距,這時候他只能盡量地拖時間了,如果拖不住,那很可能原罪城就要易主了……

「羞愧?你居然跟我說羞愧?還跟我說什麼天荒郡的鬼修?」惡鬼殿主忍不住癲狂地笑了起來,「你自己說,你們有把我當成是天荒郡的鬼修來對待嗎!?——將我封鎖在迷霧山谷,不准我外出不說,還阻斷我獲得陰壽丹的途徑,想把我拖死!!!要不是巍山郡主,恐怕我的陰壽差不多都已經耗盡了……哈哈哈,這個時候,你來跟我說羞愧?說天荒郡?——趙長老,你是無知呢,還是可笑呢!」

「你……你……你屠戮千萬同族,身纏大罪孽,難道還不准我們封鎖你了!?」

「哈哈,趙長老,你就別在那裡說瞎話了!」惡鬼殿主不屑道,「屠戮同族、身纏罪孽的鬼修,在你們天荒閣難道少嗎?怎麼,他們可以殺人,我就不能了?不就是想排除異己嗎,說得這麼冠冕堂皇幹嘛?」

「真要排除異己,閣主與白長老恐怕早就把你收拾了!」

「哈!」惡鬼殿主譏笑道,「要是白夜月真能收拾我,你以為我能活到現在?」

誠如惡鬼殿主所說的,白夜月不是不想收拾掉他,而是迷霧山谷禁制重重,白夜月即便想殺他,也有心無力。不過白夜月的追殺能力很強,惡鬼殿主一旦離開迷霧山谷,就很可能遭到白夜月的追殺;所以,微妙的平衡就出現了——白夜月攻不進迷霧山谷,惡鬼殿主也不敢輕易出來。

在外人看來,就出現了惡鬼殿主被封鎖在迷霧山谷這個情況。

而現在,惡鬼殿主勾結上了巍山郡主。那一邊,巍山郡主設計對付天荒閣高手;而這一邊,惡鬼殿主則趁機殺出迷霧山谷,直接殺到了原罪城,完全是一副要攻佔原罪城的姿勢。

惡鬼殿一方雖然只出動了八位高手,可原罪城一方上百凝魂期大鬼卻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哪怕有主場優勢,也沒法給他們多少安全感。 惡鬼殿主帶著七個強力小弟,緩緩逼近內城城牆;直到離城牆只有百米距離的時候,惡鬼殿主才停下了前進,就這麼懸浮在半空。

他身後的七名小弟,也是一字排開,顯得氣勢很足。

反觀原罪城一邊,還沒開戰,氣勢就已經弱了幾分。

原罪城一方站在人群中間的趙長老全神戒備著,神色非常凝重。

自從方一寒長老死後,原罪分閣一共還剩六名長老。這六大長老中,白夜月無疑以**的實力穩居第一人;而緊接著,實力最強的,就要數趙長老了。

趙長老素來低調,但在原罪城裡,實力卻僅次於姜淼和白夜月;比起方一寒來,更是要強出一大截。現在原罪城突遇敵襲,趙長老自然是要站出來帶領眾鬼迎敵。

不過趙長老並不知道,原罪城裡還有兩位鬼修,實力絕不弱於他——那就是江維和林念落。

並不是說江維和林念落有多低調,而是他們踏入凝魂期的時日尚短,沒有很多機會展露實力,自然也就沒有很大名聲在了。

「難……」對比了一下敵我雙方的戰力,趙長老暗暗搖頭不已。


原罪城雖有護城大陣在,而且如今大陣的操控權就在趙長老手裡;可那大陣主要是對抗異族的時候用的,惡鬼殿主又不是什麼異族,而是非常正宗的人族——無非是罪孽高了點,是一個惡鬼罷了。

對付惡鬼殿主,護城大陣併發揮不出多少的威力,頂多也就讓趙長老有個近乎無窮無盡的能量源泉罷了。不過,趙長老的實力就這麼點,就算能量再怎麼無窮無盡,也依舊和惡鬼殿主相差懸殊啊!

「難道要棄城嗎?」趙長老並不介意棄城,畢竟,只要人還活著,等白夜月他們回來后,自然是可以把鬼城奪回來的;趙長老怕的是,一旦自己一方棄城而走,那惡鬼殿主會追殺出城來!

