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雖不了解,八十年代的一萬塊對於一個農村家庭是什麼概念。

可,按照程大伯在茶廠一個月賺27塊錢來計算,這一萬塊,他最少得賺三十年!

還是不吃不喝的情況下,才能存到這筆巨款!

可惜,善良耿直的程大伯並沒有抓住重點!

聽到林淑梅要帶三個兒子離開,他立刻皺眉道:「孩子不能跟你走。」

林淑梅冷笑:「想要兒子簡單,那就給一萬塊,這錢什麼時候拿出來,我什麼時候,跟你去把婚離了。」

「一萬塊,」程昌慶直接冷笑出聲,「呵,林淑梅你怎麼不跑去搶銀行!」

一萬塊。

這麼多錢,林淑梅之前做夢都不敢想。

可是,得知那天是石育民親自開著麵包車送這半癱回來的!

得知這事的那一刻。

她激動了一個下午。

以前都聽人在背後議論她婆婆多麼多麼有錢!

她之前是不信的。

可是,石育民不計前嫌,親自開車將程昌慶送百花村了。

程昌慶可是借了那石育民一萬塊錢啊!

那一萬塊錢,肯定是沈玲玉幫忙還了!

一萬塊可不是個小數目!

沒還錢,石育民怎麼可能還會搭理程昌慶這個半癱在床上,很快會連工作也沒了的一無是處的鄉下人!

她這婆婆真真是有錢啊!

以前常聽人在背後議論她這個婆婆偷偷藏了好多金條……

看她整日省吃儉用的,她之前是不信的。

可人家現在一下子就拿出一萬塊錢出來了!

金條肯定藏了不止一兩條!

要不是程昌慶這死腦筋癱了……

要不是想到後半輩子都要照顧一個癱瘓……

沈玲玉再怎麼擺臉色,她咬咬牙也都還能忍!

可是,程昌慶這死腦筋癱了!

「這事你跟你媽商量一下,到底是要錢還是要孩子,明天我過來聽你的答覆。」

想到最後還得沈玲玉點頭,林淑梅不再多說,把要說的話傳達完,轉身就走。

走到房門口,看到程晚晚站在門外偷聽,她也不介意,還伸手揉了下她的腦袋,笑道;「有錢人家的娃子就是不一樣啊,傻子都能變鳳凰!」

恰在這時,兒子程嘉沁從外面跑回來。

聽到母親罵妹妹是傻子,他立刻跑到他母親面前,字正腔圓地糾正道:「媽媽,小九不是傻子,小九比誰都聰明,小九不僅識字,還會算數,連大爺爺都說小九聰明!」

林淑梅想到很快就可以得到一萬塊錢,心了早樂開花了。

她耐心聽完這個兒子的一長串表揚,然後笑呵呵地摸著他的腦袋,笑道:「小沁走,跟媽媽回外婆家,外公今天殺了個母雞,小沁跟媽媽去外婆家吃雞肉!」

程嘉沁瞬間愣住了。

印象中,媽媽很少帶他去外婆家的。

弟弟沒犯病錢,外婆家有什麼好吃的,這個媽媽都只會帶上體弱多病的小弟弟。

林淑梅突如其來的「溫存」把二兒子嚇了一跳。

她卻把他的發愣當成了答應,笑呵呵地拉著他就要往大門口走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盛海,

雲頂咖啡廳。

一男一女相對而坐,氣氛略有些微妙。

男的穿着一身運動休閑裝,表情嚴肅,但若是細看的話,還是能從其清亮而又乾淨的雙眸中看出那麼一絲絲揶揄的笑意。

而對面的女人則是一身女式西裝包臀裙,標準的職場女性打扮,一舉一動之間盡顯知性優雅。

只是這種知性優雅持續的時間並不太長,對面女人抬起咖啡杯的時候,江睿分明看到了咖啡杯很有節奏感的在輕輕抖動着。

她手抖了。

庫庫庫……江睿在心裏很不要臉的笑着,但表情還是依舊勉力維繫着原來的嚴肅,沉穩提醒道,

「萌姐,燙,小心一點。」

「閉嘴。」

鍾秋萌故作冷漠的回了一句,而後穩穩的抬起咖啡杯送到嘴邊,輕輕的抿了一口,咖啡杯上隨即印上了清晰的兩瓣口紅印……

嘖嘖,連喝個水留下的口紅印都是愛心的形狀,這就是所謂的成功人士嘛?

江睿心裏好笑的這麼想着,只覺得這趟相親之旅有趣極了,不但相親對象遇到了自家老闆,而且關鍵是這老闆比他這個相親萌新還要緊張!

江睿如今的身份其實是個練習生,「萌影娛樂」旗下的練習生。

至於萌影娛樂的老闆呢,正是面前這位儀態端莊,五官精緻的女強人鍾秋萌了。

有一說一,哪怕是個女強人,鍾秋萌此刻心裏也是糗到發狂了,她根本沒想到自家母上大人在真愛網上找到的相親對象竟然是自己公司旗下的練習生。

其實倘若要是一般的練習生那還沒什麼,鍾秋萌完全有自信用自己的氣場把對方碾得連渣都不剩。

但偏偏這個練習生也不知道經歷了什麼人間疾苦,臉皮簡直和牆一般的厚。

不但從一開始就落落大方的盯着自己看,而且眼神里的揶揄幾乎都快寫到紙上了,就像是……

就像是揪著老虎尾巴的猩猩一般上跳下串,就差大張旗鼓的炫耀說「哦豁,我抓到你小尾巴了,我抓到你小尾巴了。」

他難道都不怕自己一怒之下,以合約第十三條——「練習生不準在練習期間談戀愛」為理由解約他嘛?

