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氣的心臟都快炸開了,見蕭蒼衍走了,大腦懵了一瞬,想也不想的飛快走上前去:「殿下,您誤會我……啊!」

雲疏月只聽到重重的一聲『咚』,回頭便見到白傾城摔了個狗吃屎,於是眨眨眼睛:

「天吶,在這裡都會摔跤,白小姐,你是智障還是腦癱呀?」

白傾城以一種極其不雅觀的姿態,摔在雲疏月面前。

她居高臨下,毫不掩飾自己的嘲笑:「真可憐呢,我聽說只有傻子才會摔跤哦,王爺,我們走~」

「雲、疏、月!」

白傾城看著兩人離去的方向,咬牙切齒。

……

「她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蕭蒼衍與她並肩而行,突然,他淡淡吐出一句話。

雲疏月愣了半晌,沒想到蕭蒼衍會特意提醒,於是她點頭:「我知道,我也不會放過她的。」

「想讓她死?」

「那倒不至於。」雲疏月搖頭,白傾城雖然可惡,卻沒有像雲王府和蕭長墨那樣要她性命。

「呵,婦人之仁。」蕭蒼衍嗤笑一聲,加快腳步,不再看雲疏月,轉身離去。

「……」被半路拋下的小豹子一臉懵逼,怎麼了嘛?

蕭蒼衍閉上眼睛,他雖然不了解白傾城,但這些日子他翻閱了一下她的資料,這女人不是什麼善茬,他的小豹子這麼輕易放過她,吃虧的只能是雲疏月自己。

蠢死了……

也罷,白傾城就當做是一個教訓,看她以後敢不敢輕敵!

雲疏月一個人在街上晃了好久,突然想到什麼,找了個僻靜地方進入空間,然後易了容出來,換做雲初的樣子,往落煙閣走去。

「雲初姑娘!?」徐掌柜頓時大驚,慌忙上前。

我和藍胖子的修仙之旅 這時候白傾城等人已經離開,雲疏月看著空空蕩蕩的落煙閣,嘴角浮起一絲冷笑:「聽說,有人借著我的名義來鬧事?」

啊?沒有啊。

掌柜愣了一下,瞬間冷汗連連!

「雲三小姐手上手我親自設計的木牌,你卻將她關在門外,至於白傾城……」

她蹙了蹙眉,疑惑道:「那是誰?落煙閣是我的地方,徐掌柜,是不是這個店長你做了太久,想換人了?」

……!

原來雲疏月才是貴客,而白傾城……雲初說她不認識白傾城!

白傾城還說她和雲初是好朋友,原來都是騙人的!

他要和其他國師府名下的店鋪掌柜都說一遍,千萬不能便宜了白傾城!

「姑娘放心,屬下……屬下會上蒼王府認錯……」

雲疏月滿意的走了。

給白傾城製造一點小麻煩,讓她不爽,才是她的目的嘛。



雲落雪押入大牢后再無聲息,雲淺霜最近一直在雲王府沒有出過門。

而雲疏月則是在空間里學了幾日煉丹。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便到了煉丹大會的日子。

聽說雲淺霜花了四年才練成第一枚丹藥,白傾城花了五年,這兩個人卻都已經算是天才了。

而雲初好像第二枚丹藥就已經成丹,雖然她沒有雲初的記憶,但是煉丹方面卻是拈手就來,彷彿那些東西,已經深深的映入她的腦海。

……原主既然是雲初,為什麼會被欺負的那麼慘?

雲疏月百思不得其解,最終她還是搖搖頭,不再多想。

……

煉丹大會是現場報名,誰都可以參與,只不過一般人不會參與,也不會進去丟那個臉,畢竟報了名卻沒有成丹,那多沒面子?

所以當雲疏月站在煉丹大會報名處的時候,眾人沉默了一秒,接著傳來了陣陣嗤笑聲。

「你們看,雲疏月是要報名?」

「我的天,她不會蠢到不知道這裡是哪吧?」

「她會煉丹?雲疏月做了十年的廢物,從沒學過煉丹,來這裡丟什麼人啊?」

雲疏月無語望天,走到報名的地方排隊,還沒輪到她的時候,便聽到了一道陰陽怪氣的女聲。

「喲,表姐你看,這麼熱鬧,我還以為是誰來了呢,原來是蒼王妃呀,她會煉丹么?」

眾人抬頭看去,報名處的負責人頓時喜笑顏開,丟下手中的毛筆就迎了上去:「白小姐,慕小姐!快請!」

白小姐?

雲疏月皺了下眉頭,不會是那位白小姐吧……

果然,一回眸她便見到了不遠處笑意盈盈的白傾城。

雲疏月:……

這才過了幾天,白傾城的自我恢復能力這麼強?

哦對了,白傾城可是煉丹天才呢,煉丹大會,她怎麼能不參與?

只是她身邊的跟班從安晴,換成了這位慕小姐而已。

那天在落煙閣發生的事,並非所有人都知道,知道的人也寥寥無幾,所以白傾城在眾人心中,還是溫柔善良的仙子一般的存在。

「表姐,你說那個廢物怎麼也來煉丹大會呀?真晦氣!」

那位慕小姐是白傾城的表妹慕蓮,她挽著白傾城的手臂,惡狠狠的瞪了雲疏月一眼:

「難道你這個廢物是認真的?想要參加比賽?你能煉製成丹嗎?不過今年的墊底有人了,哈哈哈!」

話音一落,四周爆發出巨大的鬨笑聲。

是啊,雲疏月這個廢物來參加煉丹大會,那倒數第一這個名次的人選,豈不是板上釘釘了嗎?

