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力張大嘴,卻再發不出一個字。

憤怒瞬間被震驚和些微的恐懼取代。接著只見洛九天目光微冷,頗有些不悅的看向曾吉,同時抬手輕輕一揮。

頃刻間,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之上,瞬間狂風驟起!

接著數朵靈雲猶如幽靈一般,猛的從四面八方急速而來。待不過片刻的功夫,風停雲散,待睜眼,卻見數十名灰衣面具人已然將曾家大宅團團圍了起來。

而在灰衣面具人的身後,則站著上百黑衣面具人。頃刻間,一股無形的威壓,頓時侵襲而來。

「天,天尊衛,天尊使……」

黑衣天尊衛,灰衣天尊使,來自最恐怖的天尊閣。

聖靈大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所以一瞬間,別說是曾家人,連三名刑殿長老也傻了。而隨後直待好一會兒,曾吉才彷彿回過神來,當下轉頭看向洛九天,同時張了張嘴,道:

「你,你是……」

「哼,聒噪!」

一聲輕哼,洛九天抬手一擺。頓時只聽『啪』的一聲,一道無聲的巴掌,一下子扇在了曾吉的臉上。

頓時,曾吉一聲悶哼,隨即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接著竟順著曾家敞開的大門,一下子摔進了院子里。整個半張臉,徹底沒了人形!

曾吉可是靈尊,卻經不住洛九天隨手的一巴掌!

在場的曾家人再次被嚇住了。而這時,只見被扇飛出去的曾吉,腳步蹌踉的爬起來,隨即指著洛九天,罵道:

「你,你放肆!我乃世家曾家家主,就算聖殿也不敢妄動。你,你竟然出手傷我,我要稟明聖殿,要稟明聖殿……」

洛九天揚眉一笑:「哦,是么?那你去啊!」

「你,你……」曾吉渾身發抖,不知是怕的還是氣的。但還是梗著脖子,叫道:

「你,你最好想清楚,我曾家和天尊閣無冤無仇,你若是冒然動我曾家,我曾家決不罷休!而且,當初葯家之事,本就和我曾家無關。什麼黑衣人,連聖殿都沒有證據,你天尊閣憑什麼……」

曾吉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而洛九天也聽夠了他的啰嗦。所以沒等他把話說完,便直接冷笑一聲打斷了他,道:

「證據?哼,本尊說過,不需要證據!」

話落,洛九天再次揮手。頃刻間,只見風清烈猛的腳踩靈雲,騰空而起。同時大手一揮,命令道:

「動手!格殺勿論,不許放走一個!」

「是!」

數十天尊使和上百天尊衛同時應聲,接著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向著曾家大宅撲了過去。

刑殿的一群人簡直被嚇住了,當下趕忙紛紛後退。而曾家眾人則瞬間面無血色,這時只聽曾吉大吼道: 「老祖救我!」

一聲厲吼,接著曾吉猛的從手心凝出一滴精血,隨即往天上一拋!

堂堂世家家主,一介靈尊,不戰卻先喊救兵。

竟是全然沒了往日的半分囂張!

而將他的動作看在眼裡,站在靈雲上的風清烈冷冷一笑。

接著大手一揮,數道水箭瞬間憑空而出,隨即如同雨點一般,急S而下!

最輕柔的水,在風清烈手裡,卻成了最鋒利的刀。

隨即只聽噗噗噗,一陣聲響,下方數名曾家人竟連一絲反抗都沒有,便已然被S穿身亡!

「欺人太甚!老夫和你拼了!」

曾吉睚眥欲裂。聲落,瞬間張開雙手,同時厲聲詠道:

「刀為鋒,劍立魂,

堅不可摧,無人歸!

刀山劍冢,起!」

靈文祭出,曾吉放出曾家最有名的金系靈術,刀山劍冢!

頃刻間,只見偌大的曾家大宅上空,猛的憑空出現一座山峰。

那山峰足有數百米之高,陡峭嶙峋。只是整個山峰之上,無一絲綠色,而是泛著冰冷的金屬光澤。細看之下,卻發現那山峰之上,不論是岩石樹木,竟都是有刀劍組合而成。

無數的劍鋒刀刃,朝向四面八方。映著陽光,透著閃爍的寒光,頓時讓人感到一絲說不出的膽寒!

