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取出一根紅色的棍子展示給他們:“可認識此物?”

三個異人都是大驚,集體趴在地上拜過:“是我王血魔杖,大人到底什麼身份?”

女子回答:“魔王的使者,你們可以傳訊到魔獄中去確認。”

三個傢伙趕緊表示不用,早就收到過消息,魔王會安派一個使者,統領所有出來的魔族。只是沒想到,會持有血魔杖。

魔使點頭:“如此就好,告訴我你們要去做什麼?”

三個傢伙說出了他們的行動。


魔使想了想:“魔靈女有沒有說,是什麼重要的人?”

“有說,兩個女人一個叫樑子,一個叫龍小福。分別是聖光門跟紫光島的重要人物。”

吼山異人稟報完,魔使一陣若有所思,最後詢問,就沒有一個叫何許的嗎?

吼山異人說有,但那只是聖光門一個普通弟子,不重要。

“不重要?太重要纔對。”魔使告訴他們:“傳訊魔靈女,此事有詐,恐怕只是陷阱。讓魔靈女觀察他們下一步動向,另尋時機。另外魔靈女也必須去真正的取得他們的信任。無論用什麼方法,哪怕付出其他魔族的性命都可以。”

三個異人搞不懂:“魔使大人,只是三個年輕人而已,能設下什麼陷阱?就算他們那長老沒有真的離開,我們也不怕。”

“別瞧不起年輕人,他們還有兩條年輕狗你們不知道吧,你們三個怕是還不夠那兩條狗塞牙縫的。”

這魔使看起來對何許他們的情況挺清楚。說完口中一陣吟唱,一個魔符飄出來,落到吼山異人手裏“我知道你們是來救出鬼墨獸的。你們用此傳我魔訊,有什麼行動先說給我知曉,不得擅自行動。我沒有時間在這裏,以後也只能傳訊。”

三個傢伙應是,魔使手中血杖揮動,一片血氣將她包裹,消失在當場。

看她離開,三個傢伙互相看看:“也沒告訴我們接下來怎麼做啊。”

兔子異人問他閒着不好嗎?就閒着等消息,有了這麼個魔使,以後不用想該幹什麼了?

麪條異人問那應該是人類的女人吧?

吼山異人說像,看着像。但她又能使用血魔杖,血魔杖可不是人類能用的。

兔子異人鑽回吼山異人屁股底下,露着個腦袋:“想那麼多幹啥,睡覺。”說完連腦袋一併鑽入吼山異人屁股下。這丫挺會挑地方,也不怕大塊頭放屁把他崩死。

一晚上很快過去,何許夜裏做了個好夢,夢到了初中時候一個叫張宏偉的女同學。在夢裏那個女同學還是十幾歲時候的樣子,因爲初中畢業後就再也沒見過。

帶着美夢的餘溫醒來,他點上根菸,看看一切如常的亂石灘,嘀咕不對啊,難道異人們識破了陰謀所以沒來。還是那英子根本沒有給同黨傳訊,是真的願意跟自己混,怎麼跟想的不一樣,敵人沒來呢?

他分析了一下,覺得憑異人的腦子,不該識破陷阱。那就是英子沒傳訊,這英子不錯啊,教育幾句就改邪歸正了。

何許想着,往英子那邊帳篷看了看。然後一下子變成一隻蒼蠅,飛進了英子的帳篷。

英子也是剛剛醒來,此時正在穿衣服。看得何許直感嘆,魔靈女果然跟傳說中一樣,不但漂亮,而且身材是真的好。此時如果不是變成了蒼蠅,何許就要流哈喇子了。

英子把衣服穿好,就開始一個人嘀咕:“不知道公子喜不喜歡我今天的裝扮。以後跟着公子好好做人,跟魔族劃清界限,希望生活比以前更好。”

何許思索英子這話,到底可信不可信,會不會只是說給自己聽的?一隻蒼蠅應該沒被注意到吧?應該變得再小些好了,變成個小螞蟻。但以螞蟻的小短腿,等爬過來連這起牀的光景都看不到了吧,那就可惜了。

何許就是滿腦子開車。 一幫人吃過早飯,龍小福問樑子今天干什麼啊?等聖光門派新的守護弟子過來嗎,那還早着呢。

樑子沒有回答,想了想之後問英子,就不能給他的異人同黨們傳個消息,問問那些傢伙在哪。也好通知門內派人過來,將他們一網打盡。


英子說不能,自己無法聯繫他們。只有他們可以聯繫自己來下達命令,魔靈女在異人中地位很低,因爲根本都算不上異人。所以這個想法是不能實現的。

樑子好失望,讓龍小福說。她吃的多她最聰明。

龍小福弄出一個香蕉吃着:“讓我找點靈感啊。”

香蕉吃的慢條斯理,大家看似耐心的等着。等她一個香蕉吃完,一幫人期待的問找到了嗎?

