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她現在還進不去,於是乾脆就去了陳琛的宿舍。

狐翛翛正坐在沙發上啃着蘋果看着電視,見到釋彌夜開‘門’進來,不由得一愣:“釋彌夜?你怎麼沒有上課啊?”

“我來睡會覺。”釋彌夜拉開陳琛的房‘門’,和衣躺在了‘牀’上。

眼睛一閉上,釋彌夜就立刻睡着了。

出乎她的意料,這次她夢到的,不是跟着那個‘女’孩子去別墅的夢。

“釋彌夜”和一羣同學在外面玩,其中就有孫安琪。

“喲,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孫安琪!”

“咦,你跟我一樣都是穿的這套衣服呢!”

“沒有啦!不一樣,我這是網上買的仿版。”“釋彌夜”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你好,我叫……”“釋彌夜”臉上掛着得體的笑容,只是口裏的名字仍舊是含糊不清。

“我叫孫安琪。今天葉子說介紹朋友給我認識,所以我就來了。”孫安琪熱情的挽着“釋彌夜”的手,“初次見面,我們去哪裏玩?”

“不如去咖啡館喝咖啡吧!”旁邊的人提議。

這一決定立刻就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於是一幫人就浩浩‘蕩’‘蕩’的去了一家看上去頗爲高檔的咖啡館。

“你們要喝什麼自己點,我請客。”孫安琪招來了服務員。

一羣人立刻嘰嘰喳喳的說出自己想要的品種。

“釋彌夜”卻點了一杯最便宜的十五塊錢的黑咖啡。

“沒關係的,你想要喝什麼就點什麼,我請客的。”孫安琪又把手裏的單子往“釋彌夜”面前推了推。

“不了,我就喝這個就好。服務員,請給我多加點糖。”“釋彌夜”微笑着把單子還給了服務員。

無限世界中的劍修 咖啡很快就上來了,‘女’孩子們嘰嘰喳喳的聊着偶像明星的八卦話題。“釋彌夜”卻坐在一邊,一勺一勺的往自己杯子里加着糖,看得釋彌夜冷汗直冒。

果不其然,第一口一喝下去,釋彌夜立刻就有了一種想要嘔吐的衝動。

太甜了!她不怕得糖‘尿’病麼?

“你喜歡吃甜食?”孫安琪倒也觀察的很細緻。

“嗯,我從小就喜歡吃甜食,所以長了好幾顆蛀牙了!”“釋彌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女’孩子們聊起了一個“釋彌夜”比較感興趣的話題,她立刻就參與了進去。

在咖啡館消磨了閒暇的時光,‘女’孩子們終於決定離開了。

孫安琪站起來:“服務員,買單。”

“釋彌夜”也站起來,從自己的包裏‘摸’出了十五塊錢:“我的我自己來付就好了。”

孫安琪一愣:“我說我請客……”

“沒關係的。我不太習慣讓別人請客。雖然我家裏條件不是很好,但是喝這樣一杯咖啡還是沒有問題的。”“釋彌夜”對着孫安琪微微一笑,“我們就AA制好了。”

其餘的幾個‘女’孩子立刻鴉雀無聲,那個貌似是介紹“釋彌夜”和孫安琪認識的‘女’孩子咳嗽了一聲:“是啊,我們還是AA制好了。我的我也就自己出了。”

其餘的‘女’孩子心不甘情不願的掏出了自己的包,然後一臉‘肉’痛的‘摸’出了錢。

她們可都是往貴的點的。

“既然這樣,那這些點心的錢我來出就好了。”孫安琪也‘摸’出了自己的錢包。

出了咖啡館,‘女’孩子們就各自散了,孫安琪拖着“釋彌夜”的手:“我很喜歡你,留個手機號給我吧!”

“釋彌夜”報出了一個釋彌夜聽不清的電話號碼,孫安琪立刻一愣:“這是座機?”

“我沒有手機,你打我家的電話就可以了。放暑假了我會一直呆在家裏的。安琪,你不會出去旅遊嗎?”

“我一個人纔不想出去旅遊呢!”

“釋彌夜”的語氣裏帶上了好奇:“怎麼?你爸媽不陪你去嗎?”

孫安琪的表情有些落寞:“我爸媽……他們在鬧離婚。”

“對不起。”“釋彌夜”立刻道歉。

“沒關係。”孫安琪又燦爛一笑,“那你等我電話啊!”

和孫安琪道別之後,“釋彌夜”和那個做中間人的‘女’生慢悠悠的往另外的方向走去。

“哇,你裝得可真像啊!”那個‘女’生一臉的讚歎。

“釋彌夜”得意的一笑:“當然了!你看看那些‘女’生的樣子!跟幾輩子沒喝過咖啡一樣!讓人反感! 名偵探柯南之緋色奇迹 放長線釣大魚你懂不懂!”

在她說出這句話的瞬間,一輛小轎車從她們身邊開了過去,“釋彌夜”並沒有注意,可是釋彌夜卻注意到了。

這輛車她看過很多遍,在夢裏。就是孫安琪開的那輛車!

