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立刻下水!”葉知秋急忙說道。

柳雪衝王晗點點頭,帶着葉知秋和小太歲,走向湖邊。

王晗剛纔也得到了指點和實踐,再遇上這刀兵殺陣,也能全身而退了,所以不用擔心。

葉知秋三人下水,在湖底沒走多遠,就發現了湖底石塊的的轉動。

不過,邊緣處的石塊,轉動緩慢。

越往前走,前面的石塊轉動,越是激烈,好像鐵鍋炒黃豆一樣,翻滾不停。

葉知秋三人在碎石上都無法立足,不住地跳動着,尋找平衡。

“這是什麼怪地方,石頭怎麼會動?”小太歲四處看,嘴裏直嚷嚷。「上架爆發第四更」

「本章完」 “這裏就是這麼怪,你們跟着我,我們一起下去吧。”柳雪說道。

“不不不,我不下去,我就在上面玩。”小太歲在碎石上跳來跳去,非常開心。

“那好,你留在上面玩。如果陣法停止了,我們還沒出來,你就離開這裏,回到你原來的地方去。”柳雪摸了摸小太歲的腦袋,說道。

小太歲很聰明,眨眼問道:“姐姐的意思,是擔心自己出不來,會被困死在裏面?你別怕,你要是死了,我下去把你拽上來!”

柳雪哭笑不得,死了以後拽上來,還有用嗎?

葉知秋瞪眼:“小屁孩怎麼說話的?”

小太歲衝着葉知秋瞪眼:“你要是困在下面,我可不管,讓你在下面一直呆着,一輩子出不來!”

“滾滾滾……”葉知秋蛋痛。

柳雪一扯葉知秋的手:“好了,我們下去吧,跟着我往前走。”

葉知秋點點頭,和柳雪攜手向前,腳步跳躍,向着前方碎石翻滾更激烈的湖心地區走去。

奔出好幾丈,柳雪說道:“放鬆身體,不要躲避,跟着碎石的滾動,隨波逐浪。”

“隨波逐浪?行嗎,這裏是陣門嗎?”葉知秋不大放心。

“高級的陣法,到處都是陣門,我們早已經在陣中了。”柳雪說道。

蕭郎顧 “就這樣下去,毫無防護,我們會不會被石頭擠壓而死?”

“不會,你看小太歲找出來的屍體,身上都沒有外傷。”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停止調整身體平衡,任由腳下的碎石翻滾。

腳下不穩,人自然站不住。

葉知秋一踉蹌,本能地就要掙扎。

柳雪卻一把抱住了葉知秋,說道:“知秋別動,抱緊我就好……”

葉知秋果然不動了,和雪兒擁抱在一起,那瞬間襲來的幸福感,讓他忘記了一切。

熊貓大佬 碎石翻滾,裹着葉知秋和柳雪,旋轉着漸漸下沉。

葉知秋睜眼看,除了懷抱裏的雪兒,身邊都是碎石。

可是很奇怪,那些碎石在互相摩擦,但是葉知秋卻感覺不到擠壓感。似乎那些碎石,和自己的身體隔着一層看不見的保護層。

伸手摸過去,那些碎石,竟然有軟軟的感覺!

柳雪微微調整身體,保持着腦袋向上的站姿,說道:“陣法很高明……知秋,我們只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一定要出去,否則,真的會被困死在碎石層裏。”

葉知秋點頭:“如果我們現在想出去,雪兒你能找到陣門嗎?”

“我正在尋找陣法的規律,再看看吧,應該可以的。”柳雪說道。

“我很擔心柳煙,如果她也下了水,遇到了這樣的陣法,那就……”葉知秋憂心忡忡地說道。

“煙兒不會有事的,放心。”柳雪安慰着葉知秋,把葉知秋抱得更緊了。

湖底暗無天日,碎石層中,更是一片黑暗,唯有柳雪的無極符,發出淡淡的黃光。

隨着碎石陣的流轉,身邊的碎石漸漸變小,都是拳頭大的鵝卵石。

還有更小的碎石,從葉知秋和柳雪的胸前流過,似乎想把葉知秋和柳雪分開。

“雪兒,我感覺這流石的力量,要把我們分開!”葉知秋說道。

“我們不會分開的,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柳雪一手箍着葉知秋的脖子,一手抱着葉知秋的腰,腦袋靠在葉知秋的胸膛上。

“雪兒……”葉知秋心中感動,既溫暖又幸福,用力抱緊懷中的柳雪。

碎石的流轉速度還在加快,帶着葉知秋和柳雪不住地轉動。

葉知秋和柳雪都睜大眼睛,試圖穿過碎石,看清楚周圍的環境。

忽然,眼前一塊大石滑過,一個依稀的身影一閃而逝!

葉知秋捕捉到了這個身影,心中劇烈一震,一顆心差點從嗓子眼裏跳出來,大叫:“是柳煙,我看見柳煙了!”

那個身影,葉知秋太熟悉了,千真萬確就是柳煙!只不過,葉知秋沒看見柳煙的臉,只看見她的後肩背影。

柳煙是不是還活着?葉知秋不敢斷定。

因爲碎石流在動,就算柳煙已經死了,也有可能被碎石裹挾着轉動的。只看見一個背影,無法確定柳煙的生死!

