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其實自己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停止的關於醫學院的學習,只是因為慕安安不想擁有顧夕的任何痕迹,想要擁有獨獨屬於自己的痕迹和方向。

但一個人一個做一件事,突然中止,慕安安也是挺迷茫的。

慕安安向來都很清楚自己未來該怎麼走的人,可現在就感覺前面佈滿了白霧,一下子就看到不到方向了。

這日。

慕安安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很隨意的盤腿,身上蓋着毯子。

電視屏幕里,正播放着一些新聞。

慕安安壓根就沒有看新聞內容在說什麼,只是整個人處於走神的狀態。

「安姐,趙起余參加的練習生比賽,這個周末就要播出第一期了。」

程耀給慕安安泡了兩杯花茶,走了過來。

花茶上飄着熱氣,淡淡甘甜山楂混著橙香味,在這個冬日的午後里,十分舒適。

趙起余封閉式比賽已經有一段時間。

慕安安喝着花茶,沒有回應程耀的話。 「抗拒執法?」羅刀一陣冷笑:「季肖,你少拿沒用的嚇唬我,我羅刀可不是嚇大,執法不公,我為何不能抗拒執法,你以為你是誰?只手可以遮天,不熬忘了,還有龍皇天道宗的宗主,你只不過是一條狗而已。」

「你,你。」

季肖氣的顫抖的雙手,在指著羅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真的非常生氣,從來都沒有人,敢怎麼和他說話,但是這個羅刀,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一再的羞辱他,這不得不讓他生氣,而卻這裡還有那麼多人在,他季肖怎麼能不生氣。

羅刀看著季肖氣的說不出來話,嘴角有點冷笑道:「季肖,我說的不錯吧!而且你還是個喂不熟的狗,如果當時不是我,在迷山放你一馬,你恐怕現在早就死了,現在你還敢在這裡耀武揚威,真的是自找沒趣。」

「可惡,可惡。」季肖癲狂的大吼道:「真是氣煞我也,趙雄,你們還愣著幹什麼,三人聯手,把羅刀給我拿下。」

「是。」

趙雄三人一口同聲說道,隨後就看到這三人,朝著羅刀這裡緩緩靠攏,而且從三人的臉上,還能看到一絲陰險,羅刀是他們共同的敵人,他們早就想殺了羅刀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不過現在倒好了,終於有了報仇的機會了。

「嘿嘿,羅刀沒想到,你也會有今天吧!」趙雄陰沉的說道:「誰讓你這小子多管閑事,現在死也是活該,如果有下一輩子,你給我記清楚,這一世是我殺了你,有本事就來找我報仇,不管你來了幾次,我都要殺了你。」

「趙大哥,這羅刀雖然厲害,但是我們有三個人。」李剛笑道:「對付他還錯錯有餘,不過不能便宜了羅刀,殺了他以後,把他空間戒指里的所有寶物搶過來。」

趙雄突然響起什麼道:「你不說我還忘記了,這小子還勒索了我不少的煉器材料和靈石,對,絕對不能便宜他,他死了以後,他所有的寶物就是我們的了,不光如此,就連跟在她身後的,那兩個小美人,也都是我們的囊中之物,到時候我們輪流上,也好嘗嘗這兩個小美人的身體。」

林耀和李剛聽到這話,嘴角都流出了哈喇子,目光中帶有貪婪地看著苗凌水和姜冷霜,這種目光讓兩女看了,都忍不住有種發自內心的厭惡感,這的確讓兩個女人非常厭惡,但是同時他們也感覺到了,雙方的其實都在互撞,有一股劍拔弩張的氣勢。

姜冷霜上前一步,小聲的說道:「羅刀師兄,我們現在怎麼辦,我們要不一起上,殺出去吧!」

「不可如此。」羅刀急忙阻止,同時兩隻眼睛,盯著前方的趙雄三人說道:「這三個人,交給我一個人對付就行,你們的目的,就是等候,在哪裡待命,現在還不知道季肖刷什麼花樣,所以你們現在不適合一起上,萬一你們上了,到時候季肖偷襲,我也自顧不暇。」