現在在城內,憑藉著護城大陣,趙長老還稍微有一些對抗的資格在;可一旦棄了城,失去了大陣的庇佑,到時惡鬼殿主如果追殺他們,那可就真的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了!

頑守,是死!

棄城,還是死!

這不得不讓趙長老感到壓力巨大,要知道,天荒閣原罪分閣的上百凝魂期弟子、數百會神期弟子,還有數以千計的鬼兵,他們的命運和生死,此刻可都全在他的手中啊!

趙長老在鬼界生活已久,原罪分閣的這群弟兄,可以說都和他宛如親人。如果只是自己孤身一人,趙長老的壓力不至於這麼巨大;可一想到,自己一旦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那這些親人都將命喪黃泉,這就由不得趙長老不緊張了。

「趙長老!」惡鬼殿主懸浮著身影,悠閑地搖晃著手中羽扇,「眼前的形勢,你也看到了;任你再怎麼頑抗,反正結局都已經註定了!我勸你……還是直接棄城吧!——交出護城大陣的控制核心,我放過你們!」

「當真!?」趙長老眼前一亮。

「當然當真!」惡鬼殿主不假思索道。

「那好,我願交出護城大陣的控制核心!」趙長老思索了一番,道。

說著,趙長老的手中,便出現了一顆黑色圓球;黑球的表面,隱隱穿梭著一道道微不可見的閃電,閃電看似無規律的遊走,但所有閃電行走的軌跡,都在兩個字的筆畫上——原罪!

這個黑球,正是原罪城護城大陣的控制核心。

惡鬼殿主眼睛發亮:「快給我!」

「給你可以!」趙長老道,「不過殿主,你可一定要信守承諾啊!」

「放心!」惡鬼殿主停下搖晃的羽扇,道,「只要你把控制核心給我,我自然便放過你們!這點信譽,我還是有的!」

「那好……」趙長老似乎相信了惡鬼殿主的話,當即就準備將黑球拋過去,「接著!!!」

說著,趙長老便是猛地一揮手,朝著惡鬼殿主拋去。可就在趙長老揮手的瞬間,他手中的儲物戒指非常隱秘地亮了起來,與此同時,黑球也從他的手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疊的畫卷。

咻!!!

不給惡鬼殿主任何反應的機會,這疊畫卷便直飛他而去。

「這是……?」惡鬼殿主都已經伸出手做好接住黑球的準備了,又哪裡想到眼前這個看似忠厚的趙長老竟然忽然偷襲玩陰的;惡鬼殿主反應不及,便被這一疊的畫卷砸了個正著。

「嗯?」惡鬼殿主還在疑惑之際,便已經陷入了層層幻境當中。

殺!!!

趙長老立即顯現出了三頭六臂,身上的魂魄能量涌動,爆發出最強的實力沖了上去。而趙長老的手中,又是出現了一疊的幻畫,分別砸向了惡鬼殿主手下的七名小弟。

咻——

緊接著,趙長老更是以全身一半的魂魄能量作為代價,施展出了三道無比凌厲的攻擊,分別攻向三名凝魂圓滿大鬼。

「額……」江維和他的小夥伴們都看得驚呆了——這還是那個忠厚老實的趙長老嗎?怎麼偷襲起來絲毫都不手軟,而且一波接著一波下手那個叫狠啊!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突然到江維和林念落甚至都沒來得及回過神來,趙長老就已經施展出攻擊了。

「死吧!!!」趙長老死死盯著自己釋放出去的三道劍氣。

這三道劍氣,可直接消耗了趙長老一半的魂魄能量,攻擊之強自然不言而喻;一般凝魂圓滿的鬼修中了,就算不死,起碼也要去掉半條命。

而此時,惡鬼殿主和他的七名手下都陷入了幻境當中,根本無力抵擋閃避。這種情況下,趙長老的攻擊,就算直接斬殺掉三名凝魂圓滿鬼修,也絲毫不足為奇。

與此同時,原罪城護城大陣徒然激發了起來。

轟!!!

一道道蓬勃洶湧的能量,如彩練一般布滿了整個原罪城的天空。每一道能量,都令江維和林念落感到心悸;這些能量若是聯合起來,甚至都有資格去對抗鬼王級的超級強者!

