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水氣。”旁邊低頭吃東西的綠龍叔叔猛的擡起頭來四下一望。門口堵的水泄不通,叫罵聲不絕於耳,剛出去的漢子拿着棍棒氣呼呼的但也不敢真打那個乞丐,可又氣得要命……

楚離聽綠龍叔叔說好大的水氣,這時他也感覺到店裏原本平衡的空氣裏涌進大量的水分子,而且還有大量的水元素朝這原本就不大的飲食店裏擁來。越來越多的人往外擁,可是堵在門口,很多人覺得呼吸困難。難以計數的水分子讓店裏的空氣慢慢呈現出隱隱約約的淡藍色。

楚離看着對面的綠龍叔叔,此時他已經站起來。朝店門口走去,揚起手臂輕輕一揮,人羣如涌動的水全部在同一時刻跑出去,可是沒有跑多久就有人倒下。整條街道被水元素封死。

他們遇到貴人了。

綠龍叔叔輕輕的“嗯”了一聲。無以巨量的水元素被他吸進體內。空氣慢慢變了顏色退去水分子。

橫坐在門口的乞丐“嗖”的一下從地上竄起來,回頭看着綠龍。被蓬頭垢面的髒髮隱藏的眼睛裏射出怨毒驚異。

“龜狴!”綠龍叔叔認出了他。

“他們這些人類吃了我的愛妾。我要報仇。”龜狴目眥牙裂一臉的憤恨。

“你有什麼證據說他們吃了你的愛妾,你們一族不都是會變化嗎?即使被抓住也有時間化形趁機逃走,怎麼會這麼容易被吃呢?”楚離邊說邊在這個飲食店佈置了個封禁。至於店老闆則被去見周公了。

龜狴腥目染紅將恨不得將此生的憤怒在這一刻全部顯現在此時:“他們是直接抓住直接吃,綠龍你不要管了,看在你是我族又是長兄。”

龜狴很驚異綠龍怎麼會出現在這兒,真是倒黴,如果他真要插手管事,自己根本就不能如願報仇。可是放棄愛妾的仇恨自己又怎麼甘心?

“切!能成精怪的哪個是傻子?那個不是體態巨大。能直接吃的更不是人類所爲,要不然這些飲食店是開着幹嗎的?”

綠龍叔叔皺皺眉頭心裏想這個龜狴還是跟以前一樣遇事不動腦子,想當然的說話,想當然的做事,脾氣火爆,莫說人類吃不着數千年以上的精怪,即使吃着了那也是劫數,怎麼能跑到凡人界以水元素致人類於死亡呢。

“你說的是哪個愛妾?有證據嗎?”

“有。”說完,龜狴從身上摸出塊東西攤在手心。

楚離看得有點發愣,既然是跟綠龍叔叔認識而且又能呼喚控制水元素,那麼眼前的人絕對是水族無異,可是水族不都是鱗甲種嗎?可這是個什麼東西?魚泡?不像。

“這是什麼?”楚離看這件…?乳白色有點像果凍,類似於凝固的水。

“水母”

“你說的愛妾可是那隻二萬多年的水母晶柔?”綠龍看着他手掌心的“果凍”將其拿過來放在自己手心細細觀察,不一會兒嘴角露出笑意。

“你上當了,傻瓜,這是水母遺骸,但絕對不是晶柔……”

“晶柔是跟我親熱還是跟你親熱?是我熟悉她還是你熟悉她?不要以爲你功力高我就怕你,告訴你,晶柔可是我最心愛的愛妾,平時裏我是含在嘴裏怕化了,捂在掌心怕融了,可是前段時間我修煉,沒想到卻慘遭人的毒手,這個城市的人都要死,死!!!”

一陣扯天裂地的破碎聲從天花板延至到地面,電燈全被他的聲音震碎,天花板及牆面地板震出裂縫,桌椅全化成木屑。音波的輻射……如果不是楚離在這店裏設下封禁,恐怕不僅這的店老闆會死連周邊所有的人都會遭殃。

“夠了!只要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回答對了,我保證不攔你,反正你殺的又不是水族,再說這近百年裏人類也侵佔我們水族很多,我攔你做什麼?”綠龍看着爆跳如雷不能自持而竭斯底裏近乎瘋狂的龜狴。

