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些把握不住自己到底想要哪一件,於是只能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老闆娘。

老闆娘自然開店這麼多年,經歷過很多的顧客,所以對於半人馬的訴求她倒是非常了解。

於是上前拿了一件比較有誘惑力的比基尼泳裝,還有一件稍顯可愛風格的蕾絲花邊泳裝遞給了半人馬。

「這兩件泳裝你可以試着看一下,你的指揮官到底是喜歡比較有誘惑力的比基尼泳裝,還是比較喜歡清純可愛風格的泳裝。

因為你的身材非常好比較勻稱,所以不管穿哪一類型的泳裝都可以有一個非常好的表現,所以想要為自己挑選泳裝的話,那麼拿任意一件都可以。」老闆娘微笑道。

只是半人馬臉紅著點了點頭,隨即從老闆娘手裏面接過那兩套泳裝,轉過身來到了秦歌面前。

「那個,指揮官,你看一下這兩件泳裝,您覺得我穿哪一件比較好看呢?」反正馬一邊對着秦歌說着,一邊將兩套泳裝在自己身上比劃着。

看着兩套不同風格的泳裝,秦歌一下子也有一些糾結。因為老闆娘的眼光還是非常不錯的,哪一套泳裝在半人馬身上都顯得非常合體。

不過,這一次的泳裝註定是要留下美好記憶的時候,所以不可能像以往那樣,如果喜歡的話全部都買。

於是秦歌將眼光放到了那一件稍顯可愛的蕾絲花邊的泳裝上面,「就這一件吧,半人馬本來就顯得比較可愛,而這一套白色的蕾絲花邊泳裝也非常可愛,和你非常合適。」

半人馬見秦歌拿定了主意,於是高興的點了點頭,將手裏面的另一套比基尼泳裝遞給了老闆娘,然後對着老闆娘說道,「我就要這一套稍顯可愛風格的泳裝吧。」

老闆娘自然其人用過,將比基尼泳裝重新掛在了貨架上面之後,便帶着兩個人來到了櫃枱,不過在路上順手還給秦歌拿了一條泳褲,畢竟男性的話還是簡單一點,隨便一點的。

付完錢之後,秦歌手裏提着裝好的泳裝,便和半人馬一道離開了泳裝店。

不過她們兩個人並沒有直接前去海灘,而是向之前的老闆娘打聽了一下,這裏哪裏有賣相機的地方,而他們現在則是去向那裏。

「指揮官,為什麼突然想起買相機了?」兩人走在路上,半人馬對着秦歌問道。

「其實剛才你在那裏挑選泳裝的時候,我就在想,既然半人馬你這麼重視我們這一次的約會,那麼我自然想要將這樣美好的留下來。

而相機則是留下記憶最簡單的方法,也是最方便的方法,其實我就想買一個相機。

畢竟這一次我們也來重櫻了嘛,很多東西對於我們來說都是第1次去,所以多照一些照片留下來當做紀念也不錯,你覺得呢?」秦歌說到。

「也是呢,將美好的瞬間記錄下來,就算以後沒事的時候也可以拿出來看一看。」半人馬笑着說到。

「嗯,所以我準備買上一個比較好的相機,再多買一些膠捲,這樣就可以拍很多很多照片了。」秦歌微笑道。

「嗯。」

於是兩人按照剛剛泳裝店老闆的指示,來到了那個距離泳裝店不遠處的一個買電子產品的地方。在這裏花了不少錢,購買了一套相機的裝備。

弄完這些事務之後,半人馬和秦歌便朝着海灘的方向走了過去。不過當他們到達海灘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這裏的人很少,而且大多數都是艦娘。

只有極少數的人是當地的少女學生,或者休假的人之類的。

不過轉念一想,之前瑞鶴不是說過,因為重櫻本島這裏所居住的大多數都是艦娘,一般指揮官不會深入島嶼裏面,所以對於像這種修閑海灘自然也不會來了。

不過這樣也好,剩下的時間自己就可以和半人馬一起在這裏遊玩,而不用顧及別人的眼光了。

隨即兩人到了沙灘一旁換衣服的地方,分別進入了裏面標示的更衣室去換衣服。

而秦歌換衣服的速度比半人馬要快的多,畢竟他只需要全部脫光,然後再穿上泳褲就可以了,所以他早早的換好就走了出來在外面等待着半人馬。

半人馬出來的時候,秦歌也沒有等多久,不過那道金髮靚麗的身影卻深深的吸引住了他……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最新章節、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寒之素手霸紅塵、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全文閱讀、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txt下載、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免費閱讀、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寒之素手霸紅塵