釋彌夜不知道在車裏的孫安琪聽沒聽到“釋彌夜”說的這句話,但是釋彌夜卻又再次對“釋彌夜”產生了厭惡。

“釋彌夜”回到家裏,釋彌夜看不清面孔的爸媽已經準備好了晚飯,“釋彌夜”又莫名其妙的發了一頓脾氣,晚飯也沒吃,就回房間睡覺去了。

等“釋彌夜”被她爸爸叫醒的時候,釋彌夜發現天卻還是黑着的。

“有你的電話。”

“釋彌夜”接過來,一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立刻就竊喜起來,不過她很好的掩飾住了自己的情緒:“是安琪啊,這都快一個星期了,我還以爲你不會給我打電話呢。”

“我家裏出了點事情。”孫安琪的語氣很憔悴,“我想到你家裏來玩幾天好不好?”

“可以啊!只要你不嫌棄的話!”

“那就這麼說定了,你把你地址告訴我,我明天就來。”

“釋彌夜”報了一串地址,釋彌夜知道聽不清,也就懶得再去糾結了。

掛了電話,“釋彌夜”立刻警告她的父母:“明天我有朋友要來,你們可要注意着點,別給我丟人!”

“釋彌夜”的爸爸有些不開心了,隨口說了幾句,便又惹得”釋彌夜“跟他大吵一架。

第二天中午時分,孫安琪果真來了,仍舊是開着那輛小轎車。她倒是買了一大堆有的沒的。

“你買這些來幹什麼?”“釋彌夜”一臉的爲難。

“我也不好意思空手來嘛!”孫安琪把那些東西搬到了“釋彌夜”的家裏,又禮貌的對着“釋彌夜”的父母打招呼。

“釋彌夜”的媽媽用嗔怪的口氣小小的埋怨了孫安琪不應該買東西來,“釋彌夜”的爸爸蹲在一邊‘抽’着煙:“丫頭,你既然到家裏來玩,就把這裏當自己家就好了,以後再來就別買這些東西‘浪’費錢了!”

“釋彌夜”臉‘色’沉了沉:“爸爸!你能不能不要在我朋友面前‘抽’煙!真是煩死了!”

孫安琪趕緊擺手:“沒什麼的,沒什麼,我不介意的。我爸爸也‘抽’煙的。”

“媽媽你的飯做好了沒有!”“釋彌夜”又衝着自己的媽媽吼了起來,“還站在這裏幹什麼!”

孫安琪扯了她一把:“沒什麼的,我還不餓。”

“那我們去我房間裏先玩會吧!”“釋彌夜”拉着孫安琪的手,進了自己的房間。

“我很羨慕你呢!” 無限先知 孫安琪坐在釋彌夜的‘牀’上,“有這麼好的爸爸媽媽。”

“有什麼好羨慕的!”“釋彌夜”苦笑了一聲,“不好意思,怠慢了你,我家裏也沒有什麼能拿出來的……說什麼羨慕,安琪你纔是比較讓人羨慕吧!”

“真的很羨慕你呢!”孫安琪苦苦的一笑,“我的爸爸媽媽都不在家,早就分居了。只要一碰上,兩人準吵架!”

“還好啦!像安琪你長得又漂亮、身材又好,還不用爲以後‘操’心。你還說羨慕我呢!”

孫安琪搖搖頭,又用手給自己扇風:“好熱啊!”

“對不起,沒有空調,你等着,我去我媽房間裏給你搬電風扇!”

“不用了不用了!”孫安琪趕緊拉住她。

“釋彌夜”的媽媽似乎已經做好飯了,在叫兩人出來。

午飯倒也頗顯豐盛,“釋彌夜”的爸爸遞給了孫安琪滿滿的一碗飯。

“謝謝叔叔!”孫安琪立刻接了過來。

“爸爸你盛那麼滿幹什麼!”“釋彌夜”又開始對自己爸爸發脾氣。

“沒事沒事,我吃得下!” 天才主播 孫安琪歉意的看了“釋彌夜”的爸爸一眼。 “粗茶淡飯的,你可不要介意啊!”“釋彌夜”接過她爸爸遞來的另一碗飯。

“很好吃呢!”孫安琪嚐了一口“釋彌夜”媽媽夾來的菜。

“你不嫌棄就好。”“釋彌夜”又給孫安琪夾了幾筷子菜。

“阿姨的手藝好‘棒’!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菜!”

“釋彌夜”有些得意:“什麼時候讓你嚐嚐我的手藝,我做的也不錯!”

“我媽從來不燒飯的……你也是跟阿姨學的做飯吧!”孫安琪滿是羨慕看着“釋彌夜”的媽媽。

“釋彌夜”的媽媽只是慈祥的看着她,又給她夾了一筷子菜。

吃過飯,“釋彌夜”拉着孫安琪又進了自己房間。

“對了,我有禮物要送給你!”孫安琪拉着“釋彌夜”出了房間,從後排拿出了一個盒子,“今天這麼打擾你們……所以我特地買了兩套一樣的衣服,什麼時候我們一起穿着。”

“我身材沒有你好啦!”

