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第一個看到葉青,立馬道:「小姐,你看!」

沈青衣抬頭看來,剛好看到被吊在巨石堆上方的葉青。不過,天色很暗,她根本沒有看清楚上面吊著的人是誰。不過,沈青衣心地善良,看到有人吊在上面,立馬就慌了神,匆忙跑了過來,急道:「這是怎麼了?誰把他綁在那上面的啊?」

沈青衣還沒看到上面的人就是葉青,當她往這邊走了一些,看清楚上面吊著的人是誰的時候,面色又是一變,急道:「葉……葉……葉大哥,你……你是葉大哥?」

葉青終於長舒了一口氣,但嘴裡塞著東西,根本沒法說話,只能無奈地看著沈青衣。

片刻的驚愕,沈青衣便立刻著急起來,連忙道:「葉大哥,你……你稍等一下,我這就去找人救你。」

說著,沈青衣連忙轉頭對旁邊的女孩道:「莉莉,快點,快點去找人幫忙。」

那女孩匆忙跑向最近的房子,沈青衣則連忙走到這邊,看著吊在上面的葉青,急道:「葉大哥,你怎麼樣了?你堅持一下,很快就會有人來救你了,你不要擔心,不會有事的。」

葉青無法說話,只能朝沈青衣點了點頭,示意自己還沒事。沈青衣卻還是急得團團亂轉,眼眶微紅,明顯是在為葉青的事情操心。

過了沒多久,莉莉帶了幾個沈家的人跑了過來。

「快,快把他放下來!」沈青衣連忙喊道。

帶頭一個高個連忙道:「小姐,他是三爺下令吊上去的,不能放啊。」

「你說三叔?」沈青衣瞪大美麗的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道:「這怎麼可能?三叔怎麼會隨意把人吊在上面呢?再說了,葉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三叔怎麼會這樣對他呢?」

「這的確是三爺的吩咐……」高個道:「三爺說了,這個人是咱們沈家的大敵,殺了咱們沈家不少人。所以,要把他吊在這裡示眾,要讓所有敢於挑釁沈家的人知道知道什麼沈家的威嚴!」

「不可能!」沈青衣斷然搖頭,道:「葉大哥是好人,他還救過我的命,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事?我不相信,三叔肯定是誤會了。你們不要管那麼多,先把葉大哥放下來!」

「小姐,這是三爺的命令,我們也不敢違背啊!」高個尷尬地道:「三爺親口吩咐把他吊在這裡的,如果我們把他放下來的話,三爺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沈青衣跺腳急道:「你們先把他放下來,我親自去找三叔說清楚還不行嗎?」

「小姐,要不……要不您先去找三爺說清楚吧。」高個低著頭道:「這是三爺的命令,您現在讓我們放了他,我們真的很難做啊。其實,也不在乎多這一點時間,只要您找三爺說清楚,三爺開口了,我們立馬就把他放下來。小姐,您不要為難我們這些下人啊!」

沈青衣看了看高個,又看了看葉青,滿臉焦急卻又無可奈何。最後咬了咬牙,對葉青道:「葉大哥,你堅持一會兒,我這就去找三叔說清楚,讓他們放了你。你放心,不會有事的,我很快就回來了!」

沈青衣說完,立馬將那花盤放在旁邊,一路小跑奔著沈三住的地方而去。旁邊莉莉想要追趕,沈青衣把她攔住,讓她留在這裡照看葉青。

目送沈青衣走遠,葉青心裡卻是有些沒底兒。沈青衣竟然無法命令沈家的這些下人,可見她在沈家的地位雖然高,但並沒有多少實權。她去找沈三的話,未必能夠說通沈三,自己獲救的希望還是不大啊。