寒之素手霸紅塵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全能空間:村花家的首富養成、穿越致富撩漢攻略、神獸空間:夫君他是野獸派、穿成三個崽的惡毒后媽、

。 其中一個少年一下將顧知鳶給攔下來了說道:「別裝了,我們親眼看到你將蘇小姐推入湖中的!」

顧知鳶翻了白眼冷聲說道:「你怎麼看見的,我怎麼推的?」

「這……」那少年愣了一下,他們隔得遠遠的,只看見了顧知鳶和蘇柳欣爭執,然後蘇柳欣一下子就掉入河中去了,其他的都沒有看到,本能的以為是顧知鳶把蘇柳欣給推入湖中的。

這個時候,蘇柳欣已經被救了起來,她看著顧知鳶,眼睛一下子就紅了,狠狠的咬著嘴唇,眼中閃爍著淚光,輕聲說道:「昭王妃,我知道之前昭王的事情你心中記恨我,但,但是你也不用想要了我的命啊,你和昭王吵架,又不是我的錯,我已經跟你道歉了,你為什麼還不放過我。」

顧知鳶的心中冷笑,白蓮花就是白蓮花!

顧知鳶抱著手,一臉無辜地說道:「你好奇怪啊,你說你腳受傷了,我過來看你,你就抓住我,不要我走,還假裝摔入湖中,原來你做了這麼多的鋪墊就是為了誣陷我?沒有想到蘇小姐這樣的人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

聽到顧知鳶的話,蘇柳欣愣了一下,這顧知鳶是走了自己的路,讓自己無路可走啊。

「咳咳。」蘇柳欣故意做出一副柔弱的模樣,輕輕的借著旁邊的男人的力氣才站穩,眉頭一皺,一臉病態地說道:「王妃,您是什麼性格,大家都知道,我怎麼會誣陷你,你說這些話,你覺得有人相信么?」

「看見沒有?」顧知鳶轉頭看了一眼幾個少年說道:「被騙了吧,蘇小姐是咬定了我的名聲不好,所以故意誣陷我的,你們看出來了吧!」

眾人一愣,一瞬間,有些茫然的看著蘇柳欣,他們確實只看到了顧知鳶和蘇柳欣爭執,沒有看到顧知鳶將蘇柳欣推下去,現在好像也不太說得通。

幾個人對視了一眼,瞬間沉默了下來,顧知鳶的眉頭一挑:「你們有空在這裡管姑娘家小打小鬧的事情,還不如去多打幾隻兔子,免得到時候什麼獵物都沒有,平白的丟人。」

顧知鳶的話說的幾個人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其中一個將自己的大氅蓋在了蘇柳欣的身上輕聲說道:「蘇小姐,趕緊出去吧,不要著涼了。」

隨後幾個人相繼離開了。

頓時,蘇柳欣差點沒有氣的跳起來。

顧知鳶倒是知道,在官爵俸祿的面前,美色有時候也沒有那麼重要了,看到人都走了,顧知鳶冷哼了一聲說道:「遊戲結束了,蘇小姐。」

「顧知鳶。」蘇柳欣瞧了一眼顧知鳶惡狠狠地一笑,那雙細長的眼睛裡面迸發出一抹冷光,冷笑著說道:「你以為你贏了么?我告訴你,你這一次才是徹頭徹尾的的輸了。」

聽到蘇柳欣的話,顧知鳶的心中咯噔一聲,之前蘇柳欣和宗政文昊的話,又浮現在了自己的耳邊。

上官凌!