……

「你一個人應付!」姜冷霜震驚道:「你不要開玩笑了,就算你再厲害,怎麼厲害的三個人,你也不可能一起應付的,羅刀師兄,我們要不一起上吧,雖然他們是氣海前期的修為,但是我們一起上,也不懼他們。」

「不行,你們境界都太低,一起上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羅刀冷靜的分析的場上局勢道:「現在只有我和劉蕭鶴才可以了,而林毅現在還沒突破氣海前期,所以現在只能我了,這氣海期的人可不是鬧著玩的,你們即便全上,也起不到大的作用。」

「可是。」姜冷霜擔心道:「你一個人,對抗三個氣海期的人,太冒險了,這根本就是以卵擊石,羅刀師兄,您還是想清楚,不要冒險的好,如果你不讓我們去,但是你可以讓劉蕭鶴去,這樣我們也有勝算。」

劉蕭鶴此時走過來,插話道:「冷霜,說的不錯,你一個人即便是,再厲害也對付不了這三人,我來幫你。」

說完劉蕭鶴就想衝出去,羅刀見狀急忙阻止道:「別動,劉兄你就聽我的把,你認為我羅刀,會做沒把握的事嗎?不是我自己誇大,這三個氣海期的人,對於我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的確,羅刀說的一點不假,自從他修鍊了淬體以後,肉身就非常強大,現在已經隱隱有了,氣海前期的實力,所以羅刀的肉身,根本不懼氣海前期的攻擊,更何況這三人了,羅刀完全可以防住他們的攻擊。

這也是為什麼,羅刀敢一抗三的原因,他現在的肉身,如果按照境界劃分,也算是氣海前期的肉身了,一般的攻擊根本奈何不了他,他對抗三個氣海前期錯錯有餘,而且羅刀他無論是防禦,還是近戰,或者是遠攻,都趨於完美,對於怎麼完美的羅刀而言,如果還打不過三個氣海期的人。

那他乾脆,賣塊豆腐撞死算了。

劉蕭鶴看著此時,眼神堅定的羅刀,雖然還有點不敢置信,但是他不得不承認,羅刀從來都不是魯莽的人,不可能明知道打不過,還要硬上的,雖然他表面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內心卻也是在計算的,計算此戰的勝算,如果他沒有把握,也不可能敢自己一個人上的。

劉蕭鶴點了點頭道:「羅刀,我相信你,那我就不插手了。」

劉蕭鶴最後只能點頭答應了,而此時兩女聽到這話,都大為吃驚,他們都不知道,為什麼劉蕭鶴居然,明知道是死路,還讓羅刀一個人送死。

苗凌水急忙說道:「劉蕭鶴,你明知道羅刀一個人對抗三個人,是死路,你不但不阻止,居然還袖手旁觀,這是兄弟該做的事嗎?」

劉蕭鶴見狀,剛準備說什麼的時候,羅刀插話道:「你不要多說,這是我讓他不要管的,現在我們連對方的意圖都沒摸清,而且你們境界太低,有劉蕭鶴保護,你們也可以全身而退。」

……

苗凌水聽到這話,雖然她對劉蕭鶴的做法,很不贊同,但是也沒有辦法說什麼,只能安靜的站在這裡,為羅刀祈禱,而此時姜冷霜看著羅刀,雙手捏得非常緊,都出汗了,顯然很為羅刀擔心。

羅刀看著前方三人,眉毛微皺,隨後伸手拿出了翠龍刀,如臨大敵一樣,看著前方的三人,雖然他現在不懼三人,但是他還是非常小心,畢竟三人再怎麼說,也是氣海前期的境界,實力的確不容小覷。