龍小福非常認真的搖搖頭:“一個香蕉好像不太夠。”

一羣人受不了,星星拉一拉她的衣角:“小福姐姐,我也要找靈感。”

龍小福把香蕉給星星,而星星也沒讓大家失望,她靈感來的很快,咬了一口之後就想出來了,問大家跳房子怎麼樣,自己只在街上看別人玩過,還沒親自體驗過呢。

“你這靈感不靠譜兒,亂石灘裏跳房子,不怕硌腳啊。”樑子把她抱起來,否定她的靈感。

而也就在這時候,一隻好大的迅鷹落下,何許取下訊筒:“是水依依,這時候傳消息幹啥,難道大北城又打起來了?”

何許讀起消息,樑子問啥事兒,是不是水依依想男人了,喊他回去睡覺。

何許沒回答,眉頭越來越緊。樑子問到底啥事兒?看這表情難道是戴綠帽子了?那問題可有點嚴重。

何許說不是那麼高大上的事情,是大北城的大昌國軍隊遇到麻煩了。天昌的軍隊中突然出現好多黑色的跟野狗一樣的怪獸。數量很多很多,簡直是殺不乾淨的多,正在攻擊大北城。

大北城如今已經快守不住,殷晴正緊急找歐陽雪求購何雷何包,但何雷何包數量不夠。現在平安國根本談不上什麼生產力,而紫光島也還沒送貨。大北城怕是必須得放棄。

可大昌一旦放棄大北城,那接下來就得退到原平安國的小鄉城,那平安國的人就遭殃了。那些怪獸以人爲食,除了天昌的士兵不去吃,碰上人就吃。

水依依正是在爲原來平安國那些子民擔心,平安國國主都打算派兵支援大昌了,可平安就那麼點兵,去了就是喂狗,沒別的可能。

何許說着翻出小本本來。

樑子問他找什麼?

“我看看異人中有沒有跟我一樣喜歡養狗的,我懷疑這是異人所爲。”

何許仔細翻看,找了半天也沒發現喜歡養狗的異人,問英子知道嗎?

英子說不知道,自己對異人的瞭解沒有多少。

何許告訴樑子跟龍小福,她們倆在這裏繼續等着吧,自己必須去趟大北城。絕對不能讓大北城失守,否則平安國就被打爛了。

俠骨問天 ,這裏就先不管了,反正玄石已經撈的差不錯。等再生出新的,聖光門新的守護弟子也到了。

何許說不行,她們得留下, 這個殘王我罩了 ,她們作爲聖光門弟子,不要多參與。

何許說着取出紙筆,刷刷寫了一張訊條,弄出個訊珠塞進鳥嘴裏,把消息放出去。

樑子問寫的什麼啊?怎麼還另外塞了一個訊珠,這不是給水依依回信啊。

何許說沒什麼,借這鳥回聖光門請個假而已。說着從樑子懷裏抱過星星,弄出車來,把娃跟狗都塞進車裏,這個小徒弟她還是要帶着的。

孩子跟狗都塞進去以後,何許問英子去不去?

英子猶豫了一下,說就先不去了,畢竟是魔靈女,跟着不太方便。


何許說好,那就下次再帶她玩。說完鑽進車裏,直接開路。

上路之後,星星迴頭看看被留下的樑子跟龍小福:“這次樑子姐姐說的很有道理,聖光泉玄石被撈的差不多了,根本不用看着。所以沒必要真的讓兩個姐姐留下。爲什麼要留下她們,不讓她們一起去呢?是另有原因吧?”

何許問她,覺得英子真的就這麼投靠正義了嗎?

星星說不知道,小孩子沒法判斷那麼複雜的事情。

何許笑笑:“你倒是挺謙虛”他告訴星星:“如果英子有問題,昨夜異人就該過來。而異人沒來,這的確讓我們有理由相信她。可如果這麼容易就相信,那我們也就沒法混江湖了。我離開之時,問英子跟着不跟着,她不跟着我們,這就說明有問題。英子留在那倆妞身邊做什麼,又不是她們倆的女人。”

星星聽懂了:“師傅你是說,我們倆離開,她就有可能通知異人動手了嗎?異人害怕我們倆?不至於吧?”

