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我也不知道,當時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她只是跟我說,讓我快點回簡家,我們的事情穿幫了,然後她跟我對了一下口供,她說要躲一陣子,至於她躲去了哪裡,她自己那時候也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

簡少城冷冷地看著戴依婷,他皺了皺眉,非常不悅地說:「她去了哪裡,你是真的不知道?」

戴依婷用力地點頭:「我當然不知道,都已經到這種時候了,我為什麼要騙你?反正你什麼都知道了,我繼續隱瞞下去,對我自己又有什麼好處?」

簡少城為什麼這麼關心韓一諾的事情呢?而且發現了他們之間的秘密,竟然都沒有大發雷霆,反而一直沉默不語。莫非,莫非他…… 戴依婷不可思議地看著簡少城,試探地問道:「難道,你是喜歡上韓一諾了嗎?為什麼這麼關心她的動向?」

簡少城倒是沒有逃避,他直直的看著戴依婷,低聲道:「是,我的確是喜歡上了她,對她動了心,而且,她現在肚子里還有我的孩子。」

她想要逃去哪裡?難道他們之間這麼久的感情,說斷就能斷嗎?她難道就一點都不在乎嗎?為什麼出事後不跟他聯繫,而是自作主張?

想著想著,簡少城就覺得自己被韓一諾氣得肝兒疼。

戴依婷瞪大了眼睛看著簡少城,原本她還以為,他是不可能真的忘了白紫菱,就算是忘了她,也不可能喜歡上韓一諾的。

可是後來他的這些舉動,讓她產生了隱隱的懷疑,沒想到今天他竟然這樣毫不避諱的在她面前承認了,真的讓她大為震驚。

簡少城皺了皺眉頭,非常不高興的說:「那麼驚訝幹什麼?難道我喜歡她,對她動了心,這是不可以的事情嗎?」

戴依婷趕緊搖搖手:「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而已。」

「你們戴家既然導演了這樣的一出好戲,那麼,你們肯定會知道韓一諾的下落,不要再隱瞞了,趕緊說吧。」簡少城覺得特別煩躁,他知道他的父親已經派人到處尋找韓一諾的下落,可是,他心中卻無比的矛盾。

一方面特別想把她找回來,當面好好地問問她,可是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韓一諾被抓住。

被他父親抓回來后,一定不會有韓一諾的好果子吃的。

戴依婷猛然地搖搖頭:「不是的,這件事只是我自己的自作主張,我家裡的人是完全不知情的,你們不要去怪罪我家人,是我自己的不懂事……家裡人完全不知情。」

「是嗎?」簡少城要是相信她的鬼話才怪,當時如果她們戴家的人不知道,當時韓一諾可能去戴家一獃獃那麼久?

誰知道他們當時密謀了什麼事情?

戴依婷用力地點了點頭,不過她也是個比較聰明通透的人,看著簡少城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會相信,於是她又補充了幾句:「也不是完全不知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一開始我家的人是完全不知情的,可是現在韓一諾肚子大了,所以……所以我就跟家裡人說了。」

戴依婷說著,留意了一下身邊簡少城的表情,看他沒有要發脾氣的樣子,才繼續說道:「我家人知道后,把我給痛罵了一頓,然後沒辦法了,既然撒了一個謊,就要用無數個謊言去彌補,所以,也只能配合我了,可是真的不管他們的事,都是我太傻了。」

簡少城的心中現在無比的亂,他也沒心情繼續在戴依婷這裡浪費時間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韓一諾的下落,看她這個樣子,就算是真的知道,恐怕也不會說出來的。

他重重地嘆了口氣,從這個房間里走了出去。

現在他必須要確保韓一諾留在盛都,不能讓她給跑了,如果讓她溜走,以後再想抓回自己的身邊,可就要費一番力氣了。 簡少城走到自己房裡后,沒有任何猶豫的,撥下了一個號碼,毫無疑問的,那個號碼顯示關機狀態。

雖然早就知道這個電話號碼可能永遠都不會再撥通了,然而,他還是不想放棄希望。

他嘆了口氣,繼續撥了一個號碼,響了幾聲后,那邊接了起來,傳來了宋傾言冰冷中帶著幾分溫和的聲音:「喂,少城,怎麼了?」

簡少城言簡意賅的說:「宋哥,我遇到了一點麻煩,需要你的幫助。」

「什麼麻煩?跟我不用那麼客氣,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會儘力幫助你的。」宋傾言非常仗義的說道。

