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半天,她才緩過來,看了一眼林曄:"好了,林曄,你先上樓工作吧,我一會上去!"

林曄看了一眼坐在那裡的藍銘晟,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轉身上樓。

雲夢恬走到藍銘晟面前的時候,藍銘晟還沒反應。

雲夢恬盯著他看了好久,直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喂!"

藍銘晟被嚇了一跳,差點嚇得直接站起來。

只不過,在看到面前的人是雲夢恬的時候,他生生將剛抬起來的屁股,給放下去,愣是沒讓雲夢恬看出異常。

他乾笑著看了一眼雲夢恬:"你怎麼突然就出現了?"

雲夢恬沒好氣的開口:"你怎麼坐在我們公司樓下大廳睡覺呢!"

藍銘晟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揉了揉頭髮:"哪裡有睡覺,就是低著頭想事情,想著想著有點迷糊,打盹了而已!而且,我是過來找你的!"

這會,雲夢恬身邊沒有其他人,也沒有人影響藍銘晟的情緒,他不自主的態度就格外誠懇,尤其是想到,自己還要跟雲夢恬承認錯誤,那態度就更好了。

雲夢恬皺了皺眉:"你來找我?找我做什麼?你不是去醫院了嗎?"

想到藍銘晟被墨傾城喊去醫院了,雲夢恬心裡就說不上來的不舒服,她心想,既然你去醫院了,那你還來這裡幹什麼,存心給我添堵嗎?

藍銘晟哪裡知道雲夢恬心裡的想法,他只看到,雲夢恬的臉色隱隱有些泛青,似乎很是不好。

他有些擔憂:"我……我來找你道歉,下午是我情緒不對,說話有點沖,你別介意,那些在氣頭上的話,都不是我的真心話,說實話,你這段時間照顧我,我很開心,真的,我希望你能一直照顧我,就跟我們一開始說好的一樣,好嗎?"

沒想到藍銘晟過來,是跟自己說這個的。

雲夢恬抿了抿唇:"就算是你不說,我也會一直照顧你,等你的腿好起來,至於下午的事情,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不是你一個人的錯!"

藍銘晟沒想到,雲夢恬這會這麼好說話。

他臉上的笑容,不自覺的顯露出來:"對了,你沒事吧,我看你臉色不是很好!"

雲夢恬扯了扯嘴唇,心想,她哪裡是臉色不好,她是想到墨傾城和藍銘晟,心情就不好了。

她看著藍銘晟,搖了搖頭:"沒有的事,我很好,對了,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說這個嗎?"

藍銘晟點了點頭:"恩,差不多吧,就是想跟你說下午的事情,畢竟,下午我們倆可能情緒都不對,說話都不是自己的本意!"

雲夢恬恩了一聲,點點頭:"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只不過,你也沒有必要專門跑一趟,你直接發個消息,或者打電話告訴我,也是可以的!"

藍銘晟立馬堅決的搖頭:"這怎麼可以,這種事情,必須要親自道歉,才顯得態度真誠啊!"

雲夢恬聽藍銘晟這樣說,也沒有否認他的話:"那你現在都道歉了,就先回去吧,我還要加班呢!而且,你下午不是接到了電話,說是要去醫院嗎?"

藍銘晟一怔,想到自己下午接的墨傾城那個電話,頓時有些不自然:"是啊,是接了個電話,只不過,我已經回過醫院一趟了,我去了醫院,然後就過來找你了!"

雲夢恬心裡有點泛酸,說起來,那個剛認識三年的墨傾城,到底是要比自己重要一點吧,不然的話,藍銘晟也不會先去找她,然後再來公司招自己吧。

雲夢恬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計較這些,可是,她就是在這些事情上,忍不住的泛酸,忍不住的小心眼。

她看了一眼藍銘晟:"既然如此,那你的事情也辦完了,現在就直接回家吧,我現在還不能走!"

藍銘晟卻立馬搖頭:"我不回去,我來的時候就知道,你要加班的事情了,所以,我過來是等你一起回家的,你放心,你去工作,我不會打擾你的,我就在你辦公室里等你,隨便看看書就行,好嗎?"

雲夢恬有些吃驚:"什麼?你要在辦公室里等我,你的意思是,你想跟我一起下班嗎?"

藍銘晟笑著點頭:"恩,我等你下班,然後一起回去!"

雲夢恬聽到藍銘晟的話,神色複雜的看著他,許久才點點頭:"那好吧,既然你堅持的話,那就跟我去辦公室吧,正好,我辦公室書架上,也收集了幾本絕版的醫書,本來就是打算拿給你的,你過來了,正好可以看看!"

藍銘晟沒想到,雲夢恬還給自己收集絕版的醫書,頓時開心的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他笑著看向雲夢恬:"小夢,我很開心,真的,沒想到,你還給我搜集這個!"