「哈哈,羅刀,沒想到你也有今天。」林耀冷笑道:「要不是趙奎師兄,不屑和你糾纏,他早就殺了你了,不過你今天能死在我們手裡,也算是不虧了,可以安息了。」

林毅此時看著四人的氣勢,微微的皺眉,他看著季肖說道:「季長老,您這是幹什麼,你怎麼能怎麼不公,而且還讓三人出手,你這不是在要羅刀的命,這一切都還沒搞清楚,你居然就想要羅刀的命,您這是不是他武斷了。」

邢華此時也暴怒道:「什麼狗屁龍皇天道宗,善惡是非不分,而且執法者怎麼不公,我們還來這裡幹什麼,我們和羅刀一起走,離開這個狗屁龍皇天道宗。」

「嗯,我也走。」

「我也不在這裡呆了。」

「誰如果敢動羅刀,,必須先問過我。」

「羅兄,我也跟你一起離開。」

當邢華說出來話后,沒多久剩下的四人,也都說出了表示,要和羅刀離開的話,這些話讓站在遠處的季肖聽了,眉毛微皺了起來。

他聲音冰冷的說道:「你們這是幹什麼,你們是反了,你們如果敢和羅刀一起離開,視為同罪,五人都要被廢除丹田,今後都要變成廢人。」

這五人停了不為所動,即便是被廢除丹田,他們五人也要跟羅刀離開,在這裡真的是太傷心了,在這裡呆著還有什麼意思。

羅刀眉毛微皺,看著季肖咆哮道:「季肖,你給我聽清楚,他們是我的朋友,動我可以,但是動我朋友,你必須的問過我,沒有我的允許,你們誰敢動我朋友。」

「可惡!」季肖老臉一冷,看著趙雄三人說道:「你們三個,還不趕快動手。」

三人同時點了點頭,就朝著羅刀衝去,而此時羅刀見到三人衝來,也沒有絲毫猶豫,就朝著三人衝去,剎那間雙方碰面,只見羅刀拿著翠龍刀,一刀就朝著沖在最前面的趙雄斬去,剎那間他的肉身力量爆發。

「砰。」

趙雄見狀就朝著翠龍刀當去,兩刀碰撞發出了火花,而就在趙雄剛擋住羅刀一刀后,因為他的一刀力量非常強大,一剎那就被這一刀劈腿了,隨後羅刀沒有絲毫猶豫,一刀接連斬出,又把先後衝過來的林耀和李剛通通劈腿。

而三人後退的同時,羅刀抓住機會,就朝著三人跑去,同時翠龍刀攜帶著翠綠色的光芒,又一次朝著三人斬去,三人見狀急忙同一時間抵擋,剎那間三人又被羅刀這一刀,斬的連連爆退,而此時羅刀越戰越勇,瘋狂的攻擊三人,沒有給三人一點喘息的機會。。 「原來這就是詹姆斯和莉莉不惜用生命作為代價也要保護的地方?」跟在哈利的身後,看著眼前的情景,佩妮不禁嘆道:「若是換了我的話,只怕我也會像莉莉那樣為了這裡付出我的一切。」

「姨媽。」哈利聞言回頭看向佩妮:「你不是…」

「他是我的妹妹,我才華橫溢的妹妹。」佩妮說著已經哭了出來:「我只是嫉妒他擁有我沒有的東西,他可以上我上不了的學校。天知道我有多麼的擔心我的妹妹,怕他離開了我會受到欺負。我是他的姐姐,我只是想要保護我的妹妹啊!所以我鼓足了勇氣給鄧布利多寫了信,請求,或者說是哀求他讓我也去霍格沃茨。但是…」

「好了好了。」一旁的費農見狀,忙拍了拍佩妮的肩膀道:「現在還說這些做什麼呢!還是先跟著哈利一起好好的看看這裡吧。畢竟這是我們唯一一次可以來到霍格沃茨的機會啊。」聽了費農的話,佩妮擦了擦眼睛點了點頭,又跟著哈利的身後走著。

