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到了男人的下巴,看到了他的側臉,好看的讓人入迷。

她嘴角動了動,沒有說話。

歐陽清凌感覺,自己的心,狠狠地跳了跳,就好像是花開的聲音。

長這麼大,她從來沒用過這樣的感覺。

這個聲音熟悉,也是正常的。

因為救她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給水凝煙解圍的葉墨笙。

歐陽清凌突然就覺得,自己真幸運,這麼晚的天,還能遇到他,救了她!

她想,或許,這就是他們之間的緣分吧!

有時候,心動就需要一秒鐘,那顆愛的種子,就在心裡悄悄發芽,不知不覺,長成參天大樹。

此刻,抱著歐陽清凌的葉墨笙當然不知道,他救了的女孩,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他是一個正義善良的人,遇到這樣的事情,不可能不管。

可是,他沒想到,他這一次的英雄救美,卻換來以後無數次的劫難。

是情劫,還是生死劫,沒人能知曉。

葉墨笙跟水凝煙分別後,一個人在海邊慢慢散步回來的。

當他知道,水凝煙是跟靳言住在一起的時候,他沒有辦法用語言,描述自己的心情。

他就那樣漫無目的的走著,救了歐陽清凌,是一個巧合,也可能是命運早已註定。

葉墨笙將歐陽清凌帶回自己家裡。

葉憑海看見兒子抱著一個女孩進來,而且,女孩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還蓋著兒子的外套。

他頓時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生氣的盯著兒子:"你這個逆子,你幹了什麼好事,你怎麼能這麼糟蹋人家姑娘呢!"

葉墨笙做了一個你小聲點的動作:"不要說話,她受到了驚嚇,我剛剛碰巧遇到了,帶她回來,而且,我媽應該已經睡了吧,你趕緊去睡覺吧,別把她吵醒了!"

葉墨笙說完,抱著歐陽清凌上樓。

這一晚,歐陽清凌是睡在葉墨笙房間里的。

靳言晚上也找了歐陽清凌。

只不過,他最後接到葉墨笙的電話,說歐陽清凌跟自己在一起,他便放心下來。

雖然有點吃驚,但是,對於葉墨笙的為人,他還是略有耳聞,便沒有再繼續找人。

水凝煙回到別墅,就把自己一個人管在房間里,自己去敲門,她也不開,只是說自己想一個人靜一靜。

靳言想,他也需要靜一靜,這段時間的生活,似乎有點不真實,像是飄蕩在空中一樣,沒有安全感。

他好像也伴隨原來的自己了一般。

這一夜,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決定了後來,每個人命運的軌跡。

歐陽清凌早上醒來的時候,天還沒有徹底大亮。

她知道,葉墨笙救了自己。

可是,她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太狼狽了。

她下意識的,不想讓葉墨笙看到這樣的自己。

她環顧了一下葉墨笙的房間,很簡單,但是,低調簡潔,跟他給人的第一感一樣。

她輕輕的下床,在葉墨笙的衣櫃里,找了一身運動裝,穿上。

她找了半天,才在床頭找到紙和筆,給葉墨笙留言。

她說:葉墨笙,謝謝你昨晚救了我,我走了,借了你一身運動裝,改天還你一身新的運動裝,千言萬語,難以表達我的謝意。

最終,在落款處,她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做完這一切,歐陽清凌才悄悄的拉開門,下樓,離開。

葉墨笙醒來的時候,歐陽清凌已經不見了,只留下了一張紙,幾句話。

他看著歐陽清凌娟秀的筆跡,勾唇笑了笑。

歐陽清凌,還真是一個別緻的女子。

她大抵是真的很感激自己,卻不想讓自己看見她的狼狽,所以才選擇偷偷離開的吧!

不得不說,在某些時候,葉墨笙看人還是很準的。

他準確無誤的猜到了,歐陽清凌的想法。 歐陽清凌早上回到家裡,她輕悄悄的想要先回房間,去換件衣服。

誰成想,她剛走到客廳,就聽到二樓傳來靳言的聲音。

歐陽清凌有點好奇,這麼早,靳言打什麼電話呢。

處於好奇心,她就側耳去聽了聽。

這一聽,歐陽清凌的臉,徹底的沉了下來。

靳言竟然又要去安溪市!