果然不出葉青所料,過了大概十五分鐘的時間,遠處突然走來幾人,帶頭的人正是沈三。

沈三一走過來,便直接冷冷瞪了莉莉一眼,沉聲道:「莉莉,讓你照看著小姐,你怎麼帶她亂跑?」

莉莉不敢與沈三對視,低聲道:「三爺,小姐……小姐每天都要把太陽花帶到後院那邊曬太陽,她說那邊的太陽比較好,並沒有……沒有亂跑啊!」

「你還學會頂嘴了?」沈三大怒,道:「從今天開始,你給我看好青衣。她要是有什麼閃失,我拿你是問。現在給我回去,看好青衣,這兩天沈家將會遭受外人來襲,不要讓她離開她的院子。你給我聽清楚了,如果她離開了她的院子,我就斷了你兩條手!」

莉莉被沈三這話嚇得渾身哆嗦,也不敢回話,連忙低著頭轉身匆忙離開了。

沈三走到巨石堆邊,冷眼看著吊在巨石堆上方的葉青,冷聲道:「姓葉的,你還真有本事啊。都吊在這裡了,還能找來青衣救你。你這個卑鄙小人,青衣從小就在沈家莊長大,不諳世事,才會被你欺騙了。可是,你騙得了青衣,騙不了我。你害死我八弟九弟,我一定要用你的鮮血來祭奠他們!」


看著沈三那因為憤怒而猙獰的面容,葉青心中也是怒極。這沈三也真是大膽,那樣命令莉莉,擺明就是把沈青衣軟禁了起來。看來,這沈家內部的情況,還真的不是他能夠猜測得到的啊。

沈三又在下面謾罵了幾句,便帶著眾人憤然離開了。這邊,天色徹底暗下來,葉青一個人吊在這巨石堆的上方,飢腸轆轆不說,雙手被勒得已經快失去知覺了。再加上之前受了嚴重的內傷,這樣下去,究竟能撐幾天,連葉青自己也不清楚!

晚上的沈家莊也是一片燈火通明,四周不斷傳來飯菜的香味,讓飢腸轆轆的葉青更是難以忍受。而在此時,沈青衣住的那個小院子里,剛端上來的飯菜,卻被沈青衣全部摔了出去。

幾個侍女站在門口,皆是一臉的不知所措。她們都是從小跟沈青衣一起長大的,這麼多年,她們根本沒見過沈青衣發火。而這一次,沈青衣竟然罕見地發了脾氣,雖然沒有說一句話,但將所有的飯菜全部摔了,已經是非常的罕見了!

… >莉莉站在門口,看到如此情況,她心裡也很是焦急。她往前走了幾步,輕輕敲了敲房門,低聲道:「小姐,不管怎麼樣,你始終要吃點飯啊。你這樣,會餓壞身體的!」

「不用管我!」屋內傳來沈青衣憤然的聲音:「告訴三叔,如果他不放了葉大哥,我就不吃飯!」

「小姐,三爺把咱們整個院子都封了,連我們都出不去了。」莉莉道:「三爺知道你肯定會這樣威脅他的,所以根本不給咱們出去的機會。小姐,你這樣不吃飯,除了會餓壞自己的身體之外,根本威脅不到任何人啊!」

屋內沈青衣沉默了一會兒,道:「奶奶什麼時候回來?」

「三爺說了,奶奶最早要到明天晚上才能回來。」莉莉道:「大爺和二爺也都不在沈家,現在沈家是三爺做主。小姐,您還是不要跟三爺鬥氣了。三爺性格比大爺和二爺都要火爆,你越跟他爭執,他就越生氣,你這樣做是沒用的!」

「那我就等到奶奶回來!」沈青衣憤然道:「你們都走吧,不要管我。葉大哥不能吃飯,我就陪他一起餓著!」

一干侍女頓時大為著急,莉莉急道:「小姐,你怎麼能這樣呢?不吃飯的話,會把身體餓壞的。你多少吃一點,等明天奶奶回來,你再跟奶奶說這件事不就行了?你這樣不吃飯,我們……我們真的沒法跟奶奶交代啊!」

「不用你們交代,我自己跟她說!」沈青衣道。

「小姐,你這樣真的不行啊……」莉莉站在門口連聲勸慰,但沈青衣最後乾脆連話都不說了。幾個侍女都是不知所措,她們跟隨沈青衣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

勸說許久都沒有效果,這讓莉莉心裡也很是擔憂。她跟沈青衣一起長大的,最清楚沈青衣的性格。沈青衣從小就在沈家莊長大,不諳世事,沒有半點心機。不過,沈青衣性格也很執拗,她決定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改變的。還有就是,葉青基本算是沈青衣接觸的第一個沈家之外的年輕男子了。在沈青衣的心裡,對葉青其實有很多牽挂的,所以她才會這麼關心葉青的事情。現在沈青衣不願吃飯,她也真的能夠理解!