顧知鳶連忙翻身上馬輕聲呵斥道:「白雪,走!」

顧知鳶在林子裡面穿梭了一圈都沒有找到上官凌和顧蒼然的影子,心中著急無比,千萬不要出事情了。 帝國曆1919年10月22日,清晨7點21分。

銀月修道院,月行者小隊宿舍。

諾亞推開自己房間門。

看著迷魅鼠們從床上跳了下來。

他環視屋內,最終眼光定格在了衣架上國家魔法師常服上。

很明顯,他回到了和女妖同歸於盡之前的時間線。

從衣服中,他取出了一根一模一樣的魔杖,錢包,還有本來應該丟失的懷錶,以及早就該給出去的兩封信。

因為在這個世界,他本來應該修鍊了四天後,在昨天回到了店面上,將信交給了銀髮女士。

但是他消失了,沒有把信交出去。

同時還有侏儒古神巴德,給取信的路德維希,購買魔藥材料的事情,也被他錯過了。

這個世界的時間線,因為他的消失,出現了一些小的偏差。

這讓他想起《源代碼》《明日邊緣》之類的電影。

他穿越到了平行時空?然後又取代了這個世界的自己?

之前在幻夢境里。

韋恩沒能解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然後他找到了露絲。

在露絲嘴裡,他也沒有得到答案。

為了證明這點,他還提前預言了22號邪神將要去迷魅森林的事情。

時間線被重置了?

從之前獻祭得到女神祝福,他就察覺問題了。

只是,這連神國都受到了影響,為什麼自己可以不受影響。

自己有什麼不同?

因為……自己有神格?

那麼又是誰要重置時間線呢?

那群海底深淵裡的神話生物?

因為自己殺了一個很重要的女妖?

還是曼海姆後期遭受了海嘯,教廷的人直接動用什麼道具,直接將時間線給重置了。

這個世界里,或許是有重置時間線的某種魔法道具吧。

當然這只是他的猜測。

在退出了幻夢境后,天都已經蒙蒙亮了,早上下著雨。

他找到了在海灘邊的幾隻海豹。

用荊棘手環控制了其中兩隻后。

他早上便在冰雨中,回到了曼海姆。

到了曼海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艾登打電話。

只是時間還早,警局沒有上班,他也不知道艾登之前。

打完電話,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洗了個澡,換了一身衣服后,他想著自己在21號22號和23號發生的事情,梳理了一遍。

21號,比較重要的事情,便是早晨在廣播里,聽到曼海姆20日傍晚,17名軍警殉職的事情。

同時瑪利亞和唐也結束了海怪調查,回到了修道院里。

武僧岡瑟在前一天凌晨也離開了曼海姆,還是從漁村跑的。

中午遇到巴德買魔藥材料,以及不老的銀髮女子拿信。

這是昨天因為他消失,和他有關的事件都被錯過了。

至於今天22號。

在原來的時間線,因為侏儒古神巴德,在21號買了不少的魔法材料,所以他22號早晨會去黑市進貨。

然後路上他遇到了一個叫諾亞的孩子,同時也遭遇了黑商米羅。

還被他喝醉酒的手下,用槍頂著頭。

以至於他誕生了想搞把槍的想法。

後來回到店鋪后,妓院的老鴇過來買名為藍色夢想的魔葯。

同時呢他也看到了原來老闆丹尼斯的備忘錄。

因為曼海姆的防禦結界,他想詢問關於遠古魔法手稿的信息,去了銀月教廷準備晚上到迷魅森林。

在這裡還撞上銀月紅衣大主教羅恩,以及他的月蝕部隊。

在晚上被露絲優先召喚,避開了邪神,還了解到了褻瀆魔法的一些事情。

明天23號,也就是和女妖同歸於盡的那天。

擊殺詐屍深潛者,給路德維希信,和艾登去漁村殺女妖。

現在荊棘手環已經到手了,貌似可以不去管這件事情了。

只是……經歷這次事件的主要幾個對象,他們記不記得這次事件。

還有疑似發動重置時間線的「人」,會不會放過自己。

如果是面對整個深淵怪物們的追殺,在加上聖光教廷的內鬼。

恐怕他就凶多吉少了。

或許他需要找些幫手……

這時候他將目光移向下著冰雨的窗外,海面漆黑。

時間線的改變,讓冰雨提前到來了。

他突然靈光一閃。

這冰雨,不就是海上的怪物們乾的好事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