慕蓮嗤笑出聲,「算了,就放她進去吧,本小姐到是要看看,一個廢物能練出什麼玩意來!」

「就是,讓她進去,反正丟臉的不是我們!」

雲疏月靜靜的聽完眾人的你一言我一語,掏了掏耳朵。

「阿蓮別說了。」大約半柱香后,白傾城才溫婉開口:「疏月妹妹既然來了這裡,那就一定是有實力的,大家別為難她……」

……我靠,都撕破臉皮了,還能當眾喊她一聲『疏月妹妹』,白傾城果然是一朵與眾不同的白蓮花!

好清純好單純好不做作好善良喲。 一炷香后,雲疏月順利的拿到了入場牌,找到自己的位置落座。

煉丹大會的賽程分兩輪,第一輪是兩兩對決,取出勝利者進入下一輪的決賽。

第二輪決賽,所有晉級者一同比試,抉擇出第一第二第三。

因為能夠煉丹的人,在這片大陸上都屬於較為稀有的,所以無論來者是誰,只要能夠煉製成丹,都會得到一份獎勵。

畢竟能夠煉製成丹已經是眾人之上的水平了,假以時日,多多訓練,可以成才。

也正是因為如此,參與比賽的人並不多,雲疏月左右數來數去,加上自己,也不過二十人。

也就是說就算是第一輪的兩兩對決,也只有十組而已。

她看著自己號碼牌上的數字『十六』,安靜的等待比賽。

其實盛京這地方,大家對誰家女兒會煉丹,誰家兒子是天才這樣的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況且煉丹大會舉辦這麼多年了,誰是第一誰是第二,眾人心中也明明白白。

今年唯一的不同便是,多了一個雲疏月而已。

而雲疏月這個廢物來參加煉丹大會,除了墊底的人換了,還能掀起什麼風浪?

就在眾人思索之時,響起了煉丹大會負責人的聲音——

「第一輪,一號對戰十號!」

話音剛落,兩名少年便起身走向煉丹爐。

煉丹大會對決採用抽籤制,從一號開始按照數字抽籤,如一號抽中十號,那麼便是一號與十號對戰。

沒多久比賽結果就出來了,一名少年垂頭喪氣的走了下來,勝負明顯。

接下來又過了幾輪,雲疏月看到雲淺霜很順利的通關,連白傾城身邊的那位慕蓮,也都僥倖獲通過了。

「九號對戰十六號!」

雲疏月看著手中的『十六』,定了定神,正準備起身時,卻見到一道妙曼的身影往煉丹爐婷婷走去。

沃日……

她和白傾城真是緣分天註定啊,煉個丹都能碰到一起?

等候區只剩下四個人了,觀戰的眾人不知道誰是十六號,但是白傾城一起身,大家的目光便停留在剩下三人身上。

另外兩個人的實力一般,對上白傾城毫無勝算可言。

剩下一個雲疏月……

「哈哈,白小姐穩贏了!那三個人……另外兩個雖然還行,但和白小姐比,還是有差距的,至於雲疏月嘛……白小姐遇上雲疏月,還需要比試?」

「對啊哈哈哈,雲疏月直接認輸吧!要知道我們白小姐每年都是第二呢!」

那一瞬間,等候區的另外兩人,對雲疏月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畢竟白傾城連續好多年第二了,雲疏月這個廢柴……

她一步一步的往煉丹台上走去,白傾城對她投來一個得意洋洋的笑。

突然有人不敢置信的問:「她難道真的會煉丹?」

此人話音一落,便立馬有人接話:「她能練出丹藥?要是真能,我把手砍下來給這個傻子玩,哈哈哈!」

「我們不如下注吧?我們賭白小姐贏!」

「天吶這還用下注?白小姐贏不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么?」

「別管那麼多,你就說下不下注!」

「下下,我賭白小姐贏!」

「可是我們都賭了白小姐贏,那誰賭雲疏月啊?」

賭?

雲疏月勾起一絲微笑,這到是個賺錢的好辦法呀。

白傾城十分抱歉的看向雲疏月,嗔怪的掃了一眼眾人:「你們別這樣……」

畢竟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會贏,這不是故意給雲疏月難堪么?

不過,她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雲疏月這個賤人,給她提鞋都不配!

「哎呀,居然沒有人賭雲疏月,好慘!」

「神仙都不會覺得她能贏的,大家別鬧了,哈哈哈!」

「真可憐,一個支持她的人都沒有——」

那人話未說完,便被一道淡定的女聲打斷:

「誰說沒有了?」

眾人一愣,回頭看去,見雲疏月面色如常,彷彿在說著一件很普通的事一般:「一萬兩,賭我自己獲勝。」

……

……

整個會場靜默了一瞬。

她傲然風華,遺世獨立,他們居然被雲疏月的目光震懾了!

難道她真的會煉丹,深藏不露?

不,不可能,她賭自己贏,恐怕只是為自己挽回一點面子而已。

這麼一想,眾人才放心了,不過一個傻子,她還能贏?

「好,雲疏月有魄力,我也出一萬兩,賭白小姐贏!」

「我也出!」

「我也是,賭白小姐!」

煉丹大會之時,可對勝負做上賭注,所以裁判並未阻止。

沒一會兒,各路圍觀群眾共押了三十萬兩銀子,眾人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倒抽了一口氣,這可不是什麼小數目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