站在門口沉默了一會兒,莉莉突然咬了咬牙,朝旁邊幾個侍女擺了擺手,道:「你們先下去吧。」

「可是,小姐還沒吃飯啊。」一個侍女道。

莉莉道:「我勸勸她再說,你們回去把飯熱上,一會兒小姐要吃的話,不能涼了。」

幾個侍女這才心安,連忙將地上的東西收拾了,跑去后廚那邊收拾晚飯。這邊,莉莉目送幾個侍女走遠,連忙走到門口,輕輕敲了敲房門,低聲道:「小姐,你先開開門,我有話要跟你說!」

屋內還是沒有回答,莉莉無奈,只能嘆了口氣,道:「小姐,我有辦法幫你救葉大哥!」

這一下,屋內終於有了回應,沈青衣急道:「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莉莉說這話的時候,面色卻有些難看。沈三今天已經發話了,如果她幫著沈青衣的話,沈三就會斷她兩條胳膊。她真的很害怕沈三,但是,她心裡也更擔憂沈青衣,畢竟她們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在她心中,沈青衣就是她最親的姐妹!

「那……那怎麼救?」沈青衣急道。

「小姐,你至少先開開門再說吧。」莉莉無奈地道。

沈青衣這才回過神,走過來打開房門。莉莉看著沈青衣那哭得紅腫的美目,忍不住又嘆了口氣,低聲道:「小姐,你真的很擔心那個葉青嗎?」

「莉莉,我的命是他救的,我跟你說過啊。」沈青衣道:「葉大哥現在就吊在咱們沈家莊外面,你說我能不擔心嗎?奶奶一直教育我們,滴水之恩,應該湧泉相報。葉大哥救過我的命,我怎麼能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受苦呢?」

「哎!」莉莉嘆了口氣,道:「小姐,那個葉青,有可能就是咱們沈家的敵人。他可是害了八爺九爺,你不恨他嗎?」

沈青衣斷然搖頭,道:「那是三叔誤會了,葉大哥是好人,他怎麼會害死咱們沈家的人呢?」


「三爺做什麼事,都不會無憑無據的。他既然做了這樣的決定,說明他肯定是有證據的。」莉莉道:「如果,八爺和九爺真的就是葉青害死的,你還會放他嗎?」

沈青衣愣了一下,再次搖頭,道:「不可能,葉大哥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我相信他!」

莉莉看著沈青衣,她說了這些如果,就是想看看沈青衣的反應。可是,沈青衣對葉青竟然是如此的信任,根本不相信葉青會做這些事,讓她再次看到沈青衣對葉青的感情。

「莉莉,你說你有辦法救葉大哥,到底是什麼辦法啊?」沈青衣急道,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葉青的事情。

莉莉沉默了一會兒,好像有些猶豫,最終還是狠下心來,道:「小姐,三爺派來的人,只守了前後門,這兩個地方咱們根本走不出去。可是,左邊院牆那邊,有一個破損的洞口,是前幾天二爺在那邊練拳的時候,不小心打破的。為了不礙眼,二爺找了個木板擋住了那個洞,這件事連三爺都不知道,其實從那裡可以出去的。」

「真的嗎?」沈青衣大喜過望,連忙便要往外走去,急道:「莉莉,謝謝你了!」

「小姐!」莉莉連忙一把拉住沈青衣,低聲道:「你準備就這樣出去救他嗎?」

「那……那還要怎麼樣?」沈青衣奇道,這個天真的女孩,現在只想跑過去見到葉青,別的真的也沒想太多。

「他被吊在八卦陣的上面,那八卦陣,只有沈家的人才能進出,我不能過去幫你了。」莉莉道:「可是,你這樣過去的話,也未必能救得了他啊。一來,他受傷不輕,你就算把他救下來,他也走不了的。」