幾乎是同一時間,柳雪也大叫:“煙兒,煙兒!”

葉知秋激動無比緊張無比,大叫:“雪兒,我看見柳煙了,她也在碎石流中,快去找她!”

“我也感應到了,煙兒就在我們身邊不遠!”柳雪放開一隻手,拼命地撥打身邊的碎石,一邊叫道:“煙兒,煙兒——!”

可是身在碎石流中,柳雪和葉知秋的聲音,得不到迴應。

“煙兒,我感應到你了,你知道不?你說話,回我一句啊!”柳雪一手拉着葉知秋,一手撥開碎石,瘋了一樣大叫。

真是關心則亂,以前的柳雪很淡定,從來沒有這樣焦急過。

葉知秋也在尋找,一邊說道:“我看到柳煙的背影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

“煙兒沒有死,否則我感應不到!”柳雪大叫。

葉知秋聽了這話,大爲振奮,腦袋瓜也好用了,叫道:“雪兒,你別亂找,利用你的奇門遁甲知識,尋找規律,一定可以找到柳煙!!”

柳雪幡然醒悟,急忙點頭:“好,我分析分析!”

可是因爲心裏牽掛着柳煙,又在急速旋轉的亂石陣中,柳雪也無法靜心推算。

算了半天,柳雪還是毫無頭緒,反而更加焦急。

忽然間,眼前亂石滾過,柳煙再一次出現了,而且還是面對着葉知秋!

那絕美的臉龐,近在咫尺!

那眼神中,是重逢的喜悅和幸福,也是身陷惡陣的恐懼和絕望!

“柳煙!”葉知秋鬆開柳雪,奮力向柳煙撲去。

“知秋,姐姐!”柳煙也揮手大叫,伸手來抓葉知秋的手。

可是石流不停,眨眼間,又淹沒了柳煙。

葉知秋的指尖和柳煙的指尖相觸,不過是短短的一瞬,又被亂石流分開……

“煙兒!”柳雪也轉過來,一把扯住葉知秋,叫道:“煙兒哪去了,哪去了?”

“往那邊去了!她還活着,我聽見她說話了!”葉知秋帶着柳雪,在亂石流中苦苦尋覓。「上架爆發第五更」

「本章完」 柳雪一邊尋找,一邊勸說自己和葉知秋:“別急,我們一定會找到煙兒的,一定會找到的!”

片刻之後,亂石翻滾,一個人撞上了葉知秋的後背。

“在這裏!”葉知秋大喜,急忙回頭,單手抱住那人。

因爲葉知秋和柳雪,一直都是互相牽手的,否則很容易在亂石流中失散。所以,葉知秋和柳雪,都只能單手行動。

抱到懷裏,葉知秋感覺不對,怎麼這人這麼胖,還全身冰冷的?

“晦氣,這不是柳煙,是個死人!”定睛細看,葉知秋才發現搞錯了,那是亂石流帶起的屍體,湊巧遇上。

隨後不久,身邊泛起的死屍越來越多。

葉知秋一個也不放過,只要能抓住的,都抓來辨認一下。

但是很遺憾,再也沒看見柳煙的身影。

柳雪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拉着葉知秋的手,分析道:“屍體越來越多,知秋,這說明我們快接近陣法腹地了……我第一次在湖底的推測,可能有誤。”

“什麼推測錯了?”葉知秋還在搜索着四周,一邊問道。

“我才進湖底,小太歲從地下找出屍體的時候,推測錯了。”柳雪冷靜下來,說道:“那些屍體,應該和我們一樣,是活着的時候,被陣法帶下來的,最後困死在裏面。”

“這不重要,我們先找柳煙!”葉知秋有些不明白,這時候,分析那些屍體幹什麼?

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尋找柳煙。其他任何事情,對葉知秋來說,都是浮雲。

柳雪卻說道:“我們現在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知秋,這個陣法會停止轉動,將我們困死。”

“雪兒,你這是……什麼意思?”葉知秋問道。

“我的意思是,你要想好。如果害怕了,我就帶你回去。如果決心跟我在一起去找煙兒,我們就繼續尋找。但是假如困死在這裏,你……可不要怨我。”柳雪說道。

“不用多說,不管死活,我們都要在一起!找不到柳煙,我沒打算活着回去!”葉知秋斬釘截鐵地說道。

“那好,我們繼續尋找煙兒!”柳雪也大爲感動,扣緊了葉知秋的手。

說話間,亂石流的速度急速加快,裹着葉知秋和柳雪,風車一樣轉動!

“應該是進入陣眼位置了,知秋抱緊我!”柳雪大叫。

葉知秋慌忙張開雙手,抱住了柳雪。

“現在只能拼一把了,用奇門遁甲賭一賭!知秋你抱緊我,別丟下!”柳雪一手抱着葉知秋,另一手催動玄天無極符,向前一送:“六乙加辛龍逃走,六辛加乙虎猖狂,遁!”