「爸,媽。」這裡的赫敏見自己的父母已經想起了一切,便一下子撲倒了二人的懷中哭了起來:「太好了,我還以為…」

「天啊。我們到底做了些什麼?」格蘭傑夫人看著懷中哭著的赫敏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我們竟然將自己的孩子留在這裡就去了澳大利亞?這個天下還會有像咱們這樣不負責的父母嗎?」

「爸,媽。」赫敏笑著說道:「這個真不怪你們,是我擅自修改了你們的記憶。讓你們忘了自己有過一個女兒的事情,並且去了澳大利亞。抱歉,我只是不想讓你們為了我擔心,而且…我要是活不下去的話,你們也不會傷心。」

「你這個傻孩子!」格蘭傑先生聽了赫敏的話,搖了搖頭道:「你難道還不知道嗎?我們一直都站在你的身後,無論你做什麼我們都回支持你的,若是你真的因為保護這個地方而身亡,我們只會因為我們生下了一個如此勇敢的女兒而感到驕傲和自豪的!」

「真的嗎?」見赫敏正看著自己,格蘭傑夫人點了點頭道:「當然了,我們是你的父母,自然是要站在自己的孩子的身後的。我們不會讓你感到孤單的,所以孩子答應我們,以後無論遇上什麼樣的危險和困難,都不要再次試圖更改我們的記憶。因為你是我們的女兒,我們唯一的女兒!」見聽了自己的話之後,赫敏只哭著點了點頭,格蘭傑夫人笑著說道:「好了,快帶著我們參觀一下這裡吧,我們可不想好不容易來了這裡一次卻只和我們的女兒抱著哭的。」聽了母親的話,赫敏忙抹了抹眼淚便拉著自己的父母開始了參觀。

「米勒娃。」此時霍格沃茨的教授們,包括幾位院長正坐在一起商議著重建霍格沃茨的事宜。雖然重建需要一筆不小的費用,但是魔法部已經批下來了一大筆的資金。而且鄧布利多早就有過意願,將他所有的遺產都捐給了霍格沃茨。哈利也願意從自己家和布萊克家的金庫中拿錢出來用以霍格沃茨的重建事宜。更何況現在在坐的院長和教授哪個在古靈閣中沒有金庫的?所以資金這裡不用著急。而現在斯萊特林的孩子們大部分都在這裡。還有很多其他學院的學生和家長自發的過來參加霍格沃茨的重建,魔法部那裡也說是如果需要人手的話,只要米勒娃發一隻貓頭鷹過去,立刻就會派來傲羅幫忙重建的。所以幾位教授和院長只簡單的分配了一下各自需要負責的工作便沒有要著急的地方了。所以斯普勞特教授才問道:「你是怎麼這麼快就找到他們的?」

「鄧布利多提醒過我。」提到了鄧布利多,麥格明顯哽咽了一下:「他那個時候跟我說,雖然他們都已經轉移了,但是難免伏地魔不會去找他們。所以需要趕在他們之前找到他們並妥善的保護起來。所以我那個時候偷偷的聯繫了一下鳳凰社和金斯利那邊的人。讓他們一定要派那些信得過的人去做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伏地魔知道。不然就麻煩了。」說到了這裡,麥格停了下來,見所有的人都看著自己,麥格搖了搖頭道:「我知道,現在跟你們說這些你們心裡可能受不了,但是在當初的那個情況之下,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的危險。更何況學校當時也不安全不是?」

「米勒娃。」弗立維教授見狀趕忙說道:「我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覺得有些奇怪而已。」聽了他的話,其他的人都跟著點了點頭。麥格見狀,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之前的那一年,大家都不容易,所以也就沒有想再給你們添亂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赫敏的所作所為雖然是情有可原,但是卻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麻煩。」許是想到了當時的情況,麥格不禁笑了起來:「哈利這邊的事情好辦,畢竟佩妮是知道情況的,金斯利親自帶著鄧布利多的畫像登了門,把情況一說他們就乖乖的跟著金斯利他們走了。但是赫敏那邊的情況卻是兩個中了遺忘咒的人。你們也知道,除非施咒人親自解咒,其他的人是無法進行解咒的。所以當初的情況你們可想而知。」聽著麥格的講述,再想想當初去尋找赫敏父母的傲羅們會遇到的情況,眾人不禁都笑了起來。