靳言這些年,一直都會去安溪市,她一直都知道。

可是,他不是喜歡水凝煙嗎?現在還能不能找到當年那個救他的小女孩,還重要嗎?

他幹嘛非得這麼執著!

歐陽清凌是真的不明白。

聽到靳言還在繼續打電話,歐陽清凌想了想,先回房間換了身衣服。

等她再次出來的時候,看到靳言拉著皮箱下樓。

歐陽清凌快速的上前,擋住靳言:"你要去哪裡?"

"安溪市!"靳言面無表情的說道。

歐陽清凌攔住他:"你不能去,你都找了這麼多年了,還不放棄嗎?別人說他們家早就被水沖走了,你就醒醒吧,現在你已經有了水凝煙,你還這樣折騰,你置她於何地!"

靳言看著歐陽清凌:"清凌,你不懂的,雖然那個時候我還小,可是,救命之恩,我怎麼可能說忘記就忘記,我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小人,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就算是這輩子找不到她,我還是會堅持找她一輩子,況且,莫熏兒說了,這次的消息,非常可靠,我必須親自去一趟!"

靳言說完,堅持要走。

歐陽清凌固執的伸手拉住他:"靳言,如果我堅持不讓你走呢!"

靳言並沒有跟歐陽清凌置氣,他開口道:"清凌,你是真的不知道,如果一個人救了你,只要你是一個心懷感恩的人,你這輩子,可能都想想方設法的報恩,我是這樣的一個人,我也正好被別人救過,所以,我現在只想報恩,你懂了嗎?"

歐陽清凌看著靳言的手,放了下來。

如果是換做以前的話,她可能會繼續攔著靳言,可是現在,她不會了。

因為她很清楚,如果一個人真的救了你,你真的會想法設法的報恩!

就像是葉墨笙救了他,她對他,一個僅有一面之緣的人,感情已經發生了變化。

心裡那些悄悄發酵的感情,只有她自己知道。

看著走到門口的靳言,歐陽清凌大聲的喊住他:"靳言,你想好了嗎?真的要走?"

"真的要走!"靳言頭也沒有回,堅定的開口道。

"那如果恩情和愛情,只能選擇一個呢?"歐陽清凌問。

"那我就選擇報恩!"靳言依舊是沒有絲毫猶豫。

歐陽清凌的聲音很大:"好,我知道你的想法了,你走吧,我會告訴水凝煙,你並不愛她,因為在你的心裡,她連你所謂的恩情,都比不過,靳言,我雖然能理解你,但是,我還是要勸阻你一下,有時候,你的選擇,可能會傷到另一個人!你難道不要再想想嘛?"

靳言依舊沒有轉身:"我想好了,我要去安溪市,你不用再勸我了!"

靳言說完,直接拉著皮箱離開。

歐陽清凌站在客廳里,她的神情有點恍惚。

這一刻,她想,靳言應該是不愛水凝煙的,不然的話,他也走不了那麼徹底。

可是,等到水凝煙真的離開后,看到靳言那麼痛苦,歐陽清凌又覺得,他應該是愛水凝煙的,只是他的愛,太後知後覺了。

靳言走了好久,水凝煙才下樓。

歐陽清凌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看見水凝煙的眼睛腫的像是核桃一樣。

我心蕩漾 她皺眉開口道:"你都成這樣了,還要去上班嗎?"

水凝煙點了點頭:"去!"

她的聲音很沙啞,聽起來像是哭了一夜一樣。

歐陽清凌有點心疼:"你知道靳言走了嗎?"

水凝煙點了點頭:"知道!"

"那你知道他去幹嗎了嗎?"歐陽清凌又問。

水凝煙搖搖頭:"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兩個人一問一答,對話簡單機械。

歐陽清凌平靜的開口道:"水凝煙,你很喜歡靳言,而且,喜歡到了骨子裡,你自己應該比誰都清楚,沒有他,你會有多痛苦,可是,今天我要告訴你的是,你把靳言當成了自己的全世界,可是,在他心裡,你卻只佔了十分之一的地位,我還知道,他今天去幹什麼了,你要是想知道,我全部都可以告訴你,我不是想挑撥離間你們之間的感情,我只是想讓你看清楚,你們之間的關係,到底處於什麼樣的狀態!"