雲夢恬伸手推著他的輪椅,向著電梯走去。

兩個人進了電梯,她才開口:"你想多了,我收集的醫書,最後還不是給你和叔叔阿姨看,我也不光全是為了你,只不過,你開心就好!"

雖然雲夢恬這樣說,但是,藍銘晟依舊很開心。

雲夢恬帶著藍銘晟,直接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他們去雲夢恬辦公室的時候,正好經過林曄辦公室,林曄聽到外面的動機,抬頭看了一眼,就看到雲夢恬帶著藍銘晟上樓了。

他的眉頭皺的厲害,雲夢恬不是說她處理完樓下的事情就上來嗎?

林曄本來以為,雲夢恬跟藍銘晟說兩句話,就讓他一個人回去,自己上樓加班了,可是沒想到,她居然把那個男人帶上來了。

林曄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可是,他知道這倆人是青梅竹馬,自己也不好說什麼。

他坐在自己辦公室里,看到雲夢恬推著藍銘晟走進辦公室,然後,雲夢恬那邊的可透視玻璃,現在突然暗下來。

林曄的心裡,頓時那叫一個難受,他以前從來不知道,自己居然會有這樣的感受,這才認識雲夢恬多久啊,他居然會因為她這樣一個小小的舉動,就變得心神不寧,心裡難受如此,看來,在不知不覺中,自己是真的陷進去了,而且,還越陷越深。

林曄盯著對面的辦公室發獃,往常一眼就能看清楚的辦公室,現在全變成了一片暗色,林曄無奈的苦笑一聲,低頭看著面前的文件,一個字也看不進去。

這是雲夢恬第一次把玻璃調暗,以前,就算是有訪客,她也不會這樣做,看來,這個藍銘晟並非他想的那樣簡單。

之前,他一直覺得,既然他們是青梅竹馬,都現在了,還沒在一起,那肯定就不會在一起了,至於藍銘晟說的那些,大都是他自己的一廂情願。

當然了,這也只是他以前的想法,可是今天,他的想法突然變了,這個人,讓他開始吃味了。 絕地千里之外,就在林楠瘋狂逃遁之際,四道人影悄然從隱藏之地冒出。

傲雲聖子四人!

為了斬殺林楠,傲雲聖子可謂是煞費苦心,一直在悄然搜尋林楠的蹤跡。

然而前段時間林楠一直在閉關潛修,四人始終未能尋到,直到最後,傲雲聖子選擇了這裡。

崔慶陷入絕地之中,生死不知。

以他對林楠的專研,認定林楠肯定會再度出現。

而今,終於得到了證實。

尤其是,竟然孤身一人。

「好機會!」傲雲聖子眼中帶著濃濃的激動之色。

之前和其他人一起,他也不敢輕易動手。

但眼下,孤身一人的林楠,他更是不懼。

哪怕是不動祖器,他都有信心斬殺林楠。

其他三人同樣眼中發光發亮。

「事不宜遲,不能讓他逃了!」靈韻仙族的天驕沉聲說道,他也是帶著任務來的,要鎮殺林楠。

「走!」傲雲聖子沉聲開口。

頓時,四人周身被一團雲團遮掩,一陣疾馳,連忙追了上去。

這團雲,自然並非普通雲朵,而是一件特殊秘寶。

能隱身,能飛行,雖然不如天賜的仙舟,但在這祖仙域中,同樣極為好用。

相距四人此刻不過數百里的距離,傲雲聖子身上還帶著特殊的探查秘寶,能夠察覺到林楠的位置,探查他逃離的方向。

哪怕是被成千上萬頭仙獸追擊,此刻依舊逃了出來,而且依舊在不斷刺激著這群仙獸。

沒有遠遁,而且沿著絕地方向,不停的旋轉,轟擊。

而且此刻的方向,和四人所在位置相差不大。

傲雲聖子眼中帶著冰冷的寒意,這一刻他期待太久了。

悄然帶著三人選擇了林楠的必經之路。

「一擊必殺!」

其他三人各自點頭。

若是平常,想要偷襲空間一道的林楠,極難。

但是這個時候,估計哪怕是林楠做夢也想不到他們會在這裡等待著。

身後成千上萬頭仙獸的襲殺,讓他根本不可能再去注意其他。

而事實上,也正是如此!

