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主人煉製出來的空間房屋什麼的,但還是第一次見到天地殿這樣的,剛才來到這裡,看到眼前的天地殿時,讓小鳳都感覺震撼!

「小殿不是我煉製的,原本就是我的提升防禦神器,似乎小殿本來就存在世間的,到底是不是煉製的,我也不清楚!」

「當初我在這裡隕落的時候,幾乎是魂飛魄散的,是寒,還有亦翎等人用自己的生命,替我擋了攻擊,又用最後的力量,找到我飄散的魂魄送入輪迴,而小殿當初如果不是為了保護我,也不會變成這樣無法說話,它傷的太重,還有一絲神智已經不易了……」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小鳳聽完也是唏噓不已,她現在已經知道,自家主人如同歷劫般的,活了幾世了,而自己遇到的,不過是主人其中一世而已,但是小鳳很慶幸,還能遇到主人!

「主人,接下來我們去那裡?」小鳳問道。

「去打架吧,這裡的仇人還活著,不解決掉,我們沒辦法離開這裡,也沒辦法安心去找小澤和寧兒!」墨九狸聞言看向一個方向說道。

小鳳聞言直接化為本體,載著墨九狸離開!

聖主殿內

慕容盈盈坐在主位上,一張好看的臉上,黑的不行,看著跪在下面的幾十個人沉默不語!

「是誰毀掉的噬神潭,難道就沒有一個人看到嗎?好好的噬神潭為何說沒就沒了?你們誰能給我一個交代?」慕容盈盈冷冷的說道。

下面是一片的沉默,特別是跪在中間的三人,臉色無比的難看,因為他們三人多年來一直負責看守噬神潭,但是他們也不清楚為什麼,那麼多年都沒變化的噬神潭,忽然間就消失了,就跟人間蒸發了一般啊……

「都不說話,是都死了嗎?」

「啪……」慕容盈盈一掌拍碎面前的桌子怒道。

即便如此,下面的人也不敢多言,就連站在後面的帝浩天也是臉色難看,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強者,也是第一次看到慕容盈盈如此生氣!

想到之前一路上自己和慕容盈盈在一起的時候,帝浩天心裡忍不住顫了顫,這一次外出是他和慕容盈盈在一起時間最久,最瘋狂,最肆無忌憚的一段時間了!

可以說從神殿離開,到回到聖主殿這近一年的時間裡面,他和慕容盈盈過的都是靡扉的生活,每天都在各種不同的地方,解鎖各種不同的姿勢,每次都是忘我不已,好多次連他都堅持不住的直接累的昏睡過去了……

原本他以為自己已經佔據了慕容盈盈的心,徹底成為慕容盈盈的男人了,卻沒想到…… 聽說那一晚,大廚房那邊的管事娘子因爲四娘子的特殊要求弄得人仰馬翻。

秦媽媽聽到沐沐的要求後,當場就懵了。

什麼是豬扒?

她活了半輩子,都不曾聽說過有豬扒這樣的菜式。

豬扒,那應該是跟豬有關的,但具體是豬的哪個部位,還真是不清楚。

廚裏肉食倒是新採買回來的,還算全乎。

聽沐沐的描述,那豬扒可用刀子切成小塊,應該是無骨且綿軟的。

秦媽媽讓人取了豬肘肉,切成薄薄的一小方塊,下鍋油煎,又下了一些蔥香末子,倒也香味宜人。只不過送到梧桐苑那邊,只切了一小口就被退了回來。

說讓重做……

秦媽媽被來來回回折騰了半晌,最後無法,才親自去了清風苑那邊請教樁媽媽關於豬扒的具體做法。

樁媽媽那廂倒也不藏着掖着,如實說了豬扒的做法後,秦媽媽才鬆了口氣,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拿着樁媽媽附贈的孜然粉,回了大廚房。

梧桐苑鬧的動靜不小,倒是把林氏給招了過去。

青黛打開簾子,扶着林氏進屋,正看到金妍珠拿着小刀咬牙切齒地割着盤中的豬扒。

林氏微微蹙眉,眸光瞟向磁盤上那塊焦黑的東西。

妍珠就是爲了吃這個?

“四娘子……”青黛見金妍珠仍然在全神貫注的切割着,絲毫沒有注意到夫人的到來,不由開聲輕喚道。

金妍珠的目光越過粉色珍珠隔簾望向屋門口,林氏和青黛的身影籠在昏暗的燈光裏,影影綽綽,晦暗不清。

“母親,你怎麼來了?”金妍珠放下小刀。拿起手帕抹了油膩膩的嘴角和手指,起身掀開隔簾,迎了出去。

“你個小饞蟲,爲了個吃食,鬧得動靜那麼大,母親能不過來看看麼?”林氏本來想要訓斥幾句的,看着女兒笑靨如花的模樣。話到嘴邊。倒不忍心了,只是淡淡的嗔怪一句。

“母親,您過來,我切一點給你試試。可好吃了……”金妍珠拉着林氏往隔簾內走,跽坐下來後,忙用筷子夾了一塊送到林氏嘴邊,清亮的眼睛微微閃動,帶着一縷期待。

林氏看着肉塊,擰着鼻子道:“母親不吃,聞着味兒就覺得嗆!”