“我纔不信你的話呢,你盡會刁難人,被你騙過多少次了,哼”龜狴一甩髒乎乎的袖子瞥了表哥綠龍一眼。一副任你說破嘴脣死也不上當的樣子高昂着頭不理綠龍。

“撲哧”楚離看着眼前這個壯實的龜狴五大三粗的模樣,想像着他屢次被綠龍叔叔噎得幹氣不冒煙的德性。頓時笑壞了。

“臭小子,哪來的東西居然敢恥笑你狴老爺。” 重生九零之神醫商女 。可以小有發泄。

袍袖一揮力量衝出掌心以漩渦狀向楚離當頭罩去。楚離身體一轉輕而易舉的就化掉了這股力量。不禁讓龜狴大吃一驚:“小王八蛋什麼變的,我竟看不出來。”

“行了,人家是人,連我都不是他的對手,你消停點吧,到底還管不管你的愛妾了。”綠龍見他環瞪狴眼一副不服輸的樣子又想跟楚離大幹一場,就拿出他愛妾的事再次將龜狴拉進正題。

“你剛纔說還管不管我愛妾了,哥,雖然我不是龍族,可是我的先輩卻是龍族,我也算是龍族的一份子,你也從來沒把我當外看。所以我愛妾的事你要管,而且還要好好的管,我感謝你,你比我聰明知道該怎麼辦。”

龜狴看着眼前多年不見的表哥綠龍。心裏其實也挺高興的,只是痛失愛妾讓他接受不了,剛纔想着如果綠龍出手阻撓他報仇,他當然不高興了,但是自己絕非不是他的對手。雖然綠龍已經離開龍族,可是終究還是屬於龍族,自己更加不可能跟整個龍族抗爭。

剛纔他聽見綠龍其實還挺向着水族同樣也痛恨人類侵佔水族。而且他又主動提到管自己愛妾這件事。想着綠龍表哥的靈活腦瓜可是他騎上八十匹龍馬也追不上。雖然如此他不聰明,可是有時候腦瓜也很靈活。這不順勢一靠就賴上綠龍,讓綠龍管他的愛妾,給他的愛妾報仇。

“行行,你說的我都答應,但是我還是要問你個問題。”綠龍其實也想管這件事,早點解決就早點送這個出了五服的表弟回大海,他若是留在凡人間終是個禍害。

沒想到表哥答應的這麼爽快,龜狴就故作大方的對楚離說:“小子,看在我表哥的份上不予你一般見識,你小子走運撿了一條命。”

真不知道是誰走了狗屎運。綠龍看着得意囂張的表弟龜狴真是哭笑不得,如果他知道這個小男孩就是當下魔主魔尊子還不嚇跪了去。魔尊子統領宇宙魔界,龜狴也屬於靈魔中的一種。這奴才見到主子哪兒有不下跪的道理?只是綠龍不想讓他捲入這場是非中來。懶得很認真的他而已。楚離也是魔眼睛瞳沒有全部睜開,否則一眼就看出。


楚離心裏想,這傢伙也不過是個沒腦子的二愣子不理他也罷。看在綠龍叔叔的面上不給他難堪,扭過頭也不再去理他,只是對於水母成精有些奇怪。

水母是所有生物中最爲底級的一種,屬於浮游物沒有大腦,更談不上有思維,沒有心臟所以它們不具備修練的任何一種條件,而且它們的生命力都很微渺最長的不過活有年餘。可是綠龍叔叔卻說這隻水母有二萬多歲。所以楚離對她相當有興趣。 “哥,你要問什麼快說,我和晶柔的事情可是全記在這兒啦。”龜狴指指自己的胸口。堂堂男子漢大丈夫談起老婆的事居然也有點點臉紅,不好意思。

綠龍英眉微微緊蹙:“不是問你們倆的事,我是問晶柔修練了一萬四千多年方得人形,這是最低級生物裏最晚的化形……她是多久進入靈智層,你再來看看這片水母。”

綠龍叔叔的話尤如一道雷電驚醒了龜龜狴,一把將手中的水母片骸搶過去。臉色由白到紅,再由紅到白反覆數次最後驚喜的說:“還是哥聰明,果然不是晶柔,那說明晶柔沒有死,沒有死啊!”高興的手舞足蹈之際一會兒又愣住了,怔了一會兒擡起頭來問綠龍表哥:“沒有死,那爲什麼它們說她死了,不對呀!”

