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蹭的站起來,直接瞪著冷韞成:"冷老,什麼叫誰有惹冷汐月不開心了,你怎麼不問問,她是不是惹別人不開心了,她搶佔了別人的座位,還一副不開心的模樣,說起來,她還有理了是嗎?再說了,我真的很好奇,您家的家教,是這樣的嗎?"

看著許沫兒生氣又鄙夷的模樣,冷韞成的臉色變了又變。

最終,他沒有接許沫兒的話,而是沉聲道:"許沫兒,我看你跟月兒年紀差不了多少,是個小輩,我不想跟你計較,可是,你注意一下你的說話態度,不管怎麼說,我也是個長輩,再說了,我剛才又說你嗎?你這樣指名道姓的沖我發火,這又是你該有的家教嗎?"

許沫兒沒想到,冷韞成一個老不死的,居然來跟自己爭論這種問題。

她突然嗤笑了一聲,冷冷的開口道:"我有家教嗎?冷老,你這個問題,問的好,真的!"

說罷,她擺出一副要好好理論的表情:"冷老,是這樣的,你可能還不大清楚啊,我呢,的確是想有家教,可是,您應該也知道啊,我沒有家,何來家教一說呢,你說這冷汐月,她的父母整個組織上下,幾個人不知道啊,您的名字,大家也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要說她有沒有家教,這才是一眼就知呢,您何必跟我爭論這個呢!"

冷韞成顯然是沒想到,許沫兒還是個硬茬,就算是豁出去了,也要跟自己爭這口氣。

他忍不住冷著臉:"彥昭,這飯還能吃嗎?我看實在不行的話,我帶著月兒,我們去摩洛哥基地的廢墟里吃飯吧!"

秦未央聽到冷韞成這樣說,知道冷韞成是不把事情鬧大,就不罷休了,畢竟,這樣上了年紀的人,一般都是把面子看得很重的。

面子丟了,不找回來,他肯定不會罷休的。

想到這裡,秦未央伸手拽了拽許沫兒,低聲道:"沫兒,別說了,坐下來吃飯吧!"

許沫兒等著冷汐月和冷韞成,一臉我不的表情。

這時,冷韞成突然矛頭直指秦未央:"我說秦未央,你也不用在我這老頭子這裡,裝什麼好人,一開始事情就是你挑起來了,現在看到我們這麼爭吵,你卻出來平息事端,你真的很會做人啊,可惜,你這些小把戲,在我眼裡,根本不值一提!"

秦未央徹底傻眼了,她只是不想讓許沫兒跟冷韞成繼續這沒意義的爭論而已。

可是,她是真的沒想到,冷韞成居然還說自己裝好人。

秦未央忍不住無語的笑了一聲:"OK,我說多了,你繼續吵架!"

秦未央說完,看了一眼路彥昭,冷淡的開口道:"阿昭,我之前就吃過飯了,已經飽了,你們先吃,我上樓了!"

秦未央說罷,直接冷著臉起身,上樓去了。

看到秦未央離開,冷韞成和許沫兒都不說話了。

許沫兒氣呼呼的坐下來,蹬了一腳桌子腿,感覺心裡鬱悶的要死。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的背影,消失在樓梯轉角,他這才沉沉的看了一眼冷韞成,語氣不徐不疾:"冷老,你非要每次跟未央見面,都把場面搞得這麼僵硬嗎?她以前得罪過你?"

冷老聽到路彥昭這話,清了清嗓子,搖搖頭:"她倒是沒有得罪過我,就是這次摩洛哥基地出事出的蹊蹺,我總覺得這其中的一些事情,跟她脫不開關係,而且,她處處針對月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冷家就月兒這麼一個孩子,我不護著她,難道看著她被別人欺負嗎?"

路彥昭的目光,冷冷的看著冷韞成,他悠悠的開口道:"冷老,這次摩洛哥出事,如果你有證據證明,跟未央有關係,拿出證據來,如果沒有證據,那我希望你不要信口開河,否則,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作怪的人,其次,你們家冷汐月,我看不是別人欺負她,而是她在欺負別人,你這麼一把年紀了,我希望你能搞清楚是非對錯,最後,冷老,未央沒有得罪你,可是,你對她的種種態度,真的得罪到我了,難道你不知道,她是我的人嗎?" 雙石村,而今也突兀的擴大了不少。

不過有著虛空神殿的鎮壓,哪怕是天地擴大,雙石村方圓幾公里的村莊什麼的都沒動,但周圍的土地變多了很多,由此很多的大棚都毀掉了。

這些多出來的地方,自然也都沒有浪費。

大仙農集團的產品,依舊受無數人的喜愛。

隨著天地的復甦,天地之力濃郁太多,地上的普通野獸開啟了進化之路,有不少化成了妖獸。

同樣的,地球的植物也受到莫大的影響。

各種普通蔬菜瓜果的味道明顯提高了一個檔次,就連糧食也是一樣。

而大仙農集團的產品,更優秀了!