“您就試試吧,真的好吃,不騙你!”金妍珠又將筷子伸了伸。

林氏架不住女兒撒嬌。便張口吃下肉塊。

唔。還真是好吃!

“怎麼樣?”金妍珠眉飛色舞的問道。

“哪裏看到的花花做法?倒是不錯,就是賣相不佳!”林氏說道。

金妍珠聞言鬱悶的嘆了一口氣,她不想提今天發生的事兒,母親本就不喜那位,再提。不過多一個人心情不悅罷了。

“這個不提了,母親,我給你看個東西。”金妍珠神神祕祕的笑了笑,挪坐到一旁的矮櫃中,取出一件鵝黃色的珂子遞給林氏。

“一件珂子?”林氏只看了一眼。

“母親,這個珂子可特別了,我要準備讓曲娘子幫我做上幾個。”金妍珠往林氏身上靠了靠,壓低聲音道:“這個穿起來更好看!”

林氏也發現了珂子的特別之處,不由細瞧了幾眼,拿手輕點金妍珠的額頭,笑道:“虧你這丫頭想得出來,真是不錯。既然你要讓曲娘子做,不若多做幾套,下次給你姨娘送幾個,她可心疼你了!”

金妍珠點點頭,應道:“嗯,也給阿姊做幾個!下次去一併帶給她。”

金妍珠口中的阿姊,便是她的親姐姐,林氏生的大女兒—-金綺繯。

“雖然你姨娘和阿姊都不缺這個,府中的下人們的針線活比咱們府中的更加細緻,但心意卻是比什麼都重要,你有這份心,很好!”林氏笑道。

金妍珠輕嗯了一聲,命丫頭撤下案几上的膳食,母女二人促膝對坐,秉燭談心。

不知不覺又繞到了金昊欽的親事上,林氏的面容隱現不悅。

本來今天是想跟老爺談談欽哥兒的親事,她的想法是請個得臉的冰人,看看有哪些閨秀娘子適合議親的,再合議參詳。若能攀上大族,自是不錯的。金府唯一的仰仗便是老爺縣丞的身份,實際上他們的家族並不是很顯赫,出仕的更是不多,想要讓金氏一族在金元榮休後依然昌盛不衰,跟大族聯姻是最好最便捷的方式。

金綺繯的婚事,林氏十分滿意。金妍珠的親事,林氏也並不憂心,有妹妹小林氏從中牽線,肯定差不離。

不過金昊欽的事兒,她卻需要慎重考慮。

與其說是重視,不如說是林氏的控制慾望太過強烈吧。這些年,金昊欽在她的撫養下成長,從不曾逆過她的意思,這讓林氏很滿意,也很有成就感。因而,金昊欽的未來媳婦,也該是如此,要有好的背景,還要聽話受教……

只不過今兒個想摻和進來的人,可不止一個。

聽青黛說老爺金元下午去了秋霜院那邊,也不知道宋姨娘在他耳邊吹了什麼風,金元晚膳時在飯桌上竟主動提起了金昊欽的親事,還問林氏有沒有見過宋姨娘家的表侄女。

林氏沒有搭話,那宋姨娘是什麼人?

不過是一個下賤的佃戶之女,能將她扶爲姨娘,不過是看了她生了兒子的份兒。

還想將自己的表侄女拉進來,嫁給欽哥兒?

真真是犯了失心瘋了吧?

也不掂量着自己幾斤幾兩……

“母親怎麼了?”金妍珠輕輕搖了搖微微走神,咬牙冷笑的林氏。

“沒事,你宋姨娘今天跟你父親提了她家的表侄女,那丫頭當年來過咱們家,你應該記得吧?”林氏說道。

金妍珠聽後,掩嘴嗤笑:“宋姨娘跟父親提她作甚?那個羞羞怯怯的模樣,真心受不了!”

“作甚?你宋姨娘想當紅娘唄!”林氏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給父親拉紅線?哈哈……宋姨娘可真賢惠!”金妍珠笑了起來。

林氏拉下臉,瞪了金妍珠一眼,嗔道:“你這妮子,胡說些什麼,是想說給你阿兄的!”

金妍珠頓時收住笑,忙問道:“父親沒答應她吧?我可不要那呆子當我嫂嫂,家裏已經有個不祥人了,再來個不說話怯生生的悶葫蘆,還讓人怎麼活?”