刀山劍冢,當是如此!

葉夕瑤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靈術,不由得露出震驚之色。倒是靈雲之上的風清烈,卻冷哼一聲,道:

「堂堂世家家主,原本還以為你有什麼本事,沒想到也不過爾爾!」

風清烈的不屑溢於言表。這讓曾吉本就憤怒的臉上,徹底扭曲。

「廢話少說,去死吧!」

話落,曾吉先下手為強,直接在此發動靈力。隨後只見偌大的刀山劍冢,竟猛的輕輕一震,隨即如同地震一般,不斷晃動,同時瞬間向著風清烈砸了過去!

傾整個山峰之力,也要將風清烈,碾成R泥!

可風清烈卻不躲不閃。隨後只刀山劍冢來臨的瞬間,猛的大手一張,喝道:

「水幕!」

風清烈沒有詠靈文,而是直接說出靈術的名字。聲落,只見風清烈四周,猛的生騰出無數水滴,然後迅速在他面前凝結。待不過眨眼的功夫,一道如同屏障一般的淡藍色水幕,瞬間出現在眾人面前。

那水幕接天連地,如同夢幻一般。

葉夕瑤簡直都看愣了。可下一刻,只聽『嘭』的一聲巨響,刀山劍冢直接撞到水幕之上!

無形的水,微微晃動,卻沒有散開。因為撞擊,而向後輕輕扭曲,但卻堅實的將刀山劍冢擋了下來。

水系,是五系中最被人看不起的天賦靈根。若不是有薛仁海修鍊成聖,早已被當成了廢物。

可即便如此,水系天賦的靈者,實力低下,也是有目共睹的。卻沒想到,風清烈卻能將最無形的水,修鍊到這種程度!

所以一時間,不算上葉夕瑤這個外行,姜長老等人已然驚得說不出話來。曾吉更是瞬間瞪大了眼,但隨即吼道:

「不過是區區水系,老夫倒是要看看,你還能怎麼攔!」 聲落,曾吉再次渾身靈力一震。

頃刻間,只見本就高大的刀山劍冢,竟瞬間擴大了一倍!

巨大的力量,讓水幕再次扭曲。

甚至連葉夕瑤都不禁擔心起來。

倒是旁邊的洛九天,不見一絲緊張,甚至還悠閑的側頭看了她一眼,隨即伸手作勢勾住她的腰……

「葉姑娘不用擔心,那曾家老兒不過是靈尊,不是阿烈的對手!」

許是注意到葉夕瑤的神色,旁邊的厲承低聲解釋道。洛九天剛剛伸出的手一僵,當下雙眸一眯,瞥向厲承。

厲承直覺的渾身一抖。

葉夕瑤回神,瞪了洛九天一眼。而就在這時,卻見已然猶如被泰山壓頂的風清烈,卻忽而冷哼一聲,同時單手張開五指,向前一推!

「逝水流年!」

又是捨棄靈文,直接發動靈術。

而這一次,風清烈的靈術卻讓人感到匪夷所思。原本還在瞪著洛九天的葉夕瑤,微微一愣,再次被吸引了視線。

這時只見,原本矗立在風清烈神情的水幕,竟慢慢扭曲,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將整座刀山劍冢包裹的嚴嚴實實。

鋒利的刀山,寶劍,被透明的水包裹,一層一層,如夢似幻,就像包裹著一層薄膜,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一切彷彿靜止了,水靜,山挺,甚至連下面曾家大宅的廝殺聲,都小了不少。

曾吉頓時愣住了。甚至連外面觀戰的姜長老等人,也有些犯懵。

這時,洛九天忽而貼近葉夕瑤的耳朵,低聲道:

「仔細看那些水。」

葉夕瑤一愣,隨即反S性的將目光落到那些包裹著刀山劍冢的水上。而下一刻,葉夕瑤頓時一驚!

「在動!」

沒錯,那些水在動。看似緩慢,但實際上速度卻非常快。只是水本無形無色,所以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接著,待轉念一想,葉夕瑤當下恍然大悟。

而就在這時,果然只見原本高大的刀山劍冢,竟莫名的開始腐朽,消失,最後被無形的水,吞噬,徹底崩塌!