普通的仙獸林楠可以不在意,但大群的風屬性的飛禽仙獸,不少的空間屬性規則的仙獸速度並不比林楠慢上多少。

無盡的轟擊,緊隨其後,稍慢一些,都可能被大群仙獸包圍在內。

一路狂逃,林楠一直在小心著這些仙獸。

至於襲殺,完全沒考慮過。

數百里的距離,哪怕是速度被限制,但也要不了多久。

高空中,狂轟不止,獸吼不絕,林楠臉色煞白,後背之上此刻不知道被轟擊了多少次,血肉模糊。

太多,太過可怕。

不過好在,拼接強大的空間之力,以及風屬性的詭異飄逸,使得林楠並沒有遭到重創,只是一些皮外傷而已。

依仗他強大的恢復力,這些都不足畏懼。

尤其是,他此刻距離絕對不過兩百里多點,依舊能夠感覺到一些絕地中的情景。

雖然其中的喊殺聲,咆哮聲不是很明顯,但卻也有著異動。

「真的沒死!」

這一刻,林楠激動不已,更是不敢耽擱,為了崔慶的生路,也不能讓這群仙獸返回,否則那就大麻煩了。

一邊逃,林楠陡然間轉身出擊,一刀劈殺而下。

「撲哧!」

剎那間,數頭仙獸被斬殺,一塊規則之晶出現。

然而此刻林楠根本沒有機會去收取,幾頭仙獸被殺,還有更多更多,它們追殺的位置也有其他仙獸頂替,不給林楠任何喘息之機。

「蓬!」林楠後背再度被幾頭仙獸轟擊,直接飛出數十丈遠,口中忍不住咳血不止。

若非身上有著足足兩件天階仙甲護命,早就不行了。

即便是如此,這一下也是重創。

「孽畜!」林楠忍不住大罵了一聲。

然而就在林楠準備再度殺出之際,一股濃濃的危險感驟然在他心底升起。

「轟隆!」

一瞬間,四道可怕的氣息在林楠身前不遠處爆發而出。

「什麼!」這一刻,輪到林楠臉色狂變了,之前都是他突然間襲殺,而今劇情反轉。

四道氣息,都很強,距離林楠太近了。

躲無可躲!

除去他們這一側,其他位置早就被無數的仙獸充斥著。

「蓬!」

剎那間,林楠被轟飛除去,四道可怕的攻擊在林楠後背,哪怕是躲在虛空之中,硬是被轟了出來。

一瞬間,重創!

雙層仙甲,直接被轟碎。

左半邊身子直接被轟碎,體內龐大的生命之力在快速流失!

四大天驕,同時大爆發,爆發出最強之威,都是大殺招。

正常而言,林楠不懼。

但本就重傷之軀,更是完全沒有防備,瞬間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創。

更為可怕的是,四大天驕的聯手,直接將林楠轟入到一側的仙獸攻擊範圍只在。

剎那間,足足上頭仙獸殺到,直接將林楠覆蓋在它們的轟擊之中,眼看著這個可惡的人類出現在身邊,一頭頭的紅著眼的轟擊。

「林楠,這次看你還如何逃命!」一道冷喝,從傲雲聖子口中爆發而出。

一邊怒斥,一邊再度出手。

「殺!」四人擋在一側,看著林楠在仙獸攻擊中掙扎,堅決不讓林楠再有逃出生天的機會。

堵住林楠的逃生之路,很快大批仙獸會圍殺而至。

到時候,哪怕是十條命都不夠這些享受殺的。

「蓬!」

「轟隆!」

慘兮兮!

這一刻,林楠顧不及心中之怒,在拚命。

上百頭仙獸的轟殺,林楠完全在攻擊範圍之內,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還有傲雲聖子四人的轟擊,同樣是致命的。

一瞬間,林楠動用渾身解數。

空間之力大爆發,一座座空間裂縫出現在周身,整個人更是出奇的快,我若成風,在密集的攻擊中不斷閃躲,儘可能的減少傷害。

手中,更是大量的符咒砸了出來。

保命!

傲雲聖子,林楠看到了,原本還想之後抽空去找,沒想到竟然主動跳了出來。

終於,林楠總算是在慌亂之中反應了過來,哪怕看上去重傷垂死,依舊不斷被仙獸圍殺,但至少有了反抗的餘地,身法超快,不斷閃躲著。

「傲雲,你今日必死無疑!」

見狀,傲雲聖子四人臉色微變,沒想到這樣林楠都不死。

「死的,註定是你!」傲雲聖子寒聲。

「一起轟殺!」

頓時,四人再度對著林楠一陣狂轟亂炸,再度讓林楠遭遇到了大麻煩。

身邊,更多的仙獸圍殺而至! 看來,她也該跟張宇軒那邊接觸一下,談談簽約的事情,陳莉又給孫波打了電話。

「喂,小波,可以跟張宇軒約時間談簽約的事情了。」

「姐,這個時候太急了點吧,要不再緩緩,張宇軒那個合約不是還沒到期嗎?」

「要賺錢就得冒風險,再說了,你以為張宇軒會那麼蠢,把這件事告訴別人。」

「那我聽你的,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約時間。」

另外一邊的白一近,反覆勸說自己不要去理會網上的消息,不要去看那些黑粉發的內容,可他還是忍不住點開,逐條查看。

【這個白一近想紅想傻了吧,完全就沒聽說他要去面試這部劇的消息,一定是故意碰瓷咱們軒哥,臭不要臉的大齡偽少年。】

【哈哈哈哈,都能親自上陣,為了紅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現在不博一博,過兩年,年紀大了,肌肉鬆弛就跑不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