林氏冷笑一聲,肅然道:“欽哥兒的親事,輪不到她操心。她倒是敢想,將手伸到欽哥兒身邊,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她若是老老實實,本本分分的,大家便相安無事的過下去,若是有了不該有的心思,便休怪我不留情面!”

“母親多慮了,宋姨娘許是好心的,不過那悶葫蘆就甭提了,給我阿兄提鞋都嫌棄!”金妍珠嫣然一笑,安慰道。

林氏含笑不語,這個丫頭,一點心機都沒有。

高興的,不高興的,全都寫在臉上。

人心哪能那麼簡單呀?

回到馨容院的時候,馮媽媽正在院子裏等候着。

見林氏回來後,馮媽媽上前見禮,扶着林氏進屋,一面道:“何管家接到州府送來的請柬,是給夫人的,老奴便送過來給夫人過目,您看看需要安排些什麼,老奴好做準備!”

林氏倚榻而坐,打開請柬一看,白皙雍雅的面容上浮出一朵嫵媚燦爛的笑。

“蕙蘭郡主的請柬,她竟然記得我!”

(ps:最近寫得慢,在過渡中,即將迎來一個案子,這個案子小語想了很久,決定要寫出來,有票票的親,就支持一下小語哦,謝謝乃們!麼麼噠!) 第4380章

帝浩天偷瞄主位上氣勢恐怖的慕容盈盈,終於明白自己和對方的差距了!

還好現在不是自己犯錯,否則對方怕是也會一掌,把自己拍死吧,帝浩天發現自己對慕容盈盈的感情很病態,一方面寧願死也想死在慕容盈盈的溫柔鄉裡面,另一方面卻又對慕容盈盈懼怕不已,甚至看到這樣的慕容盈盈,帝浩天甚至恐懼的想要逃走……

但是,每次嚇的想逃離的時候,又忍不住的想去靠近慕容盈盈,想把他摟在懷裡狠狠欺負,所以帝浩天才覺得自己很病態!

他心裡甚至清楚,自己這樣是有問題的,但是卻沒辦法阻止自己的行為和想法!

最後帝浩天只能低著頭,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慕容盈盈越看下面的人越是憤怒,那怕看到帝浩天站在其中也無法消除她的怒火!

「都給我滾!」慕容盈盈怒道。

聞言,大殿內的人立即起身離開,一刻也不敢多留,不多時整個大殿就走的一個人都不剩了!

慕容盈盈憤怒的砸了很多東西,轉身離開!

慕容盈盈來到地下密室尹哲閉關的地方,看到在陣法內閉關的尹哲半天,最後還是離開了,她很想把尹哲喚醒,但是她沒有那麼做,因為噬神潭被毀,讓她心裡十分不安!

這種不安,她也說不清楚,所以她沒有打擾閉關中的尹哲,整個聖主殿最強的就是尹哲,她很清楚,尹哲突破后就可以在神界乃至聖地之巔無敵了!

到時候說不定能帶著自己前往傳說中的諸天界!

所以,她不能打擾尹哲,必須守著聖主殿,等待尹哲出關!

想到這裡,慕容盈盈心裡才算平靜了一點兒!

「去吧帝浩天喊來!」屋內慕容盈盈對著外面道。

沒多久,帝浩天就出現在慕容盈盈的屋外了!

「你們都退下吧,有事的話明天再跟我說!」慕容盈盈對著外面的下人說道。

確定外面的人都走了之後,這才對著外面的帝浩天喊了一聲進來!

帝浩天進來后,看到坐在床上的慕容盈盈,也沒敢輕舉妄動,安靜的跪在地上!

「沒有人在這裡,規則做什麼?起來吧,過來我這裡……」慕容盈盈語氣微冷的說道。

察覺到慕容盈盈的心情還是不太好,帝浩天不敢多說,直接來到慕容盈盈身邊坐下,把靠在自己懷裡的慕容盈盈抱緊,卻沒敢再有別的動作!

慕容盈盈心情卻是十分的不好,所以靠在帝浩天的懷裡,冷靜了許久,這才仰頭看著有些緊張的,卻又俊,懦弱,卻又對自己著迷的帝浩天……

紅.唇微微一勾,一條手臂攬在帝浩天的脖子上,拉著他低頭看向自己,媚眼如絲的問道:「怎麼?怕我了?」

「沒……沒有……」帝浩天看著慕容盈盈咽了咽口水道。

「沒有就好,只要你不犯錯,我再生氣也不會把你如何的,放心好了……」慕容盈盈說著就直接把帝浩天推倒了。

瞬間,不和諧的聲音,充斥在整個屋內,久久不停…… (ps:第一更先送上,繼續求各種支持哦!有粉紅票票的親,記得給小語投上一張,衝擊榜單中,您的每一票都至關重要!)