而且,很多人都知道大仙農集團的產品多多食用有助於修鍊,其中蘊含少量的天地之氣,為此更是熱銷了。

其實這也是簡單。

雙石村附近,確實如此。

因為頭頂的虛空神殿,方圓十里範圍都在它的影響之下,天地之力明顯濃郁的多,自然而然蔬菜瓜果的質量也要好很多!

甚至,一個月的時間,新城雖然還沒有住人,但無數果樹已然開花結果了。

這一切,都是受天地之力的影響。

一個月的時間,所有人都很忙碌,林楠也不例外。

甚至親手擊殺過兩頭化靈境的五階妖王,四階妖獸斬殺七八頭。

他這位人皇,在這種時候,挺身而出,所過之處,妖獸退避,被斬殺很多。

而且他主動趕往各地,基本上都會給當地留下不少的靈丹妙藥,至於資源現在各地都不缺,林楠主動收取,也免得他們朝華夏送。

一時間,無數人被人皇所救,不局限於華夏,包括世界幾大洲。

這一刻,更多的人認可這位人皇!

林楠身上的皇道之力更濃郁了,原本化靈境初期的修為,也再度有了突破的趨勢,隨時可能突破!

家裡,今天很熱鬧,來了很多客人。

老舅吳培軍一家人都到了,吳俊凱帶著陳佳影也回來了,陳佳影挺著一個大肚子,讓吳培軍夫妻二人大為滿意,迫切的想要抱孫子。

自然,林長河夫妻倆那叫一個羨慕,不斷的埋怨著林楠不給力,讓林楠這位堂堂人皇臉色發黑。

但,無力反駁!

看看吳俊凱那個嘚瑟的樣子,林楠就想給他一拳頭。

這是專門來嘚瑟自己的嗎?

不僅吳培軍一家子,徐海東一大家子也都到了。

上到徐家老爺子,下到徐江龍賴美雲這兩位,徐曉雯的雪姨也在。

關悅這邊,關淑珍到了。

關鐵凝老爺子現在可沒有時間,成為下品修士的老爺子重新回到了崗位,現在坐鎮西方一座邊關大城。

如此,那真是一大家人都到了。

這麼坐在一起,還是第一次。

以至於屋裡都坐不下,索性直接在院子里擺上了大桌子,靈酒靈食,外加靈果,反正什麼好,什麼就端上來。

這些東西,莫說對於普通人,哪怕是對於大修士高手都有大用。

林楠這一大家子,現在也好像沒有普通人了。

攤上林楠這麼一位好兒子,人皇女婿,哪怕是稍微孝敬一點,也足夠多了。

除去關淑珍外,一大家人全部是大修士以上。

而徐家一群人,除去雪姨外,包括賴美雲在內,都是宗師境了!

現在的徐家,早就成為華夏真正的強大修鍊者家族。

熱鬧,喜慶!

「恭喜俊凱,成為偵緝局局長,不過實力越強,擔當的責任也越大,你要面對的危險也越多,一定要小心點。」林楠開口笑道。

現在的吳俊凱,大修士後期。

這份實力,不算弱,固然和林楠的幫助有關,也和他的努力不無關係。

現在全世界的修鍊者都在參與保家衛國之列,他也不例外。

外出戰鬥吳培軍夫妻捨不得,林楠也不予許,但還是加入到偵緝局。

而且以他的實力和能力,直接出任市區偵緝局的局長!

對於這點,吳培軍還算是滿意,兒子這也算是報效國家了,還沒有太大的危險,而且還是政府的領導,他很滿意。

吳家多少代人都沒有當過官的。

自己兒子當了。

「有啥好恭喜的,你都是人族人皇了,他一個小局長,有什麼好恭喜的,而且說到底你還是他領導呢。」吳培軍說道,一邊看似在教訓兒子,但實際上很高興,一杯靈酒直接下肚。

眾人一聽,齊齊大笑。

「局長怎麼了,我這也守護著數百人的安全!」吳俊凱反駁道。

「等我以後強大了,我肯定能做的更好,林楠你趕緊的,再給點好東西,讓我突破到宗師境先,現在我們這邊一位宗師境高手都沒有,趕個路都麻煩!」

宗師境和大修士,完全是兩碼事。

能飛行的。

「行了哈,給你的還不夠多嗎?你老老實實的把根基打穩了,自然就踏入了,急什麼?」一聽要東西,林楠還沒有返回,周穎教訓了一句。

作為自己的親人,好東西自然不缺。

單單三級靈藥液,吳俊凱這傢伙便用了四瓶了。

甚至,虛影守護,靈寶,都有。

「切,看你小氣的樣,我這實力強了,不也能幫助更多的人嗎?昨天為了追一頭二階妖獸,害的我一路狂奔了兩百里,若是能飛,那肯定簡單多了。」吳俊凱不以為然說道。

眾人聽聽,都沒有多說什麼,反正林楠財大氣粗,給就給了。

他們誰沒有要?