不過,這些話一時半會兒也說不完,而且,他覺得用電話溝通也有些不安全,萬一流露出去,不管是對他自己,還是對韓一諾,都是一種災難。

於是他說:「宋哥,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去你那邊,具體情況再跟你仔細說說,不知道會不會打擾到你。」

宋傾言笑了一下:「你說的是哪裡的話?就算是我現在在忙,你的事情,也要排在最前頭啊,更不用說,我現在還真是閑得很,趕緊過來吧,要我派人過去接你嗎?」

「不必了,我開車自己過去,等我。」簡少城說完后,立馬掛掉了電話,他胡亂地抓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就往外面衝去。

跑到樓下的時候,遇到簡家老宅子那邊派過來的幾個傭人,他們看到簡少城慌慌張張的往外跑,有些不解地問道:「少爺,這麼晚了,您要去哪裡?」

他們都是簡父簡母派來照顧簡少城的,他們怕簡少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會受不了,身邊又沒有太放心的人選的話,怕他會有什麼事,所以乾脆從家裡調過去幾個值得信賴的老傭人陪著簡少城。

總裁只歡不 只是他並不怎麼領情就是了,而且還覺得非常的煩……

簡少城頭也不回地說道:「我現在出去有點事情,你們不要多嘴。」

跑到門口后,似乎又覺得這句話說得太沒有氣勢,完全不讓人信服的感覺,萬一這些父母的眼線亂說點什麼,被簡父簡母聽到的話,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

於是,簡少城又在百忙中停下腳步來,回頭看著那幾個傭人,冷冷地警告道:「我只是出去辦點事情而已,你們最好不要把我的行蹤告訴我父母,否則的話……我不管你們是不是我父母那邊的人,絕對不會饒了你們。」

看他們愣愣的樣子,簡少城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他皺了皺眉頭,厲聲道:「別一個個的給我裝聾作啞,聽到了沒有?」

他們被簡少城給嚇了一跳,雖然他們這個大少爺脾氣是不怎麼會,平日里冷冰冰的,不怎麼理人,可是一般卻不怎麼跟傭人們發脾氣,不會跟他們過不去,今天竟然這麼嚴厲的責罵他們,看來這心情真的是超級不好啊。

他們一個個的都怕被怒火燒到身上,於是結結巴巴地說道:「少爺,您放心吧,我們一個字都不會多說的,我們來這裡,只是為了伺候少爺,別的事情,不會亂說。」 「知道就好,那麼你們最好記得今晚說的話。」他又用一個冷冰冰地目光看過去,看到眾人都不寒而慄地打了個哆嗦后,簡少城才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快步沖了出去。

簡少城也沒有理會司機的囑託,自己拿了鑰匙開了車就往宋傾言的住處開去。

宋傾言不只是一個別墅,他這樣的高危職業,往往都是狡兔三窟的類型,而他更是其中的典型,整個盛都,就有足足五處房產,在盛都之外,還有七處房子,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豪宅。

在電話里,宋傾言告訴簡少城,他今晚所在的位置,恰好在離簡家不算太遠的地方,他駕車飛速地賓士,一連闖了幾個紅燈,終於衝到了宋傾言的別墅里。

不管是哪個房子,只要是宋傾言的,都會戒備森嚴,最後簡少城還是在宋傾言的親自命令下,才放進來的。

簡少城進了這個非常具有古典色彩的別墅后,意外地看到宋傾言的身邊不僅僅有宋傾言多年的女友——林思渺,還有另外一個絕代佳人,不過,她跟林思渺看起來是完全兩樣的女子。

鮮妻買1送1:寶貝,叫老公! 她頭髮是非常風情的大波浪,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看得出來,她現在只是素顏,可是眉眼卻是非常濃重的色彩,讓人一看就忘不了的艷麗容顏。

可是如此妖嬈美麗的容顏,面上透出來的那種氣質,卻是冰冷的,帶著幾分肅殺的,不同於林思渺身上的那種冷清淡雅,她的冷是徹骨的,冷冽的,就像是冬日的寒風,能將人輕而易舉的吹透。

簡少城愣了愣,有些遲疑地看向這位絕代佳人,能跟她的容貌相提並論的,他現在大概也就見過一個人吧,那就是疑似被紀涵那傢伙拐走了的顧粲然了。

看著簡少城發愣的樣子,宋傾言笑了笑,他站起身啦,完全沒有要隱瞞簡少城的意思,他說:「這位是唐薇,是我新請來的貼身女保鏢。」

聽到宋傾言的解釋后,簡少城更加吃驚了,險些把自己來這裡的目的給忘了。

他……他沒有聽錯吧?宋傾言竟然還需要保鏢?他的身手那麼的出神入化,竟然還需要保鏢?

