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的話清脆。

屋子裡安靜。

不知不覺,大家都慢慢的把床上的被子,蓋到了身上。

蓋住了衣不蔽體的身體。

蓋住了傷口。

蓋住了羞恥。

有一個呼嚕聲響起,接著有很多呼嚕聲響起。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春風吹拂。

草地上多了幾個土包包。

其中一個是老封君的。

土包包上頭冒出了嫩綠的青草牙牙。

草原上的所有活物,都有一個特點,生命力很強大。

冬日,給老封君挖的墳,上頭拋的光亮滑溜的,這會子卻又頑強的長草了。

老封君身體硬朗的時候,就總說,以後死了,要把她埋進君侯墳里。

這個願望,是實現不了。

但是如今,她有一個墳,至少風景視野很好,也不孤單,周圍還有馬牛羊。

若是嫌棄墳頂上長草,那些馬牛羊偶爾也會抬嘴過來啃一兩口,幫忙鋤鋤草。

只是草原上的草,生命力極強。

今天咬掉了頭,明天又長出來。

就是這樣,她的四媳婦也挺高興的,至少是有墳,她婆婆生前是個極其不好動的人,若是把她屍首丟草原里,被不知名的野獸分吃了,恐怕一輩子都陰魂不散。

埋在這裡,安穩。

四娘子時不時會路過,帶一點吃食過來,嘮叨一翻。

被陳縣令送來的女子,除了老封君,其他都活了下來。

陳縣令以為送來的是一堆麻煩。

沒有想到這些女子,生命力極強,強的可怕。

等她們休養的差不多了,一刻都不想停歇,就跟著去紡織作坊做事。

實在不會紡線的,也會各展所長。

識字的教人識字。

綉工好的人刺繡。

做飯食好的做吃食。

甚至還有一個女子是墨家之後,居然會通曉蓋房子,畫工圖。

她們一個個都跟正常的女子一樣,唯一還有不同的就是,她們不願意見男子。

若有男子,她們就如同驚弓之鳥一般,十分害怕。

也有女子,一如既往沉默,沒有什麼變化的。

最突出的就是前皇后的胞妹,藍玉。

當年她也是無數人求取的名門淑女,又是皇后的幼妹。

學識舉止都是一等一的好的。

藍家人家教是數的上的好,容貌也是數的上的好。

藍玉更是如此,整個人如同亮晶晶的軟玉,通透明亮,她的娘親見了她,都時常打趣,她女兒這般美麗,也不知道要便宜了哪家兒郎。

現在,她丑如鬼怪,沉默如幽魂。

每日她只是去紡織作坊幹活,紡織作坊里最重的活,她都搶著做。

那些膀大腰圓的山寨娘子一口氣能抱動一摞子布,她抱不動,但是也憋著了抱著大半摞。

而且一天抱的比一天多。

幹完活,很乾脆一屁股坐地上。

她喜歡一個人待著。

靠在作坊後門的牆角。

吃著饅頭,使勁的嚼,嚼出甜味。

看著天空。

看著雲彩。

吹著風。

活著。

比起地獄的生活,這已經是天堂了吧。

可是她還是嚼的很用力,很難過。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身邊多了一個女童。

恩。

小神佑很喜歡接近她。

不知道為何。

她自己也不懂,就喜歡是喜歡這個姨姨。

雖然這個姨姨的臉上縱橫交錯的疤痕,比山裡最老的樹皮還可怕。

可是她卻止不住的覺得親近。

她也學著姨姨的樣子,靠在了牆角。

小短腿伸展著,抬著頭,望著天空。

「姨姨在看什麼?」

她問。

藍玉不自在。

她的聲音也被弄啞了。

說話的時候,嗬嗬的。

她覺得自己像是個老巫婆。

有一副極美極好的身材,卻有一張最丑最丑的臉,還有一個古怪的嗓音。

所以她從不開口說話。

她恨死了小昭后,恨死了皇上。

她當初只求一死,卻被這樣對待。

現在她不想死,她心中有無盡的恨,支持著她。

「不要喊我姨姨,你長的很好,你的娘親應該極美。」藍玉不說話。

她撿起樹枝,在旁邊的地上,一筆一劃的寫道。

她的字很好看。

小神佑搖頭。

「姨姨也很美,我能看見。姨姨我好喜歡你,我一看你,就跟看見娘一樣,可是哥哥說我阿娘已經死了,我從小就沒有見過阿娘,是哥哥把我帶大的。」

藍玉手裡的樹枝在地上劃了好幾道,很深,她的手緊緊的抓著樹枝顫抖,終究沒有畫出字來,縱橫交錯,如她臉上的疤痕。

「姨姨,我教你騎馬好不好,在馬上,就像會飛一樣,可以飛上天。」小神佑扭頭問。

藍玉看著面前的女孩。

看看面前的草原。

身後的作坊已經收工了。

機器也休息了。

草原上的落日已經在盡頭。

女童騎到了馬背上,微笑著跟她揮手:「來呀!」

她著魔一樣,走了過去。

抓著她小小的手,用力的爬上了馬背。

感覺到兩腿張開,身下的不適應,她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可是馬顛顛的開始跑了。

「姨姨,你抱緊我,不要害怕。」

她聽到風中,女童的聲音。

她抱著她,眼睛閉的緊緊的。

身體在顛簸。

痛苦的回憶讓她那張縱橫交錯的臉,淚流滿面。

馬越來越快,風越來越大。

她的手越來越緊。

她猛的睜開眼。

發現,自己似乎已經站在了天邊。

那金燦燦的夕陽,就在自己面前。

火紅,巨大,乾淨。

她忽然很想吶喊。

她張開嘴:「啊……啊……啊……」

她發出了難聽的低沉的嗬嗬嗬聲,她終於開口了,像箭一般,喊出來。

她愛上了騎馬。

愛上了女童。

愛上了草原。

愛上了夕陽。

回去的時候,藍玉睜開眼,騎著馬,回到了她們一群人住的地方。

到了門口的時候,她又有點害怕。

好像又回到了那糟糕的地方。

結果就聽見裡面轟然大笑的聲音。

「四娘,你輸了,我的衣服,你可得幫我洗了,哈哈。」

「洗就洗,下次掰手腕,肯定不會再輸了。」

藍玉跳下了馬。

細腰豐臀長腿的背影,好看的像是一個神女。

神佑乖乖的望著她。

她感覺到身後期盼的眼神。

她沒有回頭。

這一刻她害怕自己這張臉,嚇到她。

可是頓了頓,她還是忍不住回頭。

對小傢伙揮了揮手,露出了一個笑容。

她滿面把疤痕的臉,微笑起來,也很難看。

像是一朵枯萎的花盛開,很是猙獰。

小傢伙的臉卻一下子笑容綻放開了。

如同盛開的花骨朵一般。

藍玉恍若對鏡。

夕陽已經落下,扎著小揪揪的小傢伙,歡快的騎上了馬。

「姨姨,以後我教你騎馬,我保護你。」 等著克莉絲回到家,里夫人就慌忙拉著她坐在了沙發上,看著她平坦的小腹,里夫人滿眼的欣喜。「丫頭啊,我決定以後你的一日三餐,都有我親自來負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