無極符上黃光一閃,竟然在亂石流撕開了一條通道。

柳雪和葉知秋,也追着無極符而去,頃刻間逃離了原地。

向前遁行不到兩秒,柳雪一揮手,無極符轉向:“丙加甲兮鳥跌穴,甲加丙兮龍反首,再遁!”

葉知秋感覺到前路一轉,身體極速移動,竟然瞬間出了亂石陣,換了空間,眼前黑咕隆咚,耳邊悄無聲息,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唯有懷抱裏的柳雪,還是那麼真實,幽幽體香,令人心醉。

“雪兒,這是什麼地方,我們跑出來了,柳煙怎麼辦?”葉知秋大叫。

黃光一閃,卻是柳雪收回了無極符。

柳雪將無極符夾在手裏,做照明之用,環視四周,忽然看着前方,說道:“我們脫離奇門遁甲陣了,前面是個通道,通道口就是亂石流……”

葉知秋鬆開手,順着柳雪的目光看過去,果然沒錯。

身處之地,是一個悠長的通道,頭上,腳下,身邊,都是蒼白的岩石。

通道的頂璧,大約有一丈多高,寬度也有一丈多。

順着通道向前看,可以隱約看見亂石滾滾,從三丈遠處的通道口前流過。

奇怪的是,那些碎石並沒有進入通道,只是在出口之前滾動。

轉身向後看,通道幽長,不知通往何處。

“我們是脫離陣法了,可是柳煙怎麼辦?”葉知秋看清楚了狀況,叫道。

“你別急,等我看清楚。我剛纔胡亂選了兩個吉位,居然成功了,說明這個陣法中規中矩。等我想想,一定會找到煙兒的。”柳雪說道。

葉知秋不敢再催,腳下不由自主地走向道口方向,打算湊上去看。

柳雪也快步走來,和葉知秋一起,上前查看。

走到出口前,葉知秋可以看得很清楚,亂石流如洪水,從通道前滾滾而過。

這麼大的一個道口在這裏,那些碎石就是不會掉落進來,非常詭異!

柳雪蹲了下來,用無極符在地上畫圖,時不時地擡起頭,看一眼門外的亂石流。

葉知秋不敢打擾,心急如焚地等待着,同時緊緊盯住眼前,希望在滾滾而過的亂石流中,可以看到柳煙的身影。

柳雪推算了好幾分鐘,卻似乎毫無頭緒,擡頭看着門前流過的亂石,怔怔發呆。

“雪兒,是不是算不出來?”葉知秋小心翼翼地問。

柳雪沒有回答,卻忽然一揚手,將無極符丟進了門外的亂石流中!

頓時,無極符被亂石捲走,通道里一片黑暗。

劍舞繁星 “雪兒,你怎麼把無極符丟了?”葉知秋吃驚地問道。

“知秋別說話,我把無極符丟進去,是爲了確定一些數據……無極符和我感應強烈,可以代替我。”柳雪說道。

葉知秋急忙收聲。

“成了!”兩分鐘以後,柳雪一招手,無極符飛了回來。

葉知秋大喜,急忙問道:“是不是可以找到煙兒了?”

“是的,這個陣法的相關數據都有了,我可以回去,找到煙兒!”柳雪面帶喜色,又說道:“知秋你留在這裏,我去把煙兒帶過來!”

“我們一起!”葉知秋急忙說道。

“不行,我怕帶不走兩個人,只能先把煙兒接過來!”柳雪說道。

柳煙的安全重要,葉知秋也不敢勉強:“好吧雪兒,你自己仔細,一定要確保你和煙兒的安全!”

柳雪點點頭,無極符發出黃光,撕開眼前的亂石流,隨後縱身躍出通道,混入亂石流中。

「上架爆發第六更」

「本章完」 “雪兒,柳煙,你們一定要回來!”葉知秋在黑暗裏大叫。

獨處黑暗之中,葉知秋倍覺寂寞。

忽然間,身後有聲音,從通道幽深處傳來,冷冰冰地問道:“崑崙禁地,仙山神宮,何人在此大吼大叫?”

沃日,這裏還有人?

仙山神宮?誰的神宮?

葉知秋大吃一驚,急忙回頭,赤元劍握在手中,喝道:“是什麼人在說話?”

原本以爲,這地下沒有人,只有一些機關殺陣。卻沒想到,裏面還有活的!

因爲精神緊張,所以赤元劍一入手,就受到葉知秋的心意催動,發出淡淡的光芒。

通道深處,那個聲音說道:“大膽,我問你是何人,你居然反問我?崑崙禁地,擅入者死!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再不報上名來,我讓你灰飛煙滅,屍骨無存!”

這麼狠?

葉知秋正欲發火,忽然想到柳雪柳煙還沒回來,不由得心中一虛,回道:“別激動別激動,我這就報上名來……”

雪兒和柳煙都沒回來,萬一自己就這樣死了,她們回來以後,還搞不清楚狀況,對她們脫險不利。

所以,不如拖延,一者等待柳雪她們回來,一者試探對方,查清楚他的來歷和身份。

“到底是何人,快說!”那個聲音喝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