孫安琪咯咯一笑:“怎麼會呢!對了,什麼時候去我家玩吧!”

“很遠嗎?”

“不要緊的啦,我家的度假避暑距這裏不遠。”

“那我跟家裏人商量一下吧!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答應!”

“那好,等你確定了,我開車來接你!”

釋彌夜睜開了眼睛,吁了一口氣。

那天早上夢到的隻言片語,終於全部都‘弄’清楚了。

陳琛坐在‘牀’邊,正在咬着一個包子。

“陳老師?晚自習下了?”

陳琛把裝着包子的盤子遞給釋彌夜,聽到這句話不由得翻了個白眼:“晚自習?現在早自習都下了!”

釋彌夜一愣,隨即失聲:“這是第二天了?”

她這才發現,房間的亮堂不是因爲日光燈,而是從窗戶透進來的晨光。

“我睡了這麼久?”釋彌夜不可置信的爬起來。

“嗯。先吃早飯吧!”

釋彌夜搖搖頭,下‘牀’穿好鞋:“我還是先去洗漱吧。”

用冷水洗了臉,釋彌夜擡頭看着鏡子裏滿是水滴的臉,腦子裏就開始整理起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來。

孫安琪經朋友家少與“釋彌夜”認識,短短的接觸之後發現“釋彌夜”是一個很有主見值得深‘交’的人,所以便把“釋彌夜”當做自己的好朋友。後來孫安琪到了“釋彌夜”家裏,與“釋彌夜”的家人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接觸。她很羨慕“釋彌夜”的父母對她的疼愛。之後孫安琪意外死亡,變成了鬼的她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並幻化成了以前的樣子,把“釋彌夜”引到了那個別墅,然後在咖啡裏做了手腳,‘迷’暈了“釋彌夜”之後,與“釋彌夜”‘交’換了身體。

想明白了這一頭,釋彌夜這才擦乾淨自己臉上的水,走了出來。

“你是不是又遇到了什麼事了?”陳琛把盤子遞給她。

“嗯。有人向我求助。”

“唉,你也真是的,怎麼總是遇到這種事情!”陳琛嘆了口氣。

“沒什麼事。”釋彌夜幾口就把包子吃掉了,“陳老師,我先回教室了。”

“去吧!”

釋彌夜剛剛纔下一層樓,就看到趙世川從樓下的一個‘門’裏出來。

看到釋彌夜,趙世川愣了一下,隨後又嚴肅的看着她:“釋彌夜,你最近缺課缺得很厲害啊!”

釋彌夜暗叫一聲糟糕:“那個,趙老師,最近身體不大好。好像上個星期發了高燒之後身體就一直不大好……”

“你和白魅……”趙世川猶豫了一下,“白魅的成績一直是年級前幾名,我並不是反對你們的純潔‘交’往、友好互助……”

釋彌夜哭笑不得:“放心好了,趙老師,我沒有早戀。”

趙世川有些尷尬了,他咳了一聲:“我只是希望你就算是缺課,也要保證自己成績穩定。畢竟你缺課都是有原因的。聽說你在協助警察破案?”

“倒也不算是協助。”釋彌夜只想快點結束這個話題,“那個趙老師,你多少歲了?還沒有結婚?”

她當然知道趙世川結沒結婚,但是她真的不想再跟趙世川在她有沒有早戀這個話題上糾纏了。

趙世川一怔,隨即臉上‘露’出一絲落寞:“我沒有結婚。我喜歡的人呢,早就不在了……”

釋彌夜看着趙世川的表情,又有些不忍心了:“趙老師,也許,那個人一直在陪着你呢?”

趙世川有些驚訝的看了釋彌夜一眼,然後又擡頭看了看樓上,驀地又想到釋彌夜貌似跟陳琛的關係還不錯的樣子:“你說陳琛?還是陳琛跟你說了什麼?”

“陳老師沒有說什麼。”釋彌夜知道趙世川是會錯意了——他以爲她說的是陳琛,不過趙世川跟陳琛的話,說不定還真的是美滿的一對,“不過趙老師,不管怎麼說,有一個人在你身邊陪着也是一件好事。不在的人,那就讓它過去吧!人總要向前看的。”

“人總要向前看。”趙世川重複了一邊釋彌夜的話,然後又苦笑了一聲,“其實,好多時候,我都覺得她其實還在我身邊……果真人是應該向前看的!釋彌夜,走吧,回教室!待會要上課了。”

釋彌夜心裏有些感嘆,跟着趙世川回教室了。

課就是趙世川的課,釋彌夜規規矩矩的聽完了,等下課才拽住了白魅,把自己整理出來的事情全告訴了他。

“現在事情不是就簡單了!”白魅漫不經心的說,“到時候查一下孫安琪放暑假的時候都去過什麼地方就可以了。”

“這個必然就要靠宋宸雲幫助了。現在就是等他那邊對屍體的檢驗結果了。等那邊檢驗出屍體的確是孫安琪的,這件事就好解決了。”

白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再說話。

中午午休結束,釋彌夜纔剛到教室,宋宸雲的電話就打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