仙居府庵埠縣。

此刻正是鑼鼓喧天,爆竹炸響。

從城東到西市大街一路上人頭攢動,彩色的禮花從天而降,如雪片般洋洋灑灑鋪滿腳下的青石板磚。

龍廷軒一襲絳紫色的錦袍儒服,一手背在身後,一手揮着摺扇穿行在人流中。

不知道是他的容貌出衆到讓人不敢逼視還是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場太過攝人,所到之處,皆有人自動爲他讓開一條道。

銀髮阿桑跟在他身後,清了清嗓子,冒着咳出血的危險,用男人的聲調對逍遙王龍廷軒說道:“少主,這人太多了,您別走太快,兒都快跟不上了,何況是鷹他們……”

阿桑口中的鷹,便是一直隱在暗中保護龍廷軒的隠衛,平日裏他們不會現身,但龍廷軒所到之處,他們必是緊密跟隨的。

龍廷軒嘴角一挑,回頭低笑道:“跟不上便是能力問題。不過我相信鷹!”

他說完大步往前走了幾步,猛然又停了下來,淡淡問道:“這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麼熱鬧?”

阿桑聽完,一顆豆大的汗珠從額角滑下。

敢情少主看熱鬧看了半天,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兒?

“回少主,聽百姓們說今兒個是聖母誕,聖母是庵埠縣百姓們的守護神,所以,他們也特別的重視。現在剛好是聖母出巡的時辰,是而街上纔會這麼熱鬧,他們都翹首等着聖母娘娘派壽包呢!”阿桑解釋道。

龍廷軒微微一笑。“你倒是進步了,打聽得滴水不漏!”

阿桑一頭黑線,原來又是考驗?

我的天,什麼時候都得有兩手準備呀。

阿桑興致懨懨地跟在龍廷軒身後。

鑼鼓聲震耳欲聾,百姓們臉上都掛着虔誠的微笑,呼喚聲在人羣中炸響,猶如禮炮一般在空中傳蕩。散開……

“恭迎聖母娘娘……恭迎聖母娘娘……”

龍廷軒擡眸望去。果然在三丈開外看到了聖母的鑾駕。

一尊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聖母像穩穩的坐落在八擡大轎內,轎子是露天的,儀仗浩蕩。

馬頭鑼有節奏地敲響,錦緞彩旗和風輕揚。

轎子的兩旁有四個挽着雙丫髻的少女。約莫十一二歲左右,穿着清一色的白色短襖裙,腰間繫着紅色緞帶,眉間一點紅,一手挎着竹籃,一手從籃子中拿出桃子形狀的,粉紅誘人的壽包,派給街道兩邊的百姓們。

“接福……”少女面色肅然,機械性的念着。拿出手中的壽包。

接到壽包的百姓一臉幸福笑意。這可是聖母娘娘派的壽包,大人吃上一口,全年和順!小孩吃上一口,健康聰穎!

一隻纖纖小手伸到龍廷軒面前,擡着黑嗔嗔的眸子看了一眼魅惑含笑的面容。 總裁的神祕戀 聲音竟隱隱帶着顫意,“請接福!”

多了個請字!

原因,誰也不知道。

龍廷軒接過壽包,往阿桑懷裏一拋,笑道:“便宜你了!”

少女低着頭,又開始往前派壽包:“接福……”

阿桑看着百姓們都含笑吃着壽包,也不客氣的將包子往嘴裏塞,一邊含糊道:“少主,難道那丫頭真的沾染了聖母的仙氣,看出了您的身份,所以纔對您那般客氣,加了個請字?”

龍廷軒沒有再隨着人潮走,反其道而行,手無意識地用扇柄輕敲着掌心,淡淡問道:“你說呢?”

“兒便是不知才問您呀!”阿桑將包子嚥下,這看着好看的包子,入口不見得好吃,難爲他們個個吃得津津有味。

龍廷軒淡然一笑,並不就這一問題作答,只說道:“走,去聖母廟看看!”

聖母都出巡了,還去聖母廟作甚?

阿桑心中狐疑,卻不做阻止,擡步跟了上去。

聖母廟,較之一般的宅邸顯得莊嚴而高大。棕紅色的四開木門,門前石獅坐鎮。

黛色琉璃瓦在陽光的反射下閃着灼目的七彩之光,白牆之內,有氤氳的白煙嫋嫋升騰,顯得神聖而高華。

因着聖母出巡,善男信女們都去迎駕接福,這聖母廟反而靜謐寂然了下來。

龍廷軒推門擡步走了進去,正好有一個身穿粗布麻衣的男子迎面而來,而人不期然地撞到了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