徐家人能踏入武宗境,自然和林楠關係很大。

甚至,徐江龍賴美雲二人都達到武宗後期,這麼多大戰下來,他們能活下來,林楠給與的好東西很關鍵。

甚至連須彌戒指都有,虛影守護這種護身寶物更是不缺。

「不說這些了,林楠你把我們都找過來幹嘛?局長還準備派我們任務呢。」說說笑笑一會,徐江龍提到了正題。

今日,是林楠將大家召來的。

這些都是家人,甚至徐江龍賴美雲還在準備出任務,然後就這般趕了回來。

這話一出,所有人齊齊看向林楠,都有些好奇。

這麼一下子將大家都喊回來,林楠要幹嘛?

「其實也沒啥,就是覺得最近大家都太忙太累了,太缺少家庭的聚會,索性就來個大聚會,順便也請大家吃點好的,喝點好的,順便再給大家一些好東西。」林楠笑道。

此言一出,吳培軍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不過吳俊凱徐江龍幾人率先反應過來了。

好東西! 許沫兒聽到路彥昭的話,頓時眸子都亮了。

她雙手握拳,一臉崇拜的看著路彥昭,老大這句她是我的人,真的是太霸氣了,簡直man的不行不行的!

冷韞成聽到路彥昭的話,臉色變得那叫一個精彩。

畢竟,路彥昭的話,可一點都沒有給他留面子。

他說自己信口開河,還說他不辨是非,護著冷汐月。

最重要的是,路彥昭最後居然直接表明立場,自己對秦未央的所作所為,得罪他了!

看來,這個秦未央,在路彥昭這邊,真的不是一般的地位的啊!

冷韞成的臉色變了幾變,最終他坐下來,看了一眼路彥昭,退了一步:"彥昭,我這個年紀,歲數多了,有時候難免糊塗,如果有什麼事情,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就說出來,我能理解的,至於月兒做錯了什麼,你也可以直說,畢竟,你們從小就認識,別太生分了,剛才的事情,是我犯糊塗了,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路彥昭沉沉的看了冷韞成一眼,對他的態度,不冷不熱:"希望這是冷老犯糊塗了,吃飯吧!"

路彥昭剛說完這話,林彬就過來了。

他在許沫兒旁邊坐下來,看到秦未央的位置,坐的是冷汐月。

他的眸子閃了閃,開口道:"未央人呢,要不要我上去喊她?"

路彥昭剛要說話,許沫兒就搶先開口:"她被某些人氣得沒胃口了,已經上樓了!"

說著,許沫兒還看了一眼冷韞成爺孫。

林彬頓時明白了點什麼。

路彥昭沉聲道:"好了,什麼都別說了,吃飯吧!"

許沫兒悶悶的點了點頭:"哦!"

話說,就在其他人吃午飯的時候,秦未央一個人坐在房間里,對著窗戶發獃。

她正在想一些事情。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秦未央忍不住皺眉,她拿起手機一看,神色頓時變了。

又是季修!

他最近聯繫自己,實在是太頻繁,而自己又天天跟路彥昭他們在一起。

秦未央的臉色難看的緊,她走過去,確認門關好了,這才進入衛生間,接通手機。

手機剛接通,季修的聲音就從電話里傳過來:"未央,做什麼呢,這麼久才接電話!"

秦未央冷著臉開口道:"季修,你是不是瘋了,你這麼想讓我死嗎?我基本一直跟路彥昭他們在一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麼頻繁的打電話,萬一他們知道了,怎麼辦?"

季修嗤笑了一聲:"未央,別這麼緊張嘛,如果他們真的看到你接電話,你就說騷擾電話,不用跟他們解釋太多的,其他的事情,我這邊會處理好的,他們什麼都不會查到的!"

聽到季修這樣說,秦未央冷冷的開口:"最好是這樣,不然的話,你的大計恐怕就要落空了!"

季修幽幽的笑了起來:"怎麼可能,我這麼精心籌劃,我的大計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落空,你放心,只要你站在我這邊,我的計劃,肯定天衣無縫!"

聽到他這樣的話,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季修,你難難道每次打電話過來,就是為了說這些廢話嗎?"

季修笑著搖了搖頭:"nonono,那倒不是! 我來自繆星 我這次打電話過來,還真是有事要跟你說!"

秦未央的小臉冷冰冰的,她的聲音沉了幾個度:"什麼事兒,你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