「對了,你提醒了我!」沈青衣連忙跑到桌邊,將桌上盒子里放著的小瓷瓶拿了出來,道:「得給葉大哥帶點葯!」

莉莉看著沈青衣手裡的藥瓶,心裡也是一陣感慨。這小瓷瓶里裝的可都是沈家的紫玉沉香丸,是萬金難求的聖葯,沈青衣也真捨得啊。

「小姐,你至少還得帶把刀,才能把繩子割斷吧!」莉莉道。

「是啊。」沈青衣連忙點頭,但在屋內尋了半天,都沒找到刀之類的。她這閨房當中,根本沒有這些東西。

「小姐,你把這個拿上。」莉莉將一把剪刀遞給沈青衣,低聲道:「小姐,你這次出去,如果讓三爺知道的話,三爺會砍掉我雙手的。所以,你……你一定要快去快回,千萬不要在外面耽誤……」

沈青衣愣了一下,轉頭看著眼眶微紅的莉莉,眼眶也不由濕潤。沈三都給莉莉說了這樣的話,她還是要幫自己救葉青,這讓沈青衣很感動。

「你放心,救了葉大哥之後,我就立刻回來!」沈青衣晃了晃手裡的小瓷瓶,道:「只要葉大哥吃了葯,就會沒事的,他就能自己走了。莉莉,謝謝你了,我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

莉莉使勁點了點頭,也沒再說什麼,帶著沈青衣趁著沒人注意,悄悄走到了院子當中。

這院牆旁邊,的確有一個木板蓋著的地方。莉莉將木板揭開,露出一個洞口,剛好能容人鑽出去。

沈青衣看了莉莉一眼,毅然從這洞口鑽了出去,趁著夜色的掩護直奔葉青那邊走去。

莉莉連忙用木板將洞口堵住,而後回去將沈青衣的房門關好,然後站在門口,竭力讓自己保持平靜,不讓人看出沈青衣已經不在房間里了。

晚上的沈家莊,來往巡邏的人不少。但是,沈青衣在這裡土生土長二十多年,對這些巡邏的情況自然很是熟悉。她小心翼翼地繞過這些巡邏的人,趁著夜色走到庄外,繞了個圈才走進了那巨石堆當中。

遠遠看見葉青還在巨石堆上方吊著,卻是沒有一點動靜,沈青衣的心都懸了起來。不過,她卻沒有直接朝著葉青走去,而是繞了個圈,在這巨石堆當中左拐右轉,看似無規律,卻又好像有規律地走了一遍。這個巨石堆佔地雖然不小,但左右也不過一里地的距離。葉青吊在中間地帶,沈青衣從入口走到他那裡,竟然足足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大部分時間都在繞彎了。

走到吊著葉青這地方,沈青衣連忙壓低聲音,輕呼兩聲:「葉大哥,葉大哥……」

葉青此時已經處於昏迷當中,根本沒有回應。這情況讓沈青衣更是擔心,她也不敢遲疑,四處看了看,找到那繩子捆著的地方,連忙走過去,用剪刀將繩子一點一點剪斷。


為了捆住葉青,沈三專門讓人找了韌性很強的牛皮繩。沈青衣用了好一會兒的時間方才將這些繩子全部剪斷,吊在上方的葉青直接摔落下來,摔在了巨石堆當中。

… >這巨石堆當中多軟泥,葉青摔下來並沒有摔傷,但也震得他直接轉醒。

看到匆忙跑來的沈青衣,葉青直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覺,用力搖了搖頭,想要看個清楚。但是,這一下眼睛卻更迷糊了,耳邊只聽著「葉大哥葉大哥」的叫聲,逐漸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沈青衣走到葉青旁邊,用力將葉青攙扶起來。看著又陷入了昏迷當中的葉青,不由大為著急,一時間都有些手足無措。不過,當她看到手裡拿著的小瓷瓶時,突然又來了精神。