不過,護城大陣是遠古人類大能專門布置起來對抗異族用的。如果是異族入侵原罪城,這些可怕的能量,自然可以完全爆發出來;可是,現在原罪城和惡鬼殿的戰鬥,說到底還是人類一族的內戰——這種情況下,護城大陣中的威能,也只有極少的一部分可以被利用。

但就是這極少一部分的能量,便足以讓趙長老擁有近乎無窮無盡的魂魄能量。趙長老剛剛因施展絕招消耗掉的一半的魂魄能量,眨眼之間,便已完全補充了回來。 「這就是護城大陣嗎?」


原罪城的護城大陣,江維也是第一次見到。事實上,除非非常危急的情況,否則原罪城極少會閑著沒事幹去啟動護城大陣的;就像上次六易攻打原罪城,也沒見護城大陣亮起來。

只有發生危急天荒分閣存亡這等大事的時候,護城大陣才會啟動起來。眼前的惡鬼殿主雖然沒有強悍到離譜,但對群龍無首的天荒閣來說,已經是不可抗衡的存在了;這樣的情況下,趙長老毅然決然地啟動了護城大陣。

在護城大陣的加持之下,趙長老的攻擊雖然沒有得到多少的提升,但身上消耗的魂魄能量,卻可以被迅速補充;這樣一來,趙長老所能發揮出來的戰鬥力,自然是飆漲了一大截。

仗著護城大陣,趙長老施展起絕招來,完全是不考慮能量消耗的;所以,趙長老才敢毫無顧忌地,一上來就以一半的魂魄能量作為代價,去施展攻擊。

「死!!!」

趙長老心中吶喊。

如果一上來就能先秒掉三個,那接下去的仗肯定會好打很多。

然而就在這時,原本還渾渾噩噩的惡鬼殿主,眼神竟忽然清晰了起來。就是這麼短短的一瞬,惡鬼殿主竟然就已經從層層幻境之中掙脫出來。

「喝!」

惡鬼殿主怒喝一聲,原來他剛從幻境當中掙脫,就看到了趙長老那三道凌厲的攻擊。以惡鬼殿主的眼光,自然能夠看出,這三道攻擊,對他的那些小弟來說,都是致命的。

「哼!!」


惡鬼殿主手中的羽扇,突然一分為三,非常精準地攔向趙長老的三道劍光。

呯!

呯!

呯!

以惡鬼殿主的境界和修為,攔截下趙長老的攻擊,顯然一點難度都沒有。

「什麼!?」趙長老不敢置信,「竟然掙脫得這麼快!」

要知道,趙長老手中的這一疊幻畫,雖然不是白夜月的巔峰之作,但一般凝魂圓滿的鬼修,只要中上一張,便很難掙脫出來;而現在,惡鬼殿主被層層幻境攻擊,卻只花了一瞬,就打碎了層層幻境,掙脫出來——這不得不讓趙長老驚嘆於惡鬼殿主的心境之強。

「一般罪孽深重的惡鬼,心境都會有大缺陷;哪怕是入境級的境界,也不該這麼快掙脫幻境啊……怎麼這惡鬼殿主的心境,竟似毫無破綻?」林念落不解。

就在這時,惡鬼殿主的三把羽扇,已經擋下了趙長老的三道劍氣,而後更是橫飛過來,襲向了趙長老。

「不好!」趙長老臉色一變。

說到底,趙長老的實力比起惡鬼殿主來,還是相差甚遠的。惡鬼殿主的三把羽扇尚未飛至,趙長老就已經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趙長老連將六把劍都格擋在身前,呈防禦之勢,全神地應付惡鬼殿主的這一擊。

羽扇飛至……

「轟!!!」

一個交手間,趙長老便直接被轟得拋飛了出去。與此同時,趙長老還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魂魄能量,飛速地流逝著;要不是有護城大陣加持,僅僅一次交手,趙長老就已經重傷了。

「好險……」感受到了惡鬼殿主的實力,趙長老愈發覺得今天原罪城恐怕要保不住了。

其實,原罪城是否能保住,趙長老倒無所謂;反正只要等白夜月回來,總能奪回來的——當然,如果白夜月他們回不來了,那現在就算保住了原罪城,其實也沒什麼意義。

趙長老真正關心的是,天荒閣的這幫弟兄能不能活下來;為了保住這群兄弟,趙長老明知不敵惡鬼殿主,也只能拚死抵抗——至於寄希望於惡鬼殿主放他們一馬?

呵呵,這不是笑話嗎?惡鬼殿主如果有那麼淳樸善良,那他身上那濃郁到黏稠的罪孽,又是哪裡來的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