逝水流年,流的是水,也是時間。

而天地萬物,沒有永恆,更沒有不朽。而只要在時間的流逝下腐朽,一切都會消散。

這才是真正恐怖的殺招。

比堪稱水系最強靈術的水天一色,還要恐怖!

甚至於沒有刀光劍影,卻依舊讓人感到最無助的絕望!

這一刻,葉夕瑤終於體會到了,所謂靈術,實際上就是對天地萬物的感悟。

醍醐灌頂一般,葉夕瑤忽然覺得眼前豁然開朗。接著便感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在神識中炸開!

頓時,葉夕瑤眼前一花,身子一軟。旁邊的洛九天一愣,瞬間將她攬進懷裡,同時少見的皺眉道:

「怎麼了?」

甚至連厲承也不禁轉頭,面露擔心之色。

葉夕瑤微微閉上眼,片刻后,才有些緩過神來。隨即輕輕搖頭:「沒什麼,就是忽然有些頭暈。」

「那就回去。」

說著,洛九天伸手便要作勢將她抱起,轉身欲走…… 可葉夕瑤難得看到這樣的高手對決,怎能離開?

當下扯著洛九天的衣袖,低聲道:

「我沒事,已經好了。放我下來!」

洛九天面具后的雙眸一眯:

「真的?」

葉夕瑤點頭,隨後掙扎著從洛九天的懷中跳了下來。

雙手落空,讓洛九天有些微微的不爽。轉頭看了眼恢復正常的葉夕瑤,隨即伸手搭在她的腰上。

葉夕瑤瞬間皺眉。而就在兩人說話的功夫,曾吉卻獃獃的看著已然空無一物的天空,徹底傻了眼。

「不,不可能……我的刀山呢,劍冢呢?怎麼……」

但轉瞬間,旁邊一位族人的慘叫,卻讓他猛的回過神來。當下面色猙獰的怒道:

「無恥小人,竟然使用秘術……我和你拼了!」

一聲爆吼,接著曾吉眉心一動,一個六旬左右的老者,瞬間出現在眾人面前。

那老者和曾吉有幾分相似,只是身材略胖,五官猶如怒目金剛,並帶著一股說不出的狂妄之氣。

靈神顯現,曾吉果然被*到了絕路。

而那靈神老者一出現,便怒視風清烈,接著抬手一抓,一柄大刀舉於手心之上。隨即在曾吉一聲爆吼下,瞬間向著風清烈殺了過去。

靈神最強悍的一點就是,無懼任何物理攻擊。

所以當下,風清烈雙眼一眯。而就在這時,那靈神老者已然衝到了風清烈面前,可就在揚起手中大刀的瞬間,卻頓時被一隻頗有些細弱的手,抓住了。

一身青白色的長衫,身材頎長而略顯消瘦。白皙的臉,五官斯文,一眼看去,猶如一位手無縛J之力的弱書生,甚至連眼神,都帶著一絲水的柔和。

若水,風清烈的靈神。

旁觀的葉夕瑤不禁一怔,畢竟,明明風清烈就是一個搓腳大漢,結果他的靈神竟然……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

只不過,若水雖然看上去瘦弱,可那抓著刀刃的手,卻分外剛硬。隨後更是隨手一甩,瞬間將曾吉的靈神老者震了出去。

這時只聽風清烈對若水說道:「速戰速決,別和他廢話!」

可聞言,若水卻轉頭看了他一眼,道:「急什麼?哎,你總是這麼魯莽!」

風清烈頓時翻了一個白眼。不過書生若水說是說,但下手卻絲毫不慢。隨後待話音一落,更是一個晃神,來到那靈神老者身前,接著一拳便打了出去!

你來我往,不待轉眼的功夫,兩個靈神便過了不下幾十招。一開始那靈神老者還有抵抗之力,可漸漸的便只剩下挨打的份兒。曾吉一看不好,當下便想將靈神收回來。可為時已晚,隨即只見若水猛的一把掐住對方的脖子,竟硬生生將那靈神老者,提了起來。

每個武修之人,靈神只有一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