要保鏢也就罷了,竟然還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女保鏢,看她纖細柔弱的身材,能夠保護他什麼?到時候如果出了事情,恐怕還要宋傾言來保護她吧!

不會是這傢伙看上人家的美色了,所以用這麼一個蹩腳的借口把人給留下來?

簡少城皺了皺眉,覺得又有些不太可能,宋傾言應該不是如此貪圖美色的人,他對林思渺的感情,他可是一直都看在眼裡的,他喜歡林思渺喜歡的要命,怎麼可能會背叛她?

這個時候,唐薇突然開口了,她的聲音也如同她的人一樣,美得讓人有些窒息,就像是一朵盛放的薔薇花,她露出了一個妖嬈的笑容:「看來,簡少爺是有些不太相信我的本事了?」

緊接著,唐薇又有些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遺憾地搖了搖頭:「這個世界上,以貌取人的人總是佔大多數,哎,真是讓人沒有辦法啊!」 唐薇的話音剛剛落下時,突然之間,她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地出手了,動作迅速如同閃電,朝著簡少城就飛速地沖了過去。

簡少城心中一驚,趕緊往一旁閃去,堪堪地避了過去。

然而,唐薇顯然沒有打算放過他,她的招式隨身就跟上,一個漂亮又沒有任何破綻的迴旋踢,她如同一陣風一般地縱身一躍,又一個乾淨利落的擒拿,穩穩地將簡少城給制服在椅子旁。

與此同時,她手中的一個冰冰冷冷的東西就抵在了簡少城的太陽穴上,那冰冷的金屬觸感,讓簡少城知道,抵著他的東西,正是一把槍,一把真真正正的槍。

這時候,唐薇才把槍拿了開來,放到嘴邊輕輕地吹了一下,她臉上美麗的笑容更加燦爛,她低聲說:「簡少爺,承讓了。」

簡少城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他怎麼都不能相信,自己竟然被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生給制服了,而且只是這麼幾招,乾淨利落,完全不拖泥帶水,就這麼輕鬆的把他給制住了。

雖然他是有些沒有防備,但是這並不能成為理由,他被她給制住,只能說,這個漂亮的女子,身手絕對的不凡。

看到簡少城錯愕的樣子,宋傾言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他笑夠了之後,有些優雅地伸手扶了扶臉上的眼睛,笑道:「怎麼樣,少城,你也吃驚了吧?這個丫頭的功夫是不是很厲害?」

簡少城非常佩服的說:「真的非常厲害,我是甘拜下風,完全不是這位美女的對手。」

宋傾言得意地笑了笑:「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是誰請來的保鏢。」

唐薇把槍又收到了腰間,動作瀟洒又流暢。

剛剛這把槍騙過了簡少城,騙過了一旁的林思渺,可是,只有她跟宋傾言兩個人知道,這個槍雖然是真的,可是裡面卻沒有一發子彈。

因為……宋傾言其實並不信任她,他不可能讓自己拿著一把危險的武器在他身邊遊盪,他請自己來,並不是為了所謂的「保鏢」,而是……為了他的女朋友林思渺吧。

林思渺是真正意義上的柔弱美女,一點功夫都沒有,一點自保的能力都沒有,跟著宋傾言出去的時候,總會被當做靶子,好幾次她都險些受傷了。

現在道上的人都在指名要抓林思渺來威脅宋傾言,可是因為宋傾言把林思渺保護的太好,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她到底長什麼樣子。

所以……宋傾言才會高薪聘請她去,做一個活靶子替身吧?