「那麼米勒娃。」笑了一會兒之後,斯普勞特教授才道:「那金斯利是怎麼處理的?」

「這事金斯利可就幫不上什麼忙了。」麥格嘆了口氣道:「那個時候他們兩個都已經到了澳大利亞,金斯利要是帶著傲羅們離開了英國的話伏地魔一定會起疑心的。所以這事是鳳凰社去乾的。他們先是借著各種的事情逼著赫敏的父母回到了英國,而後什麼忽略咒、換身咒的,就差去給灌魔葯了,才把他們控制在了豬頭酒吧中。這不是我剛弄明白了霍格沃茨的事情就讓他們過來了。」 月賦這番話!

讓天璇的表情微微凝固,而無射,他的嘴角也微微抽動了下。

他知道月賦是少主人身邊的人,自然也不會說什麼,不過他沒見過月賦出手,所以有些好奇,瞎子老頭和聾子老頭組合在一起戰力強大,連他都無法破解,眼前這個年輕的小女孩,有辦法?

而瞎子老頭和聾子老頭在聽到月賦這番話之後,感覺受到了侮辱!

沒錯,他們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

不用,我沒時間在這耽擱,這些字眼,讓他們感覺受到了侮辱。

這種侮辱,不可容忍!

因為他們已經有一百三十歲的年齡,而他們三十歲的時候,就自殘,組合,所以他們這個組合已經一百歲,一百年的時間,他們都沒收到過這種侮辱了!

「小姑娘,你很狂!」

瞎子老頭語氣冰冷至極:「我挖了雙眼,聾子刺破了雙耳,一百年啊,這麼一百年的時間,還沒有誰敢這麼輕視我們。挖雙眼,刺破雙耳,這樣沉重的代價,換來我們組合的無敵,我們是不允許任何人輕視的,輕視我們的人,要付出代價!」

「沒用的人,才會通過這種自殘的辦法提高戰力!」

月賦冷冰冰的說道。

轟!

轟!

月賦這句話說出來,瞎子老頭和聾子老頭身上爆發出強烈的氣息,兩人怒了,他們兩真的被月賦刺激得憤怒了!

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讓他們結合起來戰力無雙,卻被月賦形容為沒用的人,才會這麼做。

不過他們哪裏知道,在月賦的認知中,確實是這樣,為了提高戰力,挖掉眼睛,刺破耳朵,這樣行為,確實是沒用才會這麼做。

真正的強者,怎麼會為了提高戰力,而做自殘這種行為?

「小姑娘,你成功讓我們生氣了!」

瞎子老頭的聲音,冰冷至極:「本來,我們二人殺人,一向求的都是痛快,因為我們一直覺得,折磨敵人這樣的行徑,有些卑劣,但現在……你讓我想改變一直以來的規矩,既然你覺得我們沒用才自殘,那我會慢慢折磨你,我會挖掉你的雙眼,刺破你的雙耳!」

「聾子,動手吧!」

瞎子老頭冷聲道:「說錯話,就得付出代價!」

聾子老頭目光看向月賦,他話不多,但是,從他的雙眼中,也看到了憤怒,畢竟月賦剛才那句話,已經刺激到了他!

他的大手一揮,一把抓向月賦。

在他心裏,月賦太年輕了,這麼年輕的人,實力會有多強?應該不如叫無射的那個中年男人!

看到逼近自己的聾子老頭,月賦抬起一腳,聾子老頭的速度本來很快,但是,月賦這一腳的速度更快。

在聾子老頭還沒抓到月賦的時候,月賦的腳,已經踹在了聾子老頭胸口位置。

砰!

一聲巨響!

聾子老頭臉色瞬間駭然,他的身子,也拋出了十多米,狠狠砸在了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