龜狴的臉色再次暗沉下來。

“你把事情經過講一遍說不定我能幫忙。”楚離對他纔沒有興趣,對這個事也不感興趣,只是隱隱覺得這個水母女不僅沒有死可能還在人世間。自已插手也算是幫了綠龍叔叔的忙了。

楚離站起身來,撤下封禁:“我們換個地方說,在這兒久了總是不好,那老闆總不能一直這樣睡,時間長會有人會報警。”

趁這裏沒有人我們趕緊走,說完三條影子一閃,人便在店裏失去了蹤影,整個飲食店只是個千瘡百洞破爛不堪呈現在大家眼前。

發黃的沫子拍打着海岸在礁石,很遠就聽見轟隆隆的聲音如同打雷,熟悉的人都知道這是前面的漁港歸號的聲音,每到此點時際都會有大量的漁船從深海回來裝滿了海內水族,滿船漁腥,鮮血污滿船板。從古代的漁網,叉鉤到現在的炸,施藥每年都會有大量的魚類成爲人們的盤中餐。

從以前大家熟知的魚種至現在深海內初見的物種,人們爲了美食根本就不顧有毒於否,聽着廚師說弄乾淨了就以爲真的乾淨了,舉高彩烈的臉上張着各種不同的嘴型或是爲了新鮮或是爲了潮流或是爲了營養或是爲是高興,無論什麼理由都是人們吃食它們的藉口。

可是精種族卻不再其內,不是人們抓不到它們,即使抓不到也會傷害它們,而是它們居住的地方爲海中海,這是人們不知道也無法涉足的地方……就像是人類的富人區。這裏的環境特別適合精種族的需要,沒有誰會放棄天堂來到地獄,更何況現在的大海也正逐步走向地獄,每天除去強肉弱食的殺戮以外還有各種人類爲了捕捉而投放的各類**,毒藥舉不勝舉,各種化工源料傾泄進大海,各種輻射讓近海區變成……

綠龍看着腳下泛着黑色的海浪,黃而發臭的白沫子拍打着岸邊礁石,各種用剩的食用品扔得綿延出數十海里……………

“像這種環境,你的那位愛妾修練了二萬多年好不容易化形的晶柔不愛惜自己的生命,跑這裏來幹什麼?”綠龍的話問得龜狴一陣啞然,張張嘴說不出話來。面帶歉意的看着綠龍。

“兩位叔叔靠後一點。”楚離說完話時周身運功,雙掌化成無限大,無以數計的白虹從掌中而出。剛剛還綿延數十里的髒物居然在沒有沾一滴海水的狀況下被兩聽巨大的手掌磨得粉碎……

“砰!砰!!!!!!!砰!砰!砰!砰!”一陣亂石飛屑數以計萬噸的粉沫全被塞進這海岸邊的礁石之內。

龜狴看得竟目瞪口呆,半響哇哇大叫:“表哥,你的隨從好厲害呀!什麼時候我能修練到如此境界就好啦。”

“他不是我的隨從,是朋友,早跟你說了,連我都不是他的對手,就你還跟人家耍大,真丟臉。”

“嘿嘿嘿嘿嘿……………”龜狴一陣訕訕的悻笑,再也不亂說瞎咋呼而是真奔主題。

龜狴坐在一塊相對平整的礁石上兩眼望着海水邊際面色無比嚴肅:“那天我剛從閉關中出來,就看見一堆血肉屍身,分不清誰是誰。爾後,一位並不認識的婢女給了我這塊晶柔的屍骸,說是被人類吃掉,本來事後我也很懷疑,再去找那個婢女時也不見她的蹤影,仔細想想以前也沒見過。

但是晶柔過世我真的很傷心,就獨自上岸打探,最後聽聞這家小店曾經賣過一次那種不知名的吃起來水滑柔軟的海鮮食物,我一聽這不就是我的是晶柔摸起來的那種感覺嗎?於是我就斷定是這家店及所在這條街的人吃了我的是晶柔。我要報仇。”龜狴說完臉色雖然難看但是也已經沒有剛纔看着那麼猙獰可怕。

“沒見過?那別人你有沒有問過?也沒見過?”綠龍進一步的追問倒是讓龜狴感覺到自己的大意了:“那天因爲事出有因,但現在想起來那婢女的身上沒有多少水氣,對,現在回憶起來,這婢女身上不是沒有多少水氣息,而是根本就沒有水氣息,現在……可能不是水裏的精怪。”

楚離見龜狴這個馬大哈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耗在這兒不過是白費力氣,於是開口說:“這樣吧,都別費力了,我把這個拿回去讓小寒感受一下這個水母身片是從哪兒來的?經過它的氣息有多少道,也次來做進一步推算。”

“小寒是誰?他知道什麼?又能感受到什麼氣息?”龜狴有些討厭楚離從中插嘴,讓他剛開想起的思路在腦海裏嘎然而止。

“靈鸞,上古靈禽可以通過彼此的氣息感受你想找的人在哪裏,總之對你有好處,走吧。”綠龍看着身邊這個傻表弟,這輩子只會享受除了發脾氣之外,最擅長的莫過於此—-百事而無一知。