唐薇心中輕輕的嘆了口氣,不過這一切,她自己知道就好了,她跟宋傾言心知肚明就好,沒有必要說出來,反正,不管如何,她都只是一個保鏢。

宋傾言又繼續說道:「少城啊,你也不必垂頭喪氣,她的水平,可完全不在我之下,剛剛在我們見面的時候,我也吃了她不少苦頭,出手實在是太刁鑽,讓人意料不到,所以,我就乾脆把她帶回來了。」

簡少城笑了笑,因為心中還有急事,記掛著韓一諾的事情,所以笑得有些勉強。 宋傾言也是個非常善於察言觀色的人,看到簡少城這種表情,就知道他非常著急。

於是他對林思渺說:「思渺,你先到樓上去休息吧,我跟少城還有點話要說。」

林思渺顯然是個非常柔順乖巧的女子,她輕輕的點了點頭,對宋傾言微微一笑,然後她就慢悠悠地往樓上走去了,她的腳步非常的輕盈,每一步都像是走在蓮花上,優雅動人。

在林思渺離開后,宋傾言看了一眼唐薇,笑著說:「你也先迴避一下吧,回去睡覺吧,明天再來。」

「是。」唐薇簡簡單單的吐出一個字后,便非常帥氣地兩三步跳到了樓上,跟剛剛離開的林思渺真是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對比。

等這兩位美人都離開后,簡少城說:「宋哥還真是好福氣,兩位絕代佳人陪伴在左右,要水仙有水仙,要玫瑰有玫瑰。」

「玫瑰?」宋傾言玩味地笑了一下:「你是說唐薇嗎?不過,很多人都說她是帶刺的薔薇,可是,我卻清楚的很,她其實是一朵妖嬈的罌粟,美麗到讓人窒息,可是卻有毒。」

「看來,你是對她感興趣了?」簡少城淡然地說道,不過他現在卻不是跟他討論感情問題的好時機,只是隨口一問而已。

「怎麼可能?我對思渺的感情,你應該也清楚的很,如果我真的會變心,也不會請唐薇來我這裡當保鏢了。」宋傾言淡淡的說道。

簡少城也沒有時間繼續跟宋傾言東拉西扯了,他直截了當的說道:「宋哥,不瞞你說,我今天真的需要你的幫助,非常非常的需要。」

看著簡少城焦急的樣子,宋傾言才意識到他是真的遇上麻煩了,他說:「怎麼了?你先不要著急,慢慢地跟我說一下。」

簡少城嘆了口氣,然後原原本本地從頭到尾把韓一諾戴依婷、還有他之間的故事說了一遍。

他說完后,無奈地搖了搖頭:「現在韓一諾那個笨蛋逃走了,從我身邊離開了,她肚子里還懷著我的孩子,也不知道是跑哪裡去了。」

「我爸爸也派人去找她了,可是卻找不出來,我想,整個盛都,關係網最大最全的人,恐怕就是宋哥了,我想拜託你幫我找一下韓一諾……」簡少城低聲道,「她懷著我的孩子,一個人在外面東躲西藏,我真的不放心。」

宋傾言聽得直皺眉,他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簡少城:「你的老婆,竟然一直都是個替身?而且,最離譜的是,你竟然早就知道,還一直在默默地裝作不知情?少城啊,我該說你什麼是好……」

「你是想說我傻吧?」簡少城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我知道我太傻,如果早知道會這樣,我會早早的把話挑明白,如果早就說清楚了,我們也不會弄到今天這種狀況。」

可是,他不確定的是,如果早早的說出來的話,會不會把韓一諾給嚇跑……

因為想到這一點,所以簡少城才會把這個秘密藏在心底,遲遲不肯說的。

可是,他卻沒想到,事情竟然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他把她給弄丟了。她終究還是逃走了。 宋傾言說:「你不要擔心,我現在立馬就去讓我的部下找人,就算是把整個盛都翻過來,也要把人給你找出來。」

「那就謝謝宋哥了!」簡少城非常真誠又感激地說道。

宋傾言淡淡地笑道:「你跟我還客氣什麼?只要她還在盛都,就一定會把人給你找回來的。」

簡少城點了點頭,一下子就縮到了沙發上,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既然宋傾言都說了,那麼,想找到韓一諾,也不是什麼難事吧,他的手下那麼多,情報網路又發達,想找到一個躲起來的女子,應該很容易。