她連忙將葉青嘴裡塞著的布條取了出來,而後將那小瓷瓶打開,倒了幾顆紫玉沉香丸塞進葉青的嘴裡。

紫玉沉香丸進嘴,沈青衣便在旁邊焦急地等待著。可是,等了足足五分鐘,葉青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情況讓沈青衣心中更是焦急。

「葉大哥,葉大哥,你怎麼樣了?你不要嚇唬我啊!」沈青衣連聲呼喚,但是,葉青始終還是沒有動靜。

沈青衣咬了咬牙,又倒了幾顆紫玉沉香丸出來,塞進了葉青的嘴裡。可是,這次的情況還跟上一次差不多。等了好一會兒,葉青還是沒有半點動靜。

眼見如此情況,沈青衣眼淚都出來了。紫玉沉香丸的藥效是非常強的,可是,葉青吃了這麼多,都沒有效果,這就讓她心裡很害怕,害怕葉青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葉大哥,我不要你死!」沈青衣咬牙,乾脆將瓷瓶里的葯全部倒進了葉青的嘴裡,一共四五十顆那麼多。


沈青衣其實不知道,不是紫玉沉香丸沒有效果,而是之前那些葯根本沒有進肚。葉青在昏迷著,她直接把葯塞進去,又沒有灌水什麼的,葯都在嘴裡塞著呢,怎麼可能會有藥效。不過,這一次這麼多葯一起塞進葉青的嘴裡,就把幾顆葯直接衝進了葉青的肚裡。

過了差不多十五分鐘的時間,葉青終於轉醒。張開嘴剛要說話,但是,嘴裡那些紫玉沉香丸卻直接衝到了喉間,把葉青憋得差點窒息。他接連咽了幾口,方才把這些紫玉沉香丸全部咽進了肚裡,一顆都沒有浪費。

「葉大哥,你醒了!」沈青衣卻是大為興奮,連忙道:「你怎麼樣?你感覺怎麼樣?還疼不疼?沒事了吧?」

其實,一顆紫玉沉香丸就能至於葉青的傷勢了。剛才有好幾顆進肚,葉青的傷勢自然沒問題了。他看著旁邊滿臉焦急的沈青衣,心中不由也是一暖,低聲道:「我沒事了,沈小姐,謝謝你了!」

「真的嗎?」沈青衣大喜過望,她是真的很擔心葉青。

葉青站起身,晃了晃胳膊手腳。一顆紫玉沉香丸便能痊癒了,幾顆一起進肚,傷勢自然好的更快了。只不過,現在肚子里卻有些火熱的感覺。他剛才轉醒,一次性吞進去了幾十顆紫玉沉香丸,現在都在肚子里,藥效逐漸要開始發揮了。

「真的沒事了。」葉青只感覺現在渾身充斥著力量,比沒受傷之前還要強得多,他自己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情況,只能歸功於那幾顆紫玉沉香丸的效果。

「那就好。」沈青衣心中懸著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下來,道:「葉大哥,那咱們趕緊離開這裡吧。一會兒讓家族的人發現你不在這裡了,他們肯定會追出來的!」

葉青也不敢怠慢,連忙轉身要走,卻被沈青衣一把拉住了。

「葉大哥,不能往那邊走!」沈青衣急道:「這巨石堆是我們沈家的八卦陣,據說是我爺爺親自留下來的,仿當年諸葛孔明的八卦陣。任何人走進來,若不按照八卦陣的方位走,都會在這當中迷失,根本走不出去。你不要亂走,跟著我!」

沈青衣為了防止葉青在這裡面丟失,抓住葉青的手在前面帶路。

葉青卻有些失神,沈青衣那柔若無骨的小手,溫暖滑膩。輕輕握著,讓人有種不忍鬆手的感覺。這一刻,葉青竟然忘記了自己究竟是在哪裡,究竟在做什麼事,腦袋中只是一陣轟鳴,好像有一種靈魂出竅的感覺。

沈青衣卻沒有注意這麼多,帶著葉青一路走出了這巨石堆,方才長舒了一口氣。扭頭剛要跟葉青說話,卻突然驚覺自己還抓著葉青的手,不由啊呀一聲,連忙鬆開手,一張俏臉頓時變得通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