“咱倆當然沒那麼嚇人”何許繼續解釋:“對異人有威脅的是咱家兩條狗,我懷疑她是不是能察覺到這倆狗的強大,所以纔不敢動手。”

星星點頭:“這麼說,我們倆是要找地方躲起來?”

“當然,確定沒問題再走,至少要等三天,我怕異人比我們有耐心。”

何許很謹慎,星星問大北城怎麼辦?

何許不在乎:“不就是一堆狗嗎?不怕,我不是已經傳過消息了嗎?咱家從來不缺喜歡養狗的人。會有人去對付他們的。”

星星嘀咕:“我就說嘛,師傅怎麼可能還會請假呢,師傅從來不是那種守規矩的人。”

何許笑笑,摸摸星星腦袋,給她塞一堆零食。

星星說還有個問題,該去哪躲着,躲起來以後怎麼隨時關注聖光泉那邊的動靜?派狗去看着嗎?

何許讓她放心,會有人去盯着的。說着在地圖上找到一片小樹林。告訴星星,這個地方該是有人在等着他們。

星星問什麼人?

“你以爲張三那混蛋真的會那麼輕易離開嗎?”何許指着的,正是張三他們駐紮的樹林子,猜的是一點毛病都沒有。

何許真的是隨時都在算計,只是他沒算計到,異人來了個什麼使者,而且好像還很瞭解他們。如果知道的話,估計會打算着先把那使者弄住看看。如果知道是個人類,而且還是個女的,估計還會多點打算…….

汽車奔着小樹林而去,新的一場爭鬥開始,不知道這次何許的計劃能不能實現。看起來是沒什麼毛病的。 何許帶着娃鑽進小樹林,把車收起來,往林子中走了沒多遠,就聽到了女人的叫聲。

星星說好像有人碰到危險了,叫的這麼慘。

何許摸摸星星的頭:“有點猶豫要不要帶你一起過去了,忘了那傢伙淨做些少兒不宜的事情啊。”


星星一臉懵逼,這她是真的不懂得。而也就在此時,霍浪從林子裏出來:“何公子,你們師徒二人怎麼到這裏來了?”

何許說玩,不行嗎?

“當然行,不過勸公子與愛徒莫要再往前行。我家師傅在那邊,有些事情不方便。”

何許還沒說啥,林子中又一個女人走了出來,來到何許面前施禮見過,告訴他:“主爺請公子一起喝茶,請公子入內吧。”

何許問霍浪跟那女子,到底聽他們哪一個的?前面說不方便,後面又說邀請過去。

霍浪尷尬:“我是自己來攔你的,小花應該是主爺派來請你的,所以聽她的。”

那個小花說是,請何許進去,至於星星,會在這裏幫忙哄着。

“那就麻煩姑娘了。”何許把星星交給小花,自己去找張三。

張三那邊正玩得起勁,何許到來之後也沒打擾,取出保溫杯喝着枸杞水,就那麼靜靜的看着。還是張三先開口,問他有什麼建議沒有?

何許說這麼好的兩條辮子不抓着可惜了,騎馬怎麼能沒有馬繮呢。

張三說有道理,招手讓他過去一起。

何許拒絕,說不習慣。

“我也沒試過,一起習慣一下。”張三很熱情。

何許讓他別整這些,他們倆之間沒好到那份兒上,自己有機會還是要揍他的。

“不就是因爲柳靈嘛,那時候柳靈也不是你的女人啊。我還給你送了個小美過去呢,一個黃花大閨女,不能比不上那柳靈吧。而且我這裏的女人,你看中哪個也隨便帶走。你壞了我跟海靈子的好事兒,我都沒跟你計較。”

何許說不是,不是因爲柳靈,單純的就是因爲,看到他就想揍他,不知道爲什麼。

“哈哈,那可能是前世的恩怨吧。不影響現在一起玩啊,你也憋了一晚上了,不難受嗎?”

“讓你說的有點,那我就重在參與”

何許心動了,而他這話說完,立刻兩個女人過來着伺候他寬衣解帶。張三養的這些女人,專業素質的確挺高。

他們在這邊汗流浹背,吼山異人那邊也接到了英子的消息。

吼山異人問那個像麪條的異人怎麼弄?這下是真的機會來了。何許帶着兩條狗走了。

像麪條的還沒回答,像兔子的傢伙拖着一頭大象一樣大的野豬從遠處走過來:“想那麼多幹什麼,請示魔使不就是了,她說過不讓我們自作主張,有啥事兒都要跟她說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