宋傾言已經出去聯繫他的手下們去搜尋韓一諾了,簡少城在宋家等了一會兒后,終於按捺不住,他起身往外面衝去。

他不能就這樣在這裡等著,他想自己親自去找韓一諾,把她找回來。

霸寵嬌妻:BOSS大人請接招 他有些煩躁地開著車,整個盛都跑著,從火車站跑到高鐵站,可是都沒有找到韓一諾的影子。

盛都最不缺的就是人,滿大街的都是人,到了車站這種地方,就更是多得不像話了。

簡少城已經讓人查詢過了,不管是任何交通工具的方式,都沒有一個叫韓一諾的人的信息,現在盛都的制度,哪怕是坐汽車離開,也得用到身份證,她不可能插翅飛走的。

可是……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她的信息。

除非她是打算先躲在盛都不出來,避避風頭。不過,如果她藏在盛都的話,恐怕早晚會被他的人給揪出來,畢竟宋傾言的部下都不是吃素的,想在盛都找個人,雖然不太容易,但是也絕對不是完全做不到的。

韓一諾如果有點腦子的話,就會趁早逃離盛都,越是呆下去,被抓住的幾率就越大,更不用說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拖不起。

想著想著,簡少城突然腦子裡靈光一現,立馬一拍腦袋,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他立馬找熟人去查一個叫戴依婷的人的紀錄,果然,很快就查到了,她今晚八點多的時候,會坐飛機從盛都飛往首爾。

而現在的時間,已經是七點了。

簡少城罵了一句該死,早就該想到這個可能性的,都是他自己錯過了。來不及跟朋友解釋太多,他玩命地飛車趕往飛機場,眼看就要來不及了。

他一定要把韓一諾給攔下來,否則她這一走,不知道要消失多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了。

也許這一錯過,就會是漫長的一生,他絕對不能讓這個可能性發生!他一定要找回韓一諾!

簡少城幾乎把汽車當飛機開,一路上飛奔著,就差沒有撞幾個人了,他玩命地把車開到飛機場,然後沖了進去。

可是……還是晚了一步,他看到韓一諾的航班早已經起飛了,他終於還是錯過了她……

簡少城難過地蹲在地上,用力地捶了一下地面,痛苦地想道,韓一諾,你為什麼這麼絕情?為什麼不肯給我一個機會?難道你寧願遠走他鄉,也不願意聽聽我的真心話嗎?

只要你留下來,我就會幫你的,不管未來面對多少困難,我都會跟你一起面對,可是,你還是義無返顧的離開了…… 四年後,盛都機場——

韓一諾牽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從機場里走出來,走到外面來后,她摘下墨鏡看了一眼盛都有些灰濛濛的天空,嘴角綻放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盛都,我又回來了,真是好久不見。

離開了這麼久,盛都似乎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只是天空似乎更灰了幾分,樓房更高了幾層,馬路也多了很多條,地鐵幹線又多了幾條。

那個漂亮的小男娃一路上跟著韓一諾,好奇地左看右看:「媽媽,你要帶我去哪裡呢?我們這是在哪兒?我怎麼沒有來過?」

韓一諾笑了笑,順手把寶貝給抱了起來,她笑著說:「這裡是盛都,你外公外婆的家就在這裡,怎麼樣,小宇,你喜歡這裡嗎?」

小宇好奇地看了幾眼,然後有些嫌棄地說:「還好吧,不算喜歡,這裡比我們家空氣差多了,天一點都不藍,都沒有美麗的楓樹。」

韓一諾啞然失笑,她伸手戳了一下小東西的臉蛋:「還挑三揀四的呢,看來之前住在加拿大風景區附近,真是把你給養刁了,竟然還嫌棄這裡環境差。」

大城市當然要比風景區環境差好多,這個是沒有辦法兼得的……

「外公外婆在哪裡呢?」小宇左右張望了一番,恰好看到戴爸戴媽從不遠處的一輛房車上下來,對他們用力地招招手。

這是離開盛都四年多后,韓一諾第一次帶著她的寶貝兒子重新回到這裡。

再次踏上這片土地,她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

戴爸戴媽已經跑到這邊來了,他們伸手接過小宇,用力地吻了一下:「哎呀,小宇又長大了,真是越長越帥了,長大了以後,一定是個帥得驚天動地的大帥哥。」

小宇非常討喜地親了親戴爸的臉,又吻了吻戴媽的臉,然後嘴巴甜甜地說:「外公外婆,我想你們啦,你們好久都不去加拿大看我,好想你們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