龜狴一聲“哦!”剛剛作完了解狀,又突然掛着十二萬五的爆燥好像你欠了他的……那表情隨時可以拿你問斬,也不想想這兒三個人的修爲數他最低。

“既然有這麼好的東西在,爲什麼剛開始不找,累得老子跑到這海邊來聞這裏的腐臭氣,你小子成心耍老子。”

他罵自己倒也無所謂,反正看他也是個二愣子不理他也罷,可是這會兒聽他開口就稱小寒是個東西,楚離就不由的窩起氣來:“誰是東西?小寒是個小女孩。你自己的老婆跑了,我們幫你找,你還說話這麼難聽?你再罵小寒一句東西,試試?”

想想剛纔楚離在海邊施展的那一招,龜狴又啞巴了跑到綠龍身邊站着:“你也沒告訴我,她是個小姑娘。我不也是急嗎。你老婆跑了你能不急嗎?”


越是沒用的人,這嘴上功夫越是能耐。楚離這回算是領教了。敢情這所有的事都是因爲楚離沒有告訴他引起來的。他龜狴自己倒是撇的乾淨。

“要不是因爲綠龍叔叔,要不是因爲他是我長輩,要不是看着你就有氣早點事辦完你滾蛋,老子真是懶得理你。綠龍叔叔我們走。”楚離冷哼一聲再也沒個眼瞼去看這個愣頭三。

一陣西風落小雨,別墅外花花草草倒也省了小寒去拾掇。別看這些花草澆起水來也是個力氣活。

小寒剛洗了個頭從衛生間出來擡頭就看見楚離三個?回來。這是個靈魔,小寒一眼就認出來,可是看楚離和他臉色不太對,又把目光看向綠龍叔叔詢問怎麼回事?

披着一頭青色的頭髮(只有在家裏頭髮纔是青色)充滿靈氣的氣質盪漾着一種人間女孩難以比擬的美麗,發育豐滿的身體雖然隱藏在寬大的家居服內卻隱約透出少女的誘惑……

“啊!靈禽,寒鸞,漂亮,美女哈哈哈……啊~哦~”龜狴還真沒見過上古靈禽這樣的美女出現過在他面前,一時間把握不住,露出色迷迷的嘴臉忘記了屋裏還有兩個人的威勢存在。

“砰!”

綠龍稍有怒氣的一把揪住這隻死龜狴將他那肥壯的身體扔去角落裏。

“瞎喊什麼?她是火凰的女兒”

“當着美女的面讓我難堪!”龜狴從地上一咕碌爬起來惡狠狠的看着表哥。惱恨至極。

心裏盤算着是晶柔已經過世了,就算沒過世也比不上眼前的小寒。本來還想着在小寒面前裝裝英雄,講講自己的英雄事蹟。卻不料表哥當着美女的面就摔自己個大馬爬。英雄不成變狗熊。


擡頭看看小寒已經毫無影蹤。

“我說的話你沒聽見嗎?她是火凰的女兒。收起你那張色臉,就你配得上別人嗎?別說是晶柔還未可能死,就算是死了你也配不上她。我打你是爲你好,如果剛纔楚離看見你那副尊容,出手就不會這麼輕了。”綠龍小聲對龜狴說,讓他識相點。別在別人家裏亂折騰,這可不是一般的人。

“表哥,你說這個楚離一個人類憑什麼修爲這麼高,還能娶火凰的女兒?”聽表哥小寒是火凰的女兒,龜狴立時如同泄氣的皮球,哭喪着臉心裏憤憤不平。在他眼裏人類可不如海內靈族的地位高。

“龜狴,綠龍叔叔沒有告訴過你,楚離的真實身份嗎?想必是不想讓你捲入是非,想必楚離也不知道你,他可以不知道你,但是你必需知道他。我這樣認爲,綠龍叔叔。”小寒看着並徵求着綠龍的意思。

綠龍想想也對,再者也爲了防止這個二愣子表弟那張不知天高地厚的嘴亂說話,告訴他也好。於是就衝小寒點點頭。

“聽着。楚離是當世魔尊子,不要激動。”綠龍摁住表弟大驚失色那如同灌了龐大的氣體欲待往上跳的身體。

“辦完你的事馬上走人。”

綠龍嚴苛的眼神及驚天雷動的話語讓龜狴着實嚇得一時沒醒過彎來。當世魔尊子統管宇宙衆魔,平時裏想都沒有想過的居然出現在自己面前,龜狴有腿肚子發僵打顫的感覺。

苦哈着一張臉說:“表哥,我可不可以回去呀,不勞煩你們幫我找了,你看我的老婆很多,不差這一個。”