嘗試着重新把控節奏的鐘秋萌臉色鎮靜的把咖啡杯放下,沉聲道,

「江睿,你應該知道練習生是不允許在練習期間發展戀情的吧?」

「知道。」江睿鄭重的點了點頭。

「知道你為什麼還會坐在這裏?而且還註冊了真愛網的鑽石vip???」

好傢夥,這就起勢了啊……江睿臉色淡定的瞥了一眼鍾秋萌柳眉倒豎的模樣,嗯,的確有總裁那味兒了。

但這根本怵不到江睿,畢竟他前世在娛樂圈摸爬滾打了十幾年,什麼老闆沒見過啊,華誼老闆他曾經都一起摟着唱過ktv,更何況一個這麼年輕的女總裁了……

「萌姐,我想我應該和你解釋一下。」

把面前的咖啡杯移到邊角處,江睿頭往前一湊,不卑不亢道,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什麼鑽石vip,什麼真愛網,我只是被我媽逼着來的,她和我說這次給我找的對象很不一樣,不僅貌美如花,而且和我門當戶對……」

門當戶對你個大頭鬼……

鍾秋萌氣得胸前顫巍巍的,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

如果可以的話,她甚至很想把面前的咖啡潑江睿一臉,但從小高貴的富婆教養還是讓她很好的忍住了這股衝動。

確認過眼神,的確是惱羞成怒了。

知道面前這位前凸后翹的大老闆的確處在快要暴走的邊緣了,江睿也只能收斂一些,認真道,

「萌姐你應該也知道我情況的……」

「練習生的事歸經紀總監管,不歸我管,誰告訴你我知道的?」

杠!

就硬杠!

但江睿依舊穩健的繼續著自己的節奏,釋然道,「那萌姐你竟然不知道,我就簡單說說吧,我已經在萌新娛樂練習兩年了,這兩年裏,我勤勤懇懇,兢兢業業,每天都在努力的提升自己的業務水平……」

呵,男人的嘴就是用來放屁的……鍾秋萌心頭這麼冷笑着,但江睿此刻的從容倒卻是讓這位向來冷傲的總裁有了一絲絲聽下去的慾望。

重新在咖啡杯上印下一個大愛心,她冷酷的抬頭,「你繼續說。」

「嗯……經過這兩年的訓練吧,我自覺業務能力的確熟練了,但我卻始終沒有晉級的考核機會……」

話到這裏,江睿還故意停頓了一下,留給這位總裁足夠的想像空間。

實際每家娛樂公司都會有固定的一套練習生晉級考核機制,萌影娛樂自然也不例外,只是江睿也不知道前身究竟怎麼得罪到了負責管理練習生晉級的江總監,所以遲遲都等不到一個考核機會。

而眼下,剛好就可以趁著和老闆相親……咳,會面的這個機會吹吹枕邊風。

雖說江睿也沒想着在萌影娛樂繼續呆下去,但臨走前能噁心一把那個江副總他還是很樂意的。

只不過這個枕邊風也不能太猛,直接說出來誰誰誰公報私仇,徇私舞弊那是最愚蠢的行為,因為那會顯得老闆很不聰明的亞子。

有關於這點,江睿這個老人精還是把度給卡得死死的。

果不其然,鍾秋萌聞言也蹙了蹙柳眉,但僅是片刻便恢復平靜道,

「然後呢,這和你相親有什麼關係?」

「所以遲遲等不到考核機會的我就絕望了,況且我媽那頭也一直勸我,還有幾天就要到練習生合約期限了,讓我早點成家立業,過上普通人生活就好,別整天做夢當大明星,我耐不住她苦心相勸,所以就抱着來看一看的心態來了,之後就遇到萌姐你了……」

「然後呢,看對眼了就準備處對象了?你的合約精神呢?公司沒給你機會你就能這樣違背條約了?」

不得不說,老闆還是老闆,角度就是刁鑽,愣是從夾縫裏頭找到了江睿的弱點,這讓江睿一度差點當場直呼一句——好傢夥,這也行?

他么頂天就剩最後三天的期限了,還不讓人相個親咯?

但江睿好歹也是個見過風浪的,不至於被這麼簡單的就唬住。

的確,違反合約是要賠償,但證據呢!?

於是乎,江睿沉穩的調整一下姿勢,淡笑道,

「萌姐,我是讀過法律的,我這頂多只算違約未遂,又沒有真的談戀愛,我尊敬你,但你也別欺負我沒文化啊。」

一套組合拳就被江睿這樣化解了,這傢伙怕是個老賴轉世吧?

鍾秋萌心裏這般想着,而後沖着江睿綻放了一個膩不死人的甜美笑容,有點冷,但也很好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