水凝煙很想說不,可是,她最終還是沒能說出來。

因為早上那會,聽見靳言打電話的時候,她就已經十分好奇了。

她想知道,關於他的一切。

水凝煙沉重的點點頭。

她請了假,這才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等著歐陽清凌,告訴她,她想讓自己知道的!

她知道,靳言有很多事情,都隱瞞了自己。

"你說吧,他為什麼要走,以及他要去幹什麼?最重要的是,你說他是我的全世界,我確實他的十分之一,到底是什麼意思?"水凝煙看著歐陽清凌,平靜的問道。

昨晚,她才知道,靳言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沒有告訴她,給父親匿名捐款的事情。

可是,今天,歐陽清凌卻又告訴自己,靳言並沒有那麼在乎自己。

所有的話,其實都是有原因的。

此刻,她不想讓自己的情緒去左右自己,她只想知道原因,原因究竟是什麼!

歐陽清凌有點意外水凝煙的平靜,畢竟,昨晚的她,可不是這個樣子。

只不過,不管水凝煙怎麼樣,她已經決定了,將她所知道的,統統告訴水凝煙。

"我先告訴你,我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我覺得,靳言並不愛你,他愛的另有其人,至於我為什麼這麼說呢,這就是他這次離開的原因,你可能不知道,靳言這些年,一直在找一個女孩,關於那個女孩,我其實不知道太多的事情,只知道,這些年,他一直都在找,因為有人告訴過靳言,那個女孩一家人都被水沖走了,可是,他不願意相信,還是堅持了這麼多年,只因為那個女孩曾經救過他,其實,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這件事情,除了他比較熟悉的人,沒有人能知道,我為什麼說,他不愛你呢,因為我覺得,他愛的人,其實是那個女孩,你早上沒有下樓之前,我是親眼目睹靳言離開的,我告訴他,愛情和報恩,他選擇哪一個,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報恩!這些都是他的原話,我沒有絲毫改動,水凝煙,你好好問問自己,這樣的她,是不是真的值得你付出!"歐陽清凌很冷靜的對水凝煙說道。

此刻,她這麼冷靜,因為她是局外人,她能看清楚,靳言對水凝煙,現在其實根本比不上水凝煙對靳言。

她來臨海市這兩天,沒有多想,一股腦的想整一整水凝煙,現在想想,著實有點慚愧,她現在只是想幫幫水凝煙而已。

只不過,不知道水凝煙自己怎麼想。

水凝煙聽完歐陽清凌的話,神色變得獃滯起來。

所以,她最終想選擇靳言,靳言卻選擇了報恩。

她突然覺得有點可笑,自己掙扎了一夜,在自尊驕傲和愛情卑微之間,選擇了那卑微的愛情。

她想著,就算是飛蛾撲火,她也想要試一試。

卻不曾想,愛情根本沒有光顧過。

她笑著看向歐陽清凌:"謝謝你的提醒,我知道了,我會保留自己的感情!"

水凝煙平靜的說完,嘴角甚至還帶著笑意。

她說完,起身,向著樓上走去。

歐陽清凌沒有看見,水凝煙轉身的那一刻,臉上已經掛滿了眼淚。

她說的是會保留感情,其實,沒有人知道,她的感情,已經全部傾注在靳言一個人身上。

試問,付出的感情,如何收回。

水凝煙一步一步,挺直後背,走上樓。

剛走上樓,轉過樓梯角,她直接失去渾身的力氣,坐在了走廊里。

歐陽清凌擔心的看了一眼樓上,無奈的搖搖頭。

她希望,水凝煙早知道,早點抽身。

不然的話,她難以想象,如果靳言這次,真的找到當初救他的那個女孩,而那個女孩,又非常貪婪,水凝煙要如何自處。

歐陽清凌沒有太多的糾結在這件事情上。

她跟林嫂說了一聲,讓她好好看著水凝煙,有什麼事情,給自己打電話。

她便一個人出門了。

她要去找自己的救命恩人。

就在歐陽清凌去找葉墨笙的時候,靳言已經到了安溪市。

他剛走出機場,就看見莫熏兒的車停在一旁,向著他揮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