看到龜狴這個慫樣的人,可能都會以爲他是怕滴。其實只有綠龍心裏有數,知道他的實力絕不在藍啓與斯冰二人之下。只所以這會樣,是因爲衆魔界早就知道魔尊子是爲復仇而活,但凡遇見魔尊子的魔道都必需參預進來以助一臂之力。

而眼前這個表弟就是個一生只會貪吃享樂的主兒,誰要是讓他乾點累活,那簡直比要了他的命還讓他跟你拼命。

“行了,別裝了就你這慫樣,你就是要跟着主人,主人也討厭你巴不得讓你從眼前消失。”小寒想想剛進屋那時,楚離的臉色明擺的討厭他。這會子再看看綠龍叔叔的眼神表情。小寒就知道這傢伙在裝。 楚離從樓上換好衣服走下來,看着這龜狴傢伙的表情怎麼跟剛纔大不一樣,好是奇怪,不過由於不喜歡他這個人,所以也懶得去理會他的表情爲什麼會發生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

“小寒,給你看樣東西感受一下這上面的氣息。”楚離從身上摸出那塊水滑柔軟的水母片屍遞給小寒。

小寒接過來仔細看了看:“是水母,而且是隻修練了九千多年的水母,不容易呀雖然沒有化成人形,可是死了太可惜而且死的很慘,經過它的氣息的人很多,最後一個就是這個龜狴,在他前面是個女的,很奇怪她不是水族更奇怪的是她是蝠女,蝙蝠。”

小寒擡頭看了龜狴一眼。繼續說:“顯然這隻水母不是你老婆,因爲浮游物在沒有化成人形時,是沒有性器官換句話說她沒有能力跟你YYOO。拿這片水母屍片的蝙蝠女是受人,對,受人類要挾才找的你。至於是什麼人,對方做事很精密早已設下封禁,我感覺不到關於他的任何氣息。之所以說他是……”

“等等,小寒別說了,我來先說說你啊!”楚離從椅子上站起來走過去指着龜狴,面對着他。

這龜狴一聽楚離有話要對自己說。馬上一副說不出要多諂媚就是有諂媚,要有殷勤就有多殷勤除此之外還帶着一些說不上來的意思,哈着張臉看着楚離。

看得楚離是渾身上下不舒服,最特瑪的討厭被別人用不正常的眼光看。


你特瑪的看什麼你?”楚離實在是忍不住了,這討厭的傢伙怎麼是綠龍叔叔的表弟呢?既然是綠龍叔叔的表弟,所以楚離根本沒把他往‘魔’這方面想。

但是這回子楚離是真的受不了,忍不住了開口說髒話了,楚離猛的站起身來,瞳睛變成紫紅色,精光暴射直直盯向龜狴。

“老子身上有什麼?值得你這麼看?看你特瑪的是什麼眼神,什麼表情?你老婆出事了,帶你到這兒來,你不專心聽小寒給你的推論,就這表情,這眼神的往老子身上看,看什麼看,老子站起來你特瑪的看個夠來,看,對着老子再看。再看老子一眼,老子就揍你……”楚離對龜狴揚起了拳頭。

堂堂一個男人被另外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用一種模糊不清的,推崇殷勤的,諂媚不明,躲避回絕等等儲多複雜的眼神在全身上下左右環繞搜索,好似要被扒層皮樣的看。

楚離簡直對這個傢伙厭惡透了,要不是看在綠龍叔叔的面子上,早就一巴掌把他揮進海底了。

“好,不看不看就不看,這不是因爲你是屋主人嗎?你們人類不是說進屋是客要尊重屋主 人嗎?否則我也不會看你。”龜狴扭過身體避開楚離咄咄逼人的眼光。

其實這會兒心裏不是爲了查清是晶柔的動向,怕是早就要跑路了。這傢伙這麼兇,要是在他手底下做事,不被他罵死,說不定也被他打死。可是魔尊子是主,不發話讓他滾,他也不敢滾。

龜狴一扭身坐在小寒對面,催促着她快說。說完了自己馬上走,不留在這兒了。魔尊子!唉!分明就是個魔瘟神。還是早走爲妙。“快點說爲什麼知道是人類,人類爲什麼又要抓我愛妾。”

“小寒快點告訴他,告訴他完畢,讓他趕緊滾。”這會兒楚離也懶得再講什麼文明禮貌了,看着綠龍叔